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429章 破心
  “……”云澈猛的【逆天邪神】抬头,一脸懵状:“师尊,这件事……”

  “不必多言!”沐玄音冷言将他的【逆天邪神】话打断:“此事,我不是【逆天邪神】在过问你的【逆天邪神】意见。你答应也得答应,不答应也得答应!”

  云澈:“……”

  “身为男儿,绝不可轻易许诺。婚约一事,事关人生,更关系着女子声誉,更不可轻言儿戏!你既已许诺,且人尽皆知,便不可背信弃义。何况……”

  “论家世出身,她是【逆天邪神】琉光界的【逆天邪神】小公主,只要她愿意,将来必为琉光界王;论资质,她拥有当世唯一的【逆天邪神】无垢神魂,才三千岁便已是【逆天邪神】七级神主,世人皆传她将来必能凭己之力达到神帝层面;论容貌,东神域怕是【逆天邪神】除了千叶,便是【逆天邪神】她了。”

  “你刚回神界,自然不清楚如今‘媚音神女’四个字在东神域意味着什么。她的【逆天邪神】声名之盛,早已远超她的【逆天邪神】父亲,远超所有上位界王……在她之前,东神域真正有着‘神女’之称的【逆天邪神】,一直唯有千叶影儿一人。”

  “……”云澈嘴巴微张,当年那个狂犯花痴,如今再见,依旧如少女般嬉笑嫣然的【逆天邪神】女子,竟已经耀眼到如此程度。

  “无论哪个方面,她配一百个你都绰绰有余。更可贵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她对你情意深重,绝无虚假,且她的【逆天邪神】父亲也无反对之意,这对如今的【逆天邪神】你而言……”沐玄音眸中闪过一抹复杂:“至少,绝无坏处。”

  这是【逆天邪神】云澈返回神界的【逆天邪神】第二天,他还没开始做自己要做的【逆天邪神】事,一个当年“急中生智”许下的【逆天邪神】婚约便先砸在了他的【逆天邪神】头上,着实让他措手不及。最主要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忽然逼下这个婚约的【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他人,反而是【逆天邪神】沐玄音。

  “可是【逆天邪神】,这件事……”

  “没有可是【逆天邪神】!”沐玄音分明不给他任何拒绝的【逆天邪神】机会,声音异常威冷:“你听着,你如今还活着的【逆天邪神】事已经暴露,很快便会人尽皆知,想想你当年是【逆天邪神】怎么中的【逆天邪神】梵魂求死印,又是【逆天邪神】怎么被逼入龙神界的【逆天邪神】?”

  云澈:“……”(她居然知道梵魂求死印的【逆天邪神】事,是【逆天邪神】倾月告诉她的【逆天邪神】吗?)

  “在同辈之中,你的【逆天邪神】确无人可及。但,别忘了盯上你的【逆天邪神】人有多可怕,就如今日的【逆天邪神】洛孤邪,若无他人在侧,单凭你自己,早已死无葬身之地!而她的【逆天邪神】弟子,是【逆天邪神】如今实力已远远在你之上,你几乎连仰望都没有资格的【逆天邪神】洛长生……更不要说,那个无论实力、心机、手段都极端可怕的【逆天邪神】梵帝神女!”

  “怀璧其罪的【逆天邪神】道理,这些年,你应该已比任何人都懂。”沐玄音字字沉重,字字带着极深的【逆天邪神】警告之意:“既无自保之力,那就要尽可能的【逆天邪神】为自己找好靠山!”

  “如今,月神帝是【逆天邪神】你的【逆天邪神】靠山,但只是【逆天邪神】她一人,而不是【逆天邪神】月神界!你对宙天神帝施恩,他定会护你,但也只是【逆天邪神】护你,这个‘恩情’还没深到他可以为了护你伤及宙天神界。但,若你娶了琉光界的【逆天邪神】小公主,那么,整个琉光界——这个如今排位第一的【逆天邪神】上位星界,都会是【逆天邪神】你的【逆天邪神】靠山……如此,你懂了吗?”

  “……”云澈定在那里,不知道怎么回答。

  “这的【逆天邪神】确,有利用琉光小公主之意。但,她明知如此,也会心甘恰灸嫣煨吧瘛块愿。”想起水媚音那黑宝石一般的【逆天邪神】眼眸,沐玄音心绪一时有些复杂:“明白我的【逆天邪神】意思吗?”

  云澈有些木然的【逆天邪神】点头:“……明白、”

  “至于感情方面,你和她再慢慢培养便是【逆天邪神】。”沐玄音眸光微倾,忽然冷哼一声:“哼,如你这般好色成性,无女不欢之人,以琉光小公主的【逆天邪神】容貌风姿,我相信你对她并无感情,但绝不相信你对她没什么念想!”

  “……”云澈低头……这语气和话意,怎么和茉莉当年那么像。

  “婚约之事,十九日后的【逆天邪神】宙天大会,我会与琉光界王谈及,无需你费心,乖乖听话就好。”

  云澈按了按鼻尖,小声道:“师尊,你之前不是【逆天邪神】说,我已经不是【逆天邪神】你的【逆天邪神】弟子了吗?”

  “……”沐玄音缓缓转身,绝美的【逆天邪神】冰眸眯起一道狭长的【逆天邪神】缝隙:“我就算不是【逆天邪神】你师尊,你也必须给我乖乖听话!这两者并无关系!”

  云澈无言以对。

  “火破云一直在那边等你,应该有话要对你说。”沐玄音身体一转,身影已消失在云澈视线中,唯余声音传至:“‘解决’之后,到圣殿来找我!”

  云澈早就察觉到了火破云的【逆天邪神】存在,其他人都已离开,唯有他依旧等在那里。

  云澈走过去,火破云也在这时转过身来,两人目光相对,云澈道:“破云兄,你伤势如何?”

  火破云笑着摇头,浑不在意道:“早已无碍,不用放在心上。云兄弟,我实在难以相信,你真的【逆天邪神】还活着。”

  “其实,我当年也曾无法相信自己能活下来。”云澈笑着道,他来到火破云身侧,由衷道:“破云兄,恭喜你成就神主。炎神界,将以你为永恒荣耀。”

  火破云毫无得意或倨傲之态,平和的【逆天邪神】笑道:“总算没有让师尊他们失望。我也没有想到,三千年的【逆天邪神】时间,我竟真的【逆天邪神】能踏足到如今的【逆天邪神】高度。说起来,这不仅仅是【逆天邪神】因为金乌神灵的【逆天邪神】恩赐和灵气极为高等的【逆天邪神】宙天神境,还要多亏你。”

  “我?”

  “嗯。”火破云郑重点头:“当年,在入宙天神境之前,若没有你一次次为我解开心结和心魔,带着心结与心魔进入宙天神境的【逆天邪神】我,修行之途必定横着极大的【逆天邪神】阻滞。师尊亦告诉我,云兄弟是【逆天邪神】我的【逆天邪神】大恩人,亦是【逆天邪神】炎神界的【逆天邪神】大恩人,无论怎么报答都不为过。”

  “呵呵……”云澈笑着摇头:“不必。那个时候,你是【逆天邪神】我在神界唯一的【逆天邪神】朋友,无论我狠挫君惜泪为你泄恨,还是【逆天邪神】为你解开心魔,都是【逆天邪神】应该之事,永远无需提及‘报答’二字。”

  “……”火破云目光转过:“那个……时候?”

  云澈没有随他侧过目光,依旧看着远方,目光平静而深邃:“何况,人的【逆天邪神】心境、心态会随着时间的【逆天邪神】沉淀而逐渐变化,就算当年没有我,在宙天神境中的【逆天邪神】你也会将心结心魔自行化解。对了,我猜……宙天神境的【逆天邪神】三千年中,你和洛长生他们的【逆天邪神】关系应该相处的【逆天邪神】不错。”

  “……”火破云嘴唇开合,目光剧动。

  “若你能成就神主,那么,综合实力本就很强,又有三大顶级神君的【逆天邪神】炎神界,将毫无疑问的【逆天邪神】跻身上位星界。”云澈微笑道:“而你,也必将成为炎神界的【逆天邪神】无上主宰。到了上位星界这个层面,要站稳脚跟,稳固地位,与那些出了宙天神境后同样能立于一界之巅的【逆天邪神】人相近交好,无疑是【逆天邪神】最正确、最明智的【逆天邪神】选择……尤其是【逆天邪神】洛长生这等人物。”

  “对于当年那个只执心于玄道,因一场玄力比拼的【逆天邪神】落败便会心溃的【逆天邪神】你而言,如今的【逆天邪神】你,已真正意义上脱胎换骨……远不仅仅是【逆天邪神】玄道修为。这样的【逆天邪神】你,或许也已有资格接下炎神界的【逆天邪神】未来,成为炎神界王。”

  云澈的【逆天邪神】话,每一句都是【逆天邪神】认同,每一句都是【逆天邪神】夸赞。但,听着他的【逆天邪神】言语,火破云的【逆天邪神】眼瞳却在颤抖,到了后来,甚至在轻微的【逆天邪神】瑟缩……却是【逆天邪神】许久都无法说出话来。

  对于他这个无比异常的【逆天邪神】反应,云澈似乎毫无察觉,他转过身去,平静的【逆天邪神】道:“师尊方才有事召唤,先失陪了。代我向火宗主问好,他日若有闲暇,我定会去炎神界拜访。”

  说完,他不再停留,直接迈步离开。

  “等等!”

  他的【逆天邪神】身后,传来火破云的【逆天邪神】声音……短短两个字,却是【逆天邪神】低吼出声,伴随着火破云粗重到异常的【逆天邪神】喘息声。

  云澈脚步停止。

  “是【逆天邪神】我……是【逆天邪神】我传音告知了洛长生你还活着!是【逆天邪神】我!!”对着云澈的【逆天邪神】后背,他大吼着道,声音字字发颤。

  “我知道。”云澈毫无动容,淡然回应:“幻烟城中,你偷听了我和沐妃雪的【逆天邪神】谈话。”

  洛孤邪来的【逆天邪神】太快,太突然,唯有可能……他在回到宗门之前便已暴露。

  而那之前,知道他身份的【逆天邪神】,唯有沐妃雪。

  他在沐妃雪面前承认身份时,不但极力压低了声音,还以灵觉扫视四周,确认绝对无他人在侧。

  但,唯一有可能的【逆天邪神】意外,便是【逆天邪神】火破云。

  已成神主的【逆天邪神】他,要逃过云澈的【逆天邪神】灵觉,简直再简单不过。

  他不愿去相信……但,那偏偏就是【逆天邪神】唯一的【逆天邪神】可能。

  “那你为什么不说破!”火破云的【逆天邪神】声音变得嘶哑:“你是【逆天邪神】在怜悯……还是【逆天邪神】根本不屑!”

  “那我应该如何?像你一样咆哮大吼,歇斯底里?”云澈的【逆天邪神】脸色、语调依旧极尽平淡,像是【逆天邪神】在诉说他人之事。

  “……”火破云向前一步,双手攥起,面孔痛苦的【逆天邪神】抽搐着:“洛孤邪是【逆天邪神】最想杀你的【逆天邪神】人!全东神域都知道!我告诉洛长生,就是【逆天邪神】为了让洛孤邪来杀你……来杀你啊!懂吗!懂吗!!你……你就这么放过我?你的【逆天邪神】师尊那么厉害,她连洛孤邪都能打败,连洛孤邪都敢杀,只要你一句话,她可以轻易的【逆天邪神】废了我,杀了你,你……你为什么……你为什么……”

  他的【逆天邪神】声音越来越嘶哑,说到最后,他的【逆天邪神】牙齿已紧咬欲碎,脸上,竟是【逆天邪神】划下两道泪痕。

  缓缓的【逆天邪神】,他在雪地中跪下,身体无比剧烈的【逆天邪神】颤抖着,口中发出混乱的【逆天邪神】呢喃:“当年……我成就神主……出了宙天神境,第一个想告诉的【逆天邪神】却不是【逆天邪神】师尊……而是【逆天邪神】你……却得到你已死的【逆天邪神】消息……我从没有像那一刻那么悲伤过……”

  “但是【逆天邪神】……为什么你却还活着……为什么你又回来……为什么……”

  “……”云澈长长的【逆天邪神】喘了一口气,低声道:“我之所以没有当众说破,是【逆天邪神】因我知道,人在心绪极度混乱时,会做出一些脱离理智,事后自己都不敢相信的【逆天邪神】举动……你会来吟雪界,是【逆天邪神】因为你后悔。洛孤邪忽然出手攻击我时,你以命相护,既是【逆天邪神】愧疚,亦是【逆天邪神】真心。”

  “还有,最重要的【逆天邪神】原因……”云澈闭上眼睛:“你曾是【逆天邪神】我在神界,唯一的【逆天邪神】朋友。”

  火破云低着头,嘴角发出一声凄冷的【逆天邪神】笑:“朋友……朋友……呵……呵呵……你当真……把我当过朋友吗?”

  “……”云澈皱了皱眉头。

  “当年,在宙天界,我被沐妃雪所吸引,你可还记得……你劝慰我的【逆天邪神】那些话?”

  云澈:“……?”

  “可是【逆天邪神】……”火破云抬起头,喘息越来越粗重:“可是【逆天邪神】……我亲耳听到……两个冰凰弟子谈及她早就被你师尊赐你当双修伴侣!!那是【逆天邪神】我亲耳听到……亲耳听到!你却对我只字未提!只有假意的【逆天邪神】劝慰,根本……根本就是【逆天邪神】在看我的【逆天邪神】笑话!”

  云澈转过身来,眉头深皱:“你听着,当年在完成拜师之礼后,师尊的【逆天邪神】确指名妃雪为我的【逆天邪神】双修伴侣,且是【逆天邪神】当众宣布。但……那之后,我拒绝了,师尊也应允了。”

  “……”火破云全身一震,目光瞠直。

  “由于那件事,师尊是【逆天邪神】当众宣布,若就这么随之公布她被我所拒的【逆天邪神】事,无疑会让妃雪遭人耻笑,因而便没有公开。我与妃雪也从不是【逆天邪神】双修伴侣的【逆天邪神】关系,我在吟雪界的【逆天邪神】几年,和她相处的【逆天邪神】时间加起来,都不及幻烟城说摹灸嫣煨吧瘛壳几句话的【逆天邪神】时间!”

  “你若不信,现在便可向我师尊求证!”

  “……”像是【逆天邪神】被一道轰雷劈中,火破云定在那里,无声无息,如若失魂。

  “罢了,”云澈回过身去,不再看他:“信与不信随你,对我而言,已经并不重要了。还有,这是【逆天邪神】我最后一次喊你破云兄。”

  他脚步沉重,再不回首的【逆天邪神】离开:“火少宗主……后会有期。”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