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433章 邪神之女(上)

第1433章 邪神之女(上)

  云澈此时的【逆天邪神】状态,可以说既惊且懵。

  在数年之前,冰凰少女便告诉他继承邪神神力的【逆天邪神】同时,也承载了他遗留下的【逆天邪神】使命。而这个“使命”是【逆天邪神】什么,他有过诸多的【逆天邪神】设想,在今日入天池之前,也有了足够的【逆天邪神】心理准备。

  什么献祭血脉,献祭玄脉,甚至献祭生命,他都有想过。

  怎么都没想到,得到的【逆天邪神】答案居然是【逆天邪神】……劝阻!

  让继承邪神神力的【逆天邪神】自己,作为邪神的【逆天邪神】化身,去平复劫天魔帝的【逆天邪神】愤怒、怨恨与戾气,让她不要降祸世间……因为如今这个脆弱的【逆天邪神】混沌世界,根本承受不了劫天魔帝和诸魔的【逆天邪神】愤怒和力量。

  也就意味着,那一天真正到来时,他必须去……亲自面对一个上古魔帝!

  “劫天魔帝之可怕,绝非你所能想象。”冰凰少女道:“外混沌世界的【逆天邪神】几百万年,或许会造成她力量的【逆天邪神】衰弱,但哪怕只余半分魔力,要覆灭整个神界,都不过是【逆天邪神】覆手之间。”

  云澈:“……”

  冰凰少女骇人的【逆天邪神】话语,却是【逆天邪神】毫无夸张……因为那是【逆天邪神】魔帝!

  魔中之帝!

  如神中创世神!

  “唯有你,唯有你有可能劝阻住她。”冰凰少女柔软的【逆天邪神】声音中带着近乎乞求的【逆天邪神】色彩:“邪神是【逆天邪神】一个无比伟大的【逆天邪神】神灵,你所继承的【逆天邪神】一切,是【逆天邪神】他留给后世的【逆天邪神】希望。他的【逆天邪神】意志里,定包含着对混沌万灵的【逆天邪神】慈爱与守护。只有你,可以将这个意志传达给劫天魔帝,化解她的【逆天邪神】愤怒与怨恨。”

  “而最好的【逆天邪神】结果,是【逆天邪神】她成为混沌的【逆天邪神】主宰,同时也成为混沌世界的【逆天邪神】守护者……而她身为劫天魔族的【逆天邪神】魔帝,众魔皆听从她的【逆天邪神】号令,只要她可以如此,那么其他魔神也唯有服从,不会未为祸世间。”

  “……”云澈脸上剧烈动容,依旧没有言语。

  亲自去面对一个上古魔帝……他实在无法想象那会是【逆天邪神】怎样的【逆天邪神】情景与画面。

  上古魔帝……一个眼神,一次吐息,都可以毁灭他千万次的【逆天邪神】恐怖存在。

  他抬起手来,感受着身上涌动的【逆天邪神】邪神神力,沉默许久后,他忽然说道:“冰凰神灵,你当年读取过我的【逆天邪神】记忆,也该知道我曾因仇恨而变成一个丧失人性的【逆天邪神】魔鬼,所以,我很清楚仇恨是【逆天邪神】多么可怕的【逆天邪神】东西。”

  “无论诛天神帝末厄是【逆天邪神】出于什么正当的【逆天邪神】目的【逆天邪神】,但他的【逆天邪神】确是【逆天邪神】算计了劫天魔帝,手段还是【逆天邪神】最卑劣的【逆天邪神】那种。”

  云澈终归不是【逆天邪神】诸神时代的【逆天邪神】人,对于创世神之首的【逆天邪神】诛天神帝并没有冰凰少女的【逆天邪神】那种敬畏:“而遭此暗算的【逆天邪神】劫天魔帝和所有劫天魔神,他们必定愤怒、怨恨到极点。”

  “外混沌是【逆天邪神】死亡与毁灭的【逆天邪神】世界,他们就算依靠乾坤刺生存下来,也必定是【逆天邪神】无比艰难的【逆天邪神】苟活……整整几百万年。积累的【逆天邪神】,也是【逆天邪神】几百万年的【逆天邪神】怨怒与仇恨,让他们坚持这么多年,并终于找到归来方法的【逆天邪神】,也是【逆天邪神】这些怨怒与仇恨……”

  “几百万年的【逆天邪神】恨啊……”云澈深深的【逆天邪神】吸了一口气,他着实无法想象这股恨意会可怕到何种程度,一万个“恨满乾坤”都不足以形容:“单凭邪神与劫天魔帝曾经的【逆天邪神】夫妻之情,真的【逆天邪神】有可能化解吗?”

  几百万年的【逆天邪神】炼狱与仇恨,他们终于归来,他们急欲做的【逆天邪神】,必定是【逆天邪神】将这些仇恨尽情的【逆天邪神】释放发泄……在沧云大陆那一世,云澈亲身经历过这种感觉。而劫天魔帝与她麾下的【逆天邪神】魔神,只会比他当年要强烈亿万倍。

  何况,他是【逆天邪神】人,而他们是【逆天邪神】魔!

  负面情绪本就无比强烈的【逆天邪神】魔!

  而更可怕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这么多年的【逆天邪神】仇与恨,绝对足以扭曲任何生灵的【逆天邪神】灵魂。其他魔暂且不论,如今的【逆天邪神】劫天魔帝……真的【逆天邪神】还是【逆天邪神】当年的【逆天邪神】劫天魔帝吗?

  冰凰少女感受的【逆天邪神】到云澈的【逆天邪神】担忧,实则……她亦毫无信心。云澈是【逆天邪神】唯一希望的【逆天邪神】同时,亦只是【逆天邪神】一抹极其渺茫的【逆天邪神】希望。

  全族被算计,放逐入外混沌空间……几百万年的【逆天邪神】仇与恨……当真是【逆天邪神】没有任何人,任何生灵,哪怕真神真魔,都无法想象他们归来时会带着怎样的【逆天邪神】恨戾。

  “云澈,”冰凰少女轻轻说道:“对于魔,对于黑暗玄力,无论是【逆天邪神】远古,还是【逆天邪神】现在,都有着很大的【逆天邪神】偏见和扭曲的【逆天邪神】认知。”

  “……”这一点,身具黑暗玄力的【逆天邪神】云澈深以为然。

  “劫天魔帝虽为魔神之帝,但,她或许并没有你想的【逆天邪神】那么可怕。否则,伟大、正道、仁爱如邪神,也不会倾情于她,并与她结为夫妻。至少,在我的【逆天邪神】远古记忆与认知中,从未有过劫天魔帝凶残暴戾的【逆天邪神】传闻。”

  “整个神族,对劫天魔族都知之甚少,除了知道那是【逆天邪神】一个如剑灵神族一样可以化剑的【逆天邪神】帝王魔族,其他都少有所知。”

  云澈:“……”

  “邪神显然对劫天魔帝用情至深,否则,也不会甘愿将乾坤刺送予她。能得邪神如此之情,劫天魔帝对邪神也定感情深重,对于邪神遗留的【逆天邪神】力量和意志,她断不会毫无动容。”

  “另外,数百万年,对如今的【逆天邪神】生灵而言,是【逆天邪神】一段极其漫长的【逆天邪神】时间,但对于魔帝,却并非太长的【逆天邪神】岁月。且以魔帝之强大,不至于被岁月和仇恨扭曲灵魂。”

  “如果能让她真切感受到邪神所留下,‘守护后世’的【逆天邪神】意志,说不定,会有那么些许的【逆天邪神】希望……她会愿意顺从邪神所留的【逆天邪神】意志。何况,劫天魔帝能够存活至今,皆因邪神送给了她乾坤刺,夫妻之情之外,还有恩情。”

  “虽然,我从未沾染过男女之情,但亦深深知道,这个世上,无论何种次元,何种位面,唯有‘情’之一字,可跨越一切。”

  冰凰少女用不同的【逆天邪神】言语给予着云澈劝慰、鼓励和希望,或许有着刻意,或许有些强行。但,云澈真的【逆天邪神】就是【逆天邪神】唯一的【逆天邪神】希望,她必须给予着云澈足够的【逆天邪神】信念。

  “你说的【逆天邪神】没错。”云澈如此说着,但神情毫无轻松:“但问题是【逆天邪神】,我毕竟不是【逆天邪神】邪神,仅仅只是【逆天邪神】继承了他的【逆天邪神】力量。她对邪神的【逆天邪神】感情,和她对邪神力量继承者的【逆天邪神】感情……这是【逆天邪神】两个截然不同的【逆天邪神】概念。而‘邪神意志’这种东西又太过虚无缥缈,就算她真的【逆天邪神】能感受的【逆天邪神】到……呼。”

  若邪神依然在世,有很大可能化解、抚下劫天魔帝的【逆天邪神】怨恨,但云澈……终究不是【逆天邪神】邪神。

  这种事情,换成谁,都无法保有乐观。

  “我明白你的【逆天邪神】担忧。”冰凰少女道:“邪神的【逆天邪神】意志,与真正的【逆天邪神】邪神,自然不可同日而语。不过,你也无需如此悲观,因为你的【逆天邪神】身上除了邪神的【逆天邪神】传承和意志,还有另外一个助力……而这个助力,或许还要胜过……远胜邪神的【逆天邪神】传承与意志。”

  “额?”云澈愕然:“是【逆天邪神】什么?”

  冰凰少女讲述道:“诛天神帝末厄大人在放逐劫天魔族后,邪神与他进行了一场恶战,那场创世神之间的【逆天邪神】旷世大战震动了整个混沌,哪怕在当世,都有着详细的【逆天邪神】记载。而那场恶战的【逆天邪神】起因……在上古时代的【逆天邪神】认知,和如今的【逆天邪神】记载中,都是【逆天邪神】认为邪神不齿于末厄大人的【逆天邪神】暗算之行,不配创世神之名,因而与之一战。”

  云澈点头。邪神与劫天魔帝是【逆天邪神】一对夫妻,在上古时代,都是【逆天邪神】只有创世神才知道的【逆天邪神】秘密。

  “而你可还记得,我上次告诉过你,邪神之所以与末厄大人一战,不仅是【逆天邪神】因他放逐劫天魔帝之怒,亦……决定了他和劫天魔帝所生后代的【逆天邪神】命运。而这,是【逆天邪神】我当年无意间从黎娑大人那里得来的【逆天邪神】秘密。”

  云澈再次点头,当初冰凰少女向他陈述的【逆天邪神】话每一句都格外震撼,他当然记得清清楚楚。

  “末厄大人与邪神一战,谁胜谁败,当年无人知晓,就连夕柯和黎娑大人都毫无所知,知道最终结果的【逆天邪神】,应该就只有末厄大人和邪神,我当然更无所知……但,我当年读取了你的【逆天邪神】记忆,我的【逆天邪神】认知,结合你的【逆天邪神】记忆,却让我看到了许多早已被历史尘封的【逆天邪神】秘密与真相,其中,就包括末厄大人与邪神一战的【逆天邪神】战果。”

  “以及,邪神和劫天魔帝所生后代的【逆天邪神】最终命运。”

  “我?你说……我的【逆天邪神】记忆?”云澈愣了,他所有关于诸神时代的【逆天邪神】认知,都是【逆天邪神】听来的【逆天邪神】,或者是【逆天邪神】茉莉告诉他,或者是【逆天邪神】金乌魂灵告诉他,而最多的【逆天邪神】,便是【逆天邪神】冰凰少女告诉他的【逆天邪神】,但他自己,对那个神的【逆天邪神】时代根本就一无所知。

  冰凰少女却说从他的【逆天邪神】记忆中……知道了连远古时代的【逆天邪神】诸神,乃至创世神都不知道的【逆天邪神】真相!?

  这不扯淡么!

  我咋不知道!?

  “对。”冰凰少女没有解释从他的【逆天邪神】记忆力看到了什么,继续说道:“末厄大人与邪神的【逆天邪神】那一战,从【结果】上看来,是【逆天邪神】邪神先胜后败。”

  云澈:“???”(先胜……后败?)

  “我曾和你说过……当世也一定有着记载,诛天神帝末厄大人虽是【逆天邪神】四大创世神之首,但却又是【逆天邪神】最早亡去的【逆天邪神】创世神,在那场神魔恶战尚未真正爆发前便已离世。”

  “他的【逆天邪神】离世非受伤,非意外,而是【逆天邪神】寿元耗尽的【逆天邪神】寿终正寝。”

  “作为神力最为强大的【逆天邪神】创世神,末厄大人的【逆天邪神】寿元无疑为万灵之巅,却无比之早的【逆天邪神】燃尽寿元,唯一的【逆天邪神】原因,便是【逆天邪神】过度使用诛天始祖剑,这一点当世万灵皆知。”

  “但,黎娑大人曾告诉过我,在千万年的【逆天邪神】岁月之中,末厄大人只动用一次始祖剑之力……便是【逆天邪神】破开混沌之壁,将劫天魔族放逐。他虽会因此寿元大减,但断不至于衰减到那般程度。”

  “而……若是【逆天邪神】他在短时间内,连续两次动用始祖剑之力,他会如此之快的【逆天邪神】燃尽寿元,便变得尤为可能。”

  云澈目光一凝:“你是【逆天邪神】说……”

  “这第二次,极有可能,便是【逆天邪神】在和邪神交战之时!”

  云澈:“……”

  “那一战,将决定邪神与劫天魔帝后代的【逆天邪神】命运。而他们的【逆天邪神】后代,无疑是【逆天邪神】半人半魔。末厄大人性情无比的【逆天邪神】刚正嫉恶,他绝不会容许这样一个后代……还是【逆天邪神】创世神的【逆天邪神】后代留于神族。所以,那一战,他绝不会容许自己败。”

  “但,结果,应该并没有如他所愿。黎娑大人亦曾说过,邪神的【逆天邪神】力量,很有可能已经超越了末厄大人。那一战,应该是【逆天邪神】末厄大人败了……但他不甘败,亦绝不容许败的【逆天邪神】后果,于是【逆天邪神】,他动用了始祖剑之力。”

  “始祖剑之力下……邪神败了。”

  “那个时候,距离末厄大人动用始祖剑之力轰开混沌之壁,才过去了极短的【逆天邪神】时间。”

  “短时间内两次动用始祖剑之力,对末厄大人的【逆天邪神】寿元折损绝非两次叠加那么简单,也导致了末厄大人之后的【逆天邪神】早夭……而后果,末厄大人一定清清楚楚,但,他的【逆天邪神】性情就是【逆天邪神】如此,身为神族最高帝王,创世神之首,他的【逆天邪神】眼里容不得一粒沙尘……尤其涉及神族的【逆天邪神】底线与尊严。”

  云澈开口道:“所以,邪神和劫天魔帝的【逆天邪神】后代……就此被抹杀了?”

  “不,”冰凰少女却给了云澈一个意外的【逆天邪神】回答:“并没有被抹杀,而是【逆天邪神】被……【分裂】了。”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