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419章 针锋相对

第1419章 针锋相对

  如一盆冷水当头浇淋,云澈全身一激灵,一下子清醒了大半。

  覆在脸上许久的【逆天邪神】绵软缓缓移开,近在咫尺的【逆天邪神】撩心幽香也化作了彻心刺骨的【逆天邪神】寒气……沐玄音缓缓抬首看向远方,半眯的【逆天邪神】冰眸折射着无比骇人的【逆天邪神】寒光,让脑袋还在嗡嗡响的【逆天邪神】云澈全身一紧,彻底清醒过来,然后半天大气不敢喘。

  这是【逆天邪神】第一次,云澈在沐玄音身上感受到如此可怕的【逆天邪神】冰寒与杀意……

  刚刚响起的【逆天邪神】声音应该极其遥远,但却带着可怕绝伦的【逆天邪神】威压。而更可怕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这个声音分明喊出了“云澈”二字!

  云澈心中无法不惊……怎么回事?自己才刚刚回到神界,还做了完全的【逆天邪神】伪装隐匿,知道自己还活着的【逆天邪神】,明明只有沐妃雪和沐玄音……沐玄音最多只会告诉沐冰云,而她们绝无可能将这件事泄露出去。

  到底怎么回事?

  而且这个声音……

  “云澈小儿,我知道你还活着,立刻滚出来受死!不要逼我踏平这吟雪界!”

  又是【逆天邪神】一阵天外惊雷般的【逆天邪神】声音传来,明明无比遥远,却震得云澈血液翻腾,数息才缓了下来……以他的【逆天邪神】实力尚且如此,可想而知这个声音的【逆天邪神】主人何其可怕。

  冰凰神宗更有不知多少年轻弟子被这个携着恐怖玄力的【逆天邪神】声音震伤。

  随着气血的【逆天邪神】平息,云澈的【逆天邪神】眉头猛的【逆天邪神】一跳……他忽然想起了自己在哪里听过这个声音。

  四年前的【逆天邪神】玄神大会,他和洛长生的【逆天邪神】问鼎之战……他多次听过这个声音。

  洛长生的【逆天邪神】姑姑兼师父,公认东神域王界之下第一人的【逆天邪神】洛孤邪!

  封神之战终归是【逆天邪神】小辈之战,长辈断不该出手干涉,何况一个至尊神主。

  洛孤邪出身圣宇界,却又不属圣宇界,但她的【逆天邪神】实力之可怕,要凌驾于东神域所有上位界王之上,无人敢惹。而她性情孤僻,也从不会去招惹别人。

  在神界,“孤邪仙子”洛孤邪 与“剑君”君无名,是【逆天邪神】东神域当世的【逆天邪神】两大神话,皆是【逆天邪神】孤身独行,不属任何星界,也不受任何束缚。

  但,就是【逆天邪神】这样一个万灵仰望的【逆天邪神】世之尊者,竟在封神之战,为护洛长生,在东神域最神圣庄重,最不能乱来的【逆天邪神】宙天界,向一个只有神灵境的【逆天邪神】小辈下手……还是【逆天邪神】死手。

  哪怕此刻想来,任何人也都会深觉不可思议。诸多神帝在场,也无一人来得及阻拦……因为他们同样做梦都不可能想到,洛孤邪这等人物竟会做出此等之举。

  或许唯一的【逆天邪神】解释,就是【逆天邪神】洛长生是【逆天邪神】她毕生最大的【逆天邪神】骄傲,她对其的【逆天邪神】爱护,到了极端扭曲的【逆天邪神】程度。

  更匪夷所思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她的【逆天邪神】亲自出手却没能伤了云澈,反被云澈以残余在身的【逆天邪神】天道之雷,当着所有人之面,将其一瞬重创。

  这对洛孤邪而言,无疑是【逆天邪神】大到任何言语都无法形容的【逆天邪神】耻辱。

  这个世上,觊觎云澈身上秘密的【逆天邪神】人很多,包括千叶影儿也是【逆天邪神】如此。但,恨极云澈,最想杀了他的【逆天邪神】人,毫无疑问是【逆天邪神】洛孤邪!

  恨到哪怕她身居世之最高尊位,也必亲手将他碎灭!

  若她知道云澈还活着,且身在吟雪界,她会立刻亲身赶至,这一点,任谁都不会意外。

  至尊神主,东域玄道第一人被一个神灵后辈当着世人之面重创,这样的【逆天邪神】奇观,亘古未有。这样的【逆天邪神】耻辱,同样亘古未有。

  但问题是【逆天邪神】……

  云澈牙齿缓缓咬紧……若真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洛孤邪,她为什么知道自己还活着?又为什么知道自己就在这里!?

  而且……圣宇界与吟雪界相隔遥远,哪怕以神主的【逆天邪神】极限速度,要赶来也需要相当之长的【逆天邪神】时间,而自己回到吟雪界才一天多的【逆天邪神】时间……她不仅知道自己身在吟雪界,且很早就知道了!

  到底是【逆天邪神】怎么回事!?

  “师尊……”他看向沐玄音,却发现她的【逆天邪神】脸色冷得可怕。

  一阵寒风袭来,沐冰云匆匆而至,急声道:“姐姐,有人闯入,就在冰凰界外,而且……”

  “是【逆天邪神】洛孤邪!”沐玄音冷冷的【逆天邪神】道。

  “什么?”沐冰云明显大吃一惊。洛孤邪……这虽是【逆天邪神】个女子之名,却象征着东域第一人之名,带着无与伦比的【逆天邪神】威慑力。

  “真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她?”沐冰云眸中的【逆天邪神】凝重比方才沉重了十倍不止:“可姐姐应该并未见过她才对。”

  “我记得她的【逆天邪神】声音。”沐玄音幽声道。

  云澈:“……”

  “……”沐冰云眸光微滞:“可是【逆天邪神】,她为什么会知道云澈还活着?云澈,除了妃雪,还有谁知道你还活着?”

  云澈摇头:“我是【逆天邪神】从蓝极星以冰云宫主当年所赐的【逆天邪神】次元石直接返回了吟雪界,中途未踏足过任何地方。而且样貌、声音、气息都做了伪装,回到圣殿后才卸去,除了妃雪,绝无人知道是【逆天邪神】我。”

  说话之时,他在脑中快速回想了一番踏入吟雪界后的【逆天邪神】画面……忽而,他的【逆天邪神】眼瞳剧烈颤荡了一下。

  难道是【逆天邪神】……

  不……不可能……绝无可能……

  云澈的【逆天邪神】气息忽然出现了轻微的【逆天邪神】紊乱,沐玄音看他一眼,却没有追问。沐冰云并无察觉,冰眉紧蹙:“大长老已前去交涉。姐姐,你速将云澈封入结界,绝不可被洛孤邪察觉。云澈已死是【逆天邪神】当年宙天亲口认定的【逆天邪神】事实,洛孤邪纵然不知从何处得到什么风声,也定无法确信,要将之掩过,应该并不难。”

  “不,”沐玄音道:“洛孤邪纵然恨极澈儿,但以她的【逆天邪神】身份,若不是【逆天邪神】得到了足够确定的【逆天邪神】消息,又岂会亲身来此。”

  沐冰云目光一凝。

  “很好。”沐玄音声音沉下:“当年的【逆天邪神】账还没清算,她却自己送上门来……好得很。”

  云澈:“……?”(当年的【逆天邪神】账?啥?冰云宫主不是【逆天邪神】说她没见过洛孤邪么?)

  沐玄音的【逆天邪神】话让沐冰云眸光剧荡,迅速伸手抓住她的【逆天邪神】雪衣:“姐姐,你要做什么?她是【逆天邪神】洛孤邪!”

  “不必担心。”沐玄音漠然道:“既然来了,那我就亲自去会会她。”

  “澈儿,你随我一起。”

  这句话一出,把沐冰云和云澈同时吓了一大跳。沐冰云抓着沐玄音的【逆天邪神】玉手猛的【逆天邪神】收紧:“姐姐,你说什么?”

  “哼,既已暴露,再藏着掖着已毫无意义。”沐玄音道:“而且,待他知晓了邪婴一事后,你觉得……将他潜藏还有意义吗?”

  “……”沐冰云没有说话,抓着沐玄音的【逆天邪神】手掌缓缓松开。

  云澈一脸愕然:邪婴?什么邪婴?

  另一方面,沐涣之已亲自带着一众长老宫主火速前往声音来源,一出冰凰界,看到那个傲立空中的【逆天邪神】女子身影,无不是【逆天邪神】面色疾变。

  洛……孤……邪!

  一个别说他吟雪界,就连众上位星界都绝对惹不起的【逆天邪神】人物!

  沐涣之强定心神,向前不卑不亢的【逆天邪神】道:“原来竟是【逆天邪神】孤邪仙子莅临。如此贵客,我等未能远迎,实在是【逆天邪神】失礼。不知……”

  “少给我假惺惺的【逆天邪神】废话!”洛孤邪目光冰冷,一开口,便带着骇人的【逆天邪神】煞气。而能激起她如此煞气者,估计也唯独云澈。毕竟,那是【逆天邪神】她平生最大的【逆天邪神】耻辱……虽然是【逆天邪神】她自找的【逆天邪神】。

  “马上把云澈交出来。”她冷冷的【逆天邪神】道:“不要考验我的【逆天邪神】耐心。”

  沐涣之苦笑:“孤邪仙子,云澈的【逆天邪神】确是【逆天邪神】我宗弟子,但,他已于三年前亡身于星神界的【逆天邪神】邪婴之难,这件事天下皆知。莫非……孤邪仙子近年都在闭关,所以未有耳闻?”

  沐涣之是【逆天邪神】真的【逆天邪神】不知道,也真的【逆天邪神】懵。

  洛孤邪缓缓抬手,刹那间风雪凝固,一股危险的【逆天邪神】气息在天地间逸散开来:“你的【逆天邪神】确没资格知道,更没有与我对话的【逆天邪神】资格。叫你们的【逆天邪神】宗主出来……马上!”

  沐涣之面容变动,谨慎的【逆天邪神】劝道:“云澈已死之事千真万确,东神域任何一人皆可为证,孤邪仙子一定是【逆天邪神】哪里搞错了,要不……”

  “真是【逆天邪神】聒噪!”未等沐涣之说完,洛孤邪双目眯起,手掌猛的【逆天邪神】甩出。

  洛孤邪的【逆天邪神】动作让冰凰众人大惊,全部失口喊道:“大长老小心!”

  面对洛孤邪这等可怕人物,沐涣之自然是【逆天邪神】时刻精神紧绷,洛孤邪手掌抬起之时,他瞳孔一缩,身体如绷到最紧后忽然释开的【逆天邪神】弹簧,瞬间后撤。

  呼!!

  一阵狂风从他身前呼啸而过,激起他半身冷汗。

  “还敢躲!”洛孤邪的【逆天邪神】脸色微微一沉……论辈分,她还要在沐涣之之下,但沐涣之将她的【逆天邪神】一掌仓促躲开,在她眼中却视为不敬,陡生愠怒,一掌抓出。

  刹!

  一道掌印瞬间横穿空间,印在了沐涣之的【逆天邪神】胸口,速度之恐怖,哪怕沐涣之再快上十倍也断无可能避开,他全身剧震,后背凸出,脸色刹那间变得惨白一片,然后如残叶般横飞出去……身后拖着一场长长的【逆天邪神】血线。

  沐涣之是【逆天邪神】吟雪界仅有的【逆天邪神】两个神君之一。神君之力强大无匹,万灵敬畏,但他面对的【逆天邪神】,却是【逆天邪神】一个真正的【逆天邪神】至尊神主。在这当世最高层面的【逆天邪神】力量面前,强大的【逆天邪神】神君,却简直堪称不堪一击。

  “大长老!!”

  众冰凰长老、宫主都是【逆天邪神】骇然失色,而就在这时,一道蓝影闪现,出现在了空中,她手掌伸出,轻轻一拂……顿时,沐涣之倒飞中的【逆天邪神】躯体缓缓停滞,身上的【逆天邪神】狂暴巨力也被层层卸去。

  沐涣之脸色苍白,全身战栗……刚才,他感觉自己在死亡边缘走了一圈,他很确信,若不是【逆天邪神】身上的【逆天邪神】力量被卸去,他的【逆天邪神】伤势要比现在重上十倍不止。

  “宗……主……”他在半中拜下,身体在创伤之下不断摇晃。

  “去疗伤吧。”沐玄音背对着他,冰冷的【逆天邪神】目光直盯洛孤邪:“这里没你们的【逆天邪神】事,全部退下,不得靠近。”

  “是【逆天邪神】。”沐涣之手捂胸口,身躯沉下,但老目中却满是【逆天邪神】后怕和担忧。

  众长老宫主不敢抗命,但他们退离之时,也无不是【逆天邪神】心中担忧惊惧……因为那可是【逆天邪神】洛孤邪!

  “你就是【逆天邪神】吟雪界王沐玄音?”洛孤邪冷淡的【逆天邪神】目光扫了沐玄音一眼,嘴角似笑非笑:“倒是【逆天邪神】生了副好皮囊,也难怪那么多界王对你念念不忘。”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