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417章 第三至宝

第1417章 第三至宝

  东神域,宇宙空间。

  一金一灰两个影子如流星般划过,留下来不及消散的【逆天邪神】长长玄光……不,这两道光芒比流星还要快,快到了哪怕神道玄者都无法理解的【逆天邪神】程度。

  两道流光直线向北,却在这时忽然停了下来。

  因为一抹紫色的【逆天邪神】身影忽然出现在了他们前方,她手臂抬起,张开了一个简单的【逆天邪神】隔绝屏障,平淡的【逆天邪神】声音穿透宇宙空间,传入他们的【逆天邪神】耳中:“两位如此匆忙,是【逆天邪神】欲往何处?”

  两人在虚空中停滞,霎时,整个宇宙空间都隐隐黯了下来,因为随着金色身影的【逆天邪神】停滞,她的【逆天邪神】身上释放出太过绮丽耀眼的【逆天邪神】光华。

  她身材婀娜修长,一头耀金色的【逆天邪神】长发华贵耀目,覆身的【逆天邪神】金衣勾勒出任何一个部位都完美到让人窒息的【逆天邪神】躯体。金色的【逆天邪神】假面之下,粉嫩的【逆天邪神】珠玉唇瓣潋滟生光,却微弯起一个极其危险的【逆天邪神】弧度:“夏倾月?哦不……是【逆天邪神】月神帝,别来无恙啊。”

  夏倾月目若幽谭,而她的【逆天邪神】身边,瑾月的【逆天邪神】身躯不受控制的【逆天邪神】战栗瑟缩。因为站在她们身前的【逆天邪神】人……金发、金衣,金色的【逆天邪神】面罩,还有她哪怕在宇宙虚空都无比耀眼的【逆天邪神】风华……

  梵帝神女千叶影儿!

  东神域容颜最美,地位最高,亦是【逆天邪神】最可怕的【逆天邪神】女人!

  她的【逆天邪神】身后,无声的【逆天邪神】立一个一身陈旧灰衣的【逆天邪神】干枯老人,他瘦小佝偻,头部低垂,身躯完全缩在显得格外宽大的【逆天邪神】灰衣之中,不见其容。

  古烛!

  夏倾月、千叶影儿、古烛……他们同时现身在一方空间,一时间,周围大片星域的【逆天邪神】所有星辰都停止了移动,宇宙空间一片可怕的【逆天邪神】安静死寂。

  “看到你还活在世上,本王又岂会真的【逆天邪神】无恙。”夏倾月声音冷淡,无法辨识出任何情绪的【逆天邪神】波动。

  千叶影儿双眸半眯:“你这几年一直缩在月神界,也不知神帝之位坐稳了没有。今日竟有胆子出来,还敢出现在我的【逆天邪神】面前,我很想知道,你是【逆天邪神】准备送我一个怎样的【逆天邪神】惊喜。”

  面对她的【逆天邪神】嘲讽之言,夏倾月的【逆天邪神】眸光非但没有退却,反而更显侵略:“你如此匆忙,是【逆天邪神】要急着去吟雪界么!除了云澈之外,本王实摹灸嫣煨吧瘛垦想到还有什么能让你梵帝神女放下一切亲身前往一个中位星界。”

  “你果然也得到消息了。”千叶影儿毫无惊讶,极美的【逆天邪神】唇角斜起危险之极的【逆天邪神】淡笑:“也就是【逆天邪神】说,那个传闻应该就是【逆天邪神】真的【逆天邪神】了!那小子倒真是【逆天邪神】命硬的【逆天邪神】很,连宙天都确认了他的【逆天邪神】死亡,他却还能活着回来。”

  “你出现在这里,该不会是【逆天邪神】想阻拦我吧?”

  夏倾月道:“马上就是【逆天邪神】事关东神域生死的【逆天邪神】宙天大会,你确定要在此刻生事吗?”

  “宙天大会?可笑!别说东神域,这整个神界的【逆天邪神】生死,又哪及我的【逆天邪神】事重要!”千叶影儿向夏倾月缓缓伸手:“你若想阻拦,大可以试试看。”

  身影落下,金色的【逆天邪神】身影已骤然化作流光,直冲夏倾月。

  让她意外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夏倾月却没有出手阻挡,反而身影一转,任由她从自己身侧掠过。

  “?”千叶影儿身影微顿,而这时,她的【逆天邪神】身后传来夏倾月无比淡漠的【逆天邪神】声音:“鸿…蒙…生…死…印!”

  这五个字,让千叶影儿忽得停住,沉寂如古井的【逆天邪神】古烛也微微抬头,老目中闪过异光。

  千叶影儿缓缓转过身来,美眸半眯,直盯夏倾月,每一线眸光都透着极致的【逆天邪神】危险:“你说什么?”

  “鸿蒙生死印,玄天至宝排行第三,能让人拥有无尽寿元的【逆天邪神】【永生】之器,无论是【逆天邪神】远古时代还是【逆天邪神】现在,它若是【逆天邪神】问世,必定是【逆天邪神】所有人都极尽垂涎之物。因为没有人可以抵挡永生的【逆天邪神】诱惑,尤其是【逆天邪神】那些立于当世顶点的【逆天邪神】人。”

  夏倾月徐徐的【逆天邪神】说着,平静的【逆天邪神】瞳眸,却微闪着比千叶影儿还要危险的【逆天邪神】瞳光:“千叶,若是【逆天邪神】本王把鸿蒙生死印就在你们梵帝神界的【逆天邪神】消息散开,你猜……这世上会在一夜之间多出多少个疯子呢?”

  “是【逆天邪神】么?”千叶影儿冷笑:“这么多年过去,可有人敢抢宙天界的【逆天邪神】宙天珠吗?”

  “宙天珠认主宙天神界,他人想抢也抢不走,”夏倾月冷然道:“而鸿蒙生死印……你们梵帝神界貌似还没有本事让它认主,甚至就连如何使用都并不完全知晓。”

  她的【逆天邪神】目光转向古烛:“这个早该死去的【逆天邪神】人,就是【逆天邪神】你们试探鸿蒙生死印永生之力的【逆天邪神】一个试验品吧。”

  古烛:“……”

  “相比于其他所有至宝,无主的【逆天邪神】鸿蒙生死印无疑最容易让人变成疯子,你难道不这么觉得吗?”

  “……”千叶影儿的【逆天邪神】眼眸一点点的【逆天邪神】眯下,冷凝的【逆天邪神】空间之中,她缓缓的【逆天邪神】笑了起来:“呵……呵呵……夏倾月,你似乎知道的【逆天邪神】太多了。”

  “不对,不可能是【逆天邪神】你。”千叶影儿的【逆天邪神】脸色稍稍一变,沉声道:“是【逆天邪神】月无涯!”

  一抹恨光在瞳孔深处闪过,夏倾月冷冷的【逆天邪神】道:“当年,义父在知晓你是【逆天邪神】害我母亲的【逆天邪神】罪魁祸首后,他虽装作不知,从无表露,但他又岂会真的【逆天邪神】无动于衷!”

  “我手中关于你梵帝神界的【逆天邪神】把柄,说不定……要远比你想象的【逆天邪神】还多!”

  “呵,”千叶影儿依旧冷笑:“就凭你,就凭月神界,也想威胁我?”

  “我月神界的【逆天邪神】确没有资本和你梵帝神界撕破脸。但……”夏倾月字字冰寒:“你今日若敢去吟雪界,本王倒是【逆天邪神】不介意一试!”

  “……”千叶影儿精巧如玉琢的【逆天邪神】下巴抬起,身上陡然耀起骇人的【逆天邪神】金芒。

  “小姐,”古烛发出嘶哑晦涩的【逆天邪神】声音:“我们回吧,你尊贵之躯,岂可亲临区区中位星界。相信月神帝亦会马上遗忘今日之事。”

  “你大可放心,在能亲手杀了千叶之前,本王还不至于拿月神界陪葬。”夏倾月冷然道。

  “……”金芒依然在闪动,可怕的【逆天邪神】安静持续了许久,金芒才终于缓缓黯下,千叶影儿低低出声:“好,很好。看来这些年,我倒是【逆天邪神】小看了月神界。”

  她的【逆天邪神】唇角忽然露出一个嘲讽的【逆天邪神】弧度:“可惜,若是【逆天邪神】月无涯知晓自己不知付出多大代价换来的【逆天邪神】底牌,居然被你为了自己的【逆天邪神】小情郎,就这么随手丢了出去,怕是【逆天邪神】要死不瞑目。呵……”

  夏倾月:“……”

  “哼,古伯,我们走吧。”

  冷冷的【逆天邪神】盯了夏倾月一眼,千叶影儿的【逆天邪神】身影再次从她身前掠过……然后,她的【逆天邪神】长发忽然舞起,一点金芒从虚空射出,直点夏倾月的【逆天邪神】眉心。

  夏倾月手掌轻轻一推,将瑾月远远推开,另一只手伸出,一个巨大紫光月界在身前显现,瞬间封死金芒。

  砰!

  紫光月界忽然破碎,吞噬一切的【逆天邪神】紫芒中,紫阙神剑断裂虚空,直刺千叶影儿后心。

  千叶影儿没有转身,手臂向后伸出,手指轻描淡写的【逆天邪神】一点。

  顿时,紫阙神剑停在了千叶影儿的【逆天邪神】指尖,一声铮鸣,所有紫光溃散,紫阙神剑在虚空中划动一个奇异的【逆天邪神】弧线,回到了夏倾月手中,然后直接消失。

  刹那交手,不过十分之一个瞬间,虚空静寂间,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唯一的【逆天邪神】变化,是【逆天邪神】古烛身上的【逆天邪神】灰衣不知何时多了数十道裂痕……他微抬的【逆天邪神】老目中,也带上了一闪而过的【逆天邪神】惊然。

  千叶影儿缓缓转身,盯向夏倾月的【逆天邪神】目光完全的【逆天邪神】变了:“真不愧是【逆天邪神】……九玄玲珑体。夏倾月,这老天对你也实在太好了些。”

  第一次,她对另一个女人产生了“嫉妒”的【逆天邪神】情绪。

  月神传承,月神之力从继承到逐渐觉醒,三年的【逆天邪神】时间,尚不足以觉醒两成的【逆天邪神】神力。

  但夏倾月方才的【逆天邪神】瞬间所释放的【逆天邪神】力量,却远远超出了千叶影儿的【逆天邪神】最高预期。

  她并不知道,夏倾月身上的【逆天邪神】紫阙神力并不是【逆天邪神】月无涯死后的【逆天邪神】神力继承,而是【逆天邪神】他死前的【逆天邪神】神力“嫁接”,这种神迹,也唯有在拥有九玄玲珑的【逆天邪神】夏倾月身上可以实现。

  “能让你这样的【逆天邪神】人活到今日,老天对你,可更要好的【逆天邪神】多了。”夏倾月冷嘲道。

  “只可惜,一个为了男人而活的【逆天邪神】女人,纵成神帝,纵有绝顶的【逆天邪神】天赋,也终究只会是【逆天邪神】个永远扶不起的【逆天邪神】废物。”

  冰冷的【逆天邪神】目光从夏倾月身上收回,千叶影儿身化流光,远远而去,所去已非吟雪界的【逆天邪神】方向。

  古烛紧随其后。

  看着他们所去的【逆天邪神】方向,夏倾月轻轻吐了一口气,目光亦暗淡了几分。

  “主人,”瑾月向前,声音焦急:“鸿蒙生死印的【逆天邪神】事,是【逆天邪神】你将来对付千叶最重要的【逆天邪神】底牌,你为何要……他们有了防备,定然很快就会想出应对之策,到时……到时该怎么办……”

  夏倾月轻叹一声:“事出紧急,我别无方法。有这个威慑在,千叶短期之内不敢再有什么异动。希望他能就此早些脱身,回到龙神界那边去。”

  “可是【逆天邪神】……”

  “事已至此,不必说了。”夏倾月转身看向北方,目光微朦:“……永远都是【逆天邪神】个不让人省心的【逆天邪神】人。”

  “那……那主人接下去要去吟雪界吗?”

  “不必。”夏倾月道:“我不适合出现在那里。那里也自会有人护住他的【逆天邪神】,我们回去吧。”

  她纤影转过,手臂抬起,却又忽然定在了那里,长久的【逆天邪神】无声后,她幽幽道:“瑾月,你先回去吧……我想到了一些事,晚些再回。”

  “……是【逆天邪神】。”瑾月没有多问,乖巧应声。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