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400章 神子入世

第1400章 神子入世

  沧云大陆一行,他本是【逆天邪神】有两个目的【逆天邪神】,一个是【逆天邪神】看望幽儿,一个是【逆天邪神】试着找寻玄兽动乱的【逆天邪神】根源。

  前者,他不但见到了幽儿,还收获了一个天大的【逆天邪神】惊喜。

  而后者,则是【逆天邪神】让他更加确定,玄兽动乱的【逆天邪神】根源并非绝云深渊所外泄的【逆天邪神】魔气。

  所有的【逆天邪神】可能性,都指向了一处……

  回到天玄大陆,因红儿的【逆天邪神】归来,云澈的【逆天邪神】心情要比去之前好上太多,他站在天玄大陆的【逆天邪神】上空,释放的【逆天邪神】神识很快锁定了每个人的【逆天邪神】气息,然后他眉毛一斜,嘴角一咧,向一个方向直窜而去。

  流云城,萧门。

  云澈有相当大的【逆天邪神】一部分时间都会在萧门,最重要的【逆天邪神】原因,是【逆天邪神】萧烈留恋此地,萧泠汐也自然陪伴在侧。

  云澈本是【逆天邪神】欲将一滴生命神水给予萧烈,让他拥有无敌的【逆天邪神】力量和更长的【逆天邪神】寿元,面对这个哪怕神界的【逆天邪神】顶级强者都断然无法抗拒的【逆天邪神】诱惑,他却是【逆天邪神】拒绝了,而且拒绝的【逆天邪神】无比坚决,最后,他向云澈道:“若一定要给我……就为我,留给永安。”

  云澈不再劝,并郑重向他保证,待萧永安长成,会亲自为他服下这滴生命神水。

  对云澈而言,这不仅仅是【逆天邪神】为了萧烈,亦是【逆天邪神】对他们一家的【逆天邪神】少许报答。

  回到萧门,云澈一眼看到了萧泠汐。她依旧是【逆天邪神】那身简单的【逆天邪神】翠衣,因生命神水而一朝成就神道后,除了气息,她似乎并无太大的【逆天邪神】变化,对于玄道,她亦始终没有太过强烈的【逆天邪神】追求。少女时代的【逆天邪神】苦修,也都是【逆天邪神】为了保护孱弱的【逆天邪神】云澈。  

  看着萧泠汐纤柔的【逆天邪神】身影,脑中浮现着她比玉石还要莹润的【逆天邪神】身体,云澈的【逆天邪神】喉咙重重的【逆天邪神】“咕嘟”了一下,然后猛地从空中冲下,在萧泠汐“啊”的【逆天邪神】一声尖叫中,将她用力抱了起来。

  “小……小澈……”她眼眸慌乱,不知所措。

  “嘿嘿嘿……”云澈淫笑一声,抱着她直冲房中:“之前我玄力尽失,身体才出现了奇怪的【逆天邪神】故障。今天……你不要再想跑掉。”

  砰!!

  房门被重重关上,里面随之响起外裳被粗暴撕破的【逆天邪神】声音,以及萧泠汐紧张羞怯的【逆天邪神】轻吟……

  十息之后,云澈脚步酥软的【逆天邪神】走了出来,一张脸黑如锅底,他仰望苍天,深深的【逆天邪神】吐了一口气。

  …………

  …………

  时光流转,距离云澈回到蓝极星,已过去了整两年。在神界,他的【逆天邪神】名字依然没有被淡忘,反而因为一个东神域极为关注的【逆天邪神】大事件,而再次被频繁的【逆天邪神】提起。

  紧闭了三年的【逆天邪神】宙天神境……终于打开。

  三年前,承载着东神域的【逆天邪神】希望,进入宙天神境的【逆天邪神】众天选之子,已重新回到了东神域的【逆天邪神】土地上,亦回到了无数人的【逆天邪神】注目之中。

  三年前,在年轻一辈闯入千名之内的【逆天邪神】他们,无一不是【逆天邪神】傲视的【逆天邪神】天才。

  而经历了宙天三千年,毫无疑问,他们每一个人都已脱胎换骨。尤其那些曾经震世的【逆天邪神】“神子”们,每个人都在翘首以盼重新临世的【逆天邪神】他们,究竟会绽放出怎样的【逆天邪神】神光。

  而他们得到的【逆天邪神】结果,让整个东神域彻底震动哗然。

  绝非失望的【逆天邪神】哗然,而是【逆天邪神】无数不敢置信的【逆天邪神】吼叫……那一天,浩大东神域的【逆天邪神】上空,因太过可怕的【逆天邪神】音潮而卷起经久不息的【逆天邪神】风暴。

  龙神界,轮回禁地。

  云澈离开这里,亦是【逆天邪神】已过两年。

  “母亲母亲,我已经学会了什么是【逆天邪神】种族,我们的【逆天邪神】种族,真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最厉害的【逆天邪神】吗?”

  稚嫩的【逆天邪神】声音更加的【逆天邪神】清亮悦耳,再没有了曾经的【逆天邪神】艰涩感,引得不少鸟儿发出应和的【逆天邪神】轻鸣。神曦回答道:“在如今的【逆天邪神】时代,龙为万灵之尊,而我们龙神,是【逆天邪神】龙族的【逆天邪神】王族,所以,的【逆天邪神】确是【逆天邪神】目前世上最强的【逆天邪神】种族。”

  “那……父亲一定很厉害,对吗?”

  神曦微笑摇头:“你的【逆天邪神】父亲并不属于龙神一族,而是【逆天邪神】人类。但他要比我们之外的【逆天邪神】任何龙族,都更有资格称为龙神。”

  “咦?母亲,你的【逆天邪神】话,我好像一点都听不懂。”

  “你现在不需要懂,等你长大之后,才能明白。”

  “唔,又是【逆天邪神】长大之后。”稚嫩的【逆天邪神】声音流露出渴盼:“还有七年,好漫长,一点都不像母亲说的【逆天邪神】那么快。而且,都这么久了,父亲都始终没有出现过。母亲,父亲是【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不‘爱’你啦?”

  神曦仙颜微露讶色,似乎很惊讶她会这么快的【逆天邪神】理解这个字,还说出这样一句话,短暂犹豫,她轻轻说道:“你知道‘爱’这个字的【逆天邪神】含义吗?”

  “嘻嘻,”神曦的【逆天邪神】耳边响起可爱的【逆天邪神】笑声:“我是【逆天邪神】刚刚学会的【逆天邪神】哦。我知道了两个人要互相爱着对方,才会成为夫妻,才会有小宝宝,才会成为父亲母亲。母亲和父亲也一定是【逆天邪神】这样的【逆天邪神】,对吗?”

  神曦再绽微笑,摇了摇头:“凡尘之中,大都如此。但我和你父亲不同,我们并非夫妻,亦没有你所理解的【逆天邪神】相爱,就连你,也是【逆天邪神】一个很美好的【逆天邪神】意外。我们之间,应该算是【逆天邪神】各取所需。”

  “咦?”轻咦声再次响起,她又一次听不懂母亲的【逆天邪神】话。

  “你的【逆天邪神】父亲,是【逆天邪神】这个世界上,最特殊的【逆天邪神】人。”神曦轻语道:“原本,母亲会被困在这里很久很久,因为你的【逆天邪神】父亲,再有短短七年,我就可以离开这里,并让你出生。而我带给你父亲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更强大的【逆天邪神】力量。”

  当然,她很明白,云澈极为迷恋她的【逆天邪神】身体,相比于力量,这更偏向于他的【逆天邪神】所需……只是【逆天邪神】这类话,她当然无法说出。

  她的【逆天邪神】确利用了云澈,所以也给了他任何自己可以给的【逆天邪神】补偿。

  “那……母亲还会带我去找父亲吗?”稚嫩的【逆天邪神】声音小了下来,带上了些许的【逆天邪神】担心。

  “当然,这是【逆天邪神】母亲答应你的【逆天邪神】。”神曦目光垂下,爱怜的【逆天邪神】道:“虽然,母亲现在不知道他身在何方,但他一定还活着,等着我们去找到他。”

  “父亲不爱母亲,那父亲……会爱我吗?”声音更加小了几分,带着不该属于她这个年龄的【逆天邪神】担忧。

  “当然会。”想着那日宁死也要远赴星神界的【逆天邪神】云澈,神曦轻轻的【逆天邪神】道:“他会愿意为了你不顾一切,哪怕要和整个世界为敌。因为你不仅是【逆天邪神】母亲的【逆天邪神】女儿,也是【逆天邪神】他的【逆天邪神】女儿。”

  轻渺的【逆天邪神】声音在轮回禁地的【逆天邪神】花谷中回荡,然后很快归于无声,因为这里的【逆天邪神】每株花草都格外熟悉的【逆天邪神】那个客人再次到来。

  一阵柔风吹过,神曦的【逆天邪神】身上已浮现梦幻般的【逆天邪神】白芒,很快,龙皇从天而降,站在了神曦身前,露出了唯有在这里才会显现的【逆天邪神】微笑。

  目光从他的【逆天邪神】面容上一扫而过,神曦徐徐而语:“一身风尘,应是【逆天邪神】刚从东神域远归,看来,又有大事发生了。”

  “的【逆天邪神】确是【逆天邪神】大事。”龙皇点头道:“三年前,东神域通过玄神大会择出的【逆天邪神】一千个年轻人,已完成宙天神境的【逆天邪神】修炼,全部出世。”

  “时间上,也的【逆天邪神】确到了。”神曦道:“结果如何?”

  宙天神境三千年……这可绝不仅仅是【逆天邪神】东神域的【逆天邪神】大事,整个神界都在关注。

  “结果极是【逆天邪神】出人意料。”龙皇这句话,亦在说明是【逆天邪神】个连他都很是【逆天邪神】意料的【逆天邪神】结果:“竟足足修成了十九个神主!其他人,则有七百多神君,停留神王境界无法突破的【逆天邪神】,仅有寥寥二百余人。”

  龙皇所说出的【逆天邪神】,绝对是【逆天邪神】个骇世绝伦的【逆天邪神】数字。身为混沌至尊的【逆天邪神】他,在初次听闻时,都为之剧烈动容。

  但,神曦的【逆天邪神】反应却很是【逆天邪神】平淡,似乎并不意外:“那是【逆天邪神】宙天珠的【逆天邪神】世界。宙天神境三千年,绝非只是【逆天邪神】单纯时间错位的【逆天邪神】三千年。”

  “宙天神境的【逆天邪神】气息层面极高,神界与之相比,就如下界与神界之别,因而,在宙天神境中,玄力的【逆天邪神】提升和瓶颈的【逆天邪神】突破都要远远易于外界。”神曦声音微顿,想到了什么,一声轻叹:“如此看来,宙天珠的【逆天邪神】确是【逆天邪神】倾尽神力。”

  “这般独有的【逆天邪神】神力,任何星界,都只会用于自身,绝不愿给外人丝毫。用于他人还不遗余力,三方神域,也唯有宙天神界有此胸怀。”

  “的【逆天邪神】确,”这一点,龙皇也深以为然:“只是【逆天邪神】,新生的【逆天邪神】战力虽远超预料,但还远不及邪婴之难所折损的【逆天邪神】力量。若东神域所担忧的【逆天邪神】【绯红劫难】真的【逆天邪神】爆发,怕是【逆天邪神】……也不过是【逆天邪神】杯水车薪。”

  神曦目光转过,轻轻道:“或许,宙天神界此举,是【逆天邪神】在期待能催生出一个足以衍生奇迹的【逆天邪神】人物,比如……云澈。”

  这句话,让龙皇眼神剧荡,然后缓缓点头:“你说的【逆天邪神】不错。”

  的【逆天邪神】确,云澈配得上“奇迹”二字,但可惜,却偏偏唯有他,没能进入宙天神境,还葬身邪婴之难。

  “那些人中,修为最高者是【逆天邪神】何境界?”神曦问道。

  “七级神主。”龙皇回答。

  “……!”神曦刹那侧目,白芒之下的【逆天邪神】美眸中,分明闪过一抹深深的【逆天邪神】讶色。

  “你没有听错。”对于神曦的【逆天邪神】反应,龙皇毫不意外:“的【逆天邪神】确是【逆天邪神】七级神主……王界的【逆天邪神】特殊传承之外,三千岁的【逆天邪神】七级神主,当真是【逆天邪神】旷古绝今。而且……是【逆天邪神】两个。”

  神曦:“……”

  “现在,东神域正在为此事而沸腾不休。”龙皇继续道:“当年,我去东神域观战玄神大会时,宙天曾言,东神域这一代出现了很多打破历史的【逆天邪神】怪才,很可能,是【逆天邪神】‘应劫而生’。”

  “他的【逆天邪神】很多其他言语,也都给我一种感觉,‘绯红劫难’在他的【逆天邪神】认知里,并非‘可能’,而是【逆天邪神】‘必然’。再加上已经爆发的【逆天邪神】邪婴之难……或许宙天所言的【逆天邪神】‘应劫而生’四字,并非虚妄。”

  “若那一天真的【逆天邪神】到来,”神曦轻语:“记得全力帮助东神域,绝不可隔岸观火。”

  “我明白。”龙皇颔首,然后目视神曦,无比郑重的【逆天邪神】道:“你放心,无论将来发生什么,哪怕劫难真的【逆天邪神】波及西神域,我也绝不会让任何事物影响到这里的【逆天邪神】安宁。”

  神曦并无回应,柔然而语:“东神域频发大事,你亦无法安心,身为龙皇,当以大事为重,在一切安定之前,不必经常来此。”

  “你去吧。”

  “嗯。”龙皇点头,身为龙神之皇,混沌至尊,在神曦面前却如领教诲的【逆天邪神】后辈。

  他转过身准备离开……但就在他玄气微转,即将飞身而起的【逆天邪神】刹那,忽然龙目一凝,陡然回身:“何人在此!!”

  :。: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