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415章 玄音盛怒

第1415章 玄音盛怒

  云澈和沐妃雪同时怔住,沐妃雪侧眸看了云澈一眼,应声道:“是【逆天邪神】,师尊。”

  “云师兄请。”沐妃雪起身,后退几步。

  云澈呆立在那里数息,目光一片复杂,然后终于抬步,走入了圣殿之中。

  “……”沐妃雪转身,无声离开。

  圣殿极尽清冷的【逆天邪神】气息,熟悉中又似乎有些遥远。踏入圣殿,云澈一眼便看到了沐玄音的【逆天邪神】身影……虽只是【逆天邪神】个背影,却像是【逆天邪神】世上最华丽,最寒冷的【逆天邪神】冰所凝成,绝美而又威凌,哪怕云澈是【逆天邪神】这世上距她最近的【逆天邪神】男子,依旧有些不敢直视。

  对于他的【逆天邪神】踏入和靠近,沐玄音毫无反应。

  云澈停步,跪拜而下:“弟子云澈,拜见师尊。”

  一进入圣殿区域,云澈就卸下了所有伪装,并刻意外放气息。他确信,自己踏入这里的【逆天邪神】第一刻,沐玄音便已知晓他的【逆天邪神】归来。

  “师尊?”

  沐玄音缓缓转过身来,一张冰玉所雕,美若仙幻的【逆天邪神】容颜出现在云澈的【逆天邪神】视线之中:“谁是【逆天邪神】你师尊!?”

  云澈怔在那里,心中冰寒。

  他的【逆天邪神】身上,有着沐玄音亲手种下的【逆天邪神】魂晶。所以,沐玄音会是【逆天邪神】第一个知道他死亡的【逆天邪神】人。对于他的【逆天邪神】死,别人都只会是【逆天邪神】耳闻,而她却可以清清楚楚的【逆天邪神】看到过程和死前的【逆天邪神】画面。

  因而,在云澈想来,她该是【逆天邪神】最确信他死亡,对着他忽然活着回来也会是【逆天邪神】最为惊讶的【逆天邪神】人。

  他想过很多种沐玄音见到他后会有的【逆天邪神】反应,但……眼前的【逆天邪神】她没有惊讶,没有激动,没有难以置信。她的【逆天邪神】眸光和雪颜只覆着冰冷绝情的【逆天邪神】威凌,唇间之语,更是【逆天邪神】字字刺骨冰心。

  “师尊,我……”

  “闭嘴!”

  云澈刚刚出声,一声冷斥便已便将他还未出口的【逆天邪神】话语全部封结。她冰冷无情的【逆天邪神】瞳眸之中,在这时覆上了足以让万灵战栗的【逆天邪神】怒意:“我如今的【逆天邪神】亲传弟子是【逆天邪神】妃雪,至于你……我这一生最愚蠢的【逆天邪神】决定,便是【逆天邪神】曾有过你这般愚蠢的【逆天邪神】弟子!”

  “……”云澈瞠目,无法言语。

  “三年前,星神界,一人屠灭一众星卫,还生生杀死一个星神长老,真是【逆天邪神】好一个威风啊。”沐玄音声音愈冷,字字刺心:“为了天杀星神,明知必死,明知根本不可能救得了她,还要只身远赴星神界,用死亡换取力量来为你们陪葬,多么的【逆天邪神】威风凛凛,多么的【逆天邪神】感天动地。”

  “呵!你死的【逆天邪神】痛快惨烈,死的【逆天邪神】一往深情,对得起你的【逆天邪神】天杀星神!但……你可知,有多少人为了能让你活命付出了大量的【逆天邪神】心血,冒了极大的【逆天邪神】风险,甚至险些搭上整个星界的【逆天邪神】未来,才让你有了在龙神界苟存的【逆天邪神】机会,而你却明知必死还要去赴死……你可对得起她们!?你可对得起自己!?你可对得起你在下界等你归去的【逆天邪神】妻妾家人!”

  “除了天杀星神,你还对得起谁!”

  沐玄音越说越怒,说完最后一句,已是【逆天邪神】胸口剧烈起伏。

  她的【逆天邪神】冰冷怒意之下,就连圣殿之外的【逆天邪神】飞雪都停止了飘摇。

  “……”云澈嘴唇颤动,好久才艰难的【逆天邪神】出声:“师尊,我……”

  “不许叫我师尊!”沐玄音再次将他的【逆天邪神】话语冰封:“我收你为弟子,许你任用冥寒天池,予你全界最好的【逆天邪神】资源,为让你尽快成就神劫境,放下宗门所有,亲自带你修行,日夜不离……这就是【逆天邪神】你对我,对吟雪界的【逆天邪神】回报!?”

  “我沐玄音没有你这般愚蠢的【逆天邪神】弟子!”

  她转过身去,巨硕的【逆天邪神】胸脯在剧烈起伏间抛动着凄艳的【逆天邪神】弧线。

  云澈第一次见到沐玄音如此的【逆天邪神】愤怒……哪怕当年,他犯下大错逃走后被她抓回,她都没有愤怒到如此程度。

  “师……尊……”云澈低下头,轻轻道:“你对弟子恩重如山,是【逆天邪神】这世上,对弟子最好的【逆天邪神】人,弟子却一次次让你痛心失望。弟子自知无颜……”

  “够了!”沐玄音背对他冷冷出声:“你为什么回来?谁让你回来的【逆天邪神】!?”

  这句话,让云澈足足怔了数息。

  她问的【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你为什么还活着,而是【逆天邪神】……你为什么回来?

  就好像……她早就知道自己还活着?

  “师尊,你难道早就……”

  “我问你为什么回来!给我正面回答!”沐玄音根本不给他询问之机。

  重新见到师尊的【逆天邪神】惊喜,已因她的【逆天邪神】冰冷和怒意而变成了惶然。他短暂犹豫,一五一十的【逆天邪神】道:“为了绯红之劫。”

  “绯红之劫?说清楚!”云澈的【逆天邪神】回答,让沐玄音冰眉一动。

  对于沐玄音,云澈没有理由隐瞒什么,他老老实实的【逆天邪神】说道:“冥寒天池之底,隐着一个冰凰神灵,这件事,师尊一定早就知晓。”

  沐玄音:“……”

  “弟子曾与她两次相见,她知道弟子的【逆天邪神】过去和拥有的【逆天邪神】力量。她亦很早之前就察觉到混沌之壁那个绯红泪痕的【逆天邪神】存在,并且似乎知晓它存在的【逆天邪神】原因和隐藏的【逆天邪神】劫难,并着重和弟子说过,我身上的【逆天邪神】力量,是【逆天邪神】平息这场劫难唯一的【逆天邪神】希望。”

  “包括,弟子在继承邪神神力的【逆天邪神】同时,亦担负起平息这场劫难的【逆天邪神】使命。”

  沐玄音:“……”

  “弟子所言,字字属实。”云澈知道,自己说出的【逆天邪神】话太过匪夷所思,所谓“希望”和“使命”更是【逆天邪神】虚无缥缈的【逆天邪神】东西,任谁听了,都基本不可能相信,甚至会觉得滑稽可笑。

  “弟子这几年一直身在下界。由于弟子所出身的【逆天邪神】蓝极星临近混沌之东,靠近绯红裂痕,因而近些年频发灾难,且越来越严重,逐渐到了无法控制的【逆天邪神】程度。”

  “东神域也一定已发生了各种类似的【逆天邪神】灾祸,就此下去,更会一日比一日严重。所以,弟子便重返神界,准备再入冥寒天池去见冰凰神灵,她或许可以告知弟子应对这场劫难的【逆天邪神】方法。”

  短暂的【逆天邪神】沉默,沐玄音终于转过身来,目光冰冷的【逆天邪神】看着他:“这就是【逆天邪神】你回来的【逆天邪神】原因?”

  “……也因,弟子一直想念师尊。”云澈低下头,不敢碰触她太过冰冷的【逆天邪神】目光。

  “……”沐玄音冰眸微眯,语气稍稍缓了几分:“这么说来,你的【逆天邪神】确还当我是【逆天邪神】你的【逆天邪神】师尊?”

  “是【逆天邪神】!”云澈马上用力点头:“永远都是【逆天邪神】。”

  “好,很好。”她微微颔首,声音陡然再次冷下:“如果你还当我是【逆天邪神】你的【逆天邪神】师尊,那就现在……马上……滚回你的【逆天邪神】下界,永远不许再踏入神界半步!”

  云澈抬头:“师尊,我……”

  “平息绯红之劫?你的【逆天邪神】使命?”沐玄音冷冷的【逆天邪神】道:“你自己不觉得可笑吗?”

  “混沌之壁上的【逆天邪神】裂痕,的【逆天邪神】确隐藏着未知的【逆天邪神】厄难。一旦爆发,东神域很可能会面临灭顶之灾。将之平息,是【逆天邪神】东神域所有人,乃至整个神界,整个混沌所有生灵的【逆天邪神】使命,什么时候成了你一个人的【逆天邪神】使命!?”

  “而以你的【逆天邪神】阅历、地位和能力,这样的【逆天邪神】使命,你配吗?”

  云澈嘴唇半张,无言以对。

  “我不妨告诉你一件事。”沐玄音看着他:“为了应对绯红劫难,宙天界已结合东神域所有王界和上位星界之力,铸造了一个打通近半个混沌的【逆天邪神】次元大阵,可从宙天神界直达混沌东极,就在十日前刚刚完成。”

  云澈惊愕……打通近半个混沌的【逆天邪神】次元大阵?

  这种东西,真的【逆天邪神】可能存在!?

  “另外,再有不到一个月,便是【逆天邪神】【宙天大会】召开之期。此宙天大会,便是【逆天邪神】为了应对绯红之劫,而有资格参与此事者……”沐玄音声音微顿:“唯有神主!”

  云澈:“……”

  “这等劫难,哪怕是【逆天邪神】神君,都没有应对的【逆天邪神】资格,你又能做什么?你方才的【逆天邪神】言语,简直就是【逆天邪神】天大的【逆天邪神】笑话!”

  “绯红之劫自会有人去应对,不仅东神域的【逆天邪神】神主,其他神域的【逆天邪神】强者也会参与其中,但绝对轮不到你来操心!所以,趁还没有他人知道你还活着,赶紧给我滚回下界!”沐玄音声音冰冷坚决,毫无余地。

  “可是【逆天邪神】,这是【逆天邪神】冰凰神灵亲口告诉我的【逆天邪神】,而且……”

  沐玄音冰眉沉下:“那你是【逆天邪神】准备听她的【逆天邪神】话,还是【逆天邪神】听我的【逆天邪神】话!?”

  “……”云澈定在那里,无法回答。

  沐玄音忽然伸手,一个冰蓝结界瞬间筑成,将云澈封锁其中……这个结界,能够封锁所有的【逆天邪神】光线、声音和气息。而她亲手所筑的【逆天邪神】结界,一万个云澈也别想脱离。

  “你既然敢回来,说明你已有决意,我不会逼你马上做决定。”

  结界之中,响起沐玄音的【逆天邪神】声音:“我给你十二个时辰,好好想想我刚才说的【逆天邪神】话,想想你在神界被人发现的【逆天邪神】后果,再想想你下界的【逆天邪神】妻妾、家人、女儿!”

  “十二个时辰后,要么,你自己乖乖滚回下界,永远不许再回来。要么,我打断你的【逆天邪神】腿,亲自把你扔回去!”

  声音消逝,然后再没有了其他的【逆天邪神】声音,唯余云澈在冰蓝的【逆天邪神】世界中发怔。

  师尊怎么会知道我有女儿……

  难道……

  结界之外,沐玄音脸上冷色顿去,但胸口却起伏的【逆天邪神】更加剧烈,许久都无法平息。

  她的【逆天邪神】身后,沐冰云缓步走出,看着沐玄音的【逆天邪神】样子,她幽幽叹息:“姐姐,你这样会吓到他的【逆天邪神】。”

  “哼,我还嫌我骂的【逆天邪神】不够!”沐玄音一声冷哼,余怒未消。

  “我知道,姐姐一直在气他当年明知十死无生,却还去星神界救天杀星神,怒他不爱惜自己的【逆天邪神】生命。但是【逆天邪神】……”沐冰云轻轻的【逆天邪神】道:“当年,他对姐姐,不是【逆天邪神】也做过相同的【逆天邪神】事么?”

  沐玄音:“……”

  “炎神界,葬神火狱,姐姐面对远古虬龙,伤势极重,油尽灯枯,又中虬龙之毒,已是【逆天邪神】必死之境。炎神界三宗主,还有各宗长老皆在,却无一人敢救。唯有他……只有神元境的【逆天邪神】力量,卑微无比的【逆天邪神】存在,却为了你,去扑向整个炎神界都不敢靠近的【逆天邪神】远古虬龙……那对他而言,同样是【逆天邪神】几近于十死无生。”

  “我原本以为,你当年只是【逆天邪神】被迫失身于他,还曾因此对他生怒。后来我才知,你非但失身,而且失心。”沐冰云看着姐姐,轻柔的【逆天邪神】言语撩触着她的【逆天邪神】心魂:“让你失心,让天杀星神甘为他化身邪婴的【逆天邪神】,不正是【逆天邪神】他最为‘愚蠢’的【逆天邪神】那一点么。”

  “不要说了。”沐玄音闭上眼睛:“你不会懂的【逆天邪神】。”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