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397章 幽儿(上)

第1397章 幽儿(上)

  长久的【逆天邪神】思虑后,云澈的【逆天邪神】眉头已不自觉的【逆天邪神】沉到最低……他隐约猜到了什么。

  绝云深渊的【逆天邪神】魔气外溢,很可能不是【逆天邪神】导致玄兽动乱的【逆天邪神】原因,而是【逆天邪神】和玄兽动乱一样,是【逆天邪神】“某个原因”造就的【逆天邪神】结果。

  神识释放,确认了周围区域并无生灵靠近后,他双手伸出,玄脉与魔源珠中的【逆天邪神】黑暗玄力同时释放,他的【逆天邪神】眼瞳顿时变成漆黑之色,在极暗无光的【逆天邪神】漆黑深渊中闪烁着极为诡异的【逆天邪神】黑芒。

  他的【逆天邪神】全身,亦缠绕起一层浓郁的【逆天邪神】黑气。

  黑暗玄气会放大负面情绪,甚至扭曲心魂,这一点云澈清清楚楚。但他对黑暗玄气有着完全的【逆天邪神】驾驭能力,这种影响对他而言皆在可控范围之内,他紧皱眉头,释放到极致的【逆天邪神】黑暗玄气覆向下方的【逆天邪神】黑暗结界。

  这个结界是【逆天邪神】由纯粹的【逆天邪神】黑暗之力铸成,也唯有黑暗玄力才可修复,否则当年茉莉便会将其修复。那时的【逆天邪神】云澈做不到,但如今有着神王层面的【逆天邪神】力量,他已可勉强做到。

  云澈静心凝神,黑暗玄气快速的【逆天邪神】融入到黑暗结界之中,封堵着它松动之处……

  黑暗玄力,他在神界虽只有短短四年,但已清楚知晓其在东、西、南三神域是【逆天邪神】多么禁忌的【逆天邪神】力量。封神之战,唯恨爆发黑暗玄力后全场的【逆天邪神】反应,每一幕他都记得清清楚楚。

  毫不夸张的【逆天邪神】说,拥有黑暗玄力的【逆天邪神】“魔人”,在三方神域的【逆天邪神】认知中是【逆天邪神】人神共愤,天地不容,见之必须不惜一切诛杀的【逆天邪神】异端!

  所以,他在神界的【逆天邪神】四年,虽然经历过数次险境绝境,却从未敢动用过黑暗玄力。

  哪怕最后在星神界强开彼岸修罗,将自己置身必死之境,亦没有动用半分。因为他怕自己成为世人眼中的【逆天邪神】“魔人”后被神曦,被沐玄音……被所有真正关心他的【逆天邪神】人排斥厌弃,更怕死后祸及吟雪界。

  但,他做梦都无法想到,此刻他全身罩着黑光,全力释放着黑暗玄气的【逆天邪神】模样,被一个人完完整整,清清楚楚的【逆天邪神】看着眼中。

  到了沐玄音这个境界,黑暗,已经根本无法阻隔目力。而此时的【逆天邪神】她距离云澈很近很近,尚不到百丈之遥,他的【逆天邪神】每一丝表情,每一瞬的【逆天邪神】眼神变动都可以看得清清楚楚。

  遑论他那比黎明前的【逆天邪神】暗夜还要深邃的【逆天邪神】黑暗玄光。

  沐玄音的【逆天邪神】瞳孔在收缩,并且持续了很久很久,一双冰眸完全被云澈身上的【逆天邪神】黑光所充斥……她知道那是【逆天邪神】什么,因为她这一生杀过很多的【逆天邪神】魔人,不止一次的【逆天邪神】接触过黑暗玄力……

  却从未见过纯粹到如此程度的【逆天邪神】黑暗玄力。

  沐玄音久久一动不动,整个人从眼眸到气息,像是【逆天邪神】被彻底定格了一般。世界亦安静到可怕,每一息的【逆天邪神】流动,都变得无比漫长。

  黑暗玄气依旧在全力释放,云澈的【逆天邪神】额头上开始出现细密的【逆天邪神】汗水,他在这时忽然想到:那四个来自神界的【逆天邪神】人,很有可能是【逆天邪神】他们路过蓝极星时,刚好临近沧云大陆的【逆天邪神】方位,感受到了绝云深渊外溢的【逆天邪神】魔气,从而才会降临蓝极星。

  但……他们又为何会来到下界?下界的【逆天邪神】气息相对神界而言不但稀薄,而且污浊,停留久了,还会有可能在某种程度上污浊元气和玄气,不但对修炼毫无好处,还会缩短寿元。

  那些从下界“飞升”至神界的【逆天邪神】玄者,都极少愿意再回下界。那几个人为什么会来此?总不可能是【逆天邪神】为了历练吧?

  半个时辰过去……

  一个时辰过去……

  云澈身上的【逆天邪神】黑光终于淡去,然后消失。他睁开眼睛,伸手拭去额间的【逆天邪神】汗水,长长舒了一口气。

  这是【逆天邪神】诸神时代留下的【逆天邪神】结界,既然他身负神王层面的【逆天邪神】力量,也只能做到最浅薄的【逆天邪神】修复,想恢复到完整状态是【逆天邪神】绝对不可能的【逆天邪神】。

  而这种浅层的【逆天邪神】修复自然并不能持续太久,若不想让魔气外溢,以后每隔一段时间,他都需来此重新修复一次。

  这时,他的【逆天邪神】动作忽然一滞,猛的【逆天邪神】抬头看向了上空。

  这里临近绝云深渊之底,无论哪个方位,都只有彻底的【逆天邪神】黑暗。云澈目光所指,没有任何的【逆天邪神】事物与气息,唯有黑暗。

  云澈目光收回,自嘲的【逆天邪神】笑了笑。

  封堵了黑暗摹灸嫣煨吧瘛咖气的【逆天邪神】外溢,他并没有就此离开,而是【逆天邪神】再次沉下,身体直接穿过结界,坠向下方的【逆天邪神】黑暗世界。

  绝云崖的【逆天邪神】上空,沐玄音的【逆天邪神】仙影缓缓浮现,依旧一身蓝裳,冰绝无尘。

  她闭上眼睛,高耸的【逆天邪神】胸脯以无比剧烈的【逆天邪神】幅度上下起伏着,许久都无法平静……

  足足半刻钟后,她才终于睁开了冰眸,看了一眼下方的【逆天邪神】漆黑深渊,她收回了眸光,身影转过,远远而去。

  只是【逆天邪神】她身上的【逆天邪神】气息变得无比混乱。

  离开之前,她的【逆天邪神】目光还是【逆天邪神】扫了一眼东方天空的【逆天邪神】红色星辰。

  一年前,这枚红色星辰她只在蓝极星看到。

  从半年前开始,东神域的【逆天邪神】一些星界亦清晰可见。

  而今,吟雪界的【逆天邪神】东方,亦印上了这颗闪耀着赤光的【逆天邪神】“星辰”。

  …………

  穿过黑暗结界,一股巨大的【逆天邪神】撕扯力从下方袭来。不过对于现在的【逆天邪神】云澈而言,哪怕没有黑暗玄力,这股撕扯力也已非不可抗拒,他轻飘飘的【逆天邪神】落下,双脚踩在冰冷的【逆天邪神】黑暗土地上。

  “吼呜!!”

  刚踏入这个世界,遥远的【逆天邪神】前方,便忽然传来了一声沉闷的【逆天邪神】咆哮。

  当年,云澈第一次到来时,便被来自千里之外的【逆天邪神】一声黑暗咆哮震荡得直接吐血,而到了今天,他才能真正理解那是【逆天邪神】多么可怕的【逆天邪神】黑暗气息……就连现在的【逆天邪神】他,在这声极远的【逆天邪神】咆哮之下,都感觉胸口像是【逆天邪神】被狠狠砸了一锤,五脏六腑一阵翻腾。

  这也意味着,纵然以他现在的【逆天邪神】力量,存在于这里的【逆天邪神】黑暗巨兽依然能威胁到他的【逆天邪神】性命。

  毫无疑问,这里的【逆天邪神】黑暗巨兽,随便放出去一只,都有可能轻易毁了整个蓝极星。

  一个力量层面无比卑微的【逆天邪神】下界,竟隐藏着一个如此可怕的【逆天邪神】黑暗世界……

  这其中到底隐藏着怎样的【逆天邪神】秘密!?

  “吼!!”

  “嘶呜!!!”

  黑暗巨兽咆哮的【逆天邪神】声音遥遥传来,不绝于耳,云澈看着周围,抬起手来,很快察觉到了些许的【逆天邪神】不同。

  这里的【逆天邪神】黑暗气息,比之他上次来时明显活跃了许多。

  耳边黑暗巨兽的【逆天邪神】咆哮,也似乎比先前要更加的【逆天邪神】激烈。

  “这里的【逆天邪神】黑暗气息活跃了不止一倍,”云澈低声自语:“怪不得……”

  怪不得会出现如此严重的【逆天邪神】魔气外溢。

  平缓气息,不在多想,云澈起身,循着依旧清晰的【逆天邪神】记忆,向一个方向飞去。

  这样的【逆天邪神】黑暗世界中,哪怕神道玄者,也会很容易混乱方向,但身负黑暗玄力的【逆天邪神】云澈显然不在此列。他并不敢释放太强的【逆天邪神】气息,以免惊动不知何处存在的【逆天邪神】黑暗巨兽,所以飞行的【逆天邪神】速度并不快,但所去的【逆天邪神】方向毫无偏差。

  在黑暗中穿梭,很快,他便到了一个无比静寂的【逆天邪神】黑暗区域,这里没有黑暗玄兽的【逆天邪神】停留,连靠近不敢,似乎就连声音都被隔绝,听不到任何黑暗巨兽的【逆天邪神】咆哮声。

  逐渐的【逆天邪神】,随着云澈速度的【逆天邪神】缓下,一抹异常明艳的【逆天邪神】紫光出现在黑暗世界中。

  那是【逆天邪神】一片巨大的【逆天邪神】紫色花海,无数株奇异之花在紫光中摇曳着,深紫的【逆天邪神】茎叶之上,一朵朵妖花傲然绽放,每一片花瓣都如流光紫玉,释放着亮紫的【逆天邪神】光芒,并隐约飘洒着仿佛来自冥界的【逆天邪神】淡紫雾气。

  幽冥婆罗花。

  在能吞噬一切的【逆天邪神】黑暗世界,它们所释放的【逆天邪神】光芒也没有一丝被黑暗所埋葬。

  以往,这些幽冥婆罗花能够轻易剥夺云澈的【逆天邪神】灵魂,但现在,他只是【逆天邪神】感觉灵魂被轻轻的【逆天邪神】拉扯了一下,便再无不适感,他向花海走近,缓缓的【逆天邪神】,花海中,他终于看到了那抹娇小的【逆天邪神】影子。

  她如红儿一般娇小玲珑,足不沾地,静静的【逆天邪神】飘浮在莹紫花海之中,如银河般亮灿的【逆天邪神】银色长发围拢着她纤弱的【逆天邪神】身躯,直垂而下,在冰冷的【逆天邪神】地面上拖起长长一段。身上,则覆着一层莹白色的【逆天邪神】亮光,光芒之下似乎并没有衣着,一双纤柔雪白的【逆天邪神】小腿则没有白光遮掩,完整的【逆天邪神】裸露出来,冰莲般的【逆天邪神】娇嫩粉足盈盈垂下,每一根雪白的【逆天邪神】脚趾都晶莹剔透,如玉雕琢。

  还有她那双云澈两生以来所见过的【逆天邪神】最妖异的【逆天邪神】眼瞳。

  右瞳,上半部分为浅黄色,向下渐变为幽暗的【逆天邪神】绿色。

  左瞳,上半部分为淡蓝色,向下渐变为深邃的【逆天邪神】紫色。

  一双眼瞳,释放着四种色彩的【逆天邪神】瞳光。

  云澈看到她时,她正在看着云澈,然后,她离开幽冥花海,亮银色的【逆天邪神】长发掠地,无声的【逆天邪神】飞了过来,来到了云澈身前,离他很近很近,仰着妖异的【逆天邪神】四色眼瞳看着他。

  她的【逆天邪神】瞳光绮丽异常,只是【逆天邪神】从未有过任何的【逆天邪神】情感色彩,不过云澈却从中,隐隐感觉到了开心的【逆天邪神】情绪。

  近在咫尺看着她和红儿一模一样的【逆天邪神】脸颊,云澈的【逆天邪神】心灵被重重触动,他露出微笑,用很轻很柔的【逆天邪神】声音道:“我们又见面了。上一次分别时,我说过会经常来看你,没想过却过去了这么久。”

  妖异少女的【逆天邪神】唇瓣轻轻张开,又轻轻闭合……她似乎在尝试着说什么,却无法发出声音。唯有一双异瞳始终一眨不眨的【逆天邪神】看着他。

  上一次,云澈始终无法读懂她的【逆天邪神】彩色瞳光里蕴藏着什么,这一次同样不能。但有一点他很相信,那就是【逆天邪神】这个女孩对他有着一种很奇异的【逆天邪神】亲近。

  更奇异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在这个只有魂体,而且透着无数迷雾谜团的【逆天邪神】少女身边,他总有一种很安心的【逆天邪神】感觉,而不会对她有任何的【逆天邪神】警惕防备。

  “不知不觉,已经六年了。”云澈柔声道:“过了六年才来看你,你有没有生我的【逆天邪神】气?”

  少女很轻的【逆天邪神】摇头。

  云澈微笑,看着她的【逆天邪神】眼睛:“六年前,你给我的【逆天邪神】黑暗种子,让我有了打倒轩辕问天的【逆天邪神】力量,既救了我,也救了我所在的【逆天邪神】世界。所以,你是【逆天邪神】我云澈的【逆天邪神】大恩人。”

  “对了,当年你送我的【逆天邪神】那株婆罗花,我已经交给了她。”说到这里,云澈的【逆天邪神】目光暗淡下来,嘴角的【逆天邪神】笑意也变得苦涩:“只是【逆天邪神】……我却再也见不到她了。”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