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428章 “宙天大会”

第1428章 “宙天大会”

  冰凰宫中,云澈端坐在宙天神帝身前,双手齐出,一层圣白色的【逆天邪神】玄光聚拢于宙天神帝的【逆天邪神】胸口。

  他保持这个动作,已经六个时辰。

  宙天神帝面色平和,而他此刻的【逆天邪神】脸色,要好过他这几年中的【逆天邪神】任何一天。

  光明玄力是【逆天邪神】黑暗玄力的【逆天邪神】最大克星。虽然,云澈的【逆天邪神】力量相比“邪婴”差的【逆天邪神】实在太远,但他所修的【逆天邪神】光明神诀,是【逆天邪神】层面高到不能再高的【逆天邪神】“生命神迹”,宙天神帝的【逆天邪神】神帝之力都极难化解的【逆天邪神】魔息,在他的【逆天邪神】光明玄力下被一点点的【逆天邪神】净化着。

  他的【逆天邪神】邪神玄脉并无光明种子,修炼光明玄力的【逆天邪神】时间也很短,但他对光明玄力的【逆天邪神】驾驭能力却已强得惊人。当初神曦曾猜测这必定……也只可能和他的【逆天邪神】邪神玄脉有关,毕竟,那是【逆天邪神】创世神层面的【逆天邪神】玄脉。

  六个时辰,云澈已是【逆天邪神】几近力竭。这时,宙天神帝睁开眼睛,温和的【逆天邪神】说道:“云澈,便到此为止吧。”

  云澈也睁开眼睛,然后依言收起光明玄力,垂下手臂,长喘一口气,道:“晚辈修为还是【逆天邪神】太弱,请前辈在吟雪界多留一段时日,五日之内,晚辈定可将前辈体内的【逆天邪神】魔气全部净化。”

  “呵呵,”宙天神帝笑道:“邪婴之力有多可怕,老朽可比你清楚的【逆天邪神】多。短短六个时辰能化解到如此地步,老朽已是【逆天邪神】深感意外。只不过,绯红劫难将近,十九日后便是【逆天邪神】应对绯红劫难的【逆天邪神】宙天大会,老朽着实已无暇他顾。”

  “不过有你此助,老朽全力压制之下,魔息至少一个月内不会再犯。如此,对老朽,对这场宙天大会,乃至……对我东神域,都是【逆天邪神】极大的【逆天邪神】帮助和恩情。”宙天神帝由衷的【逆天邪神】道,但随之,他眼神黯下,一声悠长的【逆天邪神】叹息。

  云澈没有坚持,道:“如此,是【逆天邪神】晚辈的【逆天邪神】荣幸……前辈,晚辈察言观色,你对这场绯红之劫,似乎极为悲观?”

  宙天神帝一愕,没有否认,苦笑道:“的【逆天邪神】确如此……何止是【逆天邪神】悲观啊,唉。”

  云澈眉头大皱,问道:“如此说来,莫非……前辈已经知晓绯红裂痕背后的【逆天邪神】危机……或者说秘密?”

  “嗯。”宙天神帝依旧没有否决,缓缓点头。而忽然谈及此事,他因魔气被大幅化解而生的【逆天邪神】轻松与欣然全部消散,转而极深的【逆天邪神】凝重。

  “那到底是【逆天邪神】……”云澈刚追问出口,便忽有所觉,连忙收口,歉意道:“晚辈多言,问了不该问之事,请前辈恕罪。”

  “无妨无妨。”宙天神帝依旧温和淡笑,毫无怪责之意:“玄神大会召开期间,老朽尚不知那绯红裂痕为何物,只有各种朦胧的【逆天邪神】猜测。但,在送一众年轻人入宙天神境后……那个时候,老朽便知道了绯红裂痕出现的【逆天邪神】真相。告诉老朽这个真相的【逆天邪神】,正是【逆天邪神】宙天珠。”

  “……原来如此。”云澈缓缓点头。的【逆天邪神】确,宙天珠何许存在,它不但层面极其之高,其器灵,也自然有着诸神时代的【逆天邪神】记忆,所知之广博,绝非当世生灵可比。

  他虽然很想知道真相究竟是【逆天邪神】什么,但他亦明白既然这个真相始终没有在神界传开,说明这不是【逆天邪神】他可以追问的【逆天邪神】东西。

  “那是【逆天邪神】一个无比可怕的【逆天邪神】‘真相’,可怕到老朽从不敢对任何人透露,因为这个真相一旦传开,必定会引发所有人的【逆天邪神】极大恐慌。”

  “万灵的【逆天邪神】恐慌,所引发的【逆天邪神】,或许会是【逆天邪神】比‘绯红劫难’本身更要可怕的【逆天邪神】灾难。”宙天神帝叹声道。

  云澈点头,深以为然:“晚辈听师尊提及,这次‘宙天大会’,唯有神主可以参加,且所有东神域的【逆天邪神】神主都必须参加,莫非,前辈已准备将‘真相’公布?”

  宙天神帝深深看了云澈一眼,道:“你的【逆天邪神】嗅觉很敏锐。不错,再可怕的【逆天邪神】真相,也已经到了不得不小范围公开的【逆天邪神】时刻了。因为宙天珠给予的【逆天邪神】讯息……绯红劫难,已经到了随时可能彻底爆发的【逆天邪神】边缘。”

  云澈的【逆天邪神】心头猛的【逆天邪神】一沉。

  东神域虽然发生大范围兽乱,但远不到“劫难”的【逆天邪神】程度,至少,东神域的【逆天邪神】格局亦未受到什么明显的【逆天邪神】影响。

  所有人都不知道,一场巨大的【逆天邪神】灾难其实已近在咫尺……而唯一知道真相的【逆天邪神】宙天神帝,也无疑承受着最沉重的【逆天邪神】恐惧与重压。

  同时,也将应对这场劫难的【逆天邪神】重任抗于己肩。

  当年在玄神大会,云澈曾因“作弊”而引宙天神帝生怒,险些将他当场逐出宙天界,也引得云澈愠怒反斥……而此刻,对于宙天神帝,他肃然起敬。

  相比于其他王界,宙天神界虽非最强,但或许是【逆天邪神】最配“王界”之名的【逆天邪神】王界。其存在,是【逆天邪神】东神域之幸,也难怪会得到宙天珠的【逆天邪神】承认,哪怕认主的【逆天邪神】宙天太祖早已不在世,依旧愿意一直归属宙天神界。

  云澈短暂思虑,忽然道:“晚辈还听闻,前辈集东神域之力,筑造了一个打通近半个混沌的【逆天邪神】次元大阵,可从宙天神界直通混沌东极。莫非,这场宙天大会……会去亲眼一观混沌东极的【逆天邪神】绯红裂痕?”

  “呵呵呵呵,”宙天神帝笑了起来:“你果然聪明,正是【逆天邪神】如此。而有了这个次元大阵,将来绯红劫难爆发时,便可第一时间到达混沌东极应对。”

  他又摇了摇头:“这些,都只是【逆天邪神】我们所能做的【逆天邪神】最大努力,争取到的【逆天邪神】,也只是【逆天邪神】最大的【逆天邪神】‘可能性’而已……只不过,这最大的【逆天邪神】可能性,在那个真相面前,也无比的【逆天邪神】渺茫不堪。”

  看着云澈的【逆天邪神】反应,宙天神帝意识到自己说得有些过多,有些歉意道:“你还太年轻,远不到承受这种事的【逆天邪神】时候,是【逆天邪神】老朽说了一些不该说的【逆天邪神】话,你不要为此影响了心情。也或者,情况并没有老朽想的【逆天邪神】那么悲观,集所有神主之力,也定可想出应对之策。所以刚才的【逆天邪神】话,你忘记便好。”

  云澈眉头紧皱,然后有了决定,道:“前辈,看在晚辈为你化解魔气的【逆天邪神】功劳上,能否答应晚辈一个任性的【逆天邪神】请求?”

  “哦?”

  “晚辈想去参加宙天大会,并亲眼一观绯红裂痕。”云澈目光坚定道。

  “这……”宙天神帝微微皱眉,但马上又舒展开,缓缓点头:“好。”

  “呃……”云澈愣了一下,他本以为自己的【逆天邪神】这个请求定会受到阻力,没想到宙天神帝竟只是【逆天邪神】刹那犹豫,便直接点头同意:“晚辈……真的【逆天邪神】可以?”

  “当然可以。”宙天神帝笑呵呵的【逆天邪神】道:“此次宙天大会之所以限定神主参加,只因神主之下的【逆天邪神】力量难有作为,亦为了不让‘真相’大范围公开,并无其他什么特殊的【逆天邪神】缘由禁忌。老朽刚承你之恩,你若有意参加,老朽岂有理由拒绝。”

  云澈马上道:“如此,谢前辈成全。晚辈会与师尊尽早入宙天界,到时也可再次为前辈化解一次魔气。”

  “呵呵,好。”宙天神帝微笑应允。

  宙天神帝离开,亲自将他送离之后,云澈却没有找到夏倾月和水千珩父女的【逆天邪神】身影。

  “倾月和水前辈他们呢?”云澈不时张望着四周。

  “走了。”沐玄音道。

  “走了?”云澈愕然瞠目:“什么时候走的【逆天邪神】?”

  “六个时辰前。”

  “……”

  沐玄音斜他一眼,冷冷道:“怎么?难道你觉得她们应该眷恋不舍的【逆天邪神】留在这里,等待你忙完之后‘施舍’时间给她们?”

  这句话说得颇重,吓了云澈一小跳,连忙道:“弟子绝无此意,是【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弟子有些不舍。”

  “……”沐玄音没再说话。

  “倾月她……离开前有没有什么话留给我?”云澈有些惴惴的【逆天邪神】问道,还没太搞懂沐玄音刚才为什么“刺”了他一句。

  沐玄音手掌一推,夏倾月留下的【逆天邪神】传音紫玉已飞到了云澈的【逆天邪神】手中:“以后若遇到什么麻烦或危险,自己向她传音。如今在东神域,你只要不去主动招惹梵帝神界,便没有她解决不了之事。”

  云澈手捧紫玉,翻看了一下,心中的【逆天邪神】失落感总算少了一分,抬头问道:“师尊,倾月她……真的【逆天邪神】已是【逆天邪神】月神帝?”

  直到现在,他心中依旧难以置信。他本打算当面问夏倾月,但现在自然只能问沐玄音。

  月神帝……何等意义的【逆天邪神】三个字。他无论如何,都无法把这三个月与夏倾月契合到一起。

  “这件事,还有邪婴一事,我稍后会全部说给你听。”沐玄音声音平淡:“关于琉光界的【逆天邪神】小公主,你就没有要问的【逆天邪神】吗?”

  “……”云澈想了想,摇头:“没有。”

  沐玄音目光转过:“不但没什么要问的【逆天邪神】,你似乎还松了一口气?这么说,你对她并无男女之情?”

  云澈动了动眉头,还是【逆天邪神】点头:“当然没有。我和她没有太多接触,也没什么了解,自然谈不上有什么感情。”

  “你与琉光小公主的【逆天邪神】婚约,当年算是【逆天邪神】天下皆知。”沐玄音道:“此事,你又怎么说?”

  云澈轻吐一口气:“这个……冰云宫主和大长老他们都知道,这个婚约,其实是【逆天邪神】当年怕被琉光界王怪责,而临时想出的【逆天邪神】权宜之计,琉光界王自己也很清楚。本以为她只是【逆天邪神】一时玩闹,宙天三千年后肯定就忘的【逆天邪神】一干二净了,没想到她居然……呃……”

  他发现自己越来越不了解女人。

  他身边的【逆天邪神】女子,彼此之间要么有着长久的【逆天邪神】相处,要么彼此有着极深的【逆天邪神】付出……而水媚音,封神之战打了一架后,忽然就主动粘上他,而且三千年……整整三千年啊,居然还是【逆天邪神】对他一副念念不忘的【逆天邪神】样子。

  简直莫名其妙!

  而一切的【逆天邪神】变化,都是【逆天邪神】从自己和她那一场灵魂之战后发生。

  而照常理而言,用那么卑鄙无耻龌龊下流不要脸的【逆天邪神】方式获胜,应该会让她极度羞愤,从而对他极尽鄙夷厌恶,那时云澈甚至做好了被她姐姐水映月爆锤一顿的【逆天邪神】准备……

  做梦都没想到,出现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一个完全始料未及的【逆天邪神】结果。

  莫非这小丫头从小就隐有某种奇怪的【逆天邪神】受虐倾向?

  沐玄音冰眸微眯,直直的【逆天邪神】盯着他,一直盯了他好一会儿,直看得云澈心里有些发怵,才缓缓开口道:“当年,在你和洛长生第一战后,她窃取了生命神水救你?可有此事?”

  “嗯。”云澈点头。

  “今日,她亲自从琉光界赶到这里,而且和洛孤邪到来的【逆天邪神】时间相差无几,显然是【逆天邪神】在得到消息后,第一时间,以最快的【逆天邪神】速度赶来,并强行拖上了身为界王的【逆天邪神】父亲。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沐玄音再问。

  “……知道。”

  “这些,你准备如何回应?”

  “……”云澈沉默半晌,道:“弟子会竭尽全力报答她……和琉光界。”

  “报答?”沐玄音微微沉眉:“你对女人,可要比对玄道精通的【逆天邪神】多,你觉得……她会想要你的【逆天邪神】报答?”

  云澈:“……”

  “我不管你是【逆天邪神】如何想的【逆天邪神】,又或者有什么你自己的【逆天邪神】顾忌,但,琉光小公主这件事……”沐玄音身体转过,不再看他,但声音却是【逆天邪神】变得威凌:“婚约既定,且公诸于世……你若死了,也就罢了,但既还活着,那就不可失信反悔!”

  “你…必…须…娶…了…她!”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