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427章 “宿命”

第1427章 “宿命”

  【来自火星不怀好意的【逆天邪神】提醒:此章隐有源自新手村的【逆天邪神】超级大坑,最好有所留意】

  沐玄音身边紫光微闪,现出夏倾月的【逆天邪神】身影,她看着水千珩父女远去的【逆天邪神】方向,似笑非笑:“云澈的【逆天邪神】女人缘倒真是【逆天邪神】极好,下界如此,神界亦是【逆天邪神】如此。”

  “这个小丫头,着实奇妙的【逆天邪神】很。她如今名震诸界,力压洛长生,天下无她配不上之人,却宁愿倒贴,还居然甘被反噬下的【逆天邪神】魂印所左右,简直不可理解。”沐玄音道,听不出是【逆天邪神】褒是【逆天邪神】贬。

  “琉光小公主的【逆天邪神】无垢神魂,与我母亲的【逆天邪神】无垢神体都是【逆天邪神】源自如今已寥寥无几的【逆天邪神】鸿蒙之气,是【逆天邪神】同等层面的【逆天邪神】‘神迹’。”夏倾月道:“所以,她的【逆天邪神】灵魂所感应到的【逆天邪神】东西与任何人都不相同,或许,还要超出我们二人的【逆天邪神】认知。”

  沐玄音:“……”

  “据历届月神帝的【逆天邪神】记忆所载,拥有无垢神魂者,能轻易窥人心灵,并可直窥‘本质’与‘真实’。或许因为如此,云澈身上的【逆天邪神】某些‘本质’对她有着无法抗拒的【逆天邪神】吸引力。”夏倾月微笑:“相比‘灵魂印记’,也许,这才是【逆天邪神】主因。”

  “窥人……心灵?”沐玄音微微皱眉。

  “嗯。”夏倾月道:“说不定,方才她在我们身边时,我们心中所思所想,她都能隐约窥见。”

  沐玄音:“……”

  “其实,比起琉光小公主,我反倒更好奇另外一个人。”夏倾月眸光转过,看着沐玄音绝美的【逆天邪神】侧颜:“沐前辈,你又为何对云澈如此之好?”

  “他是【逆天邪神】我的【逆天邪神】弟子!”沐玄音冷然回答:“既是【逆天邪神】我沐玄音的【逆天邪神】亲传弟子,护他天经地义,否则岂不折我冰凰宗主的【逆天邪神】颜面。”

  夏倾月目光转回,看着前方无尽的【逆天邪神】冰雪世界,似是【逆天邪神】询问,似是【逆天邪神】自语:“只是【逆天邪神】 如此吗?”

  沐玄音回答的【逆天邪神】太快了,快到……让她已经得到了答案。

  “他的【逆天邪神】确很能得到女性的【逆天邪神】好感。”夏倾月幽幽道:“连从不愿沾染凡尘的【逆天邪神】神曦前辈,都愿意教他修炼光明玄力。无论神曦前辈是【逆天邪神】出于何种原因,单此一点,他便又多了一层庇护。若他能就此化解宙天神帝身上的【逆天邪神】魔气,宙天神帝也定会全力护他,再加上沐前辈……如此一来,哪怕是【逆天邪神】万般觊觎云澈最大秘密的【逆天邪神】千叶影儿,下手之前也该好好掂量掂量了。”

  云澈如今的【逆天邪神】修为是【逆天邪神】王玄境一级,他的【逆天邪神】实力,在同辈之中无人可及,他封神第一的【逆天邪神】成就,也无人会忘记。不过,这一切都仅限年轻一辈。

  但,就是【逆天邪神】这样的【逆天邪神】他,却在归来之时,引得八方云动,且引动的【逆天邪神】,都是【逆天邪神】东神域最顶级的【逆天邪神】存在。

  单凭此点,怕是【逆天邪神】再无第二个人可以做到。

  “你漏说了他最大的【逆天邪神】依仗。”沐玄音看向她。

  夏倾月微微摇头,却没有解释什么,而是【逆天邪神】忽然道:“沐前辈将底牌祭出,另有一个原因,是【逆天邪神】为了震慑千叶吧?”

  “……”沐玄音缓缓点头。

  “其实,沐前辈并不需太过担心。”夏倾月道:“千叶短期之内,绝不会踏入吟雪界。”

  “哦?”沐玄音眉梢微动,随之若有所思:“来这里之前,你逼退了她?看来,应该是【逆天邪神】付出不小的【逆天邪神】代价吧。”

  “小手段而已,算不得什么代价。”夏倾月轻描淡写:“如今一切既已无恙,我也该回去了。”

  云澈记忆中的【逆天邪神】夏倾月几乎从来没有笑过。如今,已成月神帝的【逆天邪神】她似乎学会了笑,却不是【逆天邪神】云澈希望看到的【逆天邪神】那种。

  “等等,”沐玄音叫住她:“你难得来此,就不想和他多说些话吗?”

  “不必了,”夏倾月闭上眼睛:“他的【逆天邪神】身边,有你便足够了。我与他已断了夫妻之系,我要做的【逆天邪神】事,也需离他越远越好……今日来此,已是【逆天邪神】错误。”

  “你就不想知道他当年是【逆天邪神】怎么死的【逆天邪神】?这几年又身在何处?又为何回来?”沐玄音缓缓道:“你不是【逆天邪神】圣人,偶尔留给自己一点时间,不是【逆天邪神】罪过。”

  夏倾月:“……”

  “我可以告诉你,这三年,他回到了你们出身的【逆天邪神】那个星球。而那个星球,近几年并不安宁,患难频发。这是【逆天邪神】他回来的【逆天邪神】最大原因。”

  “……”夏倾月终于轻微动容。

  沐玄音继续道:“不过就他自己而言,这几年却是【逆天邪神】过的【逆天邪神】格外舒服,还找到了自己的【逆天邪神】女儿。若不是【逆天邪神】那个星球的【逆天邪神】劫难,我估计他根本都不想回来。”

  “女儿?”夏倾月目绽讶光,更让她动容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找到”二字,她回过身来,问道:“他女儿的【逆天邪神】母亲是【逆天邪神】……”

  “楚月婵。”沐玄音道。

  “……”夏倾月螓首抬起,心中百感交集,轻念道:“原来如此,他的【逆天邪神】人生,终是【逆天邪神】少了一个莫大的【逆天邪神】遗憾。”

  不过,她的【逆天邪神】情绪起伏只持续了无比短暂的【逆天邪神】一瞬,便又归于平和,她轻语道:“感谢沐前辈告知,不过,倾月已停留太久,是【逆天邪神】时候归去了……宙天再见。”

  沐玄音眉头沉下,面露很深的【逆天邪神】不解:“你到底在想什么?”

  夏倾月:“……”

  “四年前,你断了和云澈的【逆天邪神】夫妻之系,是【逆天邪神】那时确信他为了解除梵魂求死印,需在轮回禁地停留五十年,怕这五十年中你对千叶的【逆天邪神】复仇败或死而将他彻底牵入。那现在呢?”

  沐玄音站在了夏倾月身前,看着她的【逆天邪神】眼睛:“他提早离开轮回禁地,身回东神域。而你与千叶之争尚未正式开始。如今的【逆天邪神】云澈有我相护,有琉光相护,有龙后神曦的【逆天邪神】联系,很可能还会得宙天全力相护……曾经的【逆天邪神】理由,已算是【逆天邪神】不复存在。你也继位月神帝,且已帝位稳固,但言行之间,却反而依旧在刻意远离他……”

  夏倾月:“……”

  “我并不相信你是【逆天邪神】真心如此,否则也不会出现在这里。”沐玄音冰眉更加收紧:“你到底在想什么?或者,又有什么特殊的【逆天邪神】缘由?”

  “……”被沐玄音的【逆天邪神】目光直视,夏倾月眸光却是【逆天邪神】毫无动荡。

  许久的【逆天邪神】沉默,夏倾月终于开口,却问了一个很奇怪的【逆天邪神】问题:“沐前辈,云澈有没有和你提及,他的【逆天邪神】身上承载着某个特殊的【逆天邪神】‘使命’?”

  这个问题,让沐玄音愕然,然后点头:“他提过,而且就在昨日……他告诉过你?”

  “……不。”

  “那你怎么会知道?”

  夏倾月没有回答,她目视远方,声音轻渺悠长:“云澈身上继承着邪神神力,是【逆天邪神】从未现世过的【逆天邪神】创世神力,除此之外,他的【逆天邪神】身上还有着许多其他的【逆天邪神】秘密,每一个都打破历史,惊世骇俗,绝非寻常。”

  “而我,是【逆天邪神】第一个同时拥有‘琉璃心’与‘玲珑体’之人,同样是【逆天邪神】打破历史与认知的【逆天邪神】异常存在。”

  “……”沐玄音不知道她为何说起这个,默然听下去。

  “云澈与我,同出一个星球,一片大陆。但你或许并不知道,我与他不仅在同一片大陆,还生长于同一座小城中,就连年龄亦是【逆天邪神】相同,且从一出生,便定下了娃娃亲,也就是【逆天邪神】……从出生之时,我的【逆天邪神】命运便已与他有了天定的【逆天邪神】联系。”

  沐玄音:“……”

  “后来才知,他的【逆天邪神】父母,并非那片大陆之人,而我的【逆天邪神】母亲,也并非那个世界的【逆天邪神】人,云澈与我,其实都不是【逆天邪神】应该出生和生长在那里的【逆天邪神】人,却偏偏又都在那个小城之中成长到了十六岁,并在十六岁那年完婚。”

  “那之后,我与他分离,步入了不同的【逆天邪神】世界,本以为会再无交集。但,才隔了不到一年,我便与他重遇……后来,他竟与我入同一宗门,一个本从无男人的【逆天邪神】宗门……再后来,宗门劫难,我被送到了这个世界,但,天差地别两个世界,我却又与他在月神界相遇。”

  “我和他之间,似乎从出生开始,便冥冥之中被无形之丝牵引着。无论如何命运剧变,空间隔绝,都总能聚到一起……听起来,很奇怪,对吗?”

  “……”听到这里,沐玄音的【逆天邪神】纤眉微微颤动。

  同样的【逆天邪神】年龄,同样的【逆天邪神】生身之地,同样奇异的【逆天邪神】身世,同样极端异常的【逆天邪神】资质,无论分离多远总能很快再遇……单论其中一二,还可说是【逆天邪神】巧合,但综合全部,若说是【逆天邪神】巧合,也的【逆天邪神】确过于离奇。

  尤其是【逆天邪神】……他们两个都太过不寻常的【逆天邪神】天赋资质。连神界都亘古未有,却同时出现在同一个下界的【逆天邪神】同一个小城……

  “你说这些……是【逆天邪神】何意?”沐玄音问道。

  “以前,我从来没觉得这些事有什么奇怪的【逆天邪神】,或者说从来没有在意过,直到有一天……”她话语一顿,转而道:“沐前辈可有听闻,拥有琉璃心者,都被称作‘天道之女’。”

  “这个称号,自当年宙天太祖开始,便人尽皆知。”沐玄音道。

  “天道之说,虚无缥缈。哪怕强如义父也未逃过天机界的【逆天邪神】死亡预言,我依然无法尽信‘天道’的【逆天邪神】存在。直到三年前,我继承了义父的【逆天邪神】紫阙神力,我的【逆天邪神】琉璃心,亦随着修为的【逆天邪神】增长而快速觉醒……有那么几个瞬间,我看到了几幅很模糊的【逆天邪神】画面。”

  “……?”沐玄音一愣,追问道:“什么画面?”

  “我无法言明。”夏倾月轻轻摇头:“也是【逆天邪神】这些画面,让我忽然发觉,我和他从出生开始一直以来的【逆天邪神】命运交点,竟透着那么多的【逆天邪神】怪异……甚至诡异之处。”

  沐玄音眉头收紧:“你说的【逆天邪神】这些,和我问你问题有所联系?”

  “他的【逆天邪神】特殊力量,伴随着特殊的【逆天邪神】‘使命’。而我,亦是【逆天邪神】如此。不同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我的【逆天邪神】很可能并非使命,而是【逆天邪神】‘宿命’。”夏倾月目光变得更加幽深,没有人可以理解她瞳光中包含的【逆天邪神】东西:“我很想一无所知,很想去相信看到的【逆天邪神】东西只是【逆天邪神】虚无的【逆天邪神】幻觉……但,既已见到,便注定无法真正装作没有看到。”

  “另外,我在听闻云澈还活着时,却没有太多的【逆天邪神】惊讶,更多的【逆天邪神】反而是【逆天邪神】一种‘理所当然’之感。这种感觉像是【逆天邪神】在佐证什么……非常不好。”

  “……??”夏倾月的【逆天邪神】话,沐玄音全然没有听懂。但她同样感觉的【逆天邪神】出,夏倾月所说的【逆天邪神】话,并不是【逆天邪神】在随口妄言。

  “我能回答的【逆天邪神】,只有这些。”她闭上了眼睛:“我很惊讶我会告诉你这些,或许,是【逆天邪神】因为我所见所闻所感,都相信着你永远不会害他。”

  “但是【逆天邪神】,我一个字都没有听懂,更不知道这与我问你的【逆天邪神】问题有何关系?”沐玄音凝目道。

  夏倾月转过身去,身体缓缓浮起,说了一句无比虚渺的【逆天邪神】话:“或许有一天你会明白,也或许……永远不会有人明白。虽然……【那一天】应该很近了。”

  声音落下,她的【逆天邪神】手掌一推,一块闪烁着异光的【逆天邪神】紫玉飘至沐玄音手上:“以后,若吟雪有不可解之事,沐前辈可以此传音,倾月自会竭尽所能……刚才的【逆天邪神】话,还请不要说予云澈。”

  夏倾月飞离,转眼消失在沐玄音的【逆天邪神】视线中。

  沐玄音立于原地,久久眉头紧蹙:“她到底……在说什么?”

  她只是【逆天邪神】问了一个让她不解的【逆天邪神】问题,但得到的【逆天邪神】却是【逆天邪神】一个让她更加不解的【逆天邪神】答案。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