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403章 魔影临世(上)

第1403章 魔影临世(上)

  天玄南海。

  天下暗下,云澈和云无心的【逆天邪神】钓鱼比赛结束,而结果……云无心大获全胜。

  与其说是【逆天邪神】心境修炼,这其实更是【逆天邪神】一种他们父女的【逆天邪神】娱乐。难得获胜的【逆天邪神】云无心却没有开怀雀跃,而是【逆天邪神】来到父亲身前,拉起他的【逆天邪神】手:“爹爹,你今天是【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不开心?”

  “呃?没有啊。”云澈一脸笑眯眯:“我哪有不开心。”

  云无心很认真的【逆天邪神】看了他好一会儿,然后很是【逆天邪神】确定的【逆天邪神】道:“爹爹果然有心事。我猜……是【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在想那个叫‘神界’的【逆天邪神】地方?”

  “……”竟被自己的【逆天邪神】女儿一言戳到内心最深处,云澈目光一滞,下意识的【逆天邪神】想要否认,但碰触着她满是【逆天邪神】关切的【逆天邪神】纯净目光,即将出口的【逆天邪神】话顿时转过:“是【逆天邪神】有一点想。”

  心脏的【逆天邪神】刹那刺痛之后,他便一直心神不宁,总感觉……在某个地方,一定发生了什么极其不好的【逆天邪神】事。

  “果然。”猜中父亲的【逆天邪神】心事,云无心展眉而笑:“师父说,爹爹是【逆天邪神】一个特别容易留情的【逆天邪神】人,在神界的【逆天邪神】几年肯定留下了很多牵挂。比如说……”

  “比如说?”

  “比如说……”云无心星眸转动,点着手指:“茉莉啦……彩脂啦……神曦啦……师尊啦……”

  云无心每说出一个名字,云澈的【逆天邪神】眼睛就会瞪大一分,当她竟说出“神曦”和“师尊”时,云澈终于无法淡定:“等……等等……这些名字你是【逆天邪神】从哪听来的【逆天邪神】!”

  “嘻嘻,”云无心螓首一歪,星眸弯起:“是【逆天邪神】娘亲说的【逆天邪神】,娘亲说爹爹说梦话时提过好多好多次这些名字……唔!师父也说过!”

  “……”云澈手扶额头,久久无言。

  “不过好奇怪,”云无心的【逆天邪神】脸儿上露出很久之前就有的【逆天邪神】疑惑:“玄力达到神道之后,明明是【逆天邪神】不需要睡眠的【逆天邪神】。爹爹那么厉害,但还是【逆天邪神】经常会睡觉的【逆天邪神】样子,还总爱说梦话。”

  “咳……咳咳……”这个打死云澈都无法解释,颇有些慌神的【逆天邪神】道:“这个……睡觉总是【逆天邪神】没有坏处的【逆天邪神】。那个……天色快暗下来了,我们回去吧。”

  “爹爹又要回去睡觉吗?”

  “对啊……呃不是【逆天邪神】,爹爹和你一样,晚上也会修炼!”

  “哦……”云无心将信将疑。

  两人刚准备离开,云澈的【逆天邪神】传音玉忽然传来波动,云澈快速拿起,里面顿时传来凤雪児稍显急促的【逆天邪神】声音:“云哥哥快来,又发生了严重的【逆天邪神】玄兽动乱。”

  这段时间以来,玄兽动乱的【逆天邪神】范围一直西移,速度说快不快,说慢不慢,发生的【逆天邪神】频率也越来越高。但云澈恢复力量之后,以光明玄力进行净化,可以在顷刻间将动乱安抚。

  因而,玄兽动乱在世人认知中出现的【逆天邪神】频率已经很低,偶尔出现,也会很快安宁。

  “这次是【逆天邪神】哪里?”云澈很淡定的【逆天邪神】问道,身边的【逆天邪神】云无心也一点都没有觉得惊讶。

  “全境……是【逆天邪神】全境!”凤雪児说出了让云澈微微皱眉的【逆天邪神】话:“那些未曾爆发过,也未曾被云哥哥净化过的【逆天邪神】地方,就在刚才,全部发生了玄兽动乱。”

  “不仅天玄大陆如此,幻妖界也是【逆天邪神】如此!一切都毫无预兆,现在四处都是【逆天邪神】兽难横生……”

  “我明白了。不用担心,马上就会好。”

  玄兽动乱在全境范围全面爆发,这对天玄大陆和幻妖界而言,无疑是【逆天邪神】一场无比可怕的【逆天邪神】弥天大难。但这对云澈而言,的【逆天邪神】确只是【逆天邪神】小事,因为蓝极星这个世界对他而言已经太小,他哪怕极力压缩力量,以光明玄力将两片大陆全部净化也用不了多久。

  但,他的【逆天邪神】眉头却是【逆天邪神】紧紧皱起,许久都没松开。

  半年前在沧云大陆,面对沧云大陆的【逆天邪神】惨状,他曾

  想过沧云大陆的【逆天邪神】今天会不会就是【逆天邪神】天玄大陆和幻妖界的【逆天邪神】明天?

  当时之念,竟已成真。

  云澈的【逆天邪神】皱眉,并不是【逆天邪神】因为它来得如此之快,而是【逆天邪神】来得如此突然!

  之前还是【逆天邪神】偏东区域间或的【逆天邪神】出现玄兽动乱,却在这个时间,毫无预兆的【逆天邪神】忽然全面爆发。

  “我们走吧。”

  拉起云无心的【逆天邪神】小手,云澈刚要准备去往凤雪児那边,却在这时脚步一顿,猛然转头看向了东方。

  东方的【逆天邪神】天空,印着一枚猩红色的【逆天邪神】星辰,日夜皆在。甚至在不知不觉中,让天玄大陆和幻妖界都习惯了它的【逆天邪神】存在,并因之衍生了各种奇怪的【逆天邪神】臆测和传说。

  此时,一片暗云蒙于东方,但那枚红色星辰竟没有被遮掩半分,赤红的【逆天邪神】光明直直刺下,直刺至云澈的【逆天邪神】瞳孔深处……反而要比以往任何一刻都更加耀眼。

  “……”云澈的【逆天邪神】眉头一点点收紧,再收紧。

  他每天都会观察这颗红色星辰,他无比的【逆天邪神】确信,就在一个时辰前,它的【逆天邪神】光芒还没有如此强盛,分明是【逆天邪神】在某个时间,一下子发生了某种巨大的【逆天邪神】变化。

  红光穿过瞳孔,刺入心魂,带起长久不息的【逆天邪神】波澜……

  …………

  “他放弃了以神力在‘万劫无生’下继续存活六十万年,而是【逆天邪神】将所有神力、生命,都用来凝化那滴邪神不灭之血。为的【逆天邪神】,就是【逆天邪神】把自己的【逆天邪神】力量之源留下……生命的【逆天邪神】最后,却是【逆天邪神】在担心着那一天的【逆天邪神】到来,并不惜以自己的【逆天邪神】生命,为后世留下了唯一的【逆天邪神】希望。也许,唯有他,才配被称作最伟大的【逆天邪神】神灵。”

  “而若那一天真正来临,背负着邪神力量的【逆天邪神】你,将会是【逆天邪神】唯一的【逆天邪神】希望。”

  …………

  “我现在无法告诉你,因为现在的【逆天邪神】你太弱小,还无法承受那个可怕的【逆天邪神】真相。你现在最需要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成长,太早背负,只会严重影响你的【逆天邪神】成长。你现在只需要知道两件事……一件,是【逆天邪神】尽快的【逆天邪神】成长,让你的【逆天邪神】邪神力量足够的【逆天邪神】强大,第二件,是【逆天邪神】要爱惜自己的【逆天邪神】生命,一定要好好的【逆天邪神】活着,若你死了,那么最后的【逆天邪神】希望,就会彻底熄灭。”

  …………

  “你的【逆天邪神】人生太短,阅历太浅,力量和灵魂都太弱太弱。而若有一天,你感觉到自己的【逆天邪神】力量已经足够强大,自己的【逆天邪神】意志和觉悟已经可以承担的【逆天邪神】起足够的【逆天邪神】波澜和重任,你再来找我,我会告诉你所有的【逆天邪神】真相……”

  “并把我所有的【逆天邪神】力量都赋予你。”

  …………

  冥寒天池之底,冰凰少女的【逆天邪神】言语在他的【逆天邪神】心海中响起,每一言,每一语,他都没有淡忘过。

  当时的【逆天邪神】他,只是【逆天邪神】初入神道,对神界一无所知。

  而随着他力量的【逆天邪神】强大,心境的【逆天邪神】不断改变,见闻的【逆天邪神】不断广博……尤其这些年发生在神界和蓝极星的【逆天邪神】诸多异状,此时再回想那些言语,他的【逆天邪神】感触已截然不同。

  “希望”与“使命”,这类他当初只当做虚妄的【逆天邪神】言语,也在他的【逆天邪神】世界里越来越清晰。

  如今的【逆天邪神】神界,会不会也发生了什么异变……会不会影响到吟雪界……

  这些异变绝非逐渐加剧和蔓延,而是【逆天邪神】会忽然毫无预兆的【逆天邪神】加剧……就此下去,将来,究竟会发生什么……那颗红色星辰背后的【逆天邪神】“可怕真相”又究竟是【逆天邪神】……

  “爹爹?爹爹……爹爹!”

  云无心连续好几声的【逆天邪神】叫唤,云澈才终于回神,他手臂一揽,将女儿抱在身侧:“走吧,我们一起去把整片天玄大陆和幻妖界都净化一片,让你看看爹爹的【逆天邪神】厉害。”

  空间切换,很快,云澈出现在了神凰城上空,未见他有什么动作,光明玄力已无声洒下,罩向了下方所有失心的【逆天邪神】玄兽……

  与此同时,东神域,吟雪界,冰凰圣殿。

  一抹冰影闪动,浮现出沐冰云的【逆天邪神】仙影。

  “发生了何事?”沐玄音问道。

  “半个时辰前,北方冰风帝国的【逆天邪神】东境忽然发生了大规模的【逆天邪神】兽潮,短短半个时辰,已波及近一成的【逆天邪神】国境,数十宗门遭受大难。我已经派遣第二宫和第三宫的【逆天邪神】宫主亲自带弟子前去镇压。”

  “兽潮?”沐玄音回身,冰眉微蹙:“因何原因?”

  沐冰云摇头:“不得而知。只闻冰风山脉的【逆天邪神】玄兽全部倾巢而出,气息暴戾非常,但事前毫无预兆。”

  沐玄音:“……”

  “不过不必担心,两宫主亲自前去,很快便能压下。”

  沐冰云说完,却发现沐玄音的【逆天邪神】脸色竟格外沉重,尤其她的【逆天邪神】目光,冰寒的【逆天邪神】有些异常。

  这时,她身上的【逆天邪神】冰凰铭玉闪动寒光,她手指轻触,然后目光猛地一动。

  “姐姐,事情有些不太对劲。”沐冰云的【逆天邪神】声音比之刚才慎重了许多:“就在刚才,几乎是【逆天邪神】同一时间,炎神界的【逆天邪神】东北边境亦发生了兽潮。”

  “……”沐玄音没有说话,她想到了自己在蓝极星时的【逆天邪神】所见。

  “通知下去,”沐玄音忽然寒声道:“从今日开始,全宗上下,全部备战!”

  “……什么?”沐冰云一惊。

  “另外,立刻通知所有长老,三日之内……不,就在今日,十倍加固雾绝谷的【逆天邪神】结界!”

  沐玄音一番命令让沐冰云大惑不解:“姐姐,到底怎么回事?你是【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知道什么?”

  沐玄音冰眸愈寒:“我只知道,我们东神域……要彻底大乱了。”

  沐冰云:“……”

  “外界,可有什么关于北神域的【逆天邪神】消息?”沐玄音忽然问了一个似乎毫不相干的【逆天邪神】问题。

  沐冰云稍稍一想,回答道:“有一个很奇怪的【逆天邪神】传闻,北神域的【逆天邪神】‘版图’,今年非但没有缩减,反而扩张了少许……但无法确定这个传闻的【逆天邪神】真假。”

  “……”沐玄音再次沉默,足足半刻钟后,才闭眸轻语:“去传令吧。所有闭关中长老、宫主、殿主、弟子,也全部授令,停止闭关。”

  “我明白了。”沐冰云点头,却没有马上离开,而是【逆天邪神】忽然道:“姐姐,难道这忽然爆发的【逆天邪神】兽潮,是【逆天邪神】和北神域有关?”

  “不,他们没那么大本事。”沐玄音冷冷道:“是【逆天邪神】有一股诡异的【逆天邪神】黑暗气息正在笼罩整个东神域,将来,说不定还会蔓延至南神域和西神域。这对我们三神域而言,会是【逆天邪神】一场无法预测发展与结果的【逆天邪神】劫难,但对北神域而言……他们恨极三神域,这很可能,会是【逆天邪神】他们脱离‘牢笼’的【逆天邪神】契机,必有行动!”

  “我们吟雪界几乎是【逆天邪神】东神域距离北神域最近之地,必须万般小心!”

  北神域是【逆天邪神】神界的【逆天邪神】四神域之一,但亦被称作“魔域”,同时,又是【逆天邪神】一个真正的【逆天邪神】牢笼。

  一个生存着无数魔人、魔兽、魔灵的【逆天邪神】“牢笼”,因为他们一旦离开北神域,被其他三神域的【逆天邪神】人发觉,必遭全力灭杀。

  而由于混沌阴气的【逆天邪神】逐年稀薄,上古时代遗留的【逆天邪神】黑暗摹灸嫣煨吧瘛咖气逐年退散,北神域的【逆天邪神】“版图”也是【逆天邪神】逐渐收缩,他们万般想要逃出,去寻更大的【逆天邪神】天地和生存空间,但却又根本无法逃出……北神域在四神域中的【逆天邪神】实力本就最弱,面对的【逆天邪神】,还是【逆天邪神】其他三方神域的【逆天邪神】不可共容,根本毫无抵抗之力,唯有永恒的【逆天邪神】鬼缩。

  但今年,笼罩北神域的【逆天邪神】魔气竟没有衰减,版图亦没有收缩,反而隐隐扩大了一分!

  这绝对是【逆天邪神】北神域百万年的【逆天邪神】首次,透着无法理解的【逆天邪神】诡异。

  :。: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