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436章 咫尺魔帝

第1436章 咫尺魔帝

  云澈的【逆天邪神】话让冰凰神灵短暂沉默,随之徐徐说道:“如今的【逆天邪神】世界,是【逆天邪神】属于凡灵的【逆天邪神】世界,混沌的【逆天邪神】状态与法则,和我的【逆天邪神】那个时代也已全然不同……这是【逆天邪神】个不需要神,也不该存在神的【逆天邪神】世界。”

  “因而,在很久之前,我便想着将残剩的【逆天邪神】力量赐予这片星界继承我力量凡人……而我选择的【逆天邪神】,便是【逆天邪神】你的【逆天邪神】师尊。”

  云澈:“……”

  “身为冰凰,我为远古水系三至尊之一,属于有资格临近创世神之侧的【逆天邪神】高位神灵,但我毕竟属妖族,我的【逆天邪神】力量难以与人类达成太高的【逆天邪神】契合,因而继承我血脉与玄功的【逆天邪神】人类也难以达到极致之境……也就是【逆天邪神】神主境。而你的【逆天邪神】师尊,则是【逆天邪神】吟雪界历史上第一个神主,你可知为何?”

  云澈想了想,道:“我曾听带我来神界的【逆天邪神】冰云宫主说过,师尊的【逆天邪神】身上,有着特殊的【逆天邪神】‘冰凰神魂’……就是【逆天邪神】你赐予的【逆天邪神】吗?”

  “不错。”冰凰少女道:“我选中了当时还是【逆天邪神】少女的【逆天邪神】她,暗中给予了她我的【逆天邪神】部分神魂,随着她的【逆天邪神】成长和修炼,神魂中的【逆天邪神】力量也缓慢与她融合,逐渐助她突破神主之境,也成为了吟雪界第一个神主界王。”

  “……原来如此。”云澈轻语。

  “我的【逆天邪神】神魂虽不会伤她,但对她来说层面太高,要将其中的【逆天邪神】神力融合,将无比的【逆天邪神】艰难与漫长。整整万年,她也不过才融合两成左右的【逆天邪神】神力,要完全融合,原本,至少还要三万年的【逆天邪神】时间。”

  “但,你却将这个过程极大的【逆天邪神】加快。”

  “呃?”云澈刚要发问,忽然想到了什么,声音一滞,脸色变得扭捏怪异:“这个……这件事吧……其实我什么都不知……”

  “你的【逆天邪神】邪神神息,还有你的【逆天邪神】龙神神息,层面之上,都要胜过我的【逆天邪神】神魂,你与她的【逆天邪神】阴阳结合,为她的【逆天邪神】躯体赋予了些许的【逆天邪神】邪神神息,让她的【逆天邪神】躯体与我所赐神魂的【逆天邪神】融合几乎再没有了任何的【逆天邪神】阻滞,从而也让她的【逆天邪神】力量在短时间内快速成长。”

  云澈很明显想刹住这个问题,但冰凰少女却是【逆天邪神】不管他怪异的【逆天邪神】神色直接说出,但好在,她的【逆天邪神】话语格外平淡,无波无澜,总算没让云澈的【逆天邪神】老脸抽筋。

  “这件事,我也被迫……无意为之。”感觉越解释越尬,云澈迅速转移话题道:“这么说来,师尊她很早就知道你的【逆天邪神】存在?”

  “她的【逆天邪神】确知晓我的【逆天邪神】存在,但从未见过我。”冰凰少女道:“而你,是【逆天邪神】唯一见到我的【逆天邪神】人类。”

  “我原本打算,在将力量逐渐赐予她后便自我消散,但,就在那时,我忽然有了不安的【逆天邪神】预感,于是【逆天邪神】,我又让自己继续存在……直到,我感受到了那个可怕的【逆天邪神】气息,以及你的【逆天邪神】到来。”

  “当时,你身上的【逆天邪神】邪神气息让我惊异,而你的【逆天邪神】记忆,则让我看到了许多远古时代都无人知晓的【逆天邪神】秘密。或许,我的【逆天邪神】苟存,亦是【逆天邪神】上天的【逆天邪神】安排。”

  她对云澈说的【逆天邪神】这些真相,的【逆天邪神】确大部分反而是【逆天邪神】来自云澈。

  云澈的【逆天邪神】记忆融合她的【逆天邪神】认知,让她看清了一个又一个或可怕,或惊异的【逆天邪神】远古之秘。

  “这个……就是【逆天邪神】你说的【逆天邪神】关于我师尊的【逆天邪神】秘密?”云澈面带怀疑道。

  冰凰少女上次在说起时,犹犹豫豫,最后还欲言又止。而她刚才所陈述的【逆天邪神】……沐玄音拥有冰凰神魂的【逆天邪神】事,沐冰云在很多年前就告诉过他,还是【逆天邪神】主动的【逆天邪神】。

  要说是【逆天邪神】隐秘的【逆天邪神】话,只能很勉强的【逆天邪神】算。

  而冰凰少女上一次,很明显是【逆天邪神】一幅难以言出状,最后还是【逆天邪神】选择了沉默。

  “……”冰凰少女安静了下来,没有马上回应。又过了好一会儿,才轻声道:“罢了,思虑再三,这件事,还是【逆天邪神】不要告诉你比较好。你与她之间,如今是【逆天邪神】处于一种最好的【逆天邪神】状态,告诉你毫无益处,而只会造成不必要的【逆天邪神】‘阻力’。”

  “???”云澈皱眉,冰凰少女这几句话说的【逆天邪神】格外玄乎,而事关沐玄音,他格外急切的【逆天邪神】想要知道,追问道:“什么意思?难道是【逆天邪神】师尊她有什么重要的【逆天邪神】事刻意瞒着我?”

  “不,是【逆天邪神】一件她不知晓,亦非她可控的【逆天邪神】事。”冰凰少女道,她感觉到了云澈的【逆天邪神】急切……一种格外强烈的【逆天邪神】急切,而这种急切意味着什么,她隐有所觉。

  她冰息微动,轻语道:“这是【逆天邪神】一个一旦揭开,只会造成负面心理的【逆天邪神】秘密,你还是【逆天邪神】不要知道的【逆天邪神】好……也根本没有必要去知道。”

  “不,”云澈依旧摇头:“若是【逆天邪神】关乎师尊,我必须知道!”

  “……”冰凰少女轻然叹息:“好吧。不过,我给你思虑和理智的【逆天邪神】时间,在面对劫天魔帝之后,若你依然坚持想要知道这个秘密,我会在消散之前,将它完整的【逆天邪神】告诉你。”

  “……”云澈还想说什么,却听冰凰少女继续道:“不会让你等待太久,因为那一天,已经很近很近了。”

  “很近!?”云澈的【逆天邪神】注意力顿时被转移,沉声道:“很近是【逆天邪神】多近?你既然已能清楚感知到‘乾坤刺’的【逆天邪神】气息,那,能否推断出混沌之壁被彻底断开的【逆天邪神】大致时间?”

  数息的【逆天邪神】冷寂,冰凰少女给予了回答:“一个月之内。”

  “……!!”短短五个字,让云澈眸光猛的【逆天邪神】颤荡。

  一个月……内!

  这是【逆天邪神】一个,短到让人无法不惊悚的【逆天邪神】时间。

  “一个月内?怎么会……这么快?”云澈口中直吸冷气,背脊骨也是【逆天邪神】阵阵发冷。

  “除非乾坤刺的【逆天邪神】力量忽然大衰,否则一个月内,混沌之壁必然崩裂,你的【逆天邪神】归来还算及时。”

  云澈:“……”(一个月,这特喵的【逆天邪神】……)

  “那个名为宙天界的【逆天邪神】星界,近期也定会有所行动。”

  冰凰少女的【逆天邪神】这句话让云澈一愣,马上道:“对!我刚刚才见过宙天神帝,宙天界已打通了前往混沌东极的【逆天邪神】次元大阵,并将马上召开应对绯红之劫的【逆天邪神】宙天大会,强令东神域所有神主都必须参加。”

  所有神主……

  先前听闻,他心中还深感震撼。

  但想到要面对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劫天魔帝……别说东神域的【逆天邪神】所有神主,整个神界的【逆天邪神】所有神主加起来,在一个魔帝面前,都不过是【逆天邪神】一群随手便可捏死一堆的【逆天邪神】蚂蚱。

  但,除此之外,又能怎么做?

  也难怪,在说到“真相”两个字时,宙天神帝这等人物,竟会流露出那般的【逆天邪神】悲观与灰暗……甚至近乎绝望。

  ……

  等等!?宙天神帝怎么会知道真相?

  对了!是【逆天邪神】宙天珠!

  冰凰神灵说过,知晓邪神与劫天魔帝为夫妻这个秘密的【逆天邪神】,唯有她和四大创世神……自然也包括秩序创世神夕柯。

  宙天珠在远古时代的【逆天邪神】主人便是【逆天邪神】夕柯,它的【逆天邪神】器灵会知晓可以说理所当然!

  而冰凰神灵能感知到乾坤刺的【逆天邪神】气息,宙天珠没有理由感知不到!

  乾坤刺的【逆天邪神】气息结合邪神与劫天魔帝为夫妻这个秘密,自然能猜到“劫天魔帝因邪神的【逆天邪神】乾坤刺而在外混沌存活,并将归来”的【逆天邪神】可怕真相!

  想着宙天神帝在提及“宙天大会”时那毫无色彩的【逆天邪神】眼神,云澈深深吐了一口气……面对一个返世的【逆天邪神】魔帝,哪怕现世的【逆天邪神】最高存在,也唯有无力。

  这场宙天大会,更像是【逆天邪神】不甘束手待毙下的【逆天邪神】垂死挣扎……无力到极点的【逆天邪神】挣扎。

  “我刚好从宙天神帝那里得到了前往宙天界的【逆天邪神】资格。”云澈沉着眉头道:“我会尽快和师尊一起前往宙天界。在混沌之壁裂开前,我会一直留在那里。”

  “一切,皆托付于你。愿你成为人族永恒的【逆天邪神】荣耀,愿邪神的【逆天邪神】伟大意志能绽放出救世的【逆天邪神】神光。”

  带着冰凰神灵的【逆天邪神】希冀,带着“救世”的【逆天邪神】使命与重担,云澈拜别冰凰,浮水而上。

  身体冲出池面,云澈却没有就此离开,他站在天池中心的【逆天邪神】寒气之中,闭目沉静了很久。

  从冰凰那里得知的【逆天邪神】一切,对他的【逆天邪神】冲击实在太大太大。

  “禾菱,”他很轻的【逆天邪神】出声:“我的【逆天邪神】人生还很短暂,却实在‘精彩’的【逆天邪神】有些过分。”

  “主人,你不要太担心。”禾菱轻柔的【逆天邪神】安慰他:“就如你自己说的【逆天邪神】那样,就算失败了,你也可以保住自己和身边的【逆天邪神】人。”

  “……红儿呢?”

  “她刚才偷偷吃了好多紫晶,现在正在睡觉。”禾菱小声回答。

  “~!#¥%……又偷吃!”云澈眼睛一瞪,但想到她的【逆天邪神】身份……邪神和劫天魔帝的【逆天邪神】女儿,他的【逆天邪神】嘴角狠狠的【逆天邪神】抽搐了起来:“算了算了,紫晶而已,让她以后不用偷偷摸摸,随便吃!那些剑也是【逆天邪神】,不用再藏了,让她尽情吃去。”

  “总之近期尽量哄开心了,呼……”

  云澈以前一直觉得红儿是【逆天邪神】个小祖宗,是【逆天邪神】因为不顺她意就大闹不休,要好生伺候。

  现在才知道,她何止是【逆天邪神】小祖宗……简直是【逆天邪神】个超级大祖宗!创世神和魔帝的【逆天邪神】女儿啊啊啊啊!

  拿创世神和魔帝的【逆天邪神】女儿当剑使……不晓得劫天魔帝知道后会不会当场一巴掌把他拍成灰。

  呃……应该不会吧,毕竟两人命还连着呢。

  “红儿一直都无忧无虑,只要吃饱睡足,任何时候都很开心的【逆天邪神】。”禾菱道:“倒是【逆天邪神】主人,我感觉你的【逆天邪神】心里好沉重。是【逆天邪神】担心……难以如愿吗?”

  云澈动了动嘴角,却实在难以笑出来,幽然说道:“就算一切都是【逆天邪神】所能想到的【逆天邪神】最好发展,得到最好的【逆天邪神】结果……又能如何呢?”

  禾菱:“啊?”

  “冰凰神灵反复提过一句话,如今的【逆天邪神】混沌,是【逆天邪神】一个不需要神,也不该存在神的【逆天邪神】世界。”云澈看着远方,心情沉重:“在现有的【逆天邪神】混沌状态与法则之下,忽然出现了一个魔帝,哪怕她不会祸世,世界就真的【逆天邪神】会安宁吗?”

  “如果是【逆天邪神】远古时代,忽然多出一个魔帝的【逆天邪神】气息当然不会造成世界的【逆天邪神】混乱。但……蓝极星,还有吟雪界的【逆天邪神】现状,你都看到了,而那,仅仅只是【逆天邪神】些许溢入的【逆天邪神】魔帝气息,便可以将如今的【逆天邪神】世界影响到那般程度。”

  “可想而知,对如今的【逆天邪神】混沌而言,根本承受不住魔帝层面的【逆天邪神】气息,魔帝的【逆天邪神】存在,就已经是【逆天邪神】个灾难,时间久了,说不定现存的【逆天邪神】秩序、法则都会崩溃……换言之,哪怕是【逆天邪神】最好的【逆天邪神】结果,依旧是【逆天邪神】难以预料的【逆天邪神】灾难。”

  “主人……”禾菱一声轻念:“但至少,主人可以将灾难降到最小,若能成功,依然是【逆天邪神】救世之主。”

  云澈晃了晃头,道:“还没有真正面对劫天魔帝,也轮不到想以后的【逆天邪神】事情。我现在最大的【逆天邪神】希望,是【逆天邪神】能被邪神如此深爱的【逆天邪神】劫天魔帝,会是【逆天邪神】一个本性善正的【逆天邪神】……魔。”

  从天池中飞出,云澈准备离开。但他身体转过时,眼角忽然闪过一抹有些异样的【逆天邪神】微光。

  云澈身型一顿,下意识的【逆天邪神】转目,看向了冥寒天池的【逆天邪神】一个角落:“那是【逆天邪神】什么?”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