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413章 难啊难啊

第1413章 难啊难啊

  幻烟城的【逆天邪神】规模和苍风皇城相近,后者在下界是【逆天邪神】一国之皇城,而幻烟城在吟雪界,那真的【逆天邪神】就是【逆天邪神】一个贼偏贼小,九成以上吟雪界的【逆天邪神】人都叫不上名字的【逆天邪神】小城。

  一场守城大战,幻烟城损失巨大。这种情形,幻烟城主应该全力安排善后,但,由于城中多了几个吓死人的【逆天邪神】贵客,他全程在侧作陪,善后之事皆交于他人。

  沐妃雪开始凝心疗伤,一众冰凰女弟子在侧守护。

  云澈站在一处屋顶之上,默默看着远方疮痍遍布的【逆天邪神】雪域。今日所见,不过是【逆天邪神】吟雪界现状的【逆天邪神】冰山一角,整个东神域目前的【逆天邪神】状况他无法去想象。

  而有着蓝极星的【逆天邪神】前车之鉴,可想而知,若就此发展下去,受影响的【逆天邪神】玄兽层面会越来越高,到了某个程度,妖、人、灵也会开始受到影响,到了那个时候,东神域就真的【逆天邪神】会成为无比可怕的【逆天邪神】灾难之地。

  还会有极大的【逆天邪神】可能波及下界。

  无论如何,这场劫难都必须阻止。

  “凌兄弟。”身侧忽然传来火破云的【逆天邪神】声音。他不知道何时站在了那里,一身红衣,气度非凡,已彻底从曾经的【逆天邪神】稚嫩少年,成为俯视天地的【逆天邪神】当世至尊。

  云澈回首,半开玩笑道:“听闻火少宗主是【逆天邪神】经历宙天神境三千年的【逆天邪神】神子之一,这声兄弟,我可实摹灸嫣煨吧瘛垦当得起。”

  火破云淡淡而笑:“宙天三千年,凡世不过三年,虽寿元已在,但论及辈分,还要以凡世为准。”

  云澈也笑了起来:“据说摹灸嫣煨吧瘛寇成就神主着,将拥有主宰天地之力,受万灵仰望朝拜,像火少宗主这般毫无凌气的【逆天邪神】神主,怕是【逆天邪神】当世唯一了。”

  火破云摇了摇头:“凌兄弟过奖了。说起来,我反倒觉得凌兄弟才是【逆天邪神】个奇人。”

  “哦?”云澈侧目:“此话怎讲?”

  火破云直接大喇喇的【逆天邪神】在他身边坐下,没有半点的【逆天邪神】神主威仪:“凌兄弟说我没有神主架势的【逆天邪神】同时,自己亦对神主二字毫无敬畏之意,单这一点,凌兄弟已非常人。”

  “……”云澈微笑。的【逆天邪神】确,面对一个神主天降,幻烟城主才是【逆天邪神】最正常不过的【逆天邪神】反应。

  “而且,不知为何,我对凌兄弟总有一种一见如故之感。”他看着云澈,认真的【逆天邪神】道。

  “如此,是【逆天邪神】我的【逆天邪神】荣幸。”

  “我说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真的【逆天邪神】。”火破云感慨道:“这种感觉,已经太久没有过了。凌兄弟,你们一定认为,成就神主,便可傲然天下,万灵恭仰,无所不能,无所不顺。但实则……亦会让人失去很多。”

  “应该是【逆天邪神】些常人无法理解的【逆天邪神】烦扰吧?”云澈道。

  “不,”火破云摇头:“相反,是【逆天邪神】一些你们觉得再寻常不过的【逆天邪神】东西。比如……朋友。”

  云澈:“……”

  “一年前,我离开宙天神境,回到炎神界。成就神主的【逆天邪神】我让全界震荡,荣光无限。但,这一年多,我却再也找不到可以平等诉说的【逆天邪神】人。曾经的【逆天邪神】师兄、师弟、师姐、师妹,还有那些我无比珍惜的【逆天邪神】玩伴、朋友,他们全都变了……不,应该说,是【逆天邪神】我变了。无论我再怎么表现的【逆天邪神】和曾经一样,无论我再怎么表现出亲和,他们对我,总会那么的【逆天邪神】恭敬和敬畏……”

  “而更怕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我开始觉得他们幼稚,甚至会觉得他们卑微……无论我怎么压制,怎么努力,这些感觉都根本挥之不去。”火破云闭上眼睛,长长呼了一口气。

  “哈哈哈哈,”听了火破云的【逆天邪神】话,云澈却是【逆天邪神】大笑了起来:“破云兄,这绝非你的【逆天邪神】错,亦非你的【逆天邪神】损失,而是【逆天邪神】随着时间的【逆天邪神】流逝和修为、心境的【逆天邪神】提升,你所在的【逆天邪神】高度和所看到的【逆天邪神】世界与当年早已完全不同,你会有这种感觉,简直再正常不过。就如你现在看‘三千年’前的【逆天邪神】自己,不一样也很幼稚和卑微么。”

  “……”火破云稍怔,然后微笑:“或许,你说的【逆天邪神】没错。我亦如此想过,但……”

  “你只是【逆天邪神】还未适应而已,我想最多到明年这个时候,你就不会有这类烦扰了。”云澈道。

  火破云目光转过:“凌兄弟的【逆天邪神】寿元气息,应该尚不到百岁,胸怀却如此豁达,反倒显得我像个晚辈。看来凌兄弟这一生定有过非凡的【逆天邪神】阅历。”

  云澈笑了笑,未置可否。

  “不过,如果有一个人还在世的【逆天邪神】话,他一定依旧把我当朋友。可他却……”火破云仰头,看向苍白的【逆天邪神】天空,身上气息沉下,满是【逆天邪神】失落。

  云澈:“……”

  “成就神主,离开宙天神境时,我本以为我已无所畏惧,可以成为炎神界的【逆天邪神】永恒骄傲。但,我依旧远比我想象的【逆天邪神】脆弱的【逆天邪神】多。在听闻‘他’已不在世上后,我大哭了一场,足足数天才缓过……或许,这世上曾有过能让自己如此的【逆天邪神】人,也是【逆天邪神】一种幸运吧。”

  云澈:“……”

  火破云回神,连忙歉意道:“抱歉,似乎说了一堆无谓的【逆天邪神】话。他是【逆天邪神】我当年的【逆天邪神】朋友,如今已不再世。当年,他也是【逆天邪神】用‘破云兄’称呼我,所以才有所触动。”

  “你似乎倾慕于妃雪仙子?”云澈冷不丁的【逆天邪神】问道。

  “呃……”火破云微愕。当年的【逆天邪神】火破云若被如此问及,定会脸上通红,慌不跌的【逆天邪神】否认。而现在,他短暂一愕后,欣然点头:“不错。在见到她之前,我从来都不知道,这世上竟会存在那么美好的【逆天邪神】女子。”

  “不怕你笑话,”火破云笑道:“早在入宙天珠之前,我便对她一见铭心。只是【逆天邪神】那时,我心中狂热而胆怯,觉得自己根本不可能配的【逆天邪神】上这仙女一般的【逆天邪神】人,自然也不敢有丝毫表露。”

  “宙天神境的【逆天邪神】三千年中,我心无旁骛,却唯独无法忘却她的【逆天邪神】身影。那并没有阻遏我的【逆天邪神】修为,反而成为我最大的【逆天邪神】动力之一。直到成就神主,离开宙天神境,我才终于有了靠近她的【逆天邪神】勇气和底气。”

  “不过……”火破云摇头苦笑:“如你所见,她对我根本无动于衷,哪怕我已是【逆天邪神】如此高度。”

  云澈想了想,说道:“以你如今的【逆天邪神】修为和地位,只要你愿意,万界之中,下至一国公主,上至界王之女,都可任你挑选,你为何要如此执着于她?”

  “真正触及灵魂最深处的【逆天邪神】触动,或许一生唯有那么一次。”火破云轻语道:“至少,我在其他女子身上,再无法找到那种感觉,哪怕一丝一毫。凌兄弟不觉得如此吗?”

  “……”云澈伸手捏了捏下巴,不知道怎么回答。

  “师尊数次告诫我,冰凰女子所修的【逆天邪神】冰凰封神典会冻结情感,多少冰凰女子都是【逆天邪神】一生孤零,且极为排斥身负阳气的【逆天邪神】男子,我这种修炼火焰玄力的【逆天邪神】更是【逆天邪神】极斥,但……”火破云又是【逆天邪神】一声叹息:“我难以自控。凌兄弟,你可有什么方法?”

  “这个……唯有靠你自己,无人可以帮你。”云澈只能如此回答。

  火破云苦涩一笑,站起身来:“明明只是【逆天邪神】初见,却不知不觉和凌兄弟发了如此多的【逆天邪神】牢骚,还望不要笑话见怪。”

  “哪里,”云澈笑道:“破云兄如此坦诚相对,我唯有感激荣幸。”

  火破云微微点头:“凌兄弟看来是【逆天邪神】喜欢四处游历之人,若他日来我炎神界,我定会以上宾之礼待之。”

  “好,有破云兄此言,炎神界我是【逆天邪神】非去不可了。”云澈大笑道。

  “嗯,一言为定。”火破云颔首微笑,红影一闪,已消失在了云澈的【逆天邪神】眼前。

  云澈幽幽吐了一口气……难啊,着实是【逆天邪神】难啊,火破云喜欢谁不好,偏偏是【逆天邪神】整个吟雪界最难生情的【逆天邪神】人。不是【逆天邪神】一般的【逆天邪神】难啊。

  哦不不,先不说摹灸嫣煨吧瘛垦不难的【逆天邪神】问题,火破云现在可是【逆天邪神】一个神主,神主啊!当世最高层面的【逆天邪神】人物,走到哪里都是【逆天邪神】神明一般的【逆天邪神】存在,只要他愿意,想要什么样的【逆天邪神】女人得不到……偏偏选择一个几乎没有感情的【逆天邪神】。

  这都不是【逆天邪神】一根筋的【逆天邪神】问题,简直脑子有坑!

  多少盖世英杰天地亦可不惧,却偏偏过不了红颜这一关,希望火破云不至于如此吧。

  云澈没有动身,依旧端坐在原地,默默看着远方的【逆天邪神】雪域,思绪早已不知飞向了何方。

  刚回吟雪界,马上就会返回宗门,他需要思虑的【逆天邪神】东西实在太多。

  时间无声流逝,数个时辰过去,凝心疗伤中的【逆天邪神】沐妃雪终于睁开眼睛,伤势算是【逆天邪神】完全稳定了下来,她遣开守护在侧的【逆天邪神】冰凰弟子,缓步走出,目光微朦,似乎心事重重。

  远处,一直留意着她气息的【逆天邪神】火破云目光一动,连忙赶至想要第一时间关心问候,身影几个起掠,视线中已现出沐妃雪的【逆天邪神】身影。

  他心中一喜,刚要向前,但迈出的【逆天邪神】脚步却忽然定在了那里……许久一动不动。

  那身染血的【逆天邪神】冰凰雪衣已被换下,身上重归无暇。她本就如冰雪般的【逆天邪神】容颜因伤势而透着些许惨白与娇弱,让人更生心怜,淡粉色的【逆天邪神】唇瓣流溢着珠玉般的【逆天邪神】微光,一双冰眸,凝着他人千世都不敢奢望的【逆天邪神】风华……

  她静静的【逆天邪神】站在那里,将所在世界化作了一副绝美的【逆天邪神】画卷。

  她的【逆天邪神】眸光分外的【逆天邪神】迷离朦胧,似雾似梦。而她视线所向……那个并不高的【逆天邪神】房顶之上,云澈背对她坐在那里,全身一动不动,显然是【逆天邪神】在凝心思索着什么。

  她亦一动不动,就这么怔怔痴痴的【逆天邪神】看着……许久,无声无言。

  “……”火破云也定在了那里,同样一动不动。

  沐妃雪如此的【逆天邪神】眸光,他第一次见到,但,却一点都不陌生……因为,那像极了他那么多次悄悄看着她的【逆天邪神】背影,不自觉便痴了的【逆天邪神】样子……

  他忽然间失去了思考的【逆天邪神】能力。

  世界,随着这一副画面而长久定格。

  终于,不知过了多久,云澈从沉思中回神,他站了起来,然后长长的【逆天邪神】伸了伸有些发僵的【逆天邪神】腰。也在这时,他才发现了沐妃雪的【逆天邪神】气息,回过身来,笑眯眯的【逆天邪神】道:“哦!这不是【逆天邪神】妃雪仙子么,看来伤势恢复的【逆天邪神】不错,准备回宗门了么?”

  “……”沐妃雪如从梦中醒来,眸光剧动,她没有回答,而是【逆天邪神】忽然飞身而起,轻飘飘的【逆天邪神】落在了云澈身前,如一只雪蝶舞空,美不胜收。

  所落下的【逆天邪神】位置,距离他只有一步之距。

  沐妃雪的【逆天邪神】这个举动,让云澈颇有些惊讶和措手不及,瞪了瞪眼问道:“你要干啥?要感谢救命之恩的【逆天邪神】话就算了,我之所以出手并不是【逆天邪神】想救你,只是【逆天邪神】单纯的【逆天邪神】看不得美女在我面前香消玉殒。”

  沐妃雪看着他,唇瓣轻动,音若柔风:“云师兄……原来你还活着……”

  “~!#¥%……??”云澈心中懵逼,脸上镇定:“什么云师兄?你在说啥?我姓凌,凌云凌杰凌尘的【逆天邪神】凌!不是【逆天邪神】云,更不是【逆天邪神】你什么师兄!你该不会是【逆天邪神】伤势未愈……所以思绪有些混乱?”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