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437章 星神轮盘

第1437章 星神轮盘

  冥寒天池每一滴水都极阴极寒,亘古不凝,同时也堪称绝对的【逆天邪神】无尘无垢。

  无数的【逆天邪神】冰灵在天池之上飞舞,而这些冰灵之间,他无意扫到了一点不正常的【逆天邪神】莹光。

  寒冰折射的【逆天邪神】光华?

  冥寒天池的【逆天邪神】池水无论多冷都不会凝结,怎么会出现冰芒?

  云澈顿时身体转过,身影一晃,已来到了那抹冰芒附近,一眼看到,在那一处天池的【逆天邪神】表层之下,赫然浮着一块颇大的【逆天邪神】玄冰。

  寒冰与水面折射的【逆天邪神】光华很是【逆天邪神】类似,若不注意,很难发现其存在。

  这块玄冰显然凝结着层面很高的【逆天邪神】寒气,在冥寒天池之中都没有被同化。

  另外,这块玄冰并非透明,其中似乎聚拢着奇异的【逆天邪神】雾气。但,云澈目光所至,却隐隐看到一个模糊的【逆天邪神】……

  人影!?

  这究竟是【逆天邪神】……

  这块玄冰绝不应该是【逆天邪神】存在此处的【逆天邪神】东西,冥寒天池作为吟雪界最神圣之地方,沐玄音是【逆天邪神】绝对不会允许任何外物污浊这里的【逆天邪神】一丝空气,何况天池之水。

  但这个诡异的【逆天邪神】玄冰,却只有可能是【逆天邪神】沐玄音放置此处。

  理智占上,云澈犹豫再三,终是【逆天邪神】没敢乱动。但就在他准备离开时,眉头忽然猛的【逆天邪神】一动。

  这是【逆天邪神】……

  生命气息!?

  他的【逆天邪神】目光猛的【逆天邪神】转回,死死的【逆天邪神】盯在玄冰中心那个模糊的【逆天邪神】影子上……不但是【逆天邪神】生命气息,还分明是【逆天邪神】人类的【逆天邪神】生命气息!

  这里面,竟真的【逆天邪神】有一个人!

  还是【逆天邪神】一个活人!

  云澈的【逆天邪神】脸色一瞬间变动了数次,巨大的【逆天邪神】好奇心之下,他终是【逆天邪神】手臂一挥,将玄冰从池水中远远抛起,落在了池畔。

  身影一晃,云澈出现在玄冰之前,手掌覆下,随着蓝光的【逆天邪神】闪动,玄冰顿时层层消融……逐渐的【逆天邪神】,本是【逆天邪神】无比模糊的【逆天邪神】影子现出了轮廓,然后快速变得清晰。

  那的【逆天邪神】确是【逆天邪神】一个人。

  而当冰层完全消融,那个人影完整的【逆天邪神】呈现在眼前时,云澈的【逆天邪神】眼睛猛的【逆天邪神】瞪大,脚下甚至急退好几步……一时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逆天邪神】眼睛。

  那个人影翻落在地,他不但活着,而且竟留有着意识,蜷缩在那里瑟瑟发抖,还发出着痛苦颤栗的【逆天邪神】喘息声……而这个人的【逆天邪神】身型面孔,云澈一眼认出!

  星……绝……空!!

  东域四神帝之月神帝,茉莉和彩脂的【逆天邪神】父亲!

  云澈惊在那里,数息才回过神来。

  眼前的【逆天邪神】人胡须、头发已不负曾经的【逆天邪神】漆黑之色,而是【逆天邪神】白苍苍一片,皮肤亦是【逆天邪神】一片透着青色的【逆天邪神】煞白。

  他的【逆天邪神】气息也完全的【逆天邪神】变了,没有了半分神帝的【逆天邪神】威风凌然,甚至,没有了半点的【逆天邪神】玄力气息。

  而一个没有玄力的【逆天邪神】人,在冥寒天池的【逆天邪神】冰寒中顷刻便会毙命。但,他体内却囤积着格外浓郁的【逆天邪神】灵气,死死吊着他的【逆天邪神】命脉,而这些灵气显然是【逆天邪神】外来,强行让他在这残酷的【逆天邪神】寒气中长久的【逆天邪神】活着……再加上他承受过神帝之力淬炼许久的【逆天邪神】躯体,当真是【逆天邪神】想死都不能。

  任谁看到他,都不会相信他竟是【逆天邪神】东域四帝之一的【逆天邪神】星神帝。但云澈却是【逆天邪神】目光死盯,牙齿咬紧……无论他发生怎样的【逆天邪神】变化,哪怕是【逆天邪神】化成灰,云澈都不会认错他!

  “星……绝……空!”云澈心中震惊,但口中之音,却是【逆天邪神】字字切齿。

  星绝空在瑟缩中转头,看到云澈,他全身陡然一僵,瞳孔收缩,口中发出恐惧虚弱的【逆天邪神】声音:“云……云澈!?”

  但马上,他眼中的【逆天邪神】恐惧竟化为兴奋……一种格外悲哀扭曲的【逆天邪神】兴奋,在冰寒折磨中痉挛的【逆天邪神】躯体拼命的【逆天邪神】想要扑向他:“鬼……你是【逆天邪神】鬼……你是【逆天邪神】来找本王索命……你是【逆天邪神】来带走本王的【逆天邪神】……”

  云澈:“……”

  “快……快带走我……快让我死……杀了我……快杀了我!”

  颤栗的【逆天邪神】声音到了后来化为等待不及的【逆天邪神】嘶叫,他眼中那近乎狂喜的【逆天邪神】光芒,似乎死亡对他而言,是【逆天邪神】世上最美好的【逆天邪神】事物。

  “……”云澈的【逆天邪神】目光从惊异变得阴沉,又从阴沉变得更加惊异。

  若非亲眼所见……不,就算是【逆天邪神】亲眼所见,或许也无人敢相信,一个曾经立于当世之巅,统领一个浩大王界的【逆天邪神】神帝,竟会落得如此地步。

  玄力被废,精神错乱,求死不能……

  谁人能能力,有胆量废了一个神帝的【逆天邪神】玄力?云澈虽不了解各大王界的【逆天邪神】历史,但依旧可以断言,星绝空绝对是【逆天邪神】第一个被变成废人的【逆天邪神】神帝。

  而将他废了的【逆天邪神】那个人,也必是【逆天邪神】第一个废掉一个神帝的【逆天邪神】人……

  但,看着一个神帝如此悲惨的【逆天邪神】模样,云澈在震惊之后,却没有心生丝毫的【逆天邪神】怜悯,唯有极深的【逆天邪神】快意。

  深吸一口气,云澈目光下视,冷冷出声:“星老贼,你也有今天,看来老天偶尔也会长眼。”

  “我是【逆天邪神】云澈没错。不过很可惜……我却不是【逆天邪神】鬼。”

  “呃……”星绝空的【逆天邪神】神智已明显有些错乱,云澈的【逆天邪神】这句话,他足足反应了数息,才猛的【逆天邪神】抬头,瞪大的【逆天邪神】双眼在瑟缩中死盯着云澈:“不是【逆天邪神】……鬼?不……不……你明明死了……灰飞烟灭……尸骨无存……”

  “呵!”星绝空颤栗的【逆天邪神】话语让云澈的【逆天邪神】目光陡现阴戾,他忽然向前一步,一脚踩在了星绝空的【逆天邪神】手掌上。

  咔!

  一声脆响,星绝空右手从指骨到腕骨全部碎裂,让他陡然发生一声惨叫。

  云澈的【逆天邪神】脚没有松开,冷视着他痛苦扭曲的【逆天邪神】面孔:“现在知道,我是【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鬼了吗?”

  “你……呃唔……”星绝空全身发抖,却依然不敢相信眼前之人就是【逆天邪神】云澈。

  对其他人而言,云澈活着回来,他们只会认为传言有误,毕竟他们谁也没有看到云澈死的【逆天邪神】画面。但星绝空,他可是【逆天邪神】眼睁睁的【逆天邪神】看着云澈灰飞烟灭,死的【逆天邪神】渣都不剩。

  “呵,不用那么惊讶,”云澈冷笑:“像你这种猪狗不如的【逆天邪神】牲畜都能活那么久,我为什么不能活到现在?不过话说回来,你这么活着,倒也不错。”

  “你……你……”星绝空双目不断的【逆天邪神】急剧外凸,似乎无论如何都无法相信一个在眼前灰飞烟灭的【逆天邪神】人为什么还会活着。忽然,他混乱的【逆天邪神】眼瞳中重新迸发出光彩,另一只手艰难向前,抓在云澈的【逆天邪神】脚上:“杀……杀了我……你是【逆天邪神】被我害死的【逆天邪神】……你一定想杀了我……杀……快杀了我……快杀我报仇!”

  砰!

  云澈一脚飞出,将他远远踢开,沉声道:“不,你就这么活着非常好,简直再适合你不过,以你的【逆天邪神】所作所为,若是【逆天邪神】让你痛痛快快的【逆天邪神】死了都是【逆天邪神】老天瞎眼!”

  “在这里,你没有威风,没有野心,却有足够的【逆天邪神】时间去后悔,去恕罪,去生…不…如…死!!”

  即使星绝空已凄惨至此,云澈的【逆天邪神】话语之间,依然按捺不住那切齿的【逆天邪神】怨恨。

  “你放心,我不会杀了你,我会和师尊一样,让你好好的【逆天邪神】活着,活的【逆天邪神】越久越好!这是【逆天邪神】你该有的【逆天邪神】下场!!”

  低吼声中,云澈手掌抓起,蓝光闪动,便要再次将星绝空封回玄冰之中。

  “等……等等!!”

  星绝空忽然挣扎翻动,发出比刚才更加嘶哑的【逆天邪神】吼叫:“星神盘……求你拿走星神盘……求你……求你!”

  “嗯?”云澈手掌停滞,随之眼神再冷:“星神盘?那是【逆天邪神】个什么东西?不过,你觉得……我会顺从你的【逆天邪神】意愿?乖乖滚回冰里去吧!”

  “彩脂……是【逆天邪神】为了彩脂!”

  星绝空忽然狂吼出的【逆天邪神】一句话,让云澈的【逆天邪神】手掌在最后一个刹那生生停了下来。

  云澈停滞的【逆天邪神】手势让星绝空更加激动起来,他伸出颤抖的【逆天邪神】手掌,指向自己的【逆天邪神】胸腔:“星神盘……就在这里……拿走它……交给彩脂……快……快……”

  云澈眉头深皱……星神盘是【逆天邪神】什么,他并不知道,也毫无兴趣,他更不想顺从星神界的【逆天邪神】任何意愿。

  但对于彩脂,他却有着很深的【逆天邪神】牵挂和愧疚。不仅仅因她是【逆天邪神】茉莉的【逆天邪神】妹妹,亦因……当年在星神界,他和彩脂在茉莉见证,在她母亲的【逆天邪神】灵位前,完整的【逆天邪神】完成了仪式。

  虽然有很强的【逆天邪神】虚渺和不真实感,但就这些而言,彩脂,已的【逆天邪神】确算是【逆天邪神】他的【逆天邪神】妻子。

  他亦在茉莉面前,许下了将来会陪伴与守护彩脂的【逆天邪神】承诺,却……

  若真是【逆天邪神】对彩脂很重要的【逆天邪神】东西……

  手掌放下,云澈向前一步,手指点向星绝空胸口,果然在他的【逆天邪神】胸腔之中,发现了一个很小的【逆天邪神】独立空间。

  以神帝之强大,却将此物隐在体内的【逆天邪神】空间之中,可想而知是【逆天邪神】何等重要的【逆天邪神】东西。

  这个空间是【逆天邪神】星绝空的【逆天邪神】神帝之力所辟成,以云澈的【逆天邪神】力量本绝无可能破开。但星绝空玄力溃散已久,在加上这里的【逆天邪神】寒气侵蚀,这个空间因长久没有后力,已是【逆天邪神】摇摇欲坠,云澈手掌一抓,几乎没废什么力气,玄气便探入其中。

  这个空间之中,只有一物。

  云澈一把抓出,手中,多了一个星光闪耀的【逆天邪神】轮盘。

  轮盘长不足一尺,在手中几无重量。轮盘之上,环围着十二道不同色彩的【逆天邪神】霞光,其中有四道格外浓郁,如燃烧中的【逆天邪神】烛火一般。

  云澈目视手中轮盘,目光不自觉的【逆天邪神】收凝……那四道格外浓郁的【逆天邪神】星光虽然只是【逆天邪神】很小的【逆天邪神】一抹,但,无论他的【逆天邪神】视线还是【逆天邪神】感知,竟都无法穿透。

  仿佛这看似微小的【逆天邪神】星光之中,隐着一个磅礴无际的【逆天邪神】庞大世界。

  “这是【逆天邪神】什么?和彩脂有什么关系?”云澈沉声问道。

  看着云澈手中的【逆天邪神】轮盘,星神帝的【逆天邪神】目光时而混乱,时而朦胧,脸色也时而松弛,时而痛苦:“星神盘……我星神界最重要的【逆天邪神】上古神物……有它在……星神神力永不溃灭……星神界……也永不倾覆……”

  星绝空的【逆天邪神】话语,每一个字都在发抖。云澈的【逆天邪神】手掌在某一个时刻猛的【逆天邪神】一紧。

  他忽然明白过来这是【逆天邪神】什么……

  这竟是【逆天邪神】……星神界十二星神源力的【逆天邪神】载体!

  上面的【逆天邪神】十二道星芒,象征着十二星神的【逆天邪神】神力。

  而那四道异常浓郁的【逆天邪神】光芒,则是【逆天邪神】因星神的【逆天邪神】陨落而归位!

  四道星芒,分别对应死去的【逆天邪神】天元、天罡、天毒,以及被废的【逆天邪神】天魁!

  星神界的【逆天邪神】强大,最重要的【逆天邪神】因素便是【逆天邪神】十二星神的【逆天邪神】存在!而星神陨落,或寿终之后,所对应的【逆天邪神】星神神力不会随之消散,其源力会回归其载体,找到下一个契合者,便可再次传承,并在极短时间内成就一个新的【逆天邪神】强大星神。

  在上位星界,培养一个神主要倾尽全力,往往还要看天命。而在星神界,却永远都会存在强大的【逆天邪神】十二星神……其他王界亦是【逆天邪神】如此。

  这就是【逆天邪神】它们为什么是【逆天邪神】始终立于混沌之巅的【逆天邪神】王界!

  云澈在初入神界,听沐冰云和沐玄音说及王界时,便知道“传承”和“载体”的【逆天邪神】存在。却没想到,这个载体,竟是【逆天邪神】如此之小。

  不,相比而言,更让他无法不动容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这个星神界传承的【逆天邪神】根基,这个星神界强大的【逆天邪神】核心之物,此刻就捏在自己的【逆天邪神】手上!

  将它拿在手里,便等着捏住了星神界的【逆天邪神】命脉、未来……和生死存亡!

  星神轮盘……星神界最重要,哪怕死都不能为外人所触的【逆天邪神】东西,星绝空却是【逆天邪神】将它主动交给了云澈。

  因为他已别无选择。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