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434章 邪神之女(下)

第1434章 邪神之女(下)

  分……裂?

  冰凰少女的【逆天邪神】话中,又出现了一个他完全理解不能的【逆天邪神】字眼。

  “分裂是【逆天邪神】什么意思?”云澈愕然问道。

  冰凰少女道:“邪神与劫天魔帝的【逆天邪神】后代,是【逆天邪神】一个女孩。继承着邪神的【逆天邪神】神力和劫天魔帝的【逆天邪神】黑暗摹灸嫣煨吧瘛咖力,她无疑半为人,半为魔。在神族,会为诸神所不容,若送去魔族,也同样为魔族所不容。”

  “末厄大人与邪神一战,末厄大人虽胜,但我猜想,末厄大人应该是【逆天邪神】自知胜之不武,胜之有愧,因而无颜强令邪神将他和劫天魔帝的【逆天邪神】女儿彻底抹杀,而是【逆天邪神】提出了一个折中的【逆天邪神】要求。”

  “那就是【逆天邪神】,抹去她身上‘魔’的【逆天邪神】部分。所留下的【逆天邪神】‘非魔’的【逆天邪神】部分,可留在神族。”

  云澈:“……”

  “邪神别无选择。且对他而言,这已是【逆天邪神】所能得到的【逆天邪神】最好结果。于是【逆天邪神】,他毁去了女儿的【逆天邪神】躯体,然后分裂了她的【逆天邪神】灵魂……将‘魔魂’分离,只余‘神魂’,再给神魂重新塑体——或许在你听来不可思议,但对创世神灵而言,这些都并非难事。”

  “灵魂被分裂,亦意味着曾经的【逆天邪神】过往、记忆全部溃散,‘神魂’重塑躯体后,衍生的【逆天邪神】,也将是【逆天邪神】一个全新的【逆天邪神】存在。而,‘神魂’的【逆天邪神】部分虽可就此留在神族,但,却绝不容许被人知道那是【逆天邪神】邪神(和劫天魔帝)的【逆天邪神】女儿,甚至,要他终生不可再见她。”

  云澈眉头深皱,双手不自觉的【逆天邪神】握紧。就神族和魔族的【逆天邪神】立场,末厄会有这样的【逆天邪神】要求再正常不过。但已成为父亲的【逆天邪神】他,深深知道这对邪神而言是【逆天邪神】多么残酷的【逆天邪神】一件事。

  他无法想象自己永远不能再见无心,无心也永远不知道世上有他这样一个父亲存在的【逆天邪神】情形。

  “于是【逆天邪神】,邪神将女儿的【逆天邪神】‘神魂’托付给了一个他最为信任的【逆天邪神】神族,让那个神族为她重塑神躯,重获新生,并就此留在那个神族……而邪神自己,他或许是【逆天邪神】失望透顶,或许是【逆天邪神】万念俱灰,也或者是【逆天邪神】自责自愧,在那之后就此弃下‘元素创世神’之名,并自封‘邪神’,就此避世,再不过问任何神族之事,也再未和那个他托付女儿的【逆天邪神】神族有过接触。”

  舍弃无上的【逆天邪神】创世神之名,自封邪神……

  “邪神”,这个地位崇高,万灵仰望的【逆天邪神】神名……云澈此刻听来,却清楚的【逆天邪神】感受到了一种深深的【逆天邪神】悲哀。

  “就此,邪神女儿的【逆天邪神】‘神魂’留在了那个神族之中,并在那个神族族长的【逆天邪神】刻意安排下,成为了他的【逆天邪神】女儿,享受着最好的【逆天邪神】待遇和保护……因为邪神对他们一族有着大恩,让他甘愿用一切去守护他的【逆天邪神】女儿,也永远保守着这个秘密。”

  “而邪神女儿的【逆天邪神】‘魔魂’……邪神无论如何,都无法狠心下手将她抹去,于是【逆天邪神】,他用某种方法瞒过了末厄大人的【逆天邪神】感知,将其藏在了一个临时开辟出的【逆天邪神】隐秘之地,将那里化作适合她存在的【逆天邪神】黑暗世界,恐她太过寂寞,又在其中放置了许多黑暗生灵与之为伴。”

  冰凰少女的【逆天邪神】讲述在此停住,云澈安静的【逆天邪神】听着,明明是【逆天邪神】远古时代的【逆天邪神】传闻,且似乎都是【逆天邪神】冰凰少女基于某些认知的【逆天邪神】猜测,但不知为何,听到后来,他心里莫名的【逆天邪神】触动,有一种奇异的【逆天邪神】……似曾相识感?

  “冰凰神灵,你刚才和我说的【逆天邪神】话,与你之前提的【逆天邪神】有可能比邪神意志更强的【逆天邪神】‘助力’,有何关系?”云澈问道。

  冰凰少女缓缓说道:“邪神与劫天魔帝的【逆天邪神】女儿……依然在世。”

  “什么!?”云澈脱口惊呼。

  “那场导致诸神诸魔葬灭的【逆天邪神】恶战和后来的【逆天邪神】邪婴之难,‘神魂’所重生的【逆天邪神】女孩因那个神族的【逆天邪神】全力守护和一艘刻印着乾坤刺之力的【逆天邪神】神奇玄舟而神奇的【逆天邪神】活了下来……而魔魂的【逆天邪神】部分,则因被邪神隐在下界的【逆天邪神】一个小世界,而没有受到波及,同样存在至今。”

  云澈:“……”(那种莫名的【逆天邪神】触动和熟悉感愈加强烈。)

  “而这些,都非我在远古时代的【逆天邪神】认知,而是【逆天邪神】皆来自于你的【逆天邪神】记忆。你亦是【逆天邪神】这世上第一个知道邪神女儿还活着的【逆天邪神】人。”

  冰凰少女的【逆天邪神】这番话说的【逆天邪神】云澈彻底懵住:“我的【逆天邪神】记忆?我见过她……们?”

  冰凰少女在这时,给了云澈一个再明显不过的【逆天邪神】提示:“当年,邪神托付‘神魂’的【逆天邪神】那个神族,名为……剑灵神族!”

  “而那个神族,有着一艘在诸神时代盛名已久的【逆天邪神】玄舟!那艘玄舟内部自成一世界,是【逆天邪神】当年邪神还是【逆天邪神】元素创世神时赠予剑灵一族,有着极强的【逆天邪神】空间穿梭能力,而其空间之力,正是【逆天邪神】邪神以乾坤刺刻印!”

  “亦是【逆天邪神】……你记忆中的【逆天邪神】‘太古玄舟’!”

  “……”

  “………”

  “……!!”

  云澈的【逆天邪神】眼睛一点点的【逆天邪神】瞪大,然后像是【逆天邪神】被雷劈了一样傻在那里许久,才嘴唇开合,艰难无比的【逆天邪神】吐出一个名字:“红……儿!??”

  “她真实的【逆天邪神】名字,叫‘灵菀瑚’,是【逆天邪神】剑灵神族的【逆天邪神】族长‘灵禛’之女,我当年还见过她。”冰凰少女道:“只是【逆天邪神】那个时候,我怎么都不可能想到,她竟会是【逆天邪神】邪神的【逆天邪神】女儿。”

  “……”云澈久久保持嘴巴大张的【逆天邪神】状态,怎么都无法合拢。

  茉莉曾经告诉他的【逆天邪神】,远古神族中可以化剑的【逆天邪神】剑灵神族……

  只要有足够的【逆天邪神】灵力,便可以任何穿梭空间的【逆天邪神】太古玄舟……

  还有那个将红儿托付给他的【逆天邪神】残末之魂所说的【逆天邪神】那些玄奥的【逆天邪神】话语……

  “我只是【逆天邪神】个守护者……我的【逆天邪神】小主人……我的【逆天邪神】种族……也早已被世人所遗忘……无须再提起……我的【逆天邪神】小主人……她身中可怕魔毒……混沌之间……唯有天毒珠可解……为不让魔毒扩散……小主人被封入了‘永恒之枢’……”

  “混沌动乱……神魔恶战……苍穹颠覆……神恸天哭……我带小主人驾驭玄舟逃离……‘永恒之枢’封锁了小主人的【逆天邪神】身躯和灵魂……也让她的【逆天邪神】气息消失于混沌之间……从而让她躲过了那场覆天之难……只要以天毒珠净化她身上的【逆天邪神】魔毒……她便可重新醒来……我悲苦一生,也可终得善果……”

  一切,都和冰凰神灵的【逆天邪神】话语那般吻合!

  而红儿所化的【逆天邪神】剑……

  劫天诛魔剑……

  劫天……

  劫天魔族!

  红儿……真的【逆天邪神】就是【逆天邪神】……邪神和劫天魔帝的【逆天邪神】女儿!?

  “在那个时代,剑灵族长的【逆天邪神】小女儿‘菀瑚’之名人尽皆知,因为她在剑灵一族最为受宠,族长夫妇待她胜过其他所有儿女。任谁都不会怀疑她是【逆天邪神】剑灵族长的【逆天邪神】亲生女儿。”

  “后来,诛天神帝末厄大人死后,神魔两族囤积已久的【逆天邪神】怨怒以无主的【逆天邪神】诛天始祖剑为导火索彻底爆发,剑灵一族由于有着黎娑大人赐予的【逆天邪神】光明神力,所化之剑‘诛魔剑’是【逆天邪神】魔族极大的【逆天邪神】克星,因而遭到魔族不遗余力的【逆天邪神】攻击,成为最先灭亡的【逆天邪神】神族。”

  “据说,为了对付剑灵神族,魔族卑劣的【逆天邪神】动用了极其可怕的【逆天邪神】魔毒——一种连黎娑大人都难以在毒发毙命前净化的【逆天邪神】魔毒。无数剑灵,包括族长夫妇都身中魔毒,先后陨落……”

  “但后来,在整理覆灭的【逆天邪神】剑灵一族尸身时,却并未发现小公主灵菀瑚的【逆天邪神】身影,同样消失的【逆天邪神】,还有它们一族的【逆天邪神】主玄舰——乾坤灵界。”

  乾坤灵界……便是【逆天邪神】如今归属云澈的【逆天邪神】太古玄舟!

  “那时,诸神皆以为剑灵小公主已神魂俱灭,乾坤灵界为魔族所夺。没想到,竟是【逆天邪神】完全隔绝气息,以乾坤灵界的【逆天邪神】空间之力躲入了空间的【逆天邪神】罅隙……我想,在那时已经没有了乾坤刺的【逆天邪神】邪神,亦以为她已经死了。”

  “直到跨越了无数的【逆天邪神】空间和时间,在命运的【逆天邪神】安排下,遇到了拥有天毒珠的【逆天邪神】你。”

  “……”云澈脑子嗡嗡的【逆天邪神】。

  这也太……离奇了!

  红儿……那个他当年无意间“捡”来,调皮捣蛋,惊惊乍乍,能吃能睡,脑洞清奇,无法无天,处处透着怪异,比怪物还怪物的【逆天邪神】小怪物……

  是【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邪神的【逆天邪神】女儿!?!?

  云澈的【逆天邪神】脑壳和心脏直哆嗦……

  这尼玛……

  “我猜想,当年邪神在将女儿的【逆天邪神】‘神魂’托付剑灵神族的【逆天邪神】族长后,是【逆天邪神】剑灵族长为她重塑的【逆天邪神】身体。而由于那终究只是【逆天邪神】半魂,为让她灵魂完整,也为了让世人相信那是【逆天邪神】他的【逆天邪神】女儿,剑灵族长献祭出了自己的【逆天邪神】神力和神魂,让邪神女儿的【逆天邪神】神魂‘成长’至完整,而新生之后的【逆天邪神】灵菀瑚……也就是【逆天邪神】红儿,她因此拥有了剑灵神族的【逆天邪神】神力与特性,有着剑灵一族的【逆天邪神】神息和光明神力,所化之剑,亦带着‘诛魔’属性。”

  “但,却又不是【逆天邪神】纯粹的【逆天邪神】诛魔剑!”

  “劫天……诛魔剑。”云澈低声道:“‘劫天’二字,便是【逆天邪神】来自……劫天魔帝?”

  “对。”冰凰少女道:“即使‘魔魂’部分被割离,但‘本质’永远都不会变,她是【逆天邪神】邪神的【逆天邪神】女儿,也是【逆天邪神】劫天魔帝的【逆天邪神】女儿。就算没有剑灵族长的【逆天邪神】神力神魂,红儿自身也会有化剑的【逆天邪神】能力,因为劫天魔帝所引领的【逆天邪神】劫天魔族,本就是【逆天邪神】一个能化剑魔族。”

  “……”云澈木然点头。当年在太古玄舟“捡到”红儿后,茉莉就曾和他提到过,上古时代,神族和魔族各有一个能化剑的【逆天邪神】种族,一为剑灵神族,一为劫天魔族。

  在红儿第一次化剑,茉莉分别看到剑身所铭的【逆天邪神】“诛魔”和“劫天”时,都露出了奇异的【逆天邪神】反应。他询问时,茉莉数次欲言又止……然后说着“绝无可能”四个字。

  “剑灵神族所化之剑,为诛魔剑,是【逆天邪神】魔之克星。而劫天魔族所化之剑,为‘劫天魔神剑’,是【逆天邪神】光明玄力的【逆天邪神】克星。”

  “劫天魔神剑”五个字让云澈心中一震……他瞬间回想起,当年和弑月魔君的【逆天邪神】那一战,在他召出红儿时,弑月魔君先是【逆天邪神】喊出了“诛魔剑”,然后又惊吼出了“劫天魔神剑”。

  “而作为劫天魔族的【逆天邪神】魔帝,魔族四魔帝之一,劫天魔帝所化之剑,则为‘劫天魔神剑’的【逆天邪神】极致——‘劫天魔帝剑’。”

  “红儿所化之剑,却无比的【逆天邪神】诡异。竟融合了‘诛魔’与‘劫天’之力,化作违逆认知,在上古时代都从未出现过的【逆天邪神】‘劫天诛魔剑’,她的【逆天邪神】未来,她的【逆天邪神】极限,无法预料,无法想象。”

  “那……那剑灵神族,或劫天魔族,也是【逆天邪神】通过吃剑来增强力量的【逆天邪神】吗?”云澈问道。

  “不,不仅是【逆天邪神】剑灵神族和劫天魔族,无论是【逆天邪神】远古还是【逆天邪神】现世,我从未听闻过有哪个种族,哪种生灵以剑为食,并可通过吃剑来增强力量……至少在我的【逆天邪神】认知里,从未有过。”

  云澈:“……”

  “这只能理解为……红儿奇异的【逆天邪神】出身和惨变命运下,所发生的【逆天邪神】某种特殊异变,一种连我都无法理解的【逆天邪神】异变——毕竟,作为邪神和劫天魔帝的【逆天邪神】女儿,混沌历史第一次,也是【逆天邪神】唯一一次神与魔的【逆天邪神】结合,红儿本就是【逆天邪神】创世神层面的【逆天邪神】存在,的【逆天邪神】确非我一个平凡神灵所能认知。”

  红儿……在云澈眼里,抛开她那些不正常的【逆天邪神】特性,作为一个女孩,她就是【逆天邪神】个单纯无比的【逆天邪神】小丫头,单纯到只剩下吃和睡,永远那么无忧无虑。

  尤其她那双朱红色的【逆天邪神】眼眸,从来不曾有过一丝的【逆天邪神】浑浊与尘埃。

  而她如此单纯的【逆天邪神】性情和外表之下,竟然……

  这时,云澈忽然想到了什么,猛的【逆天邪神】抬头:“你刚才说,被分裂出的【逆天邪神】‘魔魂’也依然在世,难道……难道就是【逆天邪神】……”

  ——————

  【咳!欢迎添加本火星公众号搜索‘火星引力’,会有准确的【逆天邪神】更新预告,和一些很奇怪的【逆天邪神】内容!】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