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435章 去成为救世之主

第1435章 去成为救世之主

  蓝极星,沧云大陆,绝云深渊,黑暗世界……

  幽儿!

  她有着和红儿一模一样的【逆天邪神】身型和容颜,生存于黑暗,也依赖于黑暗,她是【逆天邪神】个魂体……而且是【逆天邪神】个不完整的【逆天邪神】魂体。

  她和红儿互不相识,彼此都表示未曾见过对方,不知道对方是【逆天邪神】谁,却又有着无比神奇玄妙的【逆天邪神】感应。

  云澈清楚的【逆天邪神】记得,从不知忧愁为何物的【逆天邪神】红儿,在第一次见到幽儿时会忽然无法控制的【逆天邪神】流泪……然后嚎啕大哭。

  茉莉当年塑体时告诉过他“体由魂生”,亦身型与样貌是【逆天邪神】由灵魂而定。

  一切,都是【逆天邪神】那么的【逆天邪神】吻合……

  “没有错。”冰凰少女给了他肯定的【逆天邪神】回应:“邪神女儿被割离的【逆天邪神】魔魂,便是【逆天邪神】你在沧云大陆的【逆天邪神】黑暗深渊中,所遇到的【逆天邪神】那个半魂女孩。”

  “……”云澈胸腔高高鼓起,许久才沉沉落下。

  红儿和幽儿……她们竟是【逆天邪神】由一个人“割裂”而成……是【逆天邪神】邪神和劫天魔帝的【逆天邪神】女儿!

  红儿初见,便对他紧粘不舍,幽儿初见,便对他表现出很强的【逆天邪神】亲近以及依赖……云澈此时想来,那或许,是【逆天邪神】她们的【逆天邪神】灵魂本能,对他身上所负神力的【逆天邪神】一种感应。

  毕竟,那是【逆天邪神】她……她们父亲的【逆天邪神】力量。

  “红儿……幽儿……”云澈低念一声,心中之动荡,无以言表。

  “幽儿?”冰凰少女轻咦,她当年读取云澈记忆时,云澈还没有给幽儿取名:“是【逆天邪神】你为她新取的【逆天邪神】名字吗?那的【逆天邪神】确,是【逆天邪神】个无比适合她的【逆天邪神】名字。明明是【逆天邪神】邪神和魔帝的【逆天邪神】女儿,有着最高贵的【逆天邪神】出身,却一生,只能如一个幽灵般隐存于世,永生不见天日,哎……”

  冰凰少女一声叹息,不知是【逆天邪神】为邪神而叹,还是【逆天邪神】为红儿与幽儿而叹。

  或许凡灵无法想象,强如创世神,亦会有着如此巨大的【逆天邪神】悲哀与无奈.

  红儿至少还有了完整的【逆天邪神】躯体与灵魂,当年有宠爱她的【逆天邪神】父母,还是【逆天邪神】全族的【逆天邪神】宠儿。如今也是【逆天邪神】与云澈相依相伴,不愁吃不愁睡,无忧无虑。

  而幽儿……

  “幽儿,应该是【逆天邪神】邪神留下的【逆天邪神】另一个希望。”云澈感慨万千的【逆天邪神】道:“我身上的【逆天邪神】黑暗种子,便是【逆天邪神】幽儿给予。我想,当年邪神在以陨落而代价凝化不灭之血前,曾去那个黑暗世界看望过幽儿,并特意将黑暗种子留给了她,为的【逆天邪神】,就是【逆天邪神】指引邪神神力的【逆天邪神】继承者……也就是【逆天邪神】我能找到她,也为了能让归来的【逆天邪神】劫天魔帝知道她的【逆天邪神】存在。”

  生前,邪神绝不敢前往蓝极星的【逆天邪神】“绝云深渊”去看望幽儿,诸神诸魔绝灭后,他才终于可以再去见女儿一眼……如愿的【逆天邪神】背后,亦是【逆天邪神】莫大的【逆天邪神】悲哀。

  而那个时候,邪神并不知道,他的【逆天邪神】“另一个”女儿依然还活着。他陨落之前,定带着“另一个”女儿已经死去的【逆天邪神】痛苦与自责。

  “原来如此。”冰凰少女叹息道:“邪神……当真是【逆天邪神】最伟大的【逆天邪神】神灵。哪怕被命运如此辜负,依旧心系后世与万生。”

  他舍弃了创世神之名,却终究无法舍弃本心,他的【逆天邪神】确配得上“伟大”二字。

  “冰凰神灵,”云澈忽然问道:“你身为神族的【逆天邪神】神灵,为何对‘魔’,却没有憎恶与排斥?比如我,你明知我有黑暗玄力在身,为何却……”

  在远古时代,神族与魔族是【逆天邪神】绝对对立,乃至仇视的【逆天邪神】。从神族之帝末厄无比决绝的【逆天邪神】态度便可见一斑。但他从冰凰少女的【逆天邪神】身上,却丝毫感觉到对黑暗玄力的【逆天邪神】厌斥。

  冰凰少女幽幽而语:“当年,我对‘魔’的【逆天邪神】认知,和所有神灵并无不同,坚信着拥有黑暗玄力的【逆天邪神】他们是【逆天邪神】负面、肮脏、罪恶,为天道所不容的【逆天邪神】存在,将他们全部毁灭是【逆天邪神】正道之行,甚至是【逆天邪神】我们神族隐在的【逆天邪神】职责。”

  “但,经历了恶战、覆灭、苟存……在这无法离开,永恒静寂的【逆天邪神】天池之中,我反而可以真正的【逆天邪神】清醒,可以好好回想过往的【逆天邪神】一切,也自然,能看清很多以前无法看清的【逆天邪神】东西。”

  “神族与魔族的【逆天邪神】起源,都是【逆天邪神】由始祖神所创生,一为阳,一为阴。既然都是【逆天邪神】起源自始祖神的【逆天邪神】创生,那么除了力量的【逆天邪神】不同,两族之间在本质上,真的【逆天邪神】有什么不同么?若他们真的【逆天邪神】如一直所认知的【逆天邪神】那般不该存在于世,为何始祖神在创生神族的【逆天邪神】时候,还要同时创生魔族?”

  云澈:“……”

  “而且,有一个事实……一个无比悲哀,却又不得不承认的【逆天邪神】事实。”冰凰少女声音缓下,变得幽婉哀伤:“回想一切的【逆天邪神】因果起源。造成神族与魔族覆灭的【逆天邪神】罪魁祸首却并不是【逆天邪神】魔族,反而是【逆天邪神】……”

  最后那两个字,那个讽刺的【逆天邪神】事实,身为神族之灵,她终是【逆天邪神】难以说出。

  是【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即使云澈对远古那个时代知之甚少,但仅仅只是【逆天邪神】他听到的【逆天邪神】那些传闻过往,他都可以判断的【逆天邪神】出,神族的【逆天邪神】所为,才是【逆天邪神】诸神时代终结的【逆天邪神】罪魁祸首。

  这的【逆天邪神】确是【逆天邪神】个莫大的【逆天邪神】讽刺。

  “一个生灵,是【逆天邪神】正是【逆天邪神】恶,与所背负的【逆天邪神】力量无关。与是【逆天邪神】神是【逆天邪神】魔无关,与生于任何种族都无关。但在那个时代,‘魔’这个字,却被扭曲成了纯粹的【逆天邪神】恶……而这种认知,亦延续到了今世。”

  北神域的【逆天邪神】命运,云澈一直有所听闻。

  他在神界,也从来不敢泄露黑暗玄力的【逆天邪神】存在……一丝一毫都不敢。

  当年在玄神大会,唯恨以命拼死厉剑鸣……前者,为复仇而前往北神域,以燃尽寿元为代价换取复仇的【逆天邪神】黑暗玄力,而后者,因一己私欲而屠其族宗,辱其妻女……

  到底谁才是【逆天邪神】该被天道所诛的【逆天邪神】魔鬼!?

  “当认知根深蒂固到成为常识,便几乎不可能有任何力量能将之改变。”冰凰少女道:“当世万灵对‘魔’的【逆天邪神】认识,就如对水火不可相融的【逆天邪神】认知般普遍蒂固,你的【逆天邪神】确,要做到永远不可泄露身上的【逆天邪神】这个秘密。”

  “拥有邪神的【逆天邪神】黑暗种子,你能对黑暗玄力做到完美的【逆天邪神】驾驭,【只要你不愿,便永远不会泄露】……或者,你最好完全遗忘身上黑暗玄力的【逆天邪神】存在,就当世对黑暗玄力的【逆天邪神】认知而言,这是【逆天邪神】一个你必须做出的【逆天邪神】无奈选择。”

  云澈点头:“我知道。”

  无论是【逆天邪神】茉莉,还是【逆天邪神】沐玄音,都和他说过类似的【逆天邪神】话。

  一旦泄露,仅需一次,便永世再无立足之地……毫不夸张。

  “邪神的【逆天邪神】力量与意志,以及他和劫天魔帝依然在世的【逆天邪神】女儿,爱情、恩情与亲情,或许,足以跨越劫天魔帝数百万年的【逆天邪神】仇恨,让她不去降祸这个邪神想要守护,女儿依旧安存的【逆天邪神】世界。”

  这是【逆天邪神】邪神最后的【逆天邪神】遗愿,也是【逆天邪神】冰凰少女所能想到的【逆天邪神】最好结果。

  劫天魔帝一旦归来,毫无疑问会是【逆天邪神】混沌的【逆天邪神】绝对主宰,没有任何力量可以抗衡与忤逆。而一个心满仇恨与暴戾的【逆天邪神】主宰,与一个愿意守护爱人遗志和亲人的【逆天邪神】主宰,对这个世界而言,将是【逆天邪神】截然不同的【逆天邪神】境遇和结果。

  “而这个希望,皆系于你的【逆天邪神】身上。”

  “云澈,我请求你,在绯红之芒完全崩裂的【逆天邪神】那一天,去第一时间,亲自面对归来的【逆天邪神】劫天魔帝。这会伴随着无法预知的【逆天邪神】巨大风险,但,你是【逆天邪神】唯一的【逆天邪神】希望,如今这个脆弱的【逆天邪神】世界,根本承受不起一个魔帝的【逆天邪神】仇恨与愤怒。”

  “邪神力量和意志的【逆天邪神】继承者,请你……去成为那救世之主!”

  至此,“绯红”的【逆天邪神】真相,身上的【逆天邪神】“使命”和“希望”,所要面对的【逆天邪神】劫难,他都已清清楚楚。

  还知晓了红儿和幽儿那离奇的【逆天邪神】过往与身份。

  而到了此刻,相比于先前无比剧烈的【逆天邪神】心潮起伏,他反而平静了下来。

  因为,最让人忐忑恐惧的【逆天邪神】往往不是【逆天邪神】事实,而是【逆天邪神】未知。

  “我明白了。”云澈缓缓点头,眼神平静,呼吸平稳,没有太长的【逆天邪神】思虑犹豫,也没有冰凰预料中的【逆天邪神】惶恐害怕:“我会去的【逆天邪神】。”

  “若成功,我的【逆天邪神】确会成为世人眼中的【逆天邪神】救世之主,嗯……这个称号还不错,至少能得世人的【逆天邪神】感激和尊重,不至于像现在这么卑微。”

  “就算失败,以我身上的【逆天邪神】邪神传承和红儿的【逆天邪神】存在,我也至少能保住自己和身边的【逆天邪神】人。”

  “若不是【逆天邪神】当年得到邪神的【逆天邪神】传承,我不会有如今的【逆天邪神】一切,或许至今还是【逆天邪神】个废人……甚至死人。既得如此重恩,也自然该担负相应的【逆天邪神】职责。”

  “于人于己于恩,我都没有理由不去。”

  云澈说完,微吐一口气……去面对一个从外混沌盈恨归来的【逆天邪神】魔帝,那当真是【逆天邪神】一幅难以想象的【逆天邪神】画面,会发生什么,也根本无法预料。

  有很大的【逆天邪神】可能,他连口都没来得及张,就已被毁的【逆天邪神】渣都不剩。

  “你如此说,我很欣慰。”冰凰少女道:“无论最终结果如何,我都无比感激和庆幸着世上有你这样一个人,这样一个希望的【逆天邪神】存在。”

  “我也希望自己不会辜负你的【逆天邪神】期待。”云澈由衷的【逆天邪神】道。

  邪神为守护后世,留下不灭之血。而眼前的【逆天邪神】冰凰少女……她最后的【逆天邪神】生命,又何尝不是【逆天邪神】在极力守护这个已不属于她的【逆天邪神】世界。

  “你不必给自己太大的【逆天邪神】压力。那毕竟是【逆天邪神】魔帝,事态的【逆天邪神】发展,绝非任何人,任何力量可以控制。你若敢站到劫天魔帝的【逆天邪神】身前,便已是【逆天邪神】在拯救整个世界,至于结果,非你可控,也无人有资格要求你。”

  听着冰凰少女的【逆天邪神】劝慰之言,云澈微微吐了一口气。

  “我当年曾说过,在你拥有了足够的【逆天邪神】觉悟后,我会将我最后的【逆天邪神】存在,最后的【逆天邪神】神力赐予你,现在的【逆天邪神】你,已有这样的【逆天邪神】资格。不过,不是【逆天邪神】现在。”

  “劫天魔帝归来后,这个世界会如何,是【逆天邪神】我残生最大的【逆天邪神】牵挂,请允许我存在到看到结果的【逆天邪神】那一天,到时,无论结果是【逆天邪神】好是【逆天邪神】坏,我都会将我残余的【逆天邪神】全部赐予你……你无需抗拒,亦不用挽留我的【逆天邪神】存在,因为那之后,我将再无牵挂,我的【逆天邪神】存在,也已再无意义和理由。”

  “……”云澈点头:“我知道了。”

  在涉及魔帝重临混沌这样的【逆天邪神】灭世浩劫前,冰凰的【逆天邪神】力量赐予,真的【逆天邪神】并不重要。

  他现在满脑子想的【逆天邪神】,都是【逆天邪神】如何面对……一个真正的【逆天邪神】上古魔帝!

  “对了,”云澈忽然想到了什么,问道:“上次,你曾说过,有一个关于我师尊的【逆天邪神】秘密要告诉我……到底是【逆天邪神】什么?”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