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418章 不速之客

第1418章 不速之客

  吟雪界,冰凰圣殿。

  说关十二个时辰,就是【逆天邪神】关十二个时辰,禁闭期一过,封锁云澈的【逆天邪神】结界顿时消失,云澈一抬头,便看到沐玄音正站在自己身前,目光一如先前般冰寒。

  似乎这十二个时辰从未离开过。

  “师尊……”云澈从坐姿转为跪姿。

  “我可以允许你前往冥寒天池,也可以不再逼你返回下界。”

  沐玄音的【逆天邪神】话让云澈愕然……这十二个时辰,沐玄音所思所想,远比他还要复杂混乱的【逆天邪神】多。她态度上如此大的【逆天邪神】转变,主因便是【逆天邪神】沐冰云的【逆天邪神】话。

  “不过,你必须向我保证一件事!”

  云澈俯首,一脸认真的【逆天邪神】道:“我向师尊保证,以后会好好听师尊的【逆天邪神】话。”

  “哼,”沐玄音冷哼:“这世上最不可信的【逆天邪神】,就是【逆天邪神】你这句话!”

  “……”云澈无言以对。

  “你给我好好记着,”沐玄音声音忽然变得格外低沉:“以后,无论何时,无论何地,无论何人面前,何种状况,你都绝对不许再动用……黑暗玄力!”

  “……!!”最后的【逆天邪神】四个字如惊雷般在云澈耳边炸响,他猛的【逆天邪神】抬头,一脸惊色。

  在如今的【逆天邪神】神界,相比于邪神玄脉、天毒珠,他身上的【逆天邪神】黑暗玄力才是【逆天邪神】他最大,也最不能暴露的【逆天邪神】秘密。

  这一点,他很早便已清楚。

  相似的【逆天邪神】话,茉莉也曾不止一次对他说过。

  但是【逆天邪神】,她怎么会……

  看着云澈满是【逆天邪神】骇然的【逆天邪神】脸色,沐玄音冷冷道:“是【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很惊讶我为什么会知道?这个问题,你该好好问问你自己!如果你不主动释放黑暗玄力,那么,你身上的【逆天邪神】这个秘密便永远不会暴露。可惜,你却总是【逆天邪神】自作聪明,自以为是【逆天邪神】!”

  “……”云澈依旧处在惊然状态。

  虽然身上一直存在着黑暗玄力,但他极少极少动用。这几年间,唯一一次动用,便是【逆天邪神】在绝云深渊下,释放黑暗玄力封堵黑暗世界的【逆天邪神】封锁结界。

  难道说……

  “你可知,若发现你身上这个秘密的【逆天邪神】人不是【逆天邪神】我,而是【逆天邪神】其他任何一个人,你会有怎样的【逆天邪神】后果?”沐玄音声音愈加冰冷,如一根根冰刺般扎入云澈的【逆天邪神】心魂:“在神界,魔人是【逆天邪神】天地所不容的【逆天邪神】异端!而拥有黑暗玄力,便是【逆天邪神】魔人的【逆天邪神】象征!一旦暴露,这世上任何一个人都可以杀你,甚至都应该杀你!”

  “就连一直对你最为关心的【逆天邪神】冰云,也定会出手取你之命!”

  “除了逃往北神域,你将永无安身之地!”

  “不仅是【逆天邪神】你,你的【逆天邪神】家人,你的【逆天邪神】同族,你的【逆天邪神】师门,你所在的【逆天邪神】星界……所有与你有关的【逆天邪神】人都会受到连累,所有敢近你,护你的【逆天邪神】人,都会成为举世之敌!”

  “错可以改,恶可以洗,罪可以赎,但魔人的【逆天邪神】烙印一旦打上,将永生永世都是【逆天邪神】世人眼中的【逆天邪神】魔人,永远不可能翻身!你……懂……吗!!”

  沐玄音的【逆天邪神】话语一字比一字重,一字比一字冷。虽然,这些云澈早就知晓……当年在封神之战,唯恨的【逆天邪神】下场和众界的【逆天邪神】反应都清楚的【逆天邪神】告诉了他“魔人”在神界是【逆天邪神】怎样一个概念,但听着沐玄音的【逆天邪神】这番言语,他依旧全身泛冷,额头冒汗。

  没错,如果发现他这个秘密的【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沐玄音,而是【逆天邪神】其他任何一个人……

  那么,他葬送的【逆天邪神】将不仅仅是【逆天邪神】自己,还有所有与他有关的【逆天邪神】人……甚至整个蓝极星!

  “师尊,”云澈抬起头,用很轻的【逆天邪神】声音道:“你……不厌恶魔人吗?”

  一缕混着冰雪的【逆天邪神】寒风逸入殿中,拂动起沐玄音冰蓝色的【逆天邪神】长发,她冰眸中的【逆天邪神】色彩,多了一抹云澈永远不可能看懂的【逆天邪神】昏暗,她没有回答云澈,而是【逆天邪神】沉声道:“从今天开始,你要永远忘记你是【逆天邪神】一个魔人……可以做到吗?”

  云澈上身挺直,目视沐玄音,斩钉截铁的【逆天邪神】道:“弟子云澈在此立誓,以后无论何时何地,是【逆天邪神】生是【逆天邪神】死,绝不动用黑暗玄力,如违此誓……”

  “好!”沐玄音冰寒的【逆天邪神】一个字将他的【逆天邪神】后半句话截断:“当年你在星神界,至死都未动用黑暗玄力,说明你很清楚暴露的【逆天邪神】后果。你的【逆天邪神】这个保证,我姑且相信。但毒誓就不必了,因为那是【逆天邪神】世上最无用的【逆天邪神】东西!”

  “……是【逆天邪神】,弟子会牢记师尊的【逆天邪神】每一句教诲。”

  如果蓝极星的【逆天邪神】小妖后、凤雪児等人看到云澈这般乖巧的【逆天邪神】模样,都不知会惊成什么样子。

  “弟子……现在可以前往冥寒天池了吗?”云澈很小声的【逆天邪神】问道。身上黑暗玄力的【逆天邪神】秘密被沐玄音一口说出,的【逆天邪神】确让他心惊难静。

  “可以,但不是【逆天邪神】现在。”沐玄音道:“冥寒天池已封闭多年,要将其重新开启,尚需一段时日。这段时间,你便老老实实的【逆天邪神】呆在这里,不许离开半步!”

  稍稍一顿,她的【逆天邪神】声音软了几分:“另有一些事,我必须先告诉你。但同样不是【逆天邪神】今天……明日我再和你说起。”

  她所指的【逆天邪神】,无疑是【逆天邪神】“邪婴”的【逆天邪神】事。只是【逆天邪神】,她需要时间来想好该怎么告知云澈这些事。

  如今的【逆天邪神】东神域,和云澈认知中的【逆天邪神】东神域早已发生了很大的【逆天邪神】变化。而这个变化的【逆天邪神】一个重要原因便是【逆天邪神】云澈……只是【逆天邪神】他并不自知。

  她亦无法预料云澈知晓一切后会是【逆天邪神】怎样的【逆天邪神】反应。

  “是【逆天邪神】,师尊。”云澈恭敬道。

  “我再说一次,不许再喊我师尊!”沐玄音音调重新冷起:“自你当年亡身星神界那一刻,便已不再是【逆天邪神】我沐玄音的【逆天邪神】弟子。我现在的【逆天邪神】弟子只有妃雪。”

  “……”云澈神色黯下,轻声道:“在弟子心中,你永远都是【逆天邪神】弟子的【逆天邪神】师尊。”

  “哼!”沐玄音冷冷一哼,刚要罗列他各种“不听话”的【逆天邪神】罪状,忽而,她的【逆天邪神】冰眸之中,现出一抹不正常的【逆天邪神】蓝光。

  随着这抹蓝光的【逆天邪神】浮现,她美眸中的【逆天邪神】冰寒无声化作一汪迷离的【逆天邪神】水雾。

  她转过身,轻轻而语:“澈儿,你就那么希望我是【逆天邪神】你的【逆天邪神】师尊?”

  沐玄音的【逆天邪神】那声冷哼让云澈全身凛起,正准备接受训斥。但……随之传入耳中的【逆天邪神】声音竟是【逆天邪神】幽幽绵绵,如泣如诉,他怔然抬头,视线中雪颜妖娆满溢,发出声音的【逆天邪神】唇瓣如含苞吐蕊,娇美媚艳,似笑非笑。

  正看着他的【逆天邪神】眼眸没有了一丝刚才的【逆天邪神】冰寒,而是【逆天邪神】水雾朦朦,如溢着烟波。

  云澈双目顿时瞠直……

  平常在沐玄音面前,云澈的【逆天邪神】心中有着极深的【逆天邪神】敬畏……那种不敢直视的【逆天邪神】敬畏。但此刻再看她,一样的【逆天邪神】容颜,一样的【逆天邪神】雪衣,一样的【逆天邪神】身段,但那凹凸起伏的【逆天邪神】曲线不知为何变得无比勾人,让人血脉偾张。身上每一个部位、每一寸肌肤都在释放着如妖如魔的【逆天邪神】致命诱惑,就连上一息还冰封万灵的【逆天邪神】眼眸,都变得那般勾魂夺魄……让他顷刻间口干舌燥,心跳加速。

  他的【逆天邪神】目光在沐玄音身上足足定了数息,全身血液不受控制的【逆天邪神】燥热窜动……忽而,他全身一个激灵,终于回过魂来,闪电般的【逆天邪神】把头垂下,心中一阵呻吟……她又变成……“那个样子”了……

  “你……真的【逆天邪神】那么希望我永远是【逆天邪神】你的【逆天邪神】师尊?”面对心乱垂首的【逆天邪神】云澈,她再次问道,同样的【逆天邪神】一句话,声音却愈加绵软,让云澈的【逆天邪神】身体都酥麻了一半。

  他不敢抬头,有些艰涩道:“师尊……永远都是【逆天邪神】弟子的【逆天邪神】师尊。”

  “哦?是【逆天邪神】吗?”她抬步向前,缓步走近。临近云澈的【逆天邪神】却不是【逆天邪神】冻结一切的【逆天邪神】寒气,而是【逆天邪神】一股幽香入魂的【逆天邪神】香风。

  站在云澈身前,她唇瓣轻抿:“当年在炎神界,你可是【逆天邪神】在我的【逆天邪神】身上尽情亵玩了一天一夜,弄的【逆天邪神】我全身都是【逆天邪神】你的【逆天邪神】味道……那个时候,怎么不见你当我是【逆天邪神】你的【逆天邪神】师尊呢?”

  “~!@#¥%……”近在咫尺的【逆天邪神】声音婉转低靡,如闺榻吐怨般撩荡心魄,而她说话的【逆天邪神】话语,让云澈的【逆天邪神】脑海一阵嗡鸣,不知所措。

  当年在炎神界的【逆天邪神】大错,云澈也是【逆天邪神】“出于无奈”。沐玄音将他抓回后从无提起此事,他也从未提过半字,彼此只当从未发生过。

  而现在,她却忽然主动提及,而且用语……露骨到云澈都有些不堪承受。

  看着云澈那明显懵了的【逆天邪神】样子,沐玄音唇角的【逆天邪神】弧度愈加媚艳,她缓缓的【逆天邪神】矮下身来,玉颜靠近云澈的【逆天邪神】耳边,娇花似的【逆天邪神】唇瓣几乎碰触到了云澈的【逆天邪神】脸颊,轻启间泌出醉心的【逆天邪神】芬香:“在下界这些年,你和你那些妻妾日夜颠凤倒鸾,荒淫无度,怎么在我面前,就变得这么胆小如鼠了呢?我就这么让你害怕吗?当年在炎神界的【逆天邪神】胆量哪里去了呢?”

  “……”云澈双眼发直,沐玄音的【逆天邪神】耳语,他几乎一个字都没有听清。因为随着她身体的【逆天邪神】俯下,胸前雪衣自然垂落……两团过于饱满的【逆天邪神】酥软雪脂,夹起一道雪莹深邃,蚀骨销魂的【逆天邪神】沟壑……满满的【逆天邪神】落入云澈的【逆天邪神】视线之中。

  随着沐玄音的【逆天邪神】耳语,虽只是【逆天邪神】很轻的【逆天邪神】动作,却引得两团太过饱满软润的【逆天邪神】雪脂颤颤巍巍。

  全身所有的【逆天邪神】血液几乎在一瞬间被全部引燃,心中不受控制的【逆天邪神】绮念横生。但他女人方面的【逆天邪神】阅历毕竟丰富非常,死死按捺住自己的【逆天邪神】意念和双手,但身体却因意志的【逆天邪神】挣扎而无意识的【逆天邪神】失去平衡,猛的【逆天邪神】向前一倾。

  顿时,他感觉自己整张脸都埋入了一团松软肥沃的【逆天邪神】玉脂之中,五官深深陷入……那一瞬间,他感觉自己的【逆天邪神】意志飘飞,全身更是【逆天邪神】一下子被抽空了所有力气,酥软的【逆天邪神】如在天堂。

  沐玄音身躯一僵,美眸一凝,然后又缓缓眯起了起来,微泛起危险的【逆天邪神】媚光。

  “澈儿,”她没有马上把云澈推开,一根玉指轻轻点在了他的【逆天邪神】胸口:“看来,我倒真是【逆天邪神】低估了你的【逆天邪神】胆量……”

  轰——————

  软语如梦,绵绵在耳,却在这时忽然响起一阵巨大的【逆天邪神】轰鸣声。

  一个低沉、带着冰冷怨恨的【逆天邪神】女子之音也从遥远的【逆天邪神】空间传来:“云澈小儿,滚出来受死!!”

  “……”沐玄音动作停滞,眸中的【逆天邪神】媚光一瞬间化作比冰狱还要冷彻的【逆天邪神】幽寒……和杀意。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