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407章 重返神域(下)

第1407章 重返神域(下)

  沧云大陆,绝云深渊。

  紫光莹莹的【逆天邪神】幽冥花海前,云澈坐在黑暗的【逆天邪神】土地上,身前是【逆天邪神】一直注视着他的【逆天邪神】脸,倾听着他声音的【逆天邪神】幽儿。

  今天,他给幽儿带来的【逆天邪神】礼物,是【逆天邪神】取自仙宫的【逆天邪神】奇形冰晶,它是【逆天邪神】玄冰凝成,亘古不融,在这个阴冷的【逆天邪神】黑暗深渊,更是【逆天邪神】永远不会融化。

  每一枚冰晶的【逆天邪神】形状各不相同,但都比水晶还要晶莹剔透。尤其在幽冥紫光之中。泛动着无比绮丽的【逆天邪神】光华。

  看得出,幽儿很喜欢。

  “幽儿,”云澈看着她,轻轻说道:“我已经决定,明天就返回那个叫神界的【逆天邪神】地方,所以,下次再来看你,不知要到什么时候。”

  他的【逆天邪神】话,让幽儿彩眸一动,急急的【逆天邪神】伸出手儿。

  云澈面露微笑:“不过你放心,我会尽早的【逆天邪神】回来,也说不定短短几天就会回来了。回来之后,我一定会马上来看你,好吗?”

  幽儿:“……”

  她不舍得他,也在担心他。

  “你在担心我,对吗?”云澈目光柔和:“不用担心,正因为我在神界死过一次,现在的【逆天邪神】我无比珍惜现在的【逆天邪神】性命。而且,这一次回神界,对我而言……说不定会是【逆天邪神】一个极好的【逆天邪神】契机。”

  说话时,他的【逆天邪神】眼中闪动着奇异的【逆天邪神】光。

  他每次来看幽儿,都会说很多的【逆天邪神】话,讲很多自己的【逆天邪神】事给她听。包括很多在小妖后她们面前都无法说出的【逆天邪神】话。

  “因为这一次,说不定……我会成为救世主呢。”云澈笑呵呵的【逆天邪神】道:“若真能这样的【逆天邪神】话,我以后的【逆天邪神】人生,应该也就不用太过担心有什么危机了,因为谁敢触犯我,必成举世之敌。”

  他这番话,并非是【逆天邪神】在说着玩。

  “当然,这只是【逆天邪神】我最美好的【逆天邪神】期望。那道混沌之壁的【逆天邪神】裂痕究竟是【逆天邪神】什么,背后隐藏着什么,为什么只有我的【逆天邪神】力量能化解,这些,我现在其实一点都不知道。也说不定,我如今的【逆天邪神】力量还远远没达到将之化解的【逆天邪神】程度……呼,一切都是【逆天邪神】未知。但,我们所在的【逆天邪神】蓝极星状况日益恶化,我也不得不做出这个决定了。”

  他抬起手来:“自当年得到了邪神的【逆天邪神】传承后,我的【逆天邪神】人生便发生了巨大的【逆天邪神】变化,从一个人人轻视的【逆天邪神】废人,短短十几年的【逆天邪神】时间有了如今的【逆天邪神】全部。既然得到了这么多,职责也好,使命也好,也的【逆天邪神】确该去履行了。不过……”

  云澈的【逆天邪神】脸色一变,无比郑重的【逆天邪神】道:“如果到时候发现一切要赔上自己的【逆天邪神】命才能完成的【逆天邪神】话,我会立马拍屁股走人!”

  “我现在有爹有娘有老婆有孩子……呃,还有幽儿,什么都没我的【逆天邪神】命重要!”

  云澈说的【逆天邪神】斩钉截铁。

  幽儿看着他,彩眸中的【逆天邪神】担心似乎少了那么一分。

  “说起邪神,我是【逆天邪神】他力量的【逆天邪神】传承者,而幽儿你当年给我的【逆天邪神】黑暗种子,也是【逆天邪神】邪神力量的【逆天邪神】核心之一,还应该是【逆天邪神】他最大的【逆天邪神】秘密,虽然不知道它为什么会在你这里,但,我们都算是【逆天邪神】和他有着很厚缘分的【逆天邪神】人,从而也连接起了我和幽儿的【逆天邪神】缘分。”

  他伸出手指,轻轻碰触幽儿脸颊的【逆天邪神】位置:“所以,如果我能完成那个什么‘使命’的【逆天邪神】话,幽儿也是【逆天邪神】大功臣之一,到时候,我会过来把一切都说给幽儿听,好不好?”

  “……”幽儿点头,眸中的【逆天邪神】彩漪表明她很开心。

  “嗯,”云澈站起身来:“我该回去了。我都还没想好怎么和彩衣、无心他们说这件事,肯定又会让他们担心一场。幽儿,你在这里要乖乖的【逆天邪神】,安心等我下一次来看你。我保证会给你带一个最好的【逆天邪神】礼物。”

  说完,他准备起身离开,但幽儿的【逆天邪神】身影却是【逆天邪神】一晃,飘在了他的【逆天邪神】身前,四彩的【逆天邪神】妖异眼瞳,折射着泫然欲泣的【逆天邪神】留恋。

  云澈的【逆天邪神】心顿时一软,收止了身形:“好,我先不走。那我……再给幽儿讲一个童话故事好不好?”

  “嗯……这次就讲黑炭矮人和七个小公主的【逆天邪神】故事吧!”

  …………

  离开绝云深渊,时间已近黎明,云澈并没有马上返回幻妖界,站在天玄大陆的【逆天邪神】上空,他身体舒展,全身玄气快速释放,在这个脆弱的【逆天邪神】世界卷起一股浩大的【逆天邪神】涡流。

  这是【逆天邪神】第一次,他在蓝极星将自己的【逆天邪神】神王之力释放到极致。

  他的【逆天邪神】身上,浮动起一层分外浓郁的【逆天邪神】苍白光芒,远远看去,就如一轮苍白之月横于天空,随着他手臂的【逆天邪神】张开,这股云澈所能释放的【逆天邪神】最强光明玄力当空洒下,笼罩向整个沧云大陆。

  然后,他来到天玄大陆和幻妖界,同样全力洒下光明玄力。

  他此次前往神界,无法预料何时才能归来。所以,离开之前,他必须先极力将蓝极星安定。

  先前,他每次净化,最多只会施展不到两成的【逆天邪神】力量,

  而这一次,则是【逆天邪神】再不顾及可能风险的【逆天邪神】全力释放。而全力之下,他相信所遗的【逆天邪神】光明玄力足以让蓝极星哪怕在如今状态下,至少一个月内也不会再发生大规模的【逆天邪神】兽乱或人乱。

  然后,终于到了离开之时。

  他将这个决定说出时,得到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所有人长久的【逆天邪神】沉默。

  虽然,云澈的【逆天邪神】这个决定很突然,但在小妖后、凤雪児她们那里,其实早有预感和预兆。

  “澈儿,你说的【逆天邪神】这些,都是【逆天邪神】真的【逆天邪神】吗?”云轻鸿问道,虽然,他从不怀疑云澈的【逆天邪神】话。

  云澈无比郑重的【逆天邪神】点头:“我知道,这些话听上去匪夷所思,但我保证,每一个字都是【逆天邪神】真的【逆天邪神】。”

  “目前正在发生的【逆天邪神】种种异样,绝不只是【逆天邪神】在蓝极星,它所波及的【逆天邪神】范围,远非你们所能想象。坦白说,蓝极星若是【逆天邪神】没有我的【逆天邪神】存在,早已成了炼狱,但就算是【逆天邪神】我,也逐渐开始觉得无力。”

  云澈笑了笑,露出一个轻松的【逆天邪神】表情:“有个神灵告诉我,我身上的【逆天邪神】力量可以解决目前的【逆天邪神】一切的【逆天邪神】源头,现状已是【逆天邪神】如此,无论我愿还是【逆天邪神】不愿,都必须一去。不过也不用太悲观,神界那个地方有着百万年的【逆天邪神】底蕴和无数的【逆天邪神】强者,他们说不定已经找好了应对之策,根本无需我的【逆天邪神】力量。”

  他虽然如此说,但心中很清楚这个可能性微乎其微,或者说根本不存在。否则,冰凰少女当年也不会那么肯定的【逆天邪神】说他是【逆天邪神】“唯一的【逆天邪神】希望”。

  同时,她说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希望”……这两个字说代指的【逆天邪神】,无疑只是【逆天邪神】可能性而绝非确定性,同时还会伴随着无法预知的【逆天邪神】风险。

  “爹爹!!”云无心一下子扑过来,紧紧的【逆天邪神】抱着他:“不……我不要……我不要你去,你说过,那里是【逆天邪神】很危险的【逆天邪神】地方,你还亲口说过再也不会去哪里……你不可以说话不算话。”

  云澈的【逆天邪神】确说过,但那时的【逆天邪神】云澈以为自己是【逆天邪神】永远的【逆天邪神】废人。

  “……”云澈蹲下身来,伸手轻轻拭去她眼角的【逆天邪神】一滴泪珠:“心儿,你希望自己的【逆天邪神】爹爹成为一个救世的【逆天邪神】英雄吗?”

  在云澈的【逆天邪神】注视下,云无心摇头,而且是【逆天邪神】无比坚决的【逆天邪神】摇头:“我不要什么救世的【逆天邪神】英雄,我只要爹爹。”

  心中被重重触动,云澈捧着她的【逆天邪神】脸儿,笑了起来:“心儿,你对爹爹也太没信心了吧,你娘,你师父,还有你的【逆天邪神】姨姨们难道没有告诉你爹爹最厉害的【逆天邪神】本事是【逆天邪神】什么吗?”

  “是【逆天邪神】……哄骗女孩子吗?”云无心挂着泪珠,弱弱的【逆天邪神】道。

  “~!@#¥%……是【逆天邪神】逃跑,逃跑!”云澈额头拉下三道黑线:“你爹爹我跑得快,会易容,会隐身,还有遁月仙宫,就算在神界那个地方,只要我想跑,谁都追不上!上次在神界出事,不过是【逆天邪神】我出于某个重要的【逆天邪神】原因自投罗网……我保证,类似的【逆天邪神】事情绝对不会再发生。”

  “这次,我不但会很快的【逆天邪神】回来,还会保证一根头发都不会少。”他伸手在云无心脸上轻轻一捏,无比认真的【逆天邪神】道:“因为我可不想我的【逆天邪神】心儿这么小就没了爹爹,要是【逆天邪神】你娘一生气改嫁了,我不是【逆天邪神】亏死了。”

  “哼,胡言乱语。”楚月婵别过脸去。

  “既然已经决定要去,就别磨磨蹭蹭。”小妖后冷着脸道。

  云澈第一次前往神界前,小妖后激烈反对。这一次,有了前车之鉴,云澈本以为她会坚决制止,没想到,她一句反对的【逆天邪神】话都没有说。

  因为上一次,是【逆天邪神】他一己之念。而这一次,是【逆天邪神】使命,以及浩大世界的【逆天邪神】安危。

  “不过,记牢你刚才对心儿说的【逆天邪神】话,有危险就要全力逃跑,不许逞能!不许以命试险!不许多管闲事

  !不许惹是【逆天邪神】生非!不许沾花惹草!达成目的【逆天邪神】后马上回来,不许少一根头发!”

  “是【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云澈马上点头:“我保证我保证。”

  “云哥哥,你真的【逆天邪神】马上就要走吗?可是【逆天邪神】,你准备回去哪里?又怎么回去呢?”凤雪児担忧的【逆天邪神】问道。

  云澈伸手,拿出了一枚冰晶雪珠。

  “这是【逆天邪神】当年,冰云宫主送给我的【逆天邪神】次元石,是【逆天邪神】她以前偷偷来这里看望时冰云仙宫所用,剩下最后一颗送给了我。”云澈道:“使用它的【逆天邪神】话,可以直接穿梭空间,返回吟雪界。”

  以他如今修为,穿梭宇宙空间飞回神界也是【逆天邪神】很轻易的【逆天邪神】事,但时间却太过长久。遁月仙宫速度虽快,但气息巨大且太过特别,极易暴露。而手中的【逆天邪神】次元石,依照上次的【逆天邪神】“经验”,只需一刻多钟便可到达。

  “那你去吧。”小妖后转过身去,直接不再看他。

  “夫君,务必要小心。”苍月柔柔说道。

  “小澈,一定要早点回来。”萧泠汐轻喊道……和其他人不同,她的【逆天邪神】脸上并没有太多的【逆天邪神】担忧。

  她身边的【逆天邪神】苏苓儿有些讶异的【逆天邪神】看她一眼。

  “无论是【逆天邪神】否成功,我都会第一时间回来……我保证!”

  放开云无心,他的【逆天邪神】声音软下:“心儿,等爹爹回来,再和你一起去钓鱼……而且回来的【逆天邪神】时候,一定给你带一件世上最好的【逆天邪神】礼物!好好期待吧!”

  分别的【逆天邪神】时间越长,只会更添不舍和愁绪,说完,他手掌玄力一吐,已是【逆天邪神】直接催动了手上的【逆天邪神】次元石。

  一道空间玄光闪耀而起,带着云澈消失在了原地。

  “爹爹!”云无心一声惊喊,她扑到云澈刚才所站的【逆天邪神】位置,久久发呆。

  楚月婵向前,拍拍她的【逆天邪神】后背:“心儿,不用担心,你的【逆天邪神】父亲虽然从不让人放心,但他答应你的【逆天邪神】事从来都会做到,这次也一定会。”

  另一边,苏苓儿愣愣的【逆天邪神】回神,心中有着无限的【逆天邪神】不舍和担忧,她看了萧泠汐一眼,却发现她目光清澈,竟没有太多的【逆天邪神】愁绪。

  而上一次,她是【逆天邪神】最不舍,最担心人……在云澈随沐冰云离开之后,她还当场昏迷,之后噩梦连连。

  “泠汐姐姐,”她试着问道:“你好像并不太担心?”

  “嗯。”萧泠汐点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明明上一次会那么的【逆天邪神】担心害怕。而这一次……我总感觉,小澈很快就会回来,安然无恙的【逆天邪神】回来。”

  苏苓儿:“……”

  ————

  空间隧道,时而昏暗无光,时而色彩斑斓。

  云澈身体静立,在这个奇异的【逆天邪神】世界中极速的【逆天邪神】穿梭着。

  脑中,自然而然的【逆天邪神】浮现第一次前往神界的【逆天邪神】场景。

  自己此次前往神界的【逆天邪神】方式,竟和第一次一模一样。用的【逆天邪神】同样的【逆天邪神】次元石,前往的【逆天邪神】,同样是【逆天邪神】吟雪界。

  不同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这次身边没有沐冰云的【逆天邪神】保护,没有沐小蓝,只有自己孤身一人。

  世上最难得,最贵重的【逆天邪神】,无疑就是【逆天邪神】空间道具。不过,这种能定向穿梭超远空间的【逆天邪神】次元石也不是【逆天邪神】能随便用的【逆天邪神】。它和有着定向通道的【逆天邪神】次元玄阵不同,以次元石进行空间穿梭,有着很大的【逆天邪神】危险性,因为穿梭过程中,可能会在空间罅隙中遭遇空间风暴。

  更倒霉的【逆天邪神】话还会遭遇食坤兽。

  距离越远,穿梭时间越长,风险便越大。

  而要真正无视这种风险,则需要神君层面的【逆天邪神】力量。

  这也是【逆天邪神】当年在这个空间隧道中,沐冰云教给他的【逆天邪神】常识。

  沐冰云悄悄将这枚次元石送给他时,着重提醒过他非到必要时刻,不可动用。而如今,他自信自己的【逆天邪神】力量,就算真的【逆天邪神】遇到空间风暴,也可丝毫不惧。

  他闭上眼睛,平静心潮,默默的【逆天邪神】想着回到吟雪界后该做的【逆天邪神】事……一刻钟很快过去,他睁开了眼睛。

  几乎在同一时间,眼前的【逆天邪神】世界忽然切换,变得白茫茫一片,一股冰冷的【逆天邪神】寒风迎面而至。

  吟雪界!

  :。: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