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393章 “使命”

第1393章 “使命”

  “禾菱。”云澈徐徐道,随着他心绪的【逆天邪神】缓慢平静,目光逐渐变得深邃起来:“如果你见证过我的【逆天邪神】一生,就会发现,我就像是【逆天邪神】一颗灾星,无论走到哪里,都会伴随着各种各样的【逆天邪神】灾难波澜,且从未停止过。”

  禾菱:“啊?”

  “哪怕我死过一次,失去了力量,灾难依然会找上门。”

  “而这一切,是【逆天邪神】从我十六岁那年得到邪神的【逆天邪神】传承开始。”云澈说的【逆天邪神】很坦然:“这些年间,给予我各种神力的【逆天邪神】那些魂灵,它们之中不止一个提到过,我在继承了邪神神力的【逆天邪神】同时,也继承了其留下的【逆天邪神】‘使命’,换一种说法:我得到了世间独一无二的【逆天邪神】力量,也必须担负起与之相匹的【逆天邪神】责任。”

  “……”禾菱无法听懂。

  “它们的【逆天邪神】这些提点,我都记在心里,但潜意识里却从未真正的【逆天邪神】在意过,甚至有些不以为然。”

  “后来,在轮回禁地,我刚遇到神曦的【逆天邪神】时候,她曾问过我一个问题:如果可以马上实现你一个愿望,你希望是【逆天邪神】什么?而我的【逆天邪神】回答让她很失望……那一年时间,她很多次,用很多种方式告诉着我,我既有着世上独一无二的【逆天邪神】创世神力,就必须依靠其凌驾于世间万灵之上。”

  “包括她……呃,很着重的【逆天邪神】告知我龙皇恰灸嫣煨吧瘛堪辈对她的【逆天邪神】倾慕,亦是【逆天邪神】要我超越他。”

  “主人……你是【逆天邪神】想通神曦主人的【逆天邪神】话了吗?”禾菱轻轻的【逆天邪神】问道。

  “不,”云澈却是【逆天邪神】摇头:“我找到足够的【逆天邪神】理由了,也彻底想明白了一切事情。”

  “力量这个东西,太重要了。”云澈目光变得幽暗:“没有力量,我保护不了自己,保护不了任何人,连几只当初不配当我对手的【逆天邪神】臭虫都能将我逼入绝境,还害了心儿……呼。”

  他重重吐了一口气。

  想到那四个人,云澈咬了咬牙,眉头亦皱了起来……此时稍稍平静,他才猛的【逆天邪神】意识到,自己对他们叫什么,来自哪里,为什么会落到蓝极星完全一无所知!

  杀死他们前没玄罡摄魂也就罢了,居然都没搜寻他们心魂中有没有被种下魂晶……好在他们死时并未有异常的【逆天邪神】灵魂气息,否则后患就大了。

  唉……愤怒失智到这种程度,貌似还是【逆天邪神】第一次。

  “我身上所拥有的【逆天邪神】力量太过特殊,它会引来数不清的【逆天邪神】觊觎,亦会冥冥中引来无法预料的【逆天邪神】劫难。若想这一切都不再发生,唯一的【逆天邪神】方法,就是【逆天邪神】站在这个世界的【逆天邪神】最顶点,成为那个制定规则的【逆天邪神】人……就如当年,我站在了这片大陆的【逆天邪神】最顶点一样,不同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这次,要连神界一起算上。”

  看着禾菱剧烈晃动的【逆天邪神】眼眸,他微笑起来:“对别人而言,这是【逆天邪神】虚妄。但我……可以做到,也一定要做到。今天的【逆天邪神】事,我这辈子都不想再承受第二次!单这一个理由,就足够了!”

  “那……主人要回去神界,是【逆天邪神】准备去神曦主人那边修炼吗?”禾菱问道,那里,似乎是【逆天邪神】安全,也是【逆天邪神】能让他最快实现目标的【逆天邪神】地方。

  “不,”云澈再次摇头:“我必须回去,是【逆天邪神】因为……我得去完成连同身上的【逆天邪神】力量一同带给我的【逆天邪神】那个所谓‘使命’啊。”

  “使命?什么使命?”禾菱问。

  “现在只是【逆天邪神】稍稍猜到了一些,不过,回到东神域之后,有一个人会告诉我的【逆天邪神】。”

  云澈的【逆天邪神】脑海中闪过了冥寒天池下的【逆天邪神】冰凰少女,他的【逆天邪神】目光东移……遥远的【逆天邪神】东方天际,闪烁着一点红色的【逆天邪神】星芒,比其他所有星辰都要来的【逆天邪神】刺眼。

  曾经,它只是【逆天邪神】偶尔在天空一闪而逝,不知从何时起,它便一直镶嵌在了那里,昼夜不熄。

  “还有一件事,我必须告诉你。”云澈继续说道,也在这时,他的【逆天邪神】目光变得有些朦胧:“让我恢复力量的【逆天邪神】,不仅仅是【逆天邪神】心儿,还有禾霖。”

  “啊?”禾菱怔住:“你说……霖儿?”

  “凤凰魂灵想用心儿玄脉中的【逆天邪神】那一缕邪神神息来唤醒我沉寂的【逆天邪神】邪神玄脉。它成功的【逆天邪神】将邪神神息从心儿的【逆天邪神】玄脉中剥离,转移到我死去的【逆天邪神】玄脉之中。但,它失败了,邪神神息并没有唤醒我的【逆天邪神】玄脉……却唤醒了禾霖给我的【逆天邪神】木灵王珠。”

  “……”禾菱唇瓣开合,美眸剧烈颤动。

  “木灵一族是【逆天邪神】远古时代生命创世神黎娑所创生,木灵王珠中的【逆天邪神】生命之力是【逆天邪神】源自光明玄力。其苏醒后释放的【逆天邪神】生命之力,触动了早已依附于我生命的【逆天邪神】‘生命神迹’之力。而将我死去玄脉唤醒的【逆天邪神】,正是【逆天邪神】‘生命神迹’。”

  凤凰魂灵说过,邪神玄脉是【逆天邪神】创世神的【逆天邪神】玄脉,层面太高太高,要将其唤醒,唯有同层面的【逆天邪神】力量……也就是【逆天邪神】云无心玄脉中最后的【逆天邪神】邪神神息。

  但它并不知道,云澈的【逆天邪神】身上还有另一种创世神层面的【逆天邪神】力量——生命创世神的【逆天邪神】生命神迹。

  光明玄力不仅依附于玄脉,亦依附于生命。生命神迹亦是【逆天邪神】如此。当沉寂的【逆天邪神】“生命神迹”被木灵王族的【逆天邪神】力量触动,它修复了云澈的【逆天邪神】创伤,亦唤醒了他沉睡已久的【逆天邪神】玄脉。

  这是【逆天邪神】一个奇迹,一个或许连生命创世神黎娑在世都难以解释的【逆天邪神】奇迹。

  “在我很小的【逆天邪神】时候……爹娘说过……我的【逆天邪神】木灵珠很特殊,它是【逆天邪神】一枚【奇迹的【逆天邪神】种子】,希望它有一天……真的【逆天邪神】可以……给云澈哥哥带来奇迹的【逆天邪神】力量……”

  当年,禾霖噙着眼泪,将自己的【逆天邪神】木灵王族祭出时说的【逆天邪神】话在心海中响起……云澈视线逐渐模糊,轻轻自语:“禾霖……谢谢你带给我的【逆天邪神】奇迹。”

  禾菱紧咬嘴唇,许久才抑住泪滴,轻轻说道:“霖儿若是【逆天邪神】知道,也一定会很欣慰。”

  “……”云澈手按胸口,可以清晰的【逆天邪神】感知到木灵珠的【逆天邪神】存在。的【逆天邪神】确,他这一生因邪神神力的【逆天邪神】存在而历过很多的【逆天邪神】劫难,但,又何尝没有遇到很多的【逆天邪神】贵人,收获无数的【逆天邪神】感情、恩情。

  努力散去眸中泪雾,禾菱才转过脸颊,问道:“主人,那你准备什么时候回神界?”

  云澈没有思索的【逆天邪神】回答道:“神王境的【逆天邪神】修为,在神界算是【逆天邪神】高层,但会盯上我的【逆天邪神】人都太过强大,所以,现在肯定不是【逆天邪神】回去的【逆天邪神】时机。”

  “主人是【逆天邪神】准备在这里修炼,足够强大后再回去吗?”禾菱问道……但,这个世界气息如此浅薄浑浊,根本不适合神道的【逆天邪神】修炼。

  “不,”云澈否认:“蓝极星的【逆天邪神】位面太低,在这种环境下修炼,进境会极其缓慢。而且,这里靠近东神域,东神域那边熟悉我力量气息的【逆天邪神】人太多了,我若是【逆天邪神】在这里修炼,会有被察觉到的【逆天邪神】风险。”

  “其实,我回去的【逆天邪神】时机不在我,而在你。”云澈转目看着禾菱。

  “我?”禾菱茫然,随之意识到了什么:“主人是【逆天邪神】说……

  天毒?”

  “对。”云澈点头:“神界我必须回去,但我回去可不是【逆天邪神】为了继续像当年一样,丧家犬般战战兢兢东躲西藏。”

  “待天毒珠恢复了足以威胁到一个王界的【逆天邪神】毒力,我们便回去。”云澈双目凝寒,他的【逆天邪神】底牌,可绝不只有邪神神力。从禾菱成为天毒毒灵的【逆天邪神】那一刻起,他的【逆天邪神】另一张底牌也完全苏醒。

  也有可能,在那之前,他就会被迫回去……云澈再次看了一眼西方的【逆天邪神】红色“星辰”。

  “嗯,我一定会努力。”禾菱认真的【逆天邪神】点头,但马上,她忽然想到了什么,面带惊讶的【逆天邪神】问道:“主人,你的【逆天邪神】意思……难道你准备暴露天毒珠?”

  “嗯!”云澈没有任何犹豫的【逆天邪神】点头:“今天晚上,我虽然脑子极乱,但亦想了很多的【逆天邪神】事情。在神界的【逆天邪神】四年,我一直都在竭力的【逆天邪神】隐瞒身上的【逆天邪神】秘密,但最终,还是【逆天邪神】被人发觉。千叶知晓了我身负邪神神力,星神界的【逆天邪神】荼蘼老贼也因我和茉莉的【逆天邪神】关系而一语道破……相比之下,天毒珠的【逆天邪神】存在其实更容易暴露。和与茉莉相遇的【逆天邪神】第一天,她就一眼识出天毒珠;去往神界之前,我救冰云宫主时,她也一言喊出‘天毒珠’。”

  “……”这一点,禾菱无法质疑。天毒珠的【逆天邪神】毒力和净化能力天下无双,一些毒,唯有天毒珠能解,一些毒,唯有天毒珠能释。因而很容易被神界层面的【逆天邪神】人联想到。

  “神界太过庞大,历史和底蕴无比深厚。对一些上古之秘的【逆天邪神】认知,远非下界可比。我既已决定回神界,那么身上的【逆天邪神】秘密,总有完全暴露的【逆天邪神】一天。”云澈的【逆天邪神】脸色出奇的【逆天邪神】平静:“既如此,我还不如主动暴露。遮掩,会让它们成为我的【逆天邪神】顾忌,回想那几年,我几乎每一步都在被束缚着手脚,且大部分是【逆天邪神】自我束缚。”

  “而若是【逆天邪神】将其主动暴露……虽意味着无法回头,却可以想办法让它们,反成为他人的【逆天邪神】顾忌。”云澈眼睛半眯,微凝起一抹寒芒。

  失去力量的【逆天邪神】这些年,他每天都清闲悠哉,无忧无虑,大部分时间都在享乐,对其他一切似已毫无关心。实则,这更多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在沉浸自己,亦不让身边的【逆天邪神】人担心。

  而那些未了的【逆天邪神】恩、怨、情、仇……他怎么可能真正忘却和释怀。

  这一年多,他有过无数的【逆天邪神】思虑,尤其一次次的【逆天邪神】想过,在神界的【逆天邪神】那些年,若是【逆天邪神】让自己重新选择,重新来过,自己该如何做,能如何做……

  “神界四年,匆忙而过,几步每一步都是【逆天邪神】茫然踏出……在重归之前,我会想好该做什么。”云澈闭上眼睛,不仅是【逆天邪神】未来,在过去的【逆天邪神】神界几年,走的【逆天邪神】每一步,遇到的【逆天邪神】每一个人,踏过的【逆天邪神】每一片土地,甚至听到的【逆天邪神】每一句话,他都会重新思虑。

  当年他毅然随沐冰云去往神界,唯一的【逆天邪神】目的【逆天邪神】就是【逆天邪神】找寻茉莉,半点没想过留在那里,亦没想过与那里系下什么恩怨牵绊。

  但若再回神界,却是【逆天邪神】完全不同。

  “还有一个问题。”云澈说话时依然闭着眼睛,声音忽然轻了下来,而且带上了些许的【逆天邪神】艰涩:“你……有没有见到红儿?”

  “……”禾菱的【逆天邪神】眸光黯然了下来。

  好一会儿,云澈都没有得到禾菱的【逆天邪神】回答,他有些勉强的【逆天邪神】笑了笑,转过身,走向了云无心安睡的【逆天邪神】房间,却没有推门而入,而是【逆天邪神】坐在门侧,静静守护着她的【逆天邪神】夜晚,也整理着自己重生的【逆天邪神】心绪。

  :。: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