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402章 恨满曦魂

第1402章 恨满曦魂

  龙皇之力,当世无人可及……更何况混乱失智下的【逆天邪神】猝然出手。

  虽然只是【逆天邪神】一道龙影状的【逆天邪神】玄光,但轰出的【逆天邪神】那一刹那,整个轮回禁地瞬间幽暗一片,空间、声音、光线都被太过恐怖的【逆天邪神】力量生生吞噬。玄光所指,赫然是【逆天邪神】神曦的【逆天邪神】小腹……那个她和云澈孕生的【逆天邪神】孩儿。

  龙皇这些年的【逆天邪神】痴念,神曦最为清楚。

  龙皇一生的【逆天邪神】脚步,还有他的【逆天邪神】性情,她亦是【逆天邪神】当世最熟悉之人。

  他有着龙神一族最高的【逆天邪神】天赋,有足够的【逆天邪神】雄心和正气,成为龙皇之后,他威凌天下,却从未失本心,有着当世最强的【逆天邪神】力量,位居当世最高的【逆天邪神】层面,却从不欺世凌人,神界有大事发生,他总会担为己任。

  这一切,一个重要的【逆天邪神】原因,便是【逆天邪神】神曦一直以来的【逆天邪神】教诲与引导,也因为有这样的【逆天邪神】龙皇,龙神一族才可数十万年立于神域万界之巅,不仅是【逆天邪神】实力上,声威之上更是【逆天邪神】无可动摇。

  另有一个原因,便是【逆天邪神】这几十万年,神曦不断赐予,也仅赐予龙神一族的【逆天邪神】生命神水和龙曦玉液,让龙神一族每一小代,都会有其他星界,其他种族无法企及的【逆天邪神】天才。

  但是【逆天邪神】……

  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人,能真正完全了解另外一个人。因为这世上也从来没有一个人能真正了解自己。谁都不会知道,当自己一直深藏心底,连自己都不知晓其存在的【逆天邪神】阴暗面一旦被触发……会变得多么可怕。

  神曦想过龙皇会有失态的【逆天邪神】反应,虽然这种失态已强烈到近乎失智,却也并没有太过惊讶,失望之余甚至有些愧疚……毕竟她当年应允“龙后”之名是【逆天邪神】事实,否则,他的【逆天邪神】受创,或许会轻上那么一些。

  但,她做梦都不可能想到,龙皇竟会对她出手。

  她身怀有孕,气息本就弱于平常,又毫无防备,而龙皇与她之距,不过堪堪十几步距离……对龙皇这等层面,这个距离,等同于无。

  神曦仙颜骤变……她就连光明玄力都来不及释放,便已被龙神玄气直中腹部。

  轰!

  那一瞬间,轮回禁地所有的【逆天邪神】神花异草、蝶蜂鸟虫……那间只属神曦和云澈的【逆天邪神】竹屋全部被毁成最细小的【逆天邪神】微尘。

  目光所及的【逆天邪神】所有空间尽皆塌陷,大地被掀起数十丈,却没有落下,而是【逆天邪神】直接归于虚无。

  噗——

  崩塌的【逆天邪神】空间之中,神曦身上的【逆天邪神】白芒尽散,她脸色煞白如纸,唇间喷出一道猩红的【逆天邪神】血箭,如在狂风中失力的【逆天邪神】苍白蝴蝶,远远的【逆天邪神】飞落出去。

  “呃……啊……”存在了无数年,龙神界的【逆天邪神】最大禁地,亦是【逆天邪神】整个神界,整个混沌空间最纯净之地被一瞬毁成废墟。漪动的【逆天邪神】空间和飘散的【逆天邪神】粉尘之中,龙皇双腿定在那里,身体在剧烈的【逆天邪神】颤抖,瞳孔如被针扎,疯狂的【逆天邪神】闪动瑟缩。

  他看着自己颤抖的【逆天邪神】手,不敢相信自己的【逆天邪神】做的【逆天邪神】一切。

  “我……我做了什么……我做了什么……”他如被绞魂,混乱低念:“不……不……不是【逆天邪神】我……不是【逆天邪神】我……”

  神曦缓缓起身,纯白的【逆天邪神】外衣被血迹染红大片,美眸却是【逆天邪神】蒙上了一层异常的【逆天邪神】白芒,她没有去顾及身上的【逆天邪神】伤势,回神的【逆天邪神】第一瞬间,她的【逆天邪神】手闪电般的【逆天邪神】按在了小腹上,眸中的【逆天邪神】白芒瞬间化作这一生最混乱、最恐惧的【逆天邪神】瞳光。

  “希儿?希儿……希儿……希儿!!”

  她的【逆天邪神】声音失却了所有的【逆天邪神】淡漠与温柔,变得那么颤抖:“希儿……你快回答母亲……快回答我……你一定在睡觉对吗……醒过来……快醒过来……求你快回答我……”

  滴……

  被鲜血遍染的【逆天邪神】白衣上,一滴水珠轻落,随之,泪珠如决堤之泉,倾泻而下:“希儿……求你不要吓唬母亲……希儿……希儿……”

  曾经的【逆天邪神】仙音变得那般绝望和凄厉,每一个瞬间都让龙皇如被万刃穿心,他五官扭曲,向前一步,竟是【逆天邪神】踉跄跪地,然后直接连滚带爬的【逆天邪神】向前:“神曦……我不是【逆天邪神】故意的【逆天邪神】……我不是【逆天邪神】故意的【逆天邪神】……”

  “不要过来!!”

  凄冷的【逆天邪神】四个字,字字都带着鲜血和……冰冷刺心的【逆天邪神】恨意。

  对,那是【逆天邪神】恨……他与神曦相识三十万年,第一次看到她的【逆天邪神】眼泪,第一次感受到她身上出现“恨”这种情绪,而且是【逆天邪神】那么的【逆天邪神】冰冷刺骨……却是【逆天邪神】对他而生的【逆天邪神】恨。

  他定在了那里,然后缓缓跪地,龙目失神:“好……我……我不过去……神曦……我真的【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故意的【逆天邪神】……我刚才只是【逆天邪神】着了魔……真的【逆天邪神】只是【逆天邪神】着了魔……让……让我帮你……你的【逆天邪神】孩子一定没有事……我……我可以想办法救她……龙神界一定可以救她……”

  这是【逆天邪神】龙皇这一生最战栗,最惶恐的【逆天邪神】言语,但,神曦却是【逆天邪神】毫无反应,她的【逆天邪神】手掌覆住孩儿的【逆天邪神】所在,却再感受不到她的【逆天邪神】气息,听不到她的【逆天邪神】声音……那是【逆天邪神】一种,她从未想象过的【逆天邪神】痛苦与绝望。

  眼泪混着鲜血,如断线的【逆天邪神】血珠淋落……她从未曾想过自己有一天会成为母亲,腹中的【逆天邪神】孩子,是【逆天邪神】她和云澈的【逆天邪神】意外。当她发现这个意外时,才发现,世上,竟会有如此美好的【逆天邪神】意外。

  从那之后,她人生的【逆天邪神】色彩,世界的【逆天邪神】色彩,完全的【逆天邪神】变了。

  却在这一天,在她最信任的【逆天邪神】族人手中,全部化作无尽绝望的【逆天邪神】灰暗。

  “……是【逆天邪神】母亲……害了你……”她一字一泪,字字断肠:“如果母亲……当年……没有救他……没有助他成为龙皇……就不会……有今天……是【逆天邪神】母亲……害…了…你……”

  她身体再次剧颤,心血逆流,从她苍白的【逆天邪神】唇间无声溢下。

  她茫然的【逆天邪神】看向前方……她第一次做母亲,第一次失去孩儿,第一次知道这世上会存在如此的【逆天邪神】痛苦和绝望。

  忽然间,她的【逆天邪神】眸光剧晃……

  “轮回井……轮回井……”她一阵失魂的【逆天邪神】低念,猛地抬头,仿佛在灰暗之中看了一抹微闪的【逆天邪神】明光,她急急的【逆天邪神】转身,手掌覆在大地上,随着一阵异样白光的【逆天邪神】闪烁,她的【逆天邪神】身前,竟出现了一个白色的【逆天邪神】旋涡。

  旋涡释放着纯净的【逆天邪神】白芒,但旋涡的【逆天邪神】中心,却是【逆天邪神】无底的【逆天邪神】黑暗。

  “……”意志溃乱中的【逆天邪神】龙皇呆呆看着那个白色旋涡,残剩的【逆天邪神】思考能力无法识出那是【逆天邪神】什么。

  看在近在咫尺的【逆天邪神】白色旋涡,神曦的【逆天邪神】眼眸变得无比冷毅决绝,她看向龙皇,一字一字,字字盈恨:“龙白……你…听…着……希儿若是【逆天邪神】出了什么事……”

  “我会舍弃光明……化身恶魔……让你尝尽这世上所有的【逆天邪神】酷刑!”

  “我会将你的【逆天邪神】血,你的【逆天邪神】骨灰……洒遍这神界的【逆天邪神】每一个角落……让你永生永世被万灵践踏!!”

  身负光明玄力,她有着世间唯一的【逆天邪神】圣体和圣心,是【逆天邪神】最不可能衍生怨恨与罪恶的【逆天邪神】人。

  却在这时,对龙皇,释放着最极致的【逆天邪神】憎恨,说出着最恶毒的【逆天邪神】诅咒。

  她的【逆天邪神】身影在这时跃入那个奇异的【逆天邪神】旋涡之中,顷刻间,便和漩涡一起消失无踪。

  “神曦……神曦!?”龙皇一声惊喊,然后慌乱扑向前方,却只抓到一片空无。

  她的【逆天邪神】身影,还有那个白色的【逆天邪神】旋涡全都消失不见,就连她的【逆天邪神】气息,也完全消失在了世界之中,唯有冰冷破败的【逆天邪神】土地上,残留着点点的【逆天邪神】鲜血与眼泪。

  “神……曦……”

  噗通……龙皇重重跪倒在地,他缓缓伸出右手,手掌颤抖的【逆天邪神】无比剧烈,刚才就是【逆天邪神】这只手忽然轰出……

  “我……到底……做了……什……么……”

  他手掌抓起,然后狠狠的【逆天邪神】砸在了自己的【逆天邪神】心口。

  轰!!

  一声巨响,天崩地裂,他的【逆天邪神】心口猛然下陷,口中更是【逆天邪神】龙血狂喷,但他感觉不到一丝的【逆天邪神】疼痛,整个人缓缓瘫下,没有任何人有资格让他伏下的【逆天邪神】头颅重重的【逆天邪神】撞在地上,随之,他的【逆天邪神】五官开始扭曲战栗,然后竟发出一阵崩溃的【逆天邪神】嚎啕大哭……

  …………

  …………

  “呃!!”

  云澈一声惊吟,身体猛地蜷下,手掌死死的【逆天邪神】抓住心口。

  “啊!”身边的【逆天邪神】云无心被吓了一大跳,她慌忙丢掉手里的【逆天邪神】钓竿,冲到云澈身前:“爹爹,你……你怎么了?”

  这里是【逆天邪神】天玄南海,他们父女正在一叶小舟之上,进行着他们最喜欢的【逆天邪神】钓鱼比赛。

  云澈的【逆天邪神】身体停止瑟缩,然后忽得抬首,向云无心做了一个鬼脸,笑眯眯的【逆天邪神】道:“嘿嘿,又被骗了吧!我说过多少次了,钓鱼的【逆天邪神】时候内心一定要比水面还要平静,不可轻易被外物打扰,才能……啊唔!”

  “哼!”云无心在云澈的【逆天邪神】手臂上重重的【逆天邪神】捏了一下,然后扁着唇瓣回到自己位置,重新拿起鱼竿,别过脸儿不理他:“爹爹又骗人,明明都是【逆天邪神】大人了,还和小孩子一样。”

  “爹爹给我找了那么多姨姨,不会都是【逆天邪神】用的【逆天邪神】这么幼稚的【逆天邪神】方法吧。”云无心唇瓣扁得更高……因为她刚才真的【逆天邪神】被吓到。

  “呃……”云澈老脸微红:“等你长大了,爹爹再和你谈论这个问题。”

  “咧!”云无心冲他一吐舌头:“我早就不是【逆天邪神】小孩子了,哼。”

  “……”云澈没有说话,似乎无言以对。

  云无心并没有看到,云澈虽一脸嬉笑,但胸口却是【逆天邪神】剧烈的【逆天邪神】起伏着。

  “主人……”他的【逆天邪神】心海之中,传来禾菱担心的【逆天邪神】声音:“你怎么了?你的【逆天邪神】心跳好乱……”

  “没事。”云澈回应道。

  但他的【逆天邪神】眉头在颤动,握着鱼竿的【逆天邪神】双手也在不自禁的【逆天邪神】收紧。

  怎么回事……

  刚才心脏为什么会那么痛……就像是【逆天邪神】忽然被刀子刺穿了一样……

  他悄悄侧目,看着云无心恬静的【逆天邪神】侧颜,好一会儿后,内心才终于稍稍平静。

  他在心中默念着:将来,不管还会发生什么,灾难也好,考验也罢……所有的【逆天邪神】一切,我都会去应对和承受。但无论如何,我都绝不会再让任何事物伤害到我的【逆天邪神】女儿!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