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414章 重返宗门

第1414章 重返宗门

  嘴上否认,但云澈的【逆天邪神】心里却是【逆天邪神】万马奔腾。

  什么情况?

  这是【逆天邪神】怎么回事!?她是【逆天邪神】怎么认出来的【逆天邪神】?没道理,没可能啊!

  瞎蒙的【逆天邪神】?不对!就算是【逆天邪神】瞎蒙,也至少得有依据。而他容貌、声音、语气、名字全都做了变更,外放的【逆天邪神】玄气也只有雷电气息,更何况,还有“云澈已死”这个神界皆知的【逆天邪神】大前提。

  就连和他接触更多,玄力和神识高达神主境的【逆天邪神】火破云都完全没有识出他来,沐妃雪是【逆天邪神】怎么冒出“云师兄”这三个字来的【逆天邪神】!?

  沐妃雪没有因他的【逆天邪神】话而恼怒和自我怀疑,一双冰眸脉脉看着他的【逆天邪神】眼睛……以往,她绝对不会用这样的【逆天邪神】目光直视云澈,反而会在碰触到他眼睛的【逆天邪神】第一时间将目光移开。

  但,这个世上,最大的【逆天邪神】触动莫过于“永远失却”和“永远失却后的【逆天邪神】失而复得”……

  “我知道是【逆天邪神】你。”她轻轻说道,轻渺的【逆天邪神】声音如来自虚幻的【逆天邪神】梦中。

  云澈嘴角一歪,张口就想要否认……但碰触到她的【逆天邪神】目光,却是【逆天邪神】忽然无法将后面的【逆天邪神】话说出来,然后,他就连目光也不由自主的【逆天邪神】避开。

  沐妃雪不但认出了他,而且……分明还无比确信!

  真是【逆天邪神】活见鬼了!自己到底是【逆天邪神】哪里出的【逆天邪神】破绽?

  而且,她看自己的【逆天邪神】眼神……

  嘶……应该……不会吧??

  “你……为什么说我是【逆天邪神】什么‘云师兄’?”云澈压低声音问道。

  他躲闪的【逆天邪神】目光和明显弱下去的【逆天邪神】话语,已是【逆天邪神】接近于默认。沐妃雪说道:“这几年,师尊会经常和我说起关于你的【逆天邪神】事,师尊说,你曾经离开宗门,去往一个名为黑琊界的【逆天邪神】星界历练,在那段时间,你易名为‘凌云’。”

  云澈眼睛一瞪,更加懵逼:“就……就因为这个?”

  云澈在外易名时,都会使用“凌云”,绝不是【逆天邪神】他对天剑山庄的【逆天邪神】少庄主凌云有什么非分的【逆天邪神】感情,而是【逆天邪神】因为这个名字简单顺口烂大街……仅此而已。

  他逃去黑琊界那段时间做下的【逆天邪神】事,沐玄音的【逆天邪神】确是【逆天邪神】一查便知,知道他用了“凌云”这个假名也再正常不过。但,这么一个烂大街的【逆天邪神】名字,随便一个小星界都能找出几千几万个来,沐妃雪就凭这个联想到他的【逆天邪神】身上!?

  这特么不扯淡么!!

  说给鬼听鬼都不信啊!

  “这个名字,让我更加确信。”沐妃雪眸光依旧:“我在看到你的【逆天邪神】第一眼……虽然样貌、声音、气息都不一样,但我一下子就想到了你。”

  云澈:“……???”

  “因为……”她看着他一直在不自觉躲闪的【逆天邪神】眼睛:“我记得你的【逆天邪神】眼睛和味道。”

  “……”云澈愣在那里,一时间竟是【逆天邪神】不知所措。

  他不是【逆天邪神】火破云那种在男女之情上颇为空白的【逆天邪神】人,他太清楚沐妃雪的【逆天邪神】这句话意味着什么。

  眼睛……味道……并且就这么认出了伪装得极其完美的【逆天邪神】他,唯一的【逆天邪神】可能,就是【逆天邪神】他的【逆天邪神】影子在她的【逆天邪神】心中无比之深,深至灵魂的【逆天邪神】最深处。

  “……”云澈许久说不出话来,因为他一时之间,根本无法相信。

  他这一生接触过很多优异的【逆天邪神】女子,男女之情上的【逆天邪神】经验自是【逆天邪神】无比丰富。哪个女子对自己有意,他可以轻易感觉的【逆天邪神】出。但沐妃雪……自己和她唯一的【逆天邪神】正面交集,就是【逆天邪神】在沐玄音的【逆天邪神】“暗算”下把她扑倒侵犯,然后又不惜以自轰的【逆天邪神】方式强行自止,之后,真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连面都没有见过几次。

  偶尔见到,他从沐妃雪身上感受到的【逆天邪神】也永远只有冰冷和排斥……而结合沐妃雪的【逆天邪神】性情和自己对她做过的【逆天邪神】事,自己绝对应该是【逆天邪神】她在这个世上最厌恶的【逆天邪神】人。

  现在,面对她注视的【逆天邪神】眸光,听着她说着“我记得你的【逆天邪神】眼睛和味道”……云澈整个人都是【逆天邪神】懵的【逆天邪神】。

  这是【逆天邪神】怎么回事?这是【逆天邪神】什么时候的【逆天邪神】事?不应该啊……没理由啊……没可能啊!

  “你还要否认吗?”她轻轻的【逆天邪神】问。

  “你……就不怕自己认错?毕竟……毕竟……”云澈都有些语无伦次。

  “有些触动,一生唯有一次,唯有一人。”她依然看着他,不肯移开目光:“所以,不可能会错。”

  “……”沐妃雪说的【逆天邪神】话,和火破云先前对他的【逆天邪神】诉说何其相似。

  对了,火破云……

  云澈的【逆天邪神】头疼了起来。

  当年,在他成为沐玄音的【逆天邪神】亲传弟子之后,他在冰凰神宗的【逆天邪神】地位顿时无人可及,他亦知道,宗门之中很多的【逆天邪神】师姐妹倾慕于他……但,他无比确信,就算全宗门的【逆天邪神】女子都喜欢他,有一个人也定对他不屑一顾。

  那就是【逆天邪神】沐妃雪。

  但今天……此刻,他在长久的【逆天邪神】发懵之中忽然发觉,自己好像依旧不了解女人。

  深深的【逆天邪神】吸了一口气,云澈的【逆天邪神】灵觉释放,向周围快速一扫,确认没有他人在侧后,神色复杂的【逆天邪神】道:“好,我承认,我是【逆天邪神】云澈……活的【逆天邪神】云澈。”

  说话间,他伸出手来,手心之中,一抹冰芒一闪而逝,带起刹那的【逆天邪神】冰凰气息,然后,手掌抬起,随意的【逆天邪神】在脸上一抹,露出了他的【逆天邪神】真容。

  “……”沐妃雪珠唇轻动,面对他近在咫尺的【逆天邪神】面容,她冰眸颤荡,一直注视着他的【逆天邪神】目光却反而有些慌乱的【逆天邪神】躲闪,气息也明显的【逆天邪神】乱了。

  手掌再一抹,短短数息,他的【逆天邪神】面孔便又恢复至“凌云”的【逆天邪神】状态,心中一阵感慨……自己完美的【逆天邪神】易容啊!在女人面前竟如此的【逆天邪神】不堪一击?

  眼睛?味道?这玩意该怎么伪装!?

  目光慌乱的【逆天邪神】躲闪后,沐妃雪忽然转过身去,胸口一阵起伏,好一会儿,她的【逆天邪神】气息才平缓下来,声音似柔似冷:“师尊若知道你还活着,一定很高兴。”

  “先不要把我还活着的【逆天邪神】事告诉任何人。”云澈道。

  “我知道。”沐妃雪没有问他为什么还活着,亦没有问他这几年在哪里,又为什么回来:“跟我回宗门吧,我带你去见师尊。”

  “好。”云澈点头。

  幻烟城的【逆天邪神】玄兽动乱被平息,就连深隐的【逆天邪神】最大祸患亦被摒除,以后就算再有兽潮攻城,幻烟城应该也守得住。

  沐妃雪伤势暂时无碍,冰凰众弟子向幻烟城主打了个招呼,便登上玄舟,回返宗门。而云澈则以拜访吟雪界王为名随行。

  冰舟沐雪迎风,飞向宗门所在的【逆天邪神】冰凰界。站在冰舟前端,云澈看着没有边际的【逆天邪神】苍白世界,心潮剧烈的【逆天邪神】起伏着。

  终于要回到宗门,终于可以再见到师尊和冰云宫主。

  不知道她们看到自己,会是【逆天邪神】怎样的【逆天邪神】反应……自己“死去”的【逆天邪神】这些年,一定让她们挂心了。

  “怎么没见火少宗主?”云澈问道,他们离开幻烟城时,意外的【逆天邪神】没有见到火破云的【逆天邪神】身影。

  沐寒烟道:“哦!我险些忘记了,火少宗主似乎是【逆天邪神】临时接到宗门传音,所以匆匆离去,临行前让我代他向凌前辈和妃雪师姐辞行。”

  “原来如此。”云澈点头,隐约觉得似乎哪里不太对劲,但也并未多想。

  “凌前辈,”沐寒烟有些犹豫的【逆天邪神】道:“您应该有所耳闻,宗主她性情冷淡,不愿被人打扰。虽然您有救妃雪师姐性命的【逆天邪神】大恩,且得妃雪师姐亲自引见,但……前辈还是【逆天邪神】不要抱有太高期望为好。”

  “我明白。”云澈一脸轻松洒脱:“若能得见,自是【逆天邪神】万幸。若是【逆天邪神】无缘,那亦是【逆天邪神】应该,倒是【逆天邪神】我临时起意,似乎有些过于唐突了。”

  沐寒烟连忙一礼,稍稍放下心来。

  沐妃雪走了过来,她站到冰舟前端,云澈身侧,与他一起遥看远方,两人既无目光接触,亦无言语。

  两人的【逆天邪神】沉默,让世界显得格外安静。站在那里的【逆天邪神】沐寒烟忽然莫名觉得自己好像有些多余,他张了张口,却是【逆天邪神】没有出声,放轻脚步离开。

  “那个……”没了外人,云澈终是【逆天邪神】忍不住出声:“你怎么不问我为什么还活着?”

  沐妃雪毫无反应。

  “火破云他……”声音微顿,云澈说道:“你肯定感觉得出来,他看上你了。”

  从沐寒烟等人的【逆天邪神】反应看来,这早已不是【逆天邪神】秘密。的【逆天邪神】确,成就了神主的【逆天邪神】火破云,他面对任何女子都有着绝对的【逆天邪神】底气。同时,他亦格外主动,这一年时间,显然已经很多次前来吟雪界……只为沐妃雪。

  “与我何干。”她毫无表情的【逆天邪神】回答。

  云澈目光悄然侧过,厚着脸皮问道:“你能凭借味道和眼睛就认出我这么一个‘已死’之人。你该不会……暗恋我吧?”

  “……与你何干。”她的【逆天邪神】回答依旧冷漠,仿佛一下子又回到了当年的【逆天邪神】状态。

  “……”云澈一时无言。

  火破云喜欢沐妃雪,整整三千年都没断念。而沐妃雪明显又……云澈伸手抓了抓头发,脑壳疼……脑壳疼。

  他无意识的【逆天邪神】举动,让沐妃雪眸中的【逆天邪神】冰芒微微暗淡,她忽然冷冷出声:“他如何,是【逆天邪神】他的【逆天邪神】事。我如何,是【逆天邪神】我的【逆天邪神】事。一定皆与你无关,你不必因此烦扰。”

  说完,她冷然转身,无声离开。

  云澈转身,看着她远去的【逆天邪神】背影,长长吐了一口气……要是【逆天邪神】真这么简单就好了。

  真是【逆天邪神】奇了怪了,她为什么会喜欢我?

  直到现在,云澈都无法想明白沐妃雪为什么会对他生情……当真是【逆天邪神】一丁点的【逆天邪神】迹象和理由都想不到。

  随着冰舟的【逆天邪神】飞行,云澈释放的【逆天邪神】神识中,终于出现了冰凰界的【逆天邪神】气息,亦让他心中的【逆天邪神】更起悸动,沐玄音的【逆天邪神】面容与身影在他脑海中愈加清晰。

  四年了……

  不知道现在的【逆天邪神】我是【逆天邪神】否还在她的【逆天邪神】世界中……还是【逆天邪神】,已经被她从记忆里抹去。

  冰舟穿过冰凰界,然后快速落下,记忆中的【逆天邪神】冰凰神宗在视线中快速拉近。

  在他恍神间,沐妃雪出现在他的【逆天邪神】身侧:“我们直接去圣殿。”

  音犹在耳,沐妃雪已是【逆天邪神】飞身而下,云澈抚下心潮,紧随其后。

  宗门圣殿区域,沐玄音之外,可以自由出入的【逆天邪神】唯有沐冰云与沐妃雪,由沐妃雪带入无疑是【逆天邪神】最优的【逆天邪神】选择。看着沐妃雪带着“凌云”离开,众冰凰弟子虽都心中略感奇怪,但没有一人多说什么。

  冰凰圣殿,飞雪如虹。双脚重新踏在这片亘古覆雪的【逆天邪神】圣域中,云澈的【逆天邪神】脚步都不自觉轻了很多,亦在不知不觉间,从沐妃雪的【逆天邪神】身后走到了她的【逆天邪神】身侧。

  他卸去了脸上的【逆天邪神】伪装,气息亦转为冰凰封神典独有的【逆天邪神】寒气。

  圣殿之前,沐妃雪跪拜而下:“妃雪拜见师尊……”

  她话刚出口,圣殿之中便传出一个冰冷之极的【逆天邪神】声音:“让他一个人滚进来!”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