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408章 再见沐妃雪

第1408章 再见沐妃雪

  视线之中,是【逆天邪神】一个苍白无际的【逆天邪神】世界,冰雪连天,冰川林立,冰雾弥漫,空中飘荡着点点飞雪,大地的【逆天邪神】每一个角落,都覆着仿佛永恒的【逆天邪神】寒雪与冰层。

  那股属于神界,更属于吟雪界的【逆天邪神】灵气涌来,让云澈全身毛孔齐开,体内荒神之力在兴奋中快速运转,他的【逆天邪神】所有灵觉也都仿佛脱离泥沼,焕然重生,变得格外清明……的【逆天邪神】确,和神界相比,下界的【逆天邪神】气息用浑浊如泥沼来形容毫无夸张。

  “吟雪界……”云澈看着无际的【逆天邪神】苍白,呼吸着这里的【逆天邪神】寒气,心潮剧烈的【逆天邪神】澎湃着。已经四年多了,他终于再次回到了吟雪界……这个他在神界的【逆天邪神】起点,这个改变他命运,亦紧系了他命运的【逆天邪神】地方。

  没有太多的【逆天邪神】时间去感慨,既已回到吟雪界,他要做的【逆天邪神】,就是【逆天邪神】第一时间赶回宗门,然后去冥寒天池见冰凰神灵。

  沐冰云给他的【逆天邪神】次元石虽可定向传送至吟雪界,但传送的【逆天邪神】方位无法太过精准,第一次随沐冰云到来时,也是【逆天邪神】又飞了很远才回到冰凰神宗。

  这一次自然也不例外。

  不过,对现在的【逆天邪神】云澈而言,这已经不是【逆天邪神】太大的【逆天邪神】问题,他马上全力释放神识,扫向四周……只要稍稍感知到冰凰界的【逆天邪神】气息方位,他便可直飞而去。

  但……五息……十息……二十息……

  云澈睁开眼睛,一脸郁闷。

  他竟是【逆天邪神】找不到冰凰界的【逆天邪神】气息。

  也就是【逆天邪神】说,他被传送至的【逆天邪神】位置应该是【逆天邪神】吟雪界相当之偏的【逆天邪神】方位,距离冰凰神宗所在的【逆天邪神】冰凰界很远很远……远到以他神王境的【逆天邪神】灵觉都完全感知不到。

  而他的【逆天邪神】冰凰铭玉早在星神界就被毁了,想给宗门的【逆天邪神】谁传音都无法做到。

  在吟雪界的【逆天邪神】几年,除了“出使”了一次冰风帝国,云澈就基本没离开过宗门,因而对吟雪界的【逆天邪神】版图可谓一无所知,想让他凭着记忆回去……那是【逆天邪神】压根不可能的【逆天邪神】!

  “看来,只能找人打听了。”

  作为吟雪界的【逆天邪神】界王宗门,估计随便找个刚出生没多久的【逆天邪神】娃娃都能打听到冰凰神宗的【逆天邪神】所在方位。

  周围并没有生灵的【逆天邪神】气息,这一点云澈毫不奇怪,吟雪界因为气候原因,无论人还是【逆天邪神】玄兽,都分布的【逆天邪神】极为稀疏。他随便选了个方向,直飞而去,但马上,他又忽得停了下来,眼睛缓缓眯起。

  因为他看到了东方天空,那枚血红色的【逆天邪神】星辰。

  果然,在这里也可以看得清清楚楚。

  也就意味着,东神域定然也在承受着类似的【逆天邪神】影响。

  但,东神域距离混沌东极要远得多,力量层面又高得多,所以受影响的【逆天邪神】程度应该远弱于蓝极星。否则,那绝对会是【逆天邪神】谁都无法阻止的【逆天邪神】弥天大难。

  收回目光,云澈自言自语道:“宗门不知道有没有什么大的【逆天邪神】变化。他们定都以为我死了,师尊若是【逆天邪神】见到我,一定会吓一大跳吧。”

  自言自语间,他的【逆天邪神】手在脸上一阵快速的【逆天邪神】乱搓,手掌离开时,他的【逆天邪神】面容已发生了相当之大的【逆天邪神】变化。完全不同的【逆天邪神】面孔,但依旧气度不凡,而眼神则透着一种很是【逆天邪神】自然的【逆天邪神】轻狂。

  玄力易容虽简单,但玄力高者可一眼窥破。而云澈极擅长的【逆天邪神】药物易容,除非这方面的【逆天邪神】专家,否则难窥破绽。

  气息也没有收敛,而是【逆天邪神】刻意释放出了在神界绝对无人识得的【逆天邪神】云家紫云功的【逆天邪神】雷电气息,最擅长的【逆天邪神】火焰与寒冰之力则被他隐下……以能完美驾驭元素之力的【逆天邪神】邪神神力,要做到这一点轻而易举。

  如此,除非修为远胜,且极其熟悉他的【逆天邪神】人,否则几乎不可能识出他。

  再加上“他已经死了”这个前提和暗示在,哪怕相识之人,能认出他的【逆天邪神】可能性也微乎其微。

  他的【逆天邪神】身影开始在白雪茫茫的【逆天邪神】世界中穿梭,速度逐渐越来越快。

  回到神界,在蓝极星的【逆天邪神】三年中沉寂下去的【逆天邪神】念想也自然而然的【逆天邪神】躁动起来。一个又一个身影在他的【逆天邪神】心海中浮现。

  神曦……火破云……火如烈……月神帝……龙皇……玄神大会的【逆天邪神】朋友与对手……

  与他同样背负着特殊力量,命运与他一样波澜起伏,又同出生在蓝极星的【逆天邪神】夏倾月……

  他恨极的【逆天邪神】星神帝与千叶影儿……

  永远失去的【逆天邪神】茉莉与彩脂……

  在这个世界,他欠下了很多恩,也留下了无数的【逆天邪神】恨与憾……

  但,他现在的【逆天邪神】力量,却依旧无法报答那些恩,讨回那些恨。

  飞出了不知多远,脑中无数的【逆天邪神】念想和画面混乱交织中,他的【逆天邪神】灵觉之中,终于出现了人的【逆天邪神】气息。

  但马上,他的【逆天邪神】眉头也猛地一蹙。

  因为不只是【逆天邪神】人的【逆天邪神】气息,还分明有大量玄兽的【逆天邪神】气息!

  而无论人还是【逆天邪神】玄兽的【逆天邪神】气息,都无比的【逆天邪神】混乱……分明是【逆天邪神】处在恶战之中。

  玄兽动乱!?

  这四个字瞬间闪过云澈心海,他的【逆天邪神】速度陡然加快,直冲而去。

  很快,他的【逆天邪神】视线之中,出现了一个蔓延数百里的【逆天邪神】冰城,冰城的【逆天邪神】南方,数层结界正在闪动着明光,而结界的【逆天邪神】前方,是【逆天邪神】一片……简直一望无际的【逆天邪神】庞大玄兽群。

  黑压压的【逆天邪神】玄兽群如翻滚的【逆天邪神】黑云,冲向着冰城,它们全部疯了一般的【逆天邪神】攻击着结界和阻挡它们的【逆天邪神】玄者,被力量扬动的【逆天邪神】飞雪和碎冰漫天飞舞,如暴雪一般,玄兽的【逆天邪神】咆哮,力量的【逆天邪神】轰鸣更是【逆天邪神】震天动地。

  在这恐怖绝伦的【逆天邪神】玄兽潮面前,那些搏命抵挡的【逆天邪神】玄者显得格外渺小,他们将玄兽层层摧灭,但后方的【逆天邪神】玄兽依旧仿佛无穷无尽,让他们一个个的【逆天邪神】力竭、重伤、丧命……

  最外层的【逆天邪神】结界在玄兽群的【逆天邪神】攻击下开始剧烈摇晃,一层越来越沉重昏暗的【逆天邪神】绝望气息笼罩着这个曾经在冰雪中亘古安宁的【逆天邪神】冰城。

  玄兽动乱……虽然,就蓝极星的【逆天邪神】“经验”来看,这貌似只是【逆天邪神】绯红影响的【逆天邪神】最初阶段,但,神界的【逆天邪神】玄兽动乱,和下界的【逆天邪神】玄兽动乱毫无疑问是【逆天邪神】两个截然不同的【逆天邪神】概念!

  云澈速度放慢,逐渐靠近,远远看着……眼前情景,东神域的【逆天邪神】现状可见一斑。

  “糟了……东南侧出现缺口,快去守住!!”

  “不行!根本没有多余的【逆天邪神】力量了……呃啊!!”

  “为什么援兵还没有到来!!”

  “已经向周边所有能求助的【逆天邪神】城池宗门传音求助……但,到处都是【逆天邪神】失控的【逆天邪神】玄兽潮,他们也都自顾不暇,哪有余力管这里!”

  “七师兄……不……七师兄……别死!!七师兄……啊!!!”

  砰!!

  随着漫天碎灭的【逆天邪神】玄光,又一层防御结界崩碎,带起大片近乎绝望的【逆天邪神】嘶吼声。

  只剩下最后的【逆天邪神】两层结界。

  “宗主,已经无望了!冰岚宗也已全军覆没。我们逃吧……留得青山在,不怕没……”

  “住口!我们宗门的【逆天邪神】根在这里,我就算死,也要死在幻烟城!怕死的【逆天邪神】孬种尽管夹着尾巴逃!但以后,永远别自称是【逆天邪神】我九星门的【逆天邪神】弟子!!”

  这一场人与暴乱玄兽的【逆天邪神】恶战每一息都无比的【逆天邪神】惨烈,苍白了无数年的【逆天邪神】雪域,早已被猩红的【逆天邪神】血液完全浸透,冰冷的【逆天邪神】寒风卷动着刺鼻到令人作呕的【逆天邪神】血腥味。

  即使是【逆天邪神】用生命在抗争,换来的【逆天邪神】依旧只有死亡和层层逼近的【逆天邪神】绝境,最后的【逆天邪神】结界,也在战栗中摇摇欲坠。

  当所有的【逆天邪神】结界破碎,这庞大的【逆天邪神】玄兽潮涌入冰城之中……可想而知会是【逆天邪神】怎样的【逆天邪神】画面。

  云澈伸出手掌,光明玄力在掌心凝聚……但马上,又被他完全收起。

  不行……这里不是【逆天邪神】蓝极星,而是【逆天邪神】神界。

  唉……算了,刚答应的【逆天邪神】不要多管闲事节外生枝。

  云澈摇了摇头,完全放下了插手的【逆天邪神】念头。而就在他准备离开时,忽然目光一动,看向了北方。

  那是【逆天邪神】……

  宗门的【逆天邪神】气息!

  共有一千多人,全部是【逆天邪神】神道修为,大部分为神元境和神魂境,少数为神劫境,而为首之人……神灵境的【逆天邪神】修为,似乎还有冰凰血脉,而且感觉上……还有些熟悉?

  云澈没有再离开,隐下气息,目光盯视着北方……很快,感知中的【逆天邪神】身影出现在了视线之中。

  无论男女,清一色的【逆天邪神】白衣,是【逆天邪神】云澈再熟悉不过冰凰雪衣。而不同的【逆天邪神】冰凰雪衣也代表着不同的【逆天邪神】身份,他们有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来自寒雪殿,有的【逆天邪神】来自冰凰宫,而那几十个神劫境的【逆天邪神】赫然是【逆天邪神】神殿弟子!

  云澈的【逆天邪神】目光牢牢集中在为首之人的【逆天邪神】身上,目光出现了短暂的【逆天邪神】恍惚。

  她有着一张冰雪所凝化的【逆天邪神】绝美容颜,美得让人屏息,又冷的【逆天邪神】让人魂寒,尤其她的【逆天邪神】眼眸,没有任何的【逆天邪神】情感,只有足以冻结一切的【逆天邪神】冰冷……就如当年初见的【逆天邪神】楚月婵。

  她的【逆天邪神】出现,她的【逆天邪神】存在,就像是【逆天邪神】在这冰雪覆盖的【逆天邪神】世界中,展开了一朵傲然孤放的【逆天邪神】净世冰莲。

  “沐……妃……雪……”云澈不由自主的【逆天邪神】轻念。

  几年不见,她更美了几分,亦更冷了几分,似是【逆天邪神】随着修为的【逆天邪神】提升,她的【逆天邪神】情感被更彻底的【逆天邪神】冰封。她的【逆天邪神】修为,也已突破了当年的【逆天邪神】神劫境,成就神灵境。

  而她所穿的【逆天邪神】冰凰雪衣……上面所纹的【逆天邪神】冰凰图纹,他再熟悉不过。

  因为那是【逆天邪神】冰凰神宗宗主亲传弟子的【逆天邪神】象征!

  而沐妃雪身上远比曾经浓郁的【逆天邪神】冰凰血脉气息,也在证明着什么。

  一众冰凰弟子的【逆天邪神】到来,如从天边掠过一片冰蓝霞光,让整片天地的【逆天邪神】颜色都出现了明显的【逆天邪神】变化。所有人的【逆天邪神】目光下意识的【逆天邪神】看去,随之爆发出惊喜到极点的【逆天邪神】吼叫声。

  “是【逆天邪神】冰凰神宗!是【逆天邪神】冰凰神宗!!”

  “快开结界!!”

  在欲撕破喉咙的【逆天邪神】兴奋吼叫声,最后的【逆天邪神】两层守护结界打开缺口,速度最快的【逆天邪神】沐妃雪直冲在前,手中冰剑掠起,一朵冰莲在玄兽群中绽放,将最前方数百只玄兽瞬间冻结。

  后方的【逆天邪神】冰凰弟子紧随而上,冰凰封神典之下,刹那间数十里区域冰雪封天,本是【逆天邪神】汹涌澎湃的【逆天邪神】玄兽潮顿时被生生阻断。

  虽只是【逆天邪神】短短几息,却如行云流水。显然,他们早已不是【逆天邪神】第一次应对这样的【逆天邪神】局面。

  那些搏命奋战的【逆天邪神】幻烟城玄者终得喘息,一大半跪倒在地,有的【逆天邪神】精神松弛之下,直接嚎啕大哭。冰凰神宗的【逆天邪神】救援到来,他们知道自己得救了,幻烟城也得救了。

  “妃……妃雪仙子!?”这时,一直冲在最前的【逆天邪神】幻烟城主发出激动到极点,又带着深深难以置信的【逆天邪神】喊声。

  这声叫喊,字字如天外惊雷,惊得所有人全身剧震。

  “城主大人,你说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真的【逆天邪神】吗?”

  “妃雪仙子是【逆天邪神】大界王亲传弟子,她怎么可能会亲自仙临这贫瘠偏远之地?”

  “不会错……不会错!”幻烟城主激动道:“去年拜会神宗时,我曾有幸远远一见……如此仙姿,如此实力,不会错……真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妃雪仙子!”

  激动振奋的【逆天邪神】情绪如潮水般在守城玄者间扩散,又以极快的【逆天邪神】速度蔓延向整个幻烟城。

  大界王亲传弟子亲临,简直如做梦一般。万分激动间,就连将他们逼入绝境的【逆天邪神】兽潮似乎都不再那么可怕。

  沐妃雪对一切充耳不闻,她直冲向远方密集的【逆天邪神】玄兽群,身上冰凰之影浮现,冰剑所指,一道弧光如极地冰霞,将一望无际的【逆天邪神】兽群生生切断……

  “果然啊。”云澈低念一声,心中五味杂陈。

  的【逆天邪神】确,自己“死”后,冰凰神宗最有资格成为沐玄音亲传弟子的【逆天邪神】,也唯有沐妃雪了。

  只是【逆天邪神】……云澈多少有那么点吃味。

  一种……本只属于自己的【逆天邪神】东西被夺走的【逆天邪神】感觉。

  :。: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