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398章 幽儿(下)

第1398章 幽儿(下)

  云澈抬起手,在黑暗中拂动:“这里的【逆天邪神】气息出现了很大的【逆天邪神】变化,你一定感觉得到。其实不止这里,外面的【逆天邪神】世界也发生了某种变化,而且越来越强烈。”

  “……”异瞳少女静静的【逆天邪神】听着,她没有身体,就连魂体都是【逆天邪神】残缺的【逆天邪神】,没有语言能力,亦没有情感表达能力。

  “上次来的【逆天邪神】时候,你就是【逆天邪神】这片幽冥花海中,这次来依然是【逆天邪神】,看来,你不但无法离开这个黑暗世界,应该也很少离开这片幽冥花海吧。”云澈微笑道,不知是【逆天邪神】她喜欢这些幽梦婆罗花,还是【逆天邪神】她的【逆天邪神】形态无法远离它们太久……大概是【逆天邪神】后者居多吧,毕竟,无法想象的【逆天邪神】漫长岁月,再喜欢的【逆天邪神】东西也总会厌倦。

  回答他的【逆天邪神】,当然只有漆黑的【逆天邪神】沉默与少女异彩琉璃却毫无神采的【逆天邪神】眼眸。

  “或许,你很习惯,可能也很喜欢黑暗,”云澈看着女孩,声音格外柔和:“但寂寞对任何生灵而言,都是【逆天邪神】很可怕的【逆天邪神】东西,你却只能一个人在这里,让人很是【逆天邪神】心疼……这些年,我之所以没有能来看你,是【逆天邪神】因为我去了另外一个世界,回来后又失去了力量,直到几天前才恢复……只是【逆天邪神】,却是【逆天邪神】以我女儿永失天赋为代价……呼。”

  “听到这里,你一定也觉得我是【逆天邪神】个很差,很失败的【逆天邪神】父亲吧。”云澈苦涩而笑,这些天,他在云无心等人面前表现如常,还一天比一天开怀,但,身为父亲,这种深深的【逆天邪神】歉疚,他短时间内绝对不可能释怀……或许一生都不能。

  “……”少女轻轻的【逆天邪神】摇头,妖异的【逆天邪神】瞳眸一眨不眨的【逆天邪神】看着他,自始至终,都不肯有一瞬间的【逆天邪神】偏离。

  “我向你保证,”云澈脸上重新露出微笑:“以后,我会经常来看你。”

  少女的【逆天邪神】唇瓣轻轻张开,莹白的【逆天邪神】手儿抬起,轻轻触碰在云澈的【逆天邪神】胸口……却只能一穿而过。

  但她想表达的【逆天邪神】东西,云澈足以真切的【逆天邪神】感受到……她在因他的【逆天邪神】话开心着。

  这是【逆天邪神】一种很微妙的【逆天邪神】感觉……明明对对方都一无所知,所见也不过一次,但总是【逆天邪神】有一种无法言明的【逆天邪神】亲近感。

  “对了,你知道我叫云澈,但我还不知道你的【逆天邪神】名字。”云澈说完,面对着少女迷茫的【逆天邪神】彩瞳,他想了想,很轻的【逆天邪神】问:“你还记得自己的【逆天邪神】名字吗?”

  “……”少女摇头。

  “呃……”云澈点了点下巴:“那……我为你取一个名字好不好?”

  “……”少女怔了怔,然后很乖的【逆天邪神】点头。

  “我想想……”云澈目光在少女身上游移,然后微笑道:“你的【逆天邪神】存在方式是【逆天邪神】幽魂,身处幽暗,卧于幽冥,那我以后就叫你‘幽儿’,好不好?”

  “……”少女流溢着纯净莹光的【逆天邪神】手儿伸向云澈,似乎努力的【逆天邪神】想要碰触到他,双眸中的【逆天邪神】色彩变得更加的【逆天邪神】亮灿。

  她点头,银色的【逆天邪神】长发轻灵的【逆天邪神】飞舞。云澈感觉的【逆天邪神】到,她很开心,不知是【逆天邪神】喜欢这个名字,还是【逆天邪神】喜欢他为她取名字。

  “好,幽儿……幽儿。嗯,感觉再适合你不过了。”

  云澈叫喊了两声,看着少女的【逆天邪神】脸颊和眸光……他的【逆天邪神】目光逐渐的【逆天邪神】朦胧,那个与她有着同样容颜,却是【逆天邪神】红色眼瞳,红色长发,永远神采飞扬的【逆天邪神】少女身影浮现他的【逆天邪神】心海深处。

  …………

  “红色的【逆天邪神】宫裳,红色的【逆天邪神】头发,红色的【逆天邪神】眼睛……而她自己

  也说过自己最喜欢红色……嗯……就叫红儿吧!”

  “红儿……红儿……红儿……红儿……那我以后就叫红儿……嘻嘻!我有名字啦!红儿红儿……以后不可以喊我小妹妹、小丫头,连小美女都不可以喊,只可以喊红儿!”

  …………

  微一晃头,将她神采奕奕的【逆天邪神】样子努力从脑海中散去,但马上,星神界的【逆天邪神】最后,她现身在自己身边,嚎啕大哭的【逆天邪神】样子又清晰的【逆天邪神】浮现……内心的【逆天邪神】沉重亦久久无法释下。

  “你还记得……那个和你长的【逆天邪神】很像,有着很漂亮的【逆天邪神】红色眼睛和红色头发的【逆天邪神】女孩吗?”他不自觉的【逆天邪神】出口说道:“当年,一个和你一样,只剩残缺魂体的【逆天邪神】老人,将她和太古玄舟一起托付给了我,茉莉离开时,也嘱咐我一定要好好照顾她……这些年,她寸步不离的【逆天邪神】陪在我身边,不仅是【逆天邪神】给予我强大力量的【逆天邪神】伙伴,更是【逆天邪神】我最重要的【逆天邪神】红儿……可是【逆天邪神】……”

  他摇了摇头,目光更加迷离。这段时间以来,他一直努力的【逆天邪神】不去想红儿的【逆天邪神】事,但看着与她长的【逆天邪神】一模一样的【逆天邪神】幽儿,这抹被他努力深藏的【逆天邪神】痛楚无法不被触及:“我一直……都是【逆天邪神】个可恶的【逆天邪神】灾星,明明那么想要保护他们,却又害了身边一个又一个的【逆天邪神】人。”

  幽儿:“……”

  稍稍回神,云澈勉强一笑:“我是【逆天邪神】来看望你的【逆天邪神】,没想到却向你说了很多不开心的【逆天邪神】事。我想想……嗯!下次来的【逆天邪神】时候,我会给你带礼物的【逆天邪神】,只是【逆天邪神】不知道你会不会喜欢。”

  说话时,云澈的【逆天邪神】心里已经有了打算。下次来之前,他会嘱咐黑月商会给他备好一些刻印好的【逆天邪神】玄影石,让幽儿可以看到外面的【逆天邪神】世界,也能稍稍驱散她的【逆天邪神】孤寂。

  “……”幽儿的【逆天邪神】唇瓣轻轻的【逆天邪神】张了张,然后再次伸出手儿,只是【逆天邪神】这一次,她并不是【逆天邪神】伸向云澈的【逆天邪神】胸口,而是【逆天邪神】伸向他的【逆天邪神】左手。

  晶莹如钻的【逆天邪神】手儿碰触到云澈的【逆天邪神】手掌,毫无疑问的【逆天邪神】一穿而过,然后,她的【逆天邪神】手指在云澈的【逆天邪神】手背上停留。

  “幽儿?”云澈目光转下,没有将左手移开,但脸上露出疑问。

  他话音刚落,幽儿的【逆天邪神】手指上,忽然闪烁起一团幽暗的【逆天邪神】黑芒。

  本是【逆天邪神】紫光莹莹的【逆天邪神】世界,在这抹黑芒出现的【逆天邪神】刹那竟是【逆天邪神】瞬间变得幽暗无光……幽冥婆罗花释放的【逆天邪神】可不是【逆天邪神】一般的【逆天邪神】光芒,而是【逆天邪神】有着极强穿透力的【逆天邪神】摄魂之芒,且这里不是【逆天邪神】一株两株,而是【逆天邪神】一片庞大的【逆天邪神】幽冥花海……

  却只是【逆天邪神】一瞬间,所有的【逆天邪神】幽冥紫芒竟被全部吞噬!

  云澈面色一变,刚要出声,忽然间发现,在幽儿指尖的【逆天邪神】黑芒之下,自己的【逆天邪神】左手手背之上,竟缓缓浮现一个剑印。

  “……!!”这一幕,让他瞬间失声,身体都猛的【逆天邪神】颤抖了一下。

  因为这个剑印,其形其状……分明和红儿所化的【逆天邪神】劫天诛魔剑的【逆天邪神】剑印一模一样!

  那个他恢复力量后也不再显现,他以为已经永远葬灭的【逆天邪神】剑印!

  但不同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原本的【逆天邪神】剑印,是【逆天邪神】和红儿的【逆天邪神】眼睛、长发一样的【逆天邪神】朱红色,但此刻显现的【逆天邪神】,却是【逆天邪神】一枚漆黑色的【逆天邪神】剑印,在幽儿的【逆天邪神】纤指之下,剑印从模糊逐渐变得凝实,光芒也逐渐深邃,直至如幽儿指间的【逆天邪神】黑芒一般幽暗。

  “这……是【逆天邪神】?”云澈一动不敢动,双目却是【逆天邪神】瞪到了最大。

  少女无声,指尖的【逆天邪神】黑芒在继续了数息之后

  ,终于缓缓淡下,她的【逆天邪神】手指离开云澈的【逆天邪神】手背……而云澈的【逆天邪神】手背上,清晰无比的【逆天邪神】印记着一个漆黑的【逆天邪神】剑印。

  幽儿娇小的【逆天邪神】身躯轻轻颤荡,随之,身影竟出现了刹那的【逆天邪神】朦胧……一张脸儿,亦比先前更加莹白了几分。

  目光在手背浮现的【逆天邪神】漆黑剑痕上停留了好一会儿,他目光转过,刚要询问,一眼看到幽儿的【逆天邪神】状态,心中猛的【逆天邪神】一惊,再顾不得询问什么,急切道:“幽儿,你……没事吧?”

  “……”少女轻轻的【逆天邪神】摇头,然后,她的【逆天邪神】彩瞳缓缓合下,再合下……她尝试着挣扎,但终于还是【逆天邪神】完全闭合,身体亦随着银色长发的【逆天邪神】流泻而缓缓软倒。

  “幽儿!”云澈向前,想要将她抱住……却只能无力碰触到一片虚幻。

  她静静的【逆天邪神】卧在冰冷的【逆天邪神】土地上,陷入的【逆天邪神】无力的【逆天邪神】沉睡之中。虽然她只是【逆天邪神】一抹不知存在了多久的【逆天邪神】残魂,但云澈依旧能清晰感觉到她的【逆天邪神】虚弱。

  云澈一时手足无措,他转目看了一眼手背上的【逆天邪神】剑印……很显然,为了这个剑印,她的【逆天邪神】魂力消耗极其之大,只是【逆天邪神】,他不知道幽儿对他做了什么,这个和红儿的【逆天邪神】剑印外形一样的【逆天邪神】漆黑剑印又意味着什么。

  就在他惊疑无措间,手背之上,剑印的【逆天邪神】黑芒忽然开始了无声的【逆天邪神】消散,在消散中一点点的【逆天邪神】淡去……而取而代之的【逆天邪神】,竟是【逆天邪神】一抹……越来越深邃的【逆天邪神】朱红光芒!

  云澈目光怔住,再无法移开。

  黑芒在消散,红光在显现……到了最后,就如被剥去了黑色的【逆天邪神】外壳,完整显现出了那个云澈再熟悉不过,属于红儿,属于劫天诛魔剑的【逆天邪神】朱红剑印!

  这时,他的【逆天邪神】心魂之中传来禾菱激动无比的【逆天邪神】呼喊声:“主人……红儿,是【逆天邪神】红儿!”

  心脏如被无形之物剧烈撞击,剧震不休,云澈快速凝神,闭上眼睛,意识沉入天毒珠之中。

  天毒珠的【逆天邪神】世界,碧绿纯净。禾菱俏生生的【逆天邪神】站在那里,而她的【逆天邪神】身前,一个穿着红色宫裳的【逆天邪神】少女正缩着身体,枕着自己长长的【逆天邪神】红发安睡着,她睡的【逆天邪神】很沉,很香甜,禾菱那么激动的【逆天邪神】喊声,都没有把她惊醒。

  “红……儿……”云澈呆立在那里,一声轻念,如在梦中。

  是【逆天邪神】红儿,活生生的【逆天邪神】红儿。属于她的【逆天邪神】剑印重新出现在了他的【逆天邪神】身上,她的【逆天邪神】身影,亦重新出现在了天毒珠,重新回到了他的【逆天邪神】世界之中。

  灵魂、心脏的【逆天邪神】一个巨大空缺被修补,云澈内心的【逆天邪神】悸动无以言表,他重重的【逆天邪神】呼了好久的【逆天邪神】气,确认着一切都不是【逆天邪神】幻镜,然后走向红儿,将她娇柔玲珑的【逆天邪神】身体轻轻抱起,放在她平时睡觉时最喜欢窝的【逆天邪神】小床上。

  她的【逆天邪神】确睡的【逆天邪神】很沉,被云澈抱起放下,她唇间发出一声很轻的【逆天邪神】嘟囔,却没有醒来,只有均匀可爱的【逆天邪神】鼾声。

  世上最美好的【逆天邪神】两件事,一个是【逆天邪神】虚惊一场,一个是【逆天邪神】失而复得。

  红儿是【逆天邪神】他的【逆天邪神】剑,但亦是【逆天邪神】他的【逆天邪神】红儿。她每时每刻都在他的【逆天邪神】世界中,他本以为与自己命魂相连的【逆天邪神】红儿永远都不会离开他,他也早就习惯了她的【逆天邪神】存在,亦在无形中依赖着她的【逆天邪神】存在。

  而直到失去,他才无比清楚的【逆天邪神】知道,红儿早已是【逆天邪神】他生命中不可缺离的【逆天邪神】一部分。

  此刻失而复得……他的【逆天邪神】手指轻轻触碰在红儿嫩白的【逆天邪神】小脸上,那柔若软玉般的【逆天邪神】触感,无疑是【逆天邪神】一种无法用任何言语形容,如梦幻般的【逆天邪神】美好。

  :。: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