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425章 施恩
  洛孤邪遁离,这一场始料未及的【逆天邪神】“厄难”,以一种更加始料未及的【逆天邪神】方式与结果落幕、

  到了神主这个境界,断肢可以重塑,就连恢复期也不会太长,但这份屈辱,却将一生铭刻在魂。尤其洛孤邪这等层面,世上能折她颜面者又有几人?这对她而言,已不仅仅是【逆天邪神】屈辱那么简单,而极有可能成为无法摆脱,缠绕一生的【逆天邪神】梦魇。

  除非她有朝一日能亲手杀了沐玄音……就如她那么急切的【逆天邪神】想要亲手杀了云澈。

  而她会强行忽略……这一切都是【逆天邪神】她咎由自取。

  冰凰界中一片安静,没有一个人欢呼,直到折星殿彻底远去,恶战的【逆天邪神】余波也全部消散,依旧没有一个人出声,震惊、懵然、呆滞……各种夸张的【逆天邪神】表情定格在每一个冰凰弟子,乃至殿主、宫主、长老的【逆天邪神】脸上,估计此时就算有人给他们一个重重的【逆天邪神】耳光,都不一定能让他们回过神来。

  他们的【逆天邪神】宗主,他们吟雪界的【逆天邪神】界王,挫败了洛孤邪……那个无人不知,无人不敬畏的【逆天邪神】东域王界之下第一人!

  而且,还是【逆天邪神】大败!

  实则,他们这般反应再正常不过。因为就连琉光界王水千珩……在沐玄音将洛孤邪的【逆天邪神】手臂绝情断下的【逆天邪神】那一刻,他两只眼珠子差点跳出眼眶。

  火破云目光怔然许久,才无比艰难的【逆天邪神】移回,向云澈道:“你……你师尊她……她……”

  “咳,很厉害吧。”云澈按了按鼻尖,强装淡定的【逆天邪神】道。

  火破云小鸡啄米般的【逆天邪神】点头。

  “打败了洛孤邪,她才是【逆天邪神】真正的【逆天邪神】‘第一人’呢。”水媚音轻声道:“云澈哥哥是【逆天邪神】年轻一辈的【逆天邪神】第一人,沐前辈是【逆天邪神】东域王界之下第一人……不愧是【逆天邪神】云澈哥哥的【逆天邪神】师尊。”

  “……”听着女儿的【逆天邪神】低语,水千珩大张了半天的【逆天邪神】嘴巴才终于一点点合上。

  他是【逆天邪神】为了女儿“屈尊”来此,没想到,竟然目睹,或者说见证了如此惊世骇俗,必将震动整个神界的【逆天邪神】一幕。

  蓝光一闪,沐玄音身影出现,目光在云澈身上一扫,确认他安然无恙,又将目光折回,向宙天神帝道:“晚辈方才未及收手,多有冒犯,还请宙天神帝恕罪。”

  “……”水千珩嘴角狠狠抽搐了一下,他看得清清楚楚……所有人都看得清清楚楚,宙天神帝出手阻拦时,她那哪是【逆天邪神】“未及收手”,分明是【逆天邪神】狠狠一掌轰在宙天神帝的【逆天邪神】脑门上……

  大怒之下,不但对洛孤邪直下死手,连宙天神帝都敢打……看着她的【逆天邪神】背影,水千珩不由自主的【逆天邪神】一个哆嗦。

  这个女人,绝对绝对不能招惹……水千珩在心中重重念道……他现在清楚的【逆天邪神】觉得,沐玄音简直要比洛孤邪还可怕,各种意义上……

  目光从沐玄音身上转到水媚音身上,心里不知为何紧了一下……洛孤邪忽然攻击云澈,云澈连根头发都没伤到,竟让沐玄音如此震怒,以自己女儿对云澈这小子三千年都不肯断的【逆天邪神】心思……

  这奇怪的【逆天邪神】不安感是【逆天邪神】咋回事?

  “呵呵,无妨,无妨。”宙天神帝毕竟是【逆天邪神】宙天神帝,丝毫不怒,面绽微笑:“吟雪界王护徒心切,何怪之有。”

  “不错。”水千珩插话道:“吟雪界王玄力惊世,却对后辈如此爱护关切,让人万分赞佩。”

  初至吟雪,水千珩面对沐玄音时脸上带笑,身绽威仪,呈现着温和的【逆天邪神】俯视之姿。而现在,他说话时则明显“谦恭”了不少。

  沐玄音微微颔首:“诸位贵客为我吟雪弟子亲身来此,玄音万分感激。澈儿,还不赶紧谢过。”

  “是【逆天邪神】。”云澈上前,躬身道:“宙天神帝,水前辈,两位现身来此,晚辈感激难言,更惶恐万分。”

  “应该的【逆天邪神】,应该的【逆天邪神】。”水千珩笑呵呵的【逆天邪神】道。

  “唉,”宙天神帝看着云澈,一声重叹:“当年的【逆天邪神】玄神大会,为的【逆天邪神】,就是【逆天邪神】能寻到你这般的【逆天邪神】‘奇迹’之人。你的【逆天邪神】出现,让老朽欣喜若狂,却未能护你,让你遭受命陨之劫,险些成为一生之憾。如今见你无恙,老朽心中甚喜甚安。”

  云澈感激道:“晚辈何德何能……这份恩情,晚辈实在无以为报。”

  宙天神帝笑着摇头,又叹息:“难怪你能在玄神大会力压四神子,登顶封神之战,原来,你竟有如此一位师尊。也难怪,吟雪界王未亲自现身玄神大会。”

  “百息之内重创洛孤邪,此等修为,怕是【逆天邪神】……”宙天神帝没有说下去,因为后面的【逆天邪神】话,太过惊世骇俗,而是【逆天邪神】转而道:“老朽竟一直不知,我东神域之北,竟存在着如此一位旷世之女。”

  沐玄音道:“吟雪界毕竟只是【逆天邪神】一方小界,晚辈非是【逆天邪神】有意隐瞒,而是【逆天邪神】不敢太过引人注目。”

  宙天神帝颔首……他当然理解,但更多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怎么都无法压下的【逆天邪神】震惊。

  夏倾月道:“沐前辈,洛孤邪本已被劝离,你为何忽然改变主意?”

  她说的【逆天邪神】“改变主意”,是【逆天邪神】她为何要主动暴露一直隐藏的【逆天邪神】实力……暴露“底牌”,向来是【逆天邪神】不智之举。

  沐玄音道:“绯红劫难随时可能爆发,事关东神域生死存亡,本王自不该余力。”

  宙天神帝点头赞许:“你如此之想,为我东域之幸。”

  “另外,本王不想他人以为我吟雪是【逆天邪神】好欺之地!洛孤邪性情邪肆,若不如此,你们离开之后,她定会寻隙再至!”

  “原来如此。”夏倾月微微颔首,但,这个理由,并不能让她信服。

  但马上,她忽然想到了什么,目光稍稍一动,多了些许复杂,然后问及了第二个问题:“沐前辈,云澈此次回来,应该并不愿为他人知。如今,却是【逆天邪神】忽然在东神域传开,而消息的【逆天邪神】来源,正是【逆天邪神】圣宇界。宙天神帝和琉光界王如此之快的【逆天邪神】到来,想必是【逆天邪神】第一时间听到传闻。传闻的【逆天邪神】来源,应该也是【逆天邪神】圣宇界吧?”

  “不错。”宙天神帝点头:“圣宇界的【逆天邪神】折星殿忽然出动,且速度极快,直向北方,此事让人想不注意都难。探寻之下方知,折星殿中非是【逆天邪神】洛长生,而是【逆天邪神】洛孤邪。”

  “洛孤邪离开之前,曾放出‘必亲手杀了云澈’的【逆天邪神】怒言,此怒言传出很广,因而一探便知。而初闻此传言,老朽无法置信,因邪婴之难,以云澈之力实不可能逃出生天,但后又得月神界传音,方知极有可能为真,老朽思虑之下,便亲自来一探究竟。”

  “……?”第三次,云澈听到了“邪婴”二字。

  “水某亦是【逆天邪神】如此。”水千珩道。

  “果然。”夏倾月道:“既如此,沐前辈方才为何没有继续逼问洛孤邪从何处知晓云澈依然活着,且就在吟雪界?”

  沐玄音看了云澈一眼,道:“这件事,云澈心中应该已有答案,还是【逆天邪神】留他自行处置。”

  云澈:“……”

  “哦?”几人都是【逆天邪神】面露疑惑。

  “云澈,”宙天神帝问道:“当年的【逆天邪神】邪婴之难,大量星神、月神、梵王,以及我宙天的【逆天邪神】守护者陨落,星神界在劫难之下寸草无声,你究竟是【逆天邪神】如何逃出?”

  “……!!?”宙天神界的【逆天邪神】话让云澈心中大震,急声道:“你说什么?”

  星神界……寸草无生?大量星神月神陨落?乍听这些字眼,任谁都会骇然失色。云澈马上意识到自己言语失态,快速转为平静,皱眉问道:“晚辈这几年并未在神界,当年也并不是【逆天邪神】葬身……”

  “云澈当年在邪婴之难爆发前便以空幻石遁离星神界,”沐玄音忽然道:“这几年亦在下界,刚刚回归,所以并不知邪婴之事,本王亦没来得及告诉他,本王会在稍后再向他说及此事。”

  云澈:“……”

  “哦……原来如此。”宙天神帝颔首,也不追问:“无论如何,云澈能活着,是【逆天邪神】我东域之幸。东域有你吟雪界王的【逆天邪神】存在,亦是【逆天邪神】大幸。如今,我东神域正被绯红阴影所笼罩,背后的【逆天邪神】灾难,或许要比任何人想得还要可怕,能得吟雪界王这一助力,我东神域便又多了一分希望。”

  沐玄音道:“宙天神界言重了,晚辈愧不敢当。”

  “以你之力,足以当的【逆天邪神】起这世间任何言语。”宙天神帝笑呵呵的【逆天邪神】道:“老朽已是【逆天邪神】不虚此行,便不再叨扰。”

  他此番亲临,亦是【逆天邪神】想着将云澈带回宙天神界,但现在看来,已无必要。

  沐玄音挽留道:“宙天神帝亲临吟雪,既是【逆天邪神】大恩,亦是【逆天邪神】大幸。至少让晚辈稍尽地主之谊。”

  “呵呵,不必了。”宙天神帝微笑道:“宙天大会在即,老朽与吟雪、琉光两位界王很快便会再见。媚音,破云,此番,也要借助你们二人之力。”

  火破云向前,郑重道:“破云受宙天界再造大恩,但有吩咐,万死不辞。”

  “媚音会和爹爹一起去的【逆天邪神】。”水媚音也很认真的【逆天邪神】道,同时偷偷看了云澈一眼,欲言又止。

  “好。”宙天神帝欣然点头,如今局面下,东神域忽然多了沐玄音这样一个人物,无疑是【逆天邪神】再好不过的【逆天邪神】消息。

  至于身在中位星界的【逆天邪神】她为什么能打破唯有王界才能打破的【逆天邪神】“界限”,成就十级神主,现在根本不是【逆天邪神】探究的【逆天邪神】时候。

  “既如此,老朽便……”

  话到一半,他的【逆天邪神】声音与神情忽然同时僵住,脸色快速涌上一层浓郁的【逆天邪神】黑气。

  宙天神帝的【逆天邪神】忽然变化让所有人一惊,水千珩沉眉道:“宙天神帝,你……”

  噗!!

  宙天神帝身体剧颤,一口猩血狂喷而出……血液呈骇人的【逆天邪神】深黑色。

  “……!?”云澈着实的【逆天邪神】大吃一惊。宙天神帝之状,分明是【逆天邪神】内创爆发。但,宙天神帝是【逆天邪神】何等人物,谁能伤他?谁敢伤他?

  而且,他吐出的【逆天邪神】黑血……分明溢动着极其浓重,层面亦是【逆天邪神】高得出奇的【逆天邪神】黑暗气息!

  他亦忽然注意到,除他之外,其他人虽然也都面露惊色,但都并非该有的【逆天邪神】震惊。水媚音道:“宙天爷爷,你没事吧?”

  宙天神帝一只手按在胸口,笑呵呵的【逆天邪神】道:“无妨,没想到它会忽然爆发,让你们见笑了。”

  他虽然微笑,但脸色明显很难看,身上的【逆天邪神】肌肉亦在轻微的【逆天邪神】痉挛,显然正痛苦不堪。

  云澈:“……?”

  “邪婴之难已过去三年,连前辈都……束手无措?”火破云难以置信道。

  “邪婴虽只恢复残末之力,但其可怕,绝非常理可以度之。能将之快速化解者,唯有西域龙后独有的【逆天邪神】光明玄力。以老朽之力,欲要将其完全化解,怕是【逆天邪神】还要数年的【逆天邪神】时间,唉。”想到如今的【逆天邪神】东域处境,他一声叹息。

  水千珩皱了皱眉,道:“水某听闻宙天曾遣人向西域龙后求助,莫非,西域龙后不肯出手相助?”

  云澈:“……”

  “非是【逆天邪神】如此。”宙天神帝叹声道:“而是【逆天邪神】西域龙后适逢闭关,为防有人打扰,龙皇还亲自于轮回禁地设下结界,万灵不可近。这亦是【逆天邪神】命数。”

  “……原来如此。”水千珩微微吐气。以西域龙后的【逆天邪神】层面,一旦进入闭关状态,要不知何年何月才会结束。不说十年八年,百年千年亦属正常。

  云澈:“……”(神曦……在闭关?)

  “呵呵,不必忧心,老朽稍做调息,便可好转……告辞。”

  宙天神帝摆了摆手,面露宽慰之笑。

  毫无疑问,宙天神帝在东神域,乃至四方神域,是【逆天邪神】最不像神帝之人,没有傲气,没有威凌,明明站于混沌之巅,却从没有俯视之姿,唯有面对任何生灵都亘古不化的【逆天邪神】温和。

  “等等!”云澈忽然出口,刹那犹疑后,还是【逆天邪神】继续道:“前辈,你身上所侵蚀的【逆天邪神】魔气,晚辈或许可以尝试化解。”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