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416章 暴露
  男女之间,有着很多奇妙的【逆天邪神】感情悖论。

  就比如,沐玄音当年是【逆天邪神】因云澈为她搏命扑向远古虬龙而触动心弦,而后,她最怕的【逆天邪神】,最不能容忍的【逆天邪神】,却也是【逆天邪神】云澈的【逆天邪神】搏命……无论为己,还是【逆天邪神】为他人。

  这种微妙的【逆天邪神】转变,未有经历的【逆天邪神】沐冰云的【逆天邪神】确不会懂。

  “你如此急切的【逆天邪神】想让他回去,是【逆天邪神】怕他知道‘邪婴’之事吗?”沐冰云道。

  “在他的【逆天邪神】认知中,天杀星神和天狼星神在三年前就已经死了。”沐玄音徐徐道:“蓝极星这几年逐渐严重的【逆天邪神】祸患,我皆看在眼中,他此次会突然回到吟雪界,的【逆天邪神】确只是【逆天邪神】为了解决他越来越无法控制的【逆天邪神】劫难。”

  “……”沐冰云怔了一怔,雪顔露出些许的【逆天邪神】复杂:“这几年,你经常前往蓝极星?”

  “……”沐玄音冰眸微动,随之眸光避开沐冰云的【逆天邪神】直视,冷冷道:“这并不重要!”

  稍稍停顿,沐玄音继续道:“他刚才说的【逆天邪神】话,应该都是【逆天邪神】真的【逆天邪神】。但是【逆天邪神】,如果他没有得到想要的【逆天邪神】答案,或者他发现自己力不可为,又或者,集合所有神主之力的【逆天邪神】【宙天大会】已足够应对绯红之劫,他便再无理由冒着巨大风险留在神界,而是【逆天邪神】会老老实实回去。”

  “但,如果被他知道天杀星神还活着,而且成为整个神界都恐惧和追杀的【逆天邪神】邪婴……他会如何?”沐玄音闭上眼睛:“他还会回去吗?”

  沐冰云:“……”

  “以他的【逆天邪神】个性,和他们之间的【逆天邪神】特殊感情,就算天杀星神化为邪婴,他依然会不惜一切的【逆天邪神】找到她,然后站在她的【逆天邪神】身边……哪怕与整个神界立于对立面。”

  这一点,无论沐玄音还是【逆天邪神】沐冰云,都毫不怀疑。

  “若真到那个时候,与‘邪婴为伍’的【逆天邪神】他,任何人,都可以名正言顺的【逆天邪神】制裁他。那些恨他,觊觎他的【逆天邪神】人,连暗算和手段都不再需要。而以云澈的【逆天邪神】性子,哪怕明知会是【逆天邪神】这个后果,也绝不会犹豫退步。”

  云澈是【逆天邪神】一个怎样的【逆天邪神】人,沐玄音这些年早已看得清清楚楚。也正因为这样的【逆天邪神】他,爱他的【逆天邪神】人愿意为他付诸一切,恨他的【逆天邪神】人恨不能将他挫骨扬灰:“如果我是【逆天邪神】邪婴,我绝不希望他知道我还活着。”

  “我明白,这些我都明白。”沐冰云轻轻一叹:“但是【逆天邪神】姐姐……”

  “如果,你是【逆天邪神】云澈,他是【逆天邪神】邪婴……那么,你是【逆天邪神】希望他永远只留在不可能再现的【逆天邪神】记忆之中,还是【逆天邪神】【宁愿站在整个世界的【逆天邪神】对立面】,也要……”

  后半句话,沐冰云没有说出,而沐玄音怔在那里,气息微乱。

  深深的【逆天邪神】看了一眼沐玄音的【逆天邪神】侧颜,沐冰云眸光从那个封锁云澈的【逆天邪神】结界上掠过,心绪复杂间,脚步无声的【逆天邪神】离开。

  圣殿之外的【逆天邪神】飘雪一片凌乱,沐冰云走在雪中,脚步缓慢,临近到十步之内,她才察觉到沐妃雪正站在那里。

  “冰云宫主。”沐妃雪躬身而拜。

  “妃雪……”沐冰云回身,柔声道:“云澈还活着的【逆天邪神】事,千万不可告知任何人。”

  “是【逆天邪神】。”沐妃雪唇瓣轻咬,欲言又止。

  “你想问,云澈现在如何?”她察觉到了沐妃雪有些躲闪的【逆天邪神】眸光,心中一声轻叹:云澈……当真是【逆天邪神】个灾星。

  沐妃雪螓首垂下,轻声道:“刚才,师尊似乎很生气。”

  她跟随沐玄音这些年,从未见过她生气的【逆天邪神】样子。

  “她对云澈向来如此,不必担心。”沐冰云看了她一眼,说道:“他现在被你师尊关了禁闭,你暂时见不到他,也别去打扰你师尊。”

  虽是【逆天邪神】关了云澈十二个时辰禁闭,但沐冰云很清楚,真正思绪混乱,需要时间来思索缓冲的【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云澈,而是【逆天邪神】沐玄音。

  “是【逆天邪神】,弟子明白,弟子会守在这里,无师尊命令,绝不靠近。”沐妃雪道。

  “嗯。”沐冰云颔首,从沐妃雪身前走过,几步之后,她忽然又停下,稍稍侧颜,轻语道:“妃雪,宗门从未规定过冰凰女子不可生情,历代冰凰直系冰凰之女之所以都是【逆天邪神】孤零一生,只是【逆天邪神】不愿,而非不能。所以,你无须自我束缚。”

  沐妃雪抬头,不知所措。

  “冰凰女子因血脉和玄功的【逆天邪神】关系而极难生情,若心弦因哪个男子而动,非是【逆天邪神】罪恶,反而是【逆天邪神】幸事。这个世上,不仅地位、力量要靠自己的【逆天邪神】努力去争取,情感亦是【逆天邪神】如此,而且……说不定值得你付出更多的【逆天邪神】努力。”

  “这一点,千万不可学你师尊。”

  “……”沐妃雪愣在那里,沐冰云说的【逆天邪神】每一个字,都让她如在梦中。

  不仅是【逆天邪神】她,说完这些话,连沐冰云自己都愣了许久……似乎不敢相信这些话竟是【逆天邪神】出自自己之口。

  更不知自己为什么会忽然说出这些话……还是【逆天邪神】说给沐妃雪听。

  ————

  ————

  月神界,月神圣殿。

  夏倾月立于镜前,美眸闭合,身侧,两个皓齿明眸的【逆天邪神】少女正在为她更衣。少女姿容皆是【逆天邪神】绝色,气质更如天上明月般高贵,但与夏倾月相近,她们的【逆天邪神】风华尽皆黯淡。

  她是【逆天邪神】月神帝史上第一个女性神帝,月帝之衣甚为繁琐,两女忙活了半晌,才终于小心翼翼的【逆天邪神】除去了外裳,露出一身淡紫色紧亵。

  月衣之下的【逆天邪神】仙躯曲线惊人的【逆天邪神】窈窕曼妙,浑圆的【逆天邪神】肩锁恍如天成美玉,外露的【逆天邪神】肌肤流溢着冰雪般的【逆天邪神】莹光。或许是【逆天邪神】为了掩下身材,她的【逆天邪神】亵衣格外紧绷,勒得酥胸鼓胀满溢。

  服侍在侧的【逆天邪神】少女目光不由自主的【逆天邪神】凄迷,呼吸也微显凌乱。她们早已不是【逆天邪神】第一次见到夏倾月的【逆天邪神】玉体,但每一次,同为女子的【逆天邪神】她们都会目眩神迷,痴想着这世上有哪个男儿能有幸将其享于身下。

  一个脚步在这时匆匆而至,带着并不平静的【逆天邪神】呼吸声。很快,一身银色裙裳的【逆天邪神】少女来到身后,屈膝拜下:“主人……”

  “瑾月,”夏倾月轻语道:“难得见你如此匆忙,莫非绯红裂痕或宙天大会有变?”

  “回主人,”瑾月急急的【逆天邪神】道:“刚刚得到消息,云澈依然在世,他并没有死,且现在就在吟雪界中。”

  “啊……”夏倾月身侧的【逆天邪神】少女同时一声惊呼,然后同时小退一步,螓首垂下,再不敢出声。

  “……”夏倾月美眸睁开:“再说一遍。”

  “云澈目前身在吟雪界,当年关于他死在星神界的【逆天邪神】传闻……很可能是【逆天邪神】假的【逆天邪神】。”瑾月垂首说道,这些年一直跟随在夏倾月身边的【逆天邪神】她,比任何人都清楚“云澈”这个名字对她而言意味着什么。

  月神圣殿沉寂了下去,久久无声。

  “这个消息来自何处?”夏倾月转过身来,缓缓开口。

  “是【逆天邪神】圣宇界。”瑾月回答。

  “何时的【逆天邪神】消息?”夏倾月再问。

  “瑾月刚刚得到消息,便第一时间来报。”瑾月的【逆天邪神】呼吸依然有些凌乱:“云澈亦是【逆天邪神】刚刚回到吟雪界,时间应该不超过六个时辰。”

  夏倾月的【逆天邪神】纤眉很轻的【逆天邪神】蹙了一下。

  她素知云澈极善伪装和隐匿,若他真的【逆天邪神】还活着,以他的【逆天邪神】处境,现身时应该会极为小心,怎么会刚回吟雪界不到六个时辰便被人知晓?

  而且……圣宇界!?

  “这个消息,可确信吗?”她问道,玉颜之上一片平静冷醒,但似乎忘记自己已脱下外裳,冰肌玉骨在空气中释放着足以让魔鬼都垂涎臣服的【逆天邪神】风华与媚惑。

  云澈已死,这件事是【逆天邪神】宙天神界所确认,不可能有假。

  “瑾月不敢确信。”瑾月谨慎的【逆天邪神】道:“但,另有一个可以确定的【逆天邪神】消息,圣宇界的【逆天邪神】折星殿在一个时辰前极速飞离,方向所去,很有可能是【逆天邪神】吟雪界。”

  摧星舰和折星殿,是【逆天邪神】圣宇界最具盛名的【逆天邪神】两大玄舟。前者,是【逆天邪神】圣宇界的【逆天邪神】主玄舰,后者,则是【逆天邪神】圣宇界最快,亦堪称王界之外最快的【逆天邪神】玄舟。

  而它的【逆天邪神】主人,正是【逆天邪神】洛长生!

  夏倾月的【逆天邪神】脸色稍稍沉下,她目光迷然,似是【逆天邪神】自语的【逆天邪神】呢喃:“若折星殿所去当真是【逆天邪神】吟雪界,那么……云澈还活着的【逆天邪神】消息,或许就是【逆天邪神】真的【逆天邪神】。”

  “主人,四年前玄神大会的【逆天邪神】封神之战,洛长生惨败云澈之手,声誉亦大为受损,成为他一生最大之耻,难道是【逆天邪神】他在知晓云澈还活着后,欲行泄恨之举?”右侧的【逆天邪神】少女道。

  “不,”夏倾月却是【逆天邪神】轻轻摇头:“洛长生经过宙天三千年,已成七级神主,名震诸界,有不少人赞之将来或许会达到神帝的【逆天邪神】高度。如今的【逆天邪神】洛长生若是【逆天邪神】对云澈出手,不但自揭伤疤,自降身份,还会让所有人低视。”

  夏倾月声音微顿,然后缓缓说出一个名字:“是【逆天邪神】洛孤邪。”

  三个月衣少女同时目光剧动。

  没错,如今的【逆天邪神】洛长生若是【逆天邪神】主动去寻衅云澈,当真是【逆天邪神】自毁如日中天的【逆天邪神】声誉。而洛孤邪……东神域的【逆天邪神】人不会忘记,当年的【逆天邪神】封神之战,她为护被云澈暴虐的【逆天邪神】洛长生,竟以神主之姿,当着宙天和东域无数强者之面,丧心病狂的【逆天邪神】对云澈出手……还是【逆天邪神】死手……

  结果却反被云澈以残留在身的【逆天邪神】天道劫雷重创。

  那道苍白雷光不但将她的【逆天邪神】身体洞穿,亦毁去她一生之誉,沦为东域笑柄。

  她若乍闻云澈还活着的【逆天邪神】消息,定会被激起这奇耻大辱,会马上冲去找他……当年看过那副画面的【逆天邪神】人,任谁都不会觉得奇怪。

  “瑾月,”夏倾月向前:“跟我去一个地方。”

  “是【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吟雪界吗?”瑾月问道。

  “不,是【逆天邪神】另一个地方。”夏倾月眸若寒星,面无表情:“我们会得到消息,那么,那个人没理由得不到消息。而她,会比洛孤邪更加迫切的【逆天邪神】想要找到云澈。”

  瑾月一怔,随之脸儿失色:“主人说的【逆天邪神】难道是【逆天邪神】……”

  “走!”夏倾月带起瑾月的【逆天邪神】手臂。

  “啊!主人,你的【逆天邪神】衣裳……”

  身后传来少女急促的【逆天邪神】惊呼声,夏倾月身形微顿,玉手一拂,已着身一袭紫晶长裙,螓首亦配上紫晶玉冠:“怜月,速传音宙天界,告知云澈身在吟雪界的【逆天邪神】消息。宙天神帝对当年未能护好云澈一直心存愧疚,他定会有所反应。”

  “瑶月,封闭圣殿,不得让任何人知晓我已离开月神界。”

  “是【逆天邪神】。”

  怜月和瑶月领命,而夏倾月与瑾月已在骤闪的【逆天邪神】月华中消失在了那里。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