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404章 魔影临世(下)

第1404章 魔影临世(下)

  “我明白了。”沐冰云点头。吟雪界位于东神域极北,的【逆天邪神】确是【逆天邪神】最为靠近北神域的【逆天邪神】星界之一。

  而提及北神域,沐冰云的【逆天邪神】目光明显泛起些许的【逆天邪神】异样,离开之时,她幽然说道:“当年,父亲便是【逆天邪神】被魔人所杀,母亲遗命,北域魔人为吟雪万世之敌……无论将来会发生什么,纵倾性命,也绝不会让魔人踏入吟雪半步!”

  沐玄音:“……”

  沐冰云离开,沐玄音静立许久,才睁开冰眸,一声低唤:“妃雪。”

  沐妃雪一身冰凰雪衣,绝美的【逆天邪神】雪颜如沐玄音一般永恒冰寂,她来到沐玄音身后,屈膝拜下。

  “你的【逆天邪神】冰凰封神典短时间已难有进境,”沐玄音道:“从明日开始,为师会传授你【断月拂影】和【断月毁殇】。”

  “是【逆天邪神】。”沐妃雪轻语而应。

  “断月拂影和冰凰封神典一样,是【逆天邪神】远古冰凰所遗的【逆天邪神】冰凰神力,目前全宗除为师之外,无一人可修成,能否有所领悟,皆要看你的【逆天邪神】悟性与造化。而断月毁殇,为先祖所创的【逆天邪神】禁技,你应早从你爷爷那里闻过此名。其虽威力巨大,但为师发动,尚需以精血为引,你将来若是【逆天邪神】动用,很可能需以性命为引,这一点,你需先记牢。”

  “是【逆天邪神】。”沐妃雪应声,毫无波澜。

  云澈的【逆天邪神】领悟能力极其之高,无论冰凰封神典还是【逆天邪神】断月拂影,都是【逆天邪神】信手拈来……但沐玄音从未授过他断月毁殇。

  世界顿时安静了下来。沐玄音久久静立原地,无声无息,足足半个时辰后,她才发现沐妃雪依旧跪在身后,轻声道:“你去吧。”

  “是【逆天邪神】,师尊。”沐妃雪起身,缓步离开。就连她,都明显察觉到沐玄音有些心神不宁。

  沐玄音所料无错,吟雪北境忽然爆发的【逆天邪神】兽潮,绝不仅仅是【逆天邪神】个例,因为就在这同一天,甚至同一个时辰,东神域近三成的【逆天邪神】星界同时爆发了性质完全相同的【逆天邪神】兽潮……没有任何的【逆天邪神】预兆。

  而这些星界的【逆天邪神】一个共同点,就是【逆天邪神】它们东方的【逆天邪神】天空,可以看到一颗越来越刺眼的【逆天邪神】红色星辰。

  并且,随着这颗星辰一天比一天刺目,能看到它的【逆天邪神】星界也越来越多。

  而这一天,只是【逆天邪神】东神域接下来一系列灾难的【逆天邪神】起点。

  一片无息无色无形的【逆天邪神】阴影,已悄然间在东神域蔓延……更准确的【逆天邪神】说,是【逆天邪神】在整个混沌空间蔓延。

  东神域,宙天神界。

  宙天神帝立于比宙天塔还要高的【逆天邪神】穹顶,他目视东方,发须飘然,一双神帝之目透着从未有过的【逆天邪神】凝重。

  只是【逆天邪神】他的【逆天邪神】面色,浮动着一层极不正常的【逆天邪神】灰白。

  他的【逆天邪神】身后,两个人影飘然而至。

  一人一身白袍,身材高大,白须白发,仙风道骨却又笑态可掬,如世外仙尊。

  另一人则是【逆天邪神】一身黑衣,面如剑刻,一双眸子幽暗刻薄,似永无情感。

  宙天神帝座下两大最声名赫赫的【逆天邪神】势力,无疑是【逆天邪神】守护者和裁决者,前者是【逆天邪神】宙天神界的【逆天邪神】核心力量,基石一般的【逆天邪神】存在,后者则为宙天神界维护东神域秩序的【逆天邪神】臂膀。

  而这两人,白袍老者正是【逆天邪神】众守护者之首的【逆天邪神】【太宇尊者】,其地位、修为,在宙天神界都仅次于宙天神帝之下。

  黑衣中年人,则是【逆天邪神】当年主持玄神大会的【逆天邪神】裁决者之首——祛秽尊者。

  他们同时被宙天神界召见,实属罕见。

  “你们来了。”宙天神帝转过身,面色依旧凝重。

  “主上唤我二人前来,必有大事。”太宇尊者道,祛秽尊者亦同时点头。

  “的【逆天邪神】确是【逆天邪神】大事,不是【逆天邪神】我宙天神界,而是【逆天邪神】事关东神域命运的【逆天邪神】大事。”宙天神界微吐一口气:“今日,东域大量星界忽然爆发兽潮,此事,你们定已听闻。”

  太宇尊者目光一动:“莫非主上知晓此事的【逆天邪神】起因?”

  宙天神帝缓缓点头,然后重新将目光转向东方,脸上呈现着世人无法理解的【逆天邪神】沉重:“这一切的【逆天邪神】根源,便是【逆天邪神】混沌之壁上的【逆天邪神】绯红裂痕。”

  太宇尊者与祛秽尊者的【逆天邪神】脸色同时微变。

  “这……怎么会?”纵然以两大尊者的【逆天邪神】层面,亦无法理解这句话。

  “当年在发现那道混沌之壁的【逆天邪神】奇异裂痕后,我与梵天曾有过诸多的【逆天邪神】猜测。封神之战前夕,亦在封神台公布了各种猜想和可能的【逆天邪神】最后结果……但,三年前,在将一众天选之子送入宙天神境后,我得到了一个比‘最坏结果’还要可怕千万倍的【逆天邪神】可能,而这个可能,又在这短短三年之中,越来越趋近于事实。”

  “什么可能?”太宇尊者沉声问道。

  “绯红裂痕并非天灾,而是【逆天邪神】一场源起上古时代,却祸及今朝的【逆天邪神】恩怨。”宙天神帝声音沉重,却并没有详细说明:“我现在可以告诉你们,那些星界突然的【逆天邪神】玄兽动乱,是【逆天邪神】受一股魔气所影响,那股魔气有着【极其之重的【逆天邪神】恨怨】,而其来源……便是【逆天邪神】那道混沌之壁上的【逆天邪神】裂痕!”

  “什么!?”太宇与祛秽瞬露惊然,太宇尊者马上拧眉摇头:“这不可能!若当真有如此魔气,我又岂会毫无感知。”

  太宇尊者绝对有资格说出这句话,因为他是【逆天邪神】宙天神界中除宙天神帝外,唯一一个十级神主,真真正正的【逆天邪神】极致层面,自然也有着当世最巅峰的【逆天邪神】灵觉。

  “唉,”宙天神帝重叹一声:“因为那股魔气层面实在太高,纵是【逆天邪神】你我,都无从探知。”

  太宇尊者:“……”

  “如今,只是【逆天邪神】玄兽受到影响,或许用不了太久,人类亦会在不知不觉中受到影响,且会越来越重。这些,并非是【逆天邪神】我的【逆天邪神】臆测,而是【逆天邪神】……老祖之言。”

  “老……祖!?”

  这两个字,让这两个守护者与裁决者的【逆天邪神】统领大惊失色,他们在宙天神帝面前都未弯下的【逆天邪神】腰杆,都在同一个时刻,不由自主的【逆天邪神】矮下了数分。

  若真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老祖”之言,那么就算再匪夷所思十倍,他们也断然不会有半点质疑。

  “太快了……太快了……”他连念两遍,忧心忡忡。虽然,绯红裂痕的【逆天邪神】存在早在三年前便已公开,但,真的【逆天邪神】没有几人将其真正当一回事,而唯一知道真相的【逆天邪神】他,身上,心上,都担负着他人无法想象的【逆天邪神】重压。

  就在今天,东神域的【逆天邪神】玄兽动乱忽然毫无征兆的【逆天邪神】爆发……真的【逆天邪神】太快了,快到了他,快到了他口中的【逆天邪神】“老祖”都措手不及。

  的【逆天邪神】确,若真是【逆天邪神】“那个”层面的【逆天邪神】力量,又岂是【逆天邪神】他们所能理解和预测。

  “我今日召你们前来,是【逆天邪神】有大事要你们去做。”

  已无需宙天神帝再多言,他口中的【逆天邪神】“大事”,将是【逆天邪神】关系着东神域的【逆天邪神】未来,太宇尊者和祛秽尊者都是【逆天邪神】肃然倾听:“太宇,邪婴之事暂且搁置,你马上亲自前往梵帝、月神两界,同时派人速往各大上位星界,倾所有王界、上位星界之力,筑起一个通往混沌极东的【逆天邪神】次元大阵!”

  “这……!!”太宇尊者猛的【逆天邪神】抬头。以他的【逆天邪神】层面,什么样的【逆天邪神】空间玄阵没有见过。但,混沌极东何其之远……连通至混沌极东的【逆天邪神】次元大阵,几乎等同于打穿小半个混沌空间!!

  这根本是【逆天邪神】不可想象的【逆天邪神】大工程。

  “不必多言。”宙天神帝知道他会说什么,微一抬手:“此事必须完成,而且必须在一年之内完成。告诉所有上位星界,这并非协商,而是【逆天邪神】命令……哪怕要给予最强硬的【逆天邪神】威胁。”

  事关东神域生死存亡,谁都不可置身事外。

  “……”看着宙天神帝的【逆天邪神】脸色,太宇尊者脸上的【逆天邪神】惊容逐渐褪去,然后无比凝重的【逆天邪神】点头:“我明白了。”

  “我们宙天,当以身作则,祭出这几十万年积累的【逆天邪神】所有神晶……不错,就是【逆天邪神】所有,不要有任何保留!”

  石破天惊的【逆天邪神】一句话,宙天神帝却是【逆天邪神】说得斩钉截铁,没有一丝心疼和犹豫:“这边完成之后,再向西、南两方神域的【逆天邪神】王界求助,亦是【逆天邪神】你亲自前往。”

  太宇尊者双手抬起:“绝不辱命。”

  太宇尊者亲自前往,既是【逆天邪神】给足了颜面,亦是【逆天邪神】告诉三方神域此事的【逆天邪神】严重性。

  “好。”宙天神帝微微颔首:“一年……希望可以来得及……”

  但就算来得及,也只能无比渺茫的【逆天邪神】一搏……

  他话音未落,身体忽然猛地一颤,脸色亦瞬间蒙上了一层骇人的【逆天邪神】黑气。

  “主上!”

  太宇与祛秽大惊,慌忙向前。

  宙天神帝脸色无比痛苦,他的【逆天邪神】手指在心口连点数次,终于,他胸口一凹,一大口猩黑血液喷出,脸上的【逆天邪神】黑气才总算淡去那么几分。

  “主上,你没事吧。”太宇尊者忧心道。

  宙天神帝重重缓气,道:“邪婴之力,蚀骨残心,远比预想的【逆天邪神】要可怕太多。我本以为凭我之能,最多三五年便可化解,如今看来……怕是【逆天邪神】再有十年也难……”

  “祛秽,这也正是【逆天邪神】我召你前来的【逆天邪神】原因。”

  祛秽尊者:“请主上明示。”

  宙天神帝徐徐道:“邪婴之力虽然可怕,若给我时间,总能全部祛除。但,如今事态特殊,我不得不首当其冲,担负一切,已不堪如今之态,所以,西域龙后的【逆天邪神】人情,这次是【逆天邪神】不求也得求了。”

  西域龙后的【逆天邪神】人情……那是【逆天邪神】世上最贵重的【逆天邪神】人情。

  也唯有她独有的【逆天邪神】光明玄力,能在短时间内轻易化解侵入他体内的【逆天邪神】可怕魔气。

  “我明白了。”祛秽领命:“我这便动身,去求见西域龙皇。”

  “去吧。”宙天神帝道,眼下局面,当真是【逆天邪神】一息都不能再耽搁。

  太宇和祛秽领命而去,他们的【逆天邪神】心情比来时自是【逆天邪神】沉重了无数倍。

  宙天神帝没有离开,他一阵剧咳,脸上不时闪过痛苦之色,但邪婴之力的【逆天邪神】折磨,远远不及他心中沉重之万一。

  他必须筹备一切,哪怕只是【逆天邪神】无比渺茫和无力的【逆天邪神】准备。但他却又无法在那之前说出真相,因为那个太过可怕的【逆天邪神】真相一旦传开,会在东神域,乃至三方神域引发无比巨大的【逆天邪神】恐慌,那种恐怖会让无数的【逆天邪神】生灵变成疯子……后果无疑不堪设想。

  “老祖之言不会有错,当真会是【逆天邪神】……覆世之劫么……”宙天神帝抬头望天,身为东域神帝,声音却是【逆天邪神】那般的【逆天邪神】无力悲怆……甚至透着极为浓重的【逆天邪神】灰暗绝望。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