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410章 变性了?

第1410章 变性了?

  云澈轻佻无礼的【逆天邪神】话语让沐妃雪惨白的【逆天邪神】面孔与涣散的【逆天邪神】眼瞳都微现怒色,但在他的【逆天邪神】力量之下,自己的【逆天邪神】所有力量如被封结,再无法释放。

  “吼!”

  “呜吼!!!!”

  被震开的【逆天邪神】两只冰河巨兽勃然大怒,骤扑而至,两只神灵巨兽的【逆天邪神】恐怖力量同时轰下,让大片雪域都瞬间下陷。

  隔着数十里之遥,幻烟城前的【逆天邪神】冰凰弟子和守城玄者都感觉全身如覆万钧,无法喘息。他们转头看向身处两只巨兽阴影之下的【逆天邪神】沐妃雪,心中泛起深深的【逆天邪神】绝望。

  云澈目光转回,看了两只扑来的【逆天邪神】冰河巨兽一眼。

  顿时,就是【逆天邪神】看向它们的【逆天邪神】那一瞬间,那两股交叠在一起的【逆天邪神】可怕威压一下子消失的【逆天邪神】无影无踪,就如忽然破碎无踪的【逆天邪神】肥皂泡般。

  人们还未从这匪夷所思的【逆天邪神】变化中回过神来,云澈的【逆天邪神】手掌已不紧不慢的【逆天邪神】伸出……

  嘶啦!!

  两道湛紫雷电穿空劈下,贯穿了两只冰河巨兽的【逆天邪神】躯体……在他们比精钢还要强韧千万倍的【逆天邪神】神灵之躯上贯出两个足有十多丈宽的【逆天邪神】大洞。

  如破朽木。

  两只冰河巨兽在空中刹那停滞,然后在暴雨般的【逆天邪神】飞血中坠落而下,砸入玄兽群的【逆天邪神】瞬间,身上依旧没有散尽的【逆天邪神】雷光猛烈爆发,竟是【逆天邪神】直接爆开两个巨大的【逆天邪神】雷电灾域,将数不清的【逆天邪神】玄兽卷入其中,带起无数痛苦绝望的【逆天邪神】玄兽哀鸣。

  嘶啦!!

  嘶啦!!

  雷电嘶鸣的【逆天邪神】声音震耳欲聋,撕心裂魂……但,幻烟城前,所有玄者却都保持着眼瞳放大,面孔扭曲的【逆天邪神】姿态……

  让他们陷入绝望的【逆天邪神】冰河巨兽……还是【逆天邪神】两只,就这么……死了!?

  被那个忽然出现的【逆天邪神】人……一下子灭杀……轻易的【逆天邪神】像是【逆天邪神】随手碾死两只蹦跶的【逆天邪神】蚱蜢!

  “死……死了……”幻烟城主一阵低念,久久回不过神来。

  “……”沐妃雪亦是【逆天邪神】怔在那里。

  云澈既已出手,那便也没必要再有什么顾忌,他手臂一挥,天地之间顿起霹雳,数百道雷电从不同的【逆天邪神】方位骤劈而下,每一道雷电劈下的【逆天邪神】刹那,便会炸开一个庞大雷域,顷刻之间,浩大的【逆天邪神】雪域已是【逆天邪神】化作不见边际的【逆天邪神】庞大雷海。

  紫芒完全压过了雪域的【逆天邪神】白芒,也充斥了所有人瞳孔中的【逆天邪神】世界。所有冰凰弟子和守城玄者都定在了那里,个个瞠目结舌,如临幻境。

  雷域之中,无数的【逆天邪神】雷光释放着毁灭的【逆天邪神】嘶鸣。而每一道雷光又都似乎有着独立的【逆天邪神】生命和意识,它们快速的【逆天邪神】传导、蔓延,将一个又一个,一片又一片玄兽拖入毁灭雷域,却绝不曾触及、伤及任何一个玄者……哪怕近在咫尺。

  沐妃雪手中的【逆天邪神】剑缓缓垂下,身前,云澈距离她只有咫尺之距,她看着云澈的【逆天邪神】背影,目光逐渐的【逆天邪神】痴了……

  云澈手臂一挥,天地间顿时响起无比恐怖的【逆天邪神】“嘶啦”声,整整百里雪域被横掀而起,无数的【逆天邪神】玄兽,无数的【逆天邪神】尸身在爆闪的【逆天邪神】雷光之中被远远甩出……在视线的【逆天邪神】极处,下了一场漆黑的【逆天邪神】暴雨。

  雷鸣渐止,世界顿时变得安静下来。这片刚刚才被玄兽践踏,险些被迫入绝境的【逆天邪神】土地,整整百里之内再无一只玄兽的【逆天邪神】存在。

  而远方那些残存的【逆天邪神】玄兽,也定已被吓破胆,再不敢临近半步。

  危机解除,云澈扫了一眼幻烟城前目瞪口呆的【逆天邪神】众人,转身问道:“你没事吧?”

  说话之时,他的【逆天邪神】眉头微不可察的【逆天邪神】动了一下。

  因为沐妃雪正直视着他的【逆天邪神】眼睛,双眸透着虚弱和涣散,却是【逆天邪神】直直的【逆天邪神】盯着他,直到他说完话,她依然没有移开目光,亦没有回答。

  而云澈记忆中的【逆天邪神】沐妃雪是【逆天邪神】个性情冷淡到骨子里的【逆天邪神】人,绝不会这样和人对视。哪怕是【逆天邪神】和她有着“特殊关系”的【逆天邪神】他主动找她搭话,她都是【逆天邪神】目光别过,理都不理,甚至会直接走开。

  “……?”云澈伸手按了按鼻头,笑眯眯的【逆天邪神】道:“这位仙子,你这么盯着我看,我可是【逆天邪神】很不好意思的【逆天邪神】。”

  云澈话音刚落,沐妃雪手中的【逆天邪神】冰剑忽然脱手,她的【逆天邪神】身体也微微一晃,然后无力坠下。

  “妃雪师姐!!”

  远处,呆滞许久的【逆天邪神】冰凰弟子看到这一幕,这才如梦方醒,在惊叫中快速冲来。

  云澈下意识的【逆天邪神】伸手,但手臂伸到一半,却又瞬间收回,改为释出一团温和的【逆天邪神】玄气,轻轻托住了沐妃雪坠下的【逆天邪神】身躯,让她轻飘飘的【逆天邪神】落在了地上。

  他虽然强行制住了沐妃雪即将释放的【逆天邪神】断月毁殇,但她的【逆天邪神】精血已伤,元气也受到重损,在加上她在两只冰河巨兽的【逆天邪神】力量下受到的【逆天邪神】伤势……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她都要处在虚弱状态。

  除非他施以荒神之力或光明玄力。

  沐妃雪缓缓盘坐在地,眉心间冰凰印记微闪,开始凝心压制伤势和混乱虚弱的【逆天邪神】气血。

  “妃雪师姐!”

  一众冰凰弟子仓惶而至,数个修为最高的【逆天邪神】冰凰女弟子来到沐妃雪身边,快速摆成一个阵势为她护法。而为首的【逆天邪神】冰凰男弟子在云澈面前躬身而拜:“这位前辈,感谢你仗义出手,救我妃雪师姐,我冰凰神宗会永记前辈恩情。”

  云澈一眼认出,这个为首的【逆天邪神】男弟子名为沐寒烟,是【逆天邪神】冰凰神殿的【逆天邪神】弟子,也是【逆天邪神】当年代表吟雪界参加玄神大会的【逆天邪神】弟子之一……不过成绩是【逆天邪神】垫底的【逆天邪神】惨。

  而这声前辈嘛……

  云澈大气的【逆天邪神】一摆手:“举手之劳,不用放在心上。”

  后方,幻烟城众玄者也匆匆而至,为首的【逆天邪神】幻烟城主“噗通”一声直接跪倒在云澈面前,泣声道:“前辈……感谢相救大恩!今日若无前辈在此,我幻烟城定已毁于玄兽之难,请恩公前辈受我等一拜。”

  他的【逆天邪神】身后,一众守城玄者也都齐刷刷跪地,向着云澈郑重而拜。

  “……”云澈嘴角咧了咧,刚要说话,忽然眉头一动。

  因为他感觉到,身后有一束目光正默默直视着自己的【逆天邪神】后背……那是【逆天邪神】属于沐妃雪的【逆天邪神】目光,她没有在压制伤势时闭目凝神,反而冰眸睁开,就这么看着他的【逆天邪神】后背,许久都没有将目光移开半分。

  什么鬼?以沐妃雪那天王老子都懒得多看一眼的【逆天邪神】性子,怎么可能这么盯着一个陌生人看……难道她成为师尊的【逆天邪神】亲传弟子之后,连性子也变了?

  “还请恩公前辈告知尊名,我幻烟城将世代铭记……恩公前辈但有吩咐,我等万死不辞!”幻烟城主字字铿锵的【逆天邪神】道。

  的【逆天邪神】确,单就那两只可怕的【逆天邪神】冰河巨兽,今日若无云澈,幻烟城绝对会被踏平。他们再怎么感激云澈都是【逆天邪神】应该。

  云澈再次摆手,依旧满脸随意:“都说了只是【逆天邪神】举手之劳,不用放在心上。哦……在下姓凌,单名云字,记不记得住都无所谓。”

  沐妃雪:“……”

  沐寒烟马上道:“晚辈冰凰弟子沐寒烟,前辈之名,晚辈定会上报我宗长老……呃,晚辈斗胆询问,前辈来自何方?是【逆天邪神】否是【逆天邪神】一位……神王?”

  云澈用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雷电之力,显然不是【逆天邪神】吟雪界的【逆天邪神】人。

  云澈道:“你说的【逆天邪神】没错,我的【逆天邪神】确是【逆天邪神】个神王,也并非吟雪界的【逆天邪神】人,只是【逆天邪神】偶然路过此地,至于其他的【逆天邪神】,就不要多问了。”

  听到云澈亲口承认,众人都是【逆天邪神】心头大震。

  神王……在吟雪界,哪怕在界王宗门冰凰神宗,都是【逆天邪神】宫主和长老级的【逆天邪神】人物!

  幻烟城主的【逆天邪神】腰板更是【逆天邪神】低了三分,诚惶诚恐道:“我幻烟城能得一位神王莅临,实为百年之幸。还请恩公前辈入城为客,让我等略表感激。”

  “不用了,我还要赶路,你们也赶紧收拾这烂摊子吧。”

  背后一直不肯离开的【逆天邪神】目光让云澈略微有些心神不宁,他随便撂下两句话,便准备直接离开,忽而,落在他背后的【逆天邪神】目光一阵不正常的【逆天邪神】颤动……

  沐妃雪身体摇晃,然后猛地吐出一大口猩血,伤势非但没有压下,反而陡然加剧,脸色亦变得更加惨白。

  “妃雪师姐!”众冰凰弟子都是【逆天邪神】面色惨变,手忙脚乱的【逆天邪神】拿出各种疗伤灵药,却无一敢用在沐妃雪身上。因为她不但重创,还要加上精血、元气大损下的【逆天邪神】极度虚弱,外力可能非但无用,反而会让状况加剧。

  云澈回身看了一眼沐妃雪的【逆天邪神】状况……沐妃雪的【逆天邪神】伤势虽然不轻,但凭她自己完全可以压制。她如此之状,分明是【逆天邪神】受断月毁殇的【逆天邪神】反噬。

  很显然,断月毁殇她应该只是【逆天邪神】修成不久,并不能完全驾驭。虽被云澈强行遏止,但反噬依旧相当之重。

  若不是【逆天邪神】云澈出手,她纵然强行拼死一只冰河巨兽,也会当场命陨。

  现在若是【逆天邪神】放任不管,沐妃雪纵然以后痊愈,也定留隐伤,天赋也会大为折损。

  “我来助你吧,不许乱动!”

  按照他对沐妃雪的【逆天邪神】了解,哪怕这种状况,也绝对不会允许任何男子碰触。所以他压根不待她有何反应,手指闪电般的【逆天邪神】点出,触在了她的【逆天邪神】心口,荒神之力带动天地灵气,如缕缕清泉,涌入沐妃雪的【逆天邪神】体内。

  为了防止沐妃雪猛烈抗拒,他已凝聚玄力,准备将她的【逆天邪神】身体和力量强行压住。但,让他意外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沐妃雪的【逆天邪神】身躯只是【逆天邪神】轻微一颤……然后便安静下来,无论言语还是【逆天邪神】身躯,都没有排斥他的【逆天邪神】碰触。

  “???”云澈的【逆天邪神】眉头不自觉的【逆天邪神】跳动了一下……什么情况?难道真的【逆天邪神】变性了?

  总不会是【逆天邪神】她认出我来了吧……不不,这是【逆天邪神】绝对不可能的【逆天邪神】。他的【逆天邪神】易容、易声一向完美,使用的【逆天邪神】力量和外放的【逆天邪神】气息也都是【逆天邪神】雷电玄力,更不要说他在神界所有人的【逆天邪神】认知中早就已经死了。

  再说,虽然同在一个宗门三年,但沐妃雪和他是【逆天邪神】相当不熟的【逆天邪神】,两人的【逆天邪神】交集算起来撑死只有那次被沐玄音下了虬龙之血,让他半失控之下将她扑倒扒光……最后还不惜自轰而没上成。

  之后偶尔见面,她话都不会和他说一句。

  这样能认出来……打死云澈都不相信!

  云澈的【逆天邪神】举动没惊到沐妃雪,倒是【逆天邪神】把周围所有冰凰弟子都吓了一大跳……看着云澈的【逆天邪神】手指居然和沐妃雪的【逆天邪神】躯体直接相触,他们无不是【逆天邪神】眼睛圆瞪,然后面面相觑。

  在云澈的【逆天邪神】荒神之力下,沐妃雪的【逆天邪神】脸色以极快的【逆天邪神】速度好转,混乱不堪的【逆天邪神】气血也平复了下来。

  剩下的【逆天邪神】,靠沐妃雪自己便已足够。

  云澈手臂收回,看了众冰凰弟子怪异的【逆天邪神】脸色一眼,很是【逆天邪神】不耐的【逆天邪神】一甩手,嘟囔道:“真是【逆天邪神】麻烦,你们这些小娃娃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带她回宗门,怕她死的【逆天邪神】太慢吗!”

  身为冰凰弟子,吟雪界谁敢对他们不敬。但云澈这一顿斥,他们都是【逆天邪神】连忙点头。沐寒烟向前道:“我们这就带师姐回宗。倒是【逆天邪神】……不知凌前辈欲往何处?若不嫌弃,可否赏面入我宗门为客,让我宗了表谢意。”

  “不用了,”云澈不耐烦的【逆天邪神】转身:“我身上事情多得很,没那闲工夫,要不是【逆天邪神】看这个女娃娃长得标致,我都懒得出手……走了走了!”

  说完,他便直接转身,一步踏出,便已在数十丈之外……却没有继续向前,而是【逆天邪神】忽然停在了那里。

  他看着前方,目光中的【逆天邪神】不耐之色皆去,化作了深深的【逆天邪神】凝重与幽寒。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