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396章 再临沧云

第1396章 再临沧云

  云澈又拿出另一个玉瓶,目光转向苍月:“然后呢,就是【逆天邪神】月儿了。”

  “啊?”苍月轻咦,看着云澈手中的【逆天邪神】玉瓶,她一下子猜到了什么:“难道,是【逆天邪神】和心儿一样的【逆天邪神】灵液?”

  “嗯!”云澈点头:“马上,你就可以和心儿一样,拥有神道的【逆天邪神】玄力,到时,在这个位面上,将没有任何人能伤害到你。”

  “……”苍月唇瓣张开,然后,她微笑着摇头:“有你和众位姐妹在身边,我并不需要什么玄力。这种神物一定万般珍贵,不该浪费在我的【逆天邪神】身上。”

  云澈料到以苍月的【逆天邪神】性情,她定会如此回应:“我知道你对玄道并无兴趣。但是【逆天邪神】呢,成就神道,可不仅仅是【逆天邪神】玄力的【逆天邪神】提升,更重要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寿元也会提升到万年以上。”

  他露出一脸忐忑状。“你该不会……不愿意陪我那么久吧?”

  “……”苍月目光颤动,然后看了看萧泠汐等人。

  “不光心儿和月儿,所有人我都备好了。”云澈一伸手,又拿出一个玉瓶:“这个是【逆天邪神】泠汐的【逆天邪神】。”

  “这个是【逆天邪神】月婵的【逆天邪神】。”

  “这个是【逆天邪神】雪?沟摹灸嫣煨吧瘛俊!?/p>

  “这个是【逆天邪神】苓儿的【逆天邪神】。”

  “这个是【逆天邪神】彩衣的【逆天邪神】。”

  “这个是【逆天邪神】仙儿的【逆天邪神】。”

  “唉?”凤仙儿猛的【逆天邪神】一愣,然后小退一步,满面惶然:“我……我也有?不……不可以,我只是【逆天邪神】……这么珍贵的【逆天邪神】东西,怎么可以浪费在我身上。”

  云澈看着她,笑眯眯的【逆天邪神】道:“放心好了,这个东西在这个世界是【逆天邪神】逆天之物,但在神界却是【逆天邪神】随手可得,当年我在神界的【逆天邪神】时候,都拿这个当白水喝,我身上还有很多,一点都不需要心疼。如果不用在仙儿身上,才是【逆天邪神】浪费。”

  (禾菱:b)

  凤仙儿不再说话,低头站在那里,似乎更加紧张。

  苍月心中的【逆天邪神】踌躇顿去,欣然而笑:“好……这一世,我当然要永伴夫君之侧。”

  云澈虽只恢复了不到三分力量,但这种程度的【逆天邪神】光明辅助对他消耗极小,不会对他造成什么负荷。

  当下,继云无心之后,云澈辅助苍月饮下和炼化生命神水与龙曦玉液……之后是【逆天邪神】楚月婵……萧泠汐……凤雪?埂??哲叨⊙?蟆??锵啥??/p>

  将她们的【逆天邪神】玄力全部提升至神元境。

  而玄力本就已在神道的【逆天邪神】凤雪?梗??谴锏搅松裨?翅鄯澹?招┩黄浦辽窕昃场?/p>

  何为层面差距?

  蓝极星历史上,第一个拥有神道层面力量的【逆天邪神】人,毫无疑问是【逆天邪神】轩辕问天。为了达到这个成就,他无数年的【逆天邪神】修炼、谋划、布局、隐忍……最后还舍弃了身体,扭曲了灵魂,缩短了寿元,才终于拥有了神道之力……还是【逆天邪神】伪神道。

  而云澈,靠着几滴神界所得的【逆天邪神】灵液,一个下午时间,轻松催出了七个神道……且是【逆天邪神】真正的【逆天邪神】神道境界!

  此时轩辕问天若是【逆天邪神】还活着,都不用云澈出手,活活就能气死。

  而别说轩辕问天……哪怕在神界最高层面的【逆天邪神】王界之人,若是【逆天邪神】知道云澈将整整八滴生命神水和八滴龙曦玉液用在八个下界凡人身上,定会当场吐血八升。

  尤其是【逆天邪神】龙神界……绝对恨不能把他生吞活剥了。

  云澈在众女面前说的【逆天邪神】格外轻巧,似乎这些在神界一文不值。她们并不知道她们饮下的【逆天邪神】生命神水和龙曦玉液在神界都是【逆天邪神】神物中的【逆天邪神】神物,连王界神帝的【逆天邪神】帝子帝孙都梦寐以求而不得。

  “还有九滴。”云澈拿出盛放生命神水的【逆天邪神】玉瓶,细致的【逆天邪神】盘算着:“一滴给父亲,一滴给母亲,一滴给爷爷,一滴给外公,一滴给元霸,冰云仙宫那边也应该……”

  “主人……”他的【逆天邪神】心魂之中,传来禾菱弱弱的【逆天邪神】声音:“龙曦玉液所剩尚多,但剩下的【逆天邪神】九滴生命神水,已是【逆天邪神】世上最后的【逆天邪神】九滴了,主人真的【逆天邪神】要全部用在别人身上吗?”

  “呃……最后的【逆天邪神】九滴?”云澈愣住。

  “神曦主人要平均三百年才能凝练一滴生命神水,她交给我的【逆天邪神】十七滴,是【逆天邪神】她所有的【逆天邪神】积累,再没有剩余了。每一滴生命神水不但可以大幅提升修为,还能快速恢复和愈伤,危机时刻能够救命。主人还是【逆天邪神】留一些以备不时之需,好不好?”

  “……”云澈沉吟了好久,回答道:“到了如今的【逆天邪神】境界,生命神水对我的【逆天邪神】作用已没那么大,用在他们身上,我才可更加安心。”

  禾菱只好不再劝解。

  云澈不自觉的【逆天邪神】伸手按住下巴,脑中显现神曦那美若虚幻的【逆天邪神】仙影。

  那居然是【逆天邪神】所有的【逆天邪神】生命神水和龙曦玉液,在加上自己在轮回禁地期间所饮下的【逆天邪神】那些……

  她对我竟如此大方……

  嗯……连人都给了我,貌似也没什么奇怪的【逆天邪神】?

  她不会真的【逆天邪神】爱上我了吧……云澈如此之想,但这个念想只持续了一个刹那,便被他狠狠掐死。

  很显然,以神曦淡薄一切的【逆天邪神】性情,这是【逆天邪神】绝对不可能的【逆天邪神】。

  云澈一直都很清楚的【逆天邪神】感觉到,神曦似乎是【逆天邪神】在某个方面利用(使用)自己,但他又寻不到是【逆天邪神】哪个方面,哪个缘由。而且,自己也从未损失什么,她也从未从自己身上得到过什么,不但救了他的【逆天邪神】命,还把一切都倒贴了进去。

  到底是【逆天邪神】为什么……

  这一切的【逆天邪神】答案,看来唯有重回神界后,由神曦亲口告诉他。

  …………

  …………

  苍风国境,死亡荒原的【逆天邪神】上空,一抹白芒洒下,顷刻间笼罩了整个死亡荒原,快速平复着一个个狂躁失控的【逆天邪神】气息。

  兽吼连天,日夜灾厄的【逆天邪神】死亡荒原平静了下来,持续了许久的【逆天邪神】狂躁气息如被狂风卷走,消散无踪。

  “太好了,这样苍月姐姐终于可以彻底安心了。”凤雪?箍醋畔路剑?廊坏馈?/p>

  云澈却是【逆天邪神】摇头:“持续不了太久的【逆天邪神】,而且可能会越来越糟。”

  最坏的【逆天邪神】情况,无疑是【逆天邪神】凡人,乃至玄者也受到影响。若真到那个时候……一个所有生灵的【逆天邪神】负面情绪都被激发、放大的【逆天邪神】世界,当真是【逆天邪神】不堪设想。

  “必须找到这一切的【逆天邪神】源头。”

  “你已经找到原因了吗?”凤雪?刮实馈?/p>

  “还没有。”云澈转目看向东方:“但有一个地方,我必须去看看。”

  失去力量的【逆天邪神】时候,他无力关心这一切,如今力量恢复,他便必须担起这份责任。

  凤雪?沟摹灸嫣煨吧瘛磕抗馑孀潘??蚨?剑?嬷?氲绞裁矗骸澳闶恰灸嫣煨吧瘛克怠??自拼舐剑俊?/p>

  “对。”云澈点头:“我现在就去。”

  “那我陪你一起去。”

  “不用。”云澈道,眼前浮现那个黑暗的【逆天邪神】深渊:“那里有一个很特殊的【逆天邪神】小世界,只有我才能进去,我自己一个人就好。”

  他和凤雪?顾祷捌诩洌?亢撩挥胁炀醯剑?t兜摹灸嫣煨吧瘛可峡眨?幸凰恢痹谧6幼潘??皇恰灸嫣煨吧瘛宽?馐贾斩荚诰缌业摹灸嫣煨吧瘛坎?醋拧?/p>

  沐玄音。

  这已经不是【逆天邪神】她第一次到来。

  在第一次到来蓝极星,看到了还活着,但失去所有力量的【逆天邪神】云澈。回到吟雪界后,她便决意再不会踏足蓝极星,亦不许沐冰云到来。

  但隔了短短三个月,她又一次来了……

  之后,每一次,她都暗誓是【逆天邪神】最后一次,再不来见他,并切断对他的【逆天邪神】一切念想,永远遗忘他的【逆天邪神】存在……但,最多三个月,她便会再次瞒着沐冰云,瞒着所有人来到这里虽然每次都只是【逆天邪神】远远的【逆天邪神】,默默的【逆天邪神】看他一会儿。

  就如着了魔一般。

  而这一次,到来的【逆天邪神】她却忽然发现,云澈的【逆天邪神】气息完全的【逆天邪神】变了。

  竟是【逆天邪神】已经恢复了曾经的【逆天邪神】力量!

  她不知道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不知道云澈的【逆天邪神】力量究竟是【逆天邪神】如何恢复的【逆天邪神】。

  更不知是【逆天邪神】该欣然,还是【逆天邪神】该彷徨。因为他恢复了力量,却也意味着他将有可能再次被卷入神界的【逆天邪神】洪流之中。

  与凤雪?狗挚??瞥褐狈啥?健?/p>

  虽然云澈并不擅空间法则,但蓝极星的【逆天邪神】空间太过脆弱,在他的【逆天邪神】力量之下简直如薄纸一般,可以轻易撕裂穿梭。他手指划动,在空间的【逆天邪神】裂痕中一次次穿梭,快速的【逆天邪神】逼近着遥远的【逆天邪神】沧云大陆。

  而他的【逆天邪神】上空,一抹他无法察知的【逆天邪神】仙影也始终相随。

  一入沧云大陆,视线中的【逆天邪神】场景便让他眉头大皱。

  上一世,他在这片大陆二十七年,虽然已经没有了眷恋,但依旧有着特殊的【逆天邪神】感情。

  同在蓝极星,沧云大陆虽然顶级强者的【逆天邪神】数量少于天玄大陆,但都属同一层面,有着相近的【逆天邪神】气息和元素法则,尤其生态和玄道规则之上,和天玄大陆基本一模一样。

  但眼前……一切都变了。

  耳边传来无数玄兽的【逆天邪神】狂吼、嘶叫声,一声比一声狂躁,夹杂着不时响起的【逆天邪神】玄力爆发和大地被摧毁的【逆天邪神】声音。

  目光、灵觉所至,无论曾经玄兽的【逆天邪神】领地,还是【逆天邪神】人类的【逆天邪神】土地,都充斥着凶暴的【逆天邪神】气息,所有玄兽皆如疯了一般……这般景象,像极了天玄大陆和幻妖界不时爆发的【逆天邪神】玄兽动乱,但可怕程度却不可同日而语。

  因为这股动乱、灾难的【逆天邪神】气息,竟是【逆天邪神】覆盖了整个沧云大陆,更可怕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天玄大陆和幻妖界只有低等玄兽动乱,而这里……云澈却分明察觉到了大量高等,以及极其高等的【逆天邪神】隐世玄兽。

  这类高等玄兽,它们每一次所释放的【逆天邪神】力量,无疑都降下一大片恐怖绝伦的【逆天邪神】灾难。

  可想而知,如此的【逆天邪神】沧云大陆,已彻底沦为人类与玄兽搏命厮杀的【逆天邪神】灾难战场,必定已经生灵涂炭,不知已有多少生灵在这般劫难下丧生。

  随着灵觉的【逆天邪神】释放与延伸,云澈心中越是【逆天邪神】震惊,很快,他心中冒出一个可怕的【逆天邪神】念想:若是【逆天邪神】就此下去,沧云大陆的【逆天邪神】今天,很可能就是【逆天邪神】天玄大陆和幻妖界的【逆天邪神】明天。

  云澈短暂沉默,然后身影一晃,已现身在了一个他再熟悉不过的【逆天邪神】地方。

  绝云崖!

  站在绝云崖边,脚下的【逆天邪神】黑暗深渊如恶魔张开的【逆天邪神】大口,云澈的【逆天邪神】眉头微微皱了皱,然后毫不犹豫的【逆天邪神】一跃而下。

  上空,沐玄音的【逆天邪神】冰眸猛的【逆天邪神】一凝,雪手亦下意识的【逆天邪神】伸出。

  在第一次到来蓝极星时,她便因异常的【逆天邪神】黑暗气息发现了这个黑暗深渊的【逆天邪神】存在,亦曾尝试探知,所以知晓着其中隐藏着一个无比恐怖的【逆天邪神】黑暗世界……恐怖到哪怕恢复力量的【逆天邪神】云澈在其中也会有性命之危。

  跃入绝云崖的【逆天邪神】云澈身影马上消失在黑暗之中……沐玄音眸光闪动,终于身影一晃,保持匿影状态,随着云澈沉入绝云深渊。

  这一次沉入,没有了先前的【逆天邪神】顾忌,云澈的【逆天邪神】速度极快,很快,那层封锁黑暗世界的【逆天邪神】结界便近在身下,同时一股浓郁到明显异常的【逆天邪神】黑暗气息从下方扑至,让云澈眉头大皱。

  黑暗之中,他的【逆天邪神】身形在结界上空停滞,默默的【逆天邪神】看向下方。

  一股黑暗气息如看不见的【逆天邪神】烟雾,徐徐的【逆天邪神】向上溢动着。

  毫无疑问,这股黑暗玄气,是【逆天邪神】来自下方被封锁的【逆天邪神】黑暗世界。

  黑暗玄气的【逆天邪神】外溢绝不是【逆天邪神】近期才发生,早在很多年前,因这个结界的【逆天邪神】轻微松动,些许的【逆天邪神】黑暗玄气开始外溢……也是【逆天邪神】因此,被茉莉发现了这个黑暗世界的【逆天邪神】存在。

  而此刻,黑暗玄气外溢的【逆天邪神】幅度,明显远远胜过当年。

  这让云澈心中陡生不解和不安。

  他不解之处共有两处:

  其一,下方的【逆天邪神】黑暗世界,最有可能是【逆天邪神】远古诸神时代所遗留,那么,这个黑暗结界也应该存在了至少百万年,如此漫长的【逆天邪神】岁月,发生松动的【逆天邪神】确很正常,但这等层面的【逆天邪神】结界,其逐渐松动无疑该是【逆天邪神】个极其缓慢漫长的【逆天邪神】过程,百万年才有了先前那么微小的【逆天邪神】魔气外溢,而现在距离他上次到来,一共也才过去六年,为什么竟会松动到如此程度?

  其二,哪怕比当年严重了十倍的【逆天邪神】松动,所外溢的【逆天邪神】魔气也不算特别浓烈,或许会影响到沧云大陆,但就算六年一直保持这样的【逆天邪神】程度,也断然不该影响到遥远的【逆天邪神】天玄大陆与幻妖界。

  而且,这个魔气层面虽高,但还远远不到他无法探知的【逆天邪神】程度。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