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392章 禾菱苏醒

第1392章 禾菱苏醒

  心中泛起的【逆天邪神】决意没有让云澈的【逆天邪神】心中负上重压,反而忽然有了一种很奇妙的【逆天邪神】豁然感。

  他一生,无数的【逆天邪神】时间被各种感情所绊,他走的【逆天邪神】每一步,都带起着很多的【逆天邪神】牵挂,而且越来越多。最初,他的【逆天邪神】世界还只在天玄大陆……后来到了幻妖界和沧云大陆,再后来,为了追寻茉莉而踏上神界,为此还不得不离开所有身边的【逆天邪神】人……在神界,又险些无法归来。

  这个过程,他有过太多次的【逆天邪神】犹豫、迷茫、束手束脚,不知所去,不知所措……

  因为有太多人可以轻松掌控他的【逆天邪神】命运,他必须时刻顺应、顺从他们所制定的【逆天邪神】规则,在那些他无法抗拒的【逆天邪神】力量下小心翼翼,战战兢兢……就如他在轮回禁地的【逆天邪神】那一年,只能躲在其中,无法进入宙天神境,无法回到吟雪界,更无法返回下界。

  …………

  那么,我为什么……不能自己来制定这个世界的【逆天邪神】规则!?

  让所有人,来适应我制定的【逆天邪神】规则!?

  在轮回禁地的【逆天邪神】那段时间,神曦一直都在用不同的【逆天邪神】方式告诉我这件事,告诉我我是【逆天邪神】最有资格如此说,也如此做的【逆天邪神】人……

  而且就算我不想,不愿,命运也会一次次逼我如此……

  既然如此……

  …………

  云澈握紧的【逆天邪神】左手,在这时忽然闪烁了一瞬碧绿的【逆天邪神】光华,思绪翻腾中的【逆天邪神】云澈瞬间察觉,猛的【逆天邪神】低头,心里更是【逆天邪神】剧烈动荡。

  就在他想要将意识试着沉入天毒珠时,他的【逆天邪神】身前,缓缓映现出一个绝美女孩的【逆天邪神】身影……她有着翠绿色的【逆天邪神】长发,翠绿色的【逆天邪神】眼眸……含着世间最晶莹纯净的【逆天邪神】泪光。

  “禾……菱……”云澈轻喃出声,恍若隔世。

  “主人……”禾菱一声呼唤,泪光弥漫,她猛的【逆天邪神】向前,扑在云澈身上,双臂紧紧抱住他,纤柔的【逆天邪神】肩膀在激动与后怕中不断的【逆天邪神】颤抖:“我终于……终于……呜……我还以为……再也……呜呜……呜呜呜……”

  禾菱在他胸口一阵肆意的【逆天邪神】大哭,久久泣不成声。这一年半多的【逆天邪神】时间,她每一息都在害怕和黑暗中度过,而且……是【逆天邪神】似乎永无尽头的【逆天邪神】害怕与黑暗。此刻,她终于如梦一般重见天日。

  云澈双手滞在空中,然后轻轻收拢,将她哭泣颤栗的【逆天邪神】身体抱紧,轻轻的【逆天邪神】道:“你没事就好,我还以为……我已经把你害死了……没有事就好。”

  禾菱的【逆天邪神】哭泣持续了很久很久,若不是【逆天邪神】她的【逆天邪神】声音只有云澈可以听到,恐怖整个萧门大院都早已被惊动。

  哭花了整张脸,木灵少女才总算是【逆天邪神】将激动和害怕稍稍发泄,她抽泣着鼻子,抹着泪珠,然后许久不敢抬头看云澈。

  “禾菱,这段时间,你都在沉睡吗?”云澈轻柔的【逆天邪神】问道。他本以为,自己在星神界死去时,禾菱也随着他的【逆天邪神】命陨而命陨。而随着他力量的【逆天邪神】恢复,他重新感应到了天毒珠的【逆天邪神】存在,还重新见到了禾菱。

  这对他而言,无疑是【逆天邪神】太大的【逆天邪神】惊喜。

  禾菱红着眼睛,轻轻摇头:“这段时间,我其实一直都醒着,也一直都在主人身边,每天都在看着主人。”

  “呃?”云澈一愣。

  “但是【逆天邪神】,我就像是【逆天邪神】被困在一个无形的【逆天邪神】牢笼之中,虽然可以看到主人,看到外面的【逆天邪神】世界,却无法现身,无法与主人的【逆天邪神】灵魂联系,也无法让主人听到我的【逆天邪神】声音。”

  云澈:“……”

  “我以为……以为以后一直都会这个样子,每天都

  好害怕。”说到这里,禾菱又忍不住抽泣起来。

  在决定舍弃一切,成为云澈的【逆天邪神】天毒毒灵后,她便注定一生跟随云澈,与他同生共死,今后的【逆天邪神】世界,除了自己也唯有云澈一人。云澈重生,她的【逆天邪神】世界终于可以不再永恒孤寂。

  云澈伸手,轻拍她的【逆天邪神】肩膀,安慰道:“已经过去了,以后再不用害怕。”

  有着清醒的【逆天邪神】意识,却如被锁永远无法挣脱的【逆天邪神】牢笼。无疑,要比沉睡可怕、残酷的【逆天邪神】多。

  看着将一切都托付自己,却被自己完全辜负的【逆天邪神】木灵少女,云澈心中泛起深深的【逆天邪神】愧疚和心疼。

  等等……

  她一直都可以看到自己和外面的【逆天邪神】世界?

  呃……

  “嗯。”禾菱点头,努力露出一个泪珠点缀的【逆天邪神】浅笑:“恭喜主人力量恢复。”

  说话间,她忽然看到云澈的【逆天邪神】脸色有些古怪,心下想到他定然是【逆天邪神】在担心云无心,马上说道:“主人,我知道你今天因为小主人而心绪大乱,不过,已经不用担心了,你忘了神曦主人留给我们的【逆天邪神】生命神水和龙曦玉液了吗?”

  禾菱的【逆天邪神】话让云澈脸色一僵,随之像是【逆天邪神】被针扎了屁股,一下子跳了起来,双手“嗖”的【逆天邪神】抓在她的【逆天邪神】肩膀:“快……快快!快给我!”

  一句话说完,他才想起这些就在天毒珠中,他随手可取。于是【逆天邪神】又猛的【逆天邪神】放开,从天毒珠中直接取出生命神水,便要窜向房中。

  “啊!主人!”禾菱连忙伸手抓住他:“你……现在就要给小主人用吗?”

  “当然!”云澈急不可待的【逆天邪神】道,云无心玄力全失,外加元气重损,他当然是【逆天邪神】半息都不想耽误。

  “可是【逆天邪神】……”禾菱依然拉住他:“生命神水虽然可以让小主人马上安好,但是【逆天邪神】,有主人的【逆天邪神】光明玄力辅助,才可以让效果最大化,助小主人一朝成就神道,而主人力量还未恢复完全,现在就用的【逆天邪神】话,会浪费掉很大一部分灵力。”

  云澈的【逆天邪神】身形止住,他一抓脑袋,吐了口气道:“对……对对……我力量还没恢复完全……呼,脑子真是【逆天邪神】瓦特了。”

  他这一天暴怒、极愧、怨愤……还各种失智,脑子简直一团浆糊。

  “我必须集中心力,尽快恢复玄力。”云澈努力平静心绪,想了想,道:“生命神水和龙曦玉液共有多少?”

  “生命神水有十七滴,龙曦玉液有九十一滴。”禾菱准确的【逆天邪神】回答道。

  “嗯。”云澈点了点头。

  龙曦玉液可净化、增强体质与玄脉,让一个玄者脱胎换骨,对玄道的【逆天邪神】修炼有着常人无法想象的【逆天邪神】巨大裨益……简单而言,就是【逆天邪神】能在后天,极大幅度的【逆天邪神】增强一个人的【逆天邪神】体质、寿元和玄道资质。

  而生命神水……一滴,足以让目前没有任何玄力的【逆天邪神】云无心一朝成就神道。

  半点都不夸张。

  对下界玄者而言,这话听来无疑是【逆天邪神】天方夜谭。但在浩大神界的【逆天邪神】无数玄道灵药中,单论药力,释放出来足让一凡人成就神道的【逆天邪神】……不但存在,而且相当之多,甚至有许多在药力上胜过生命神水。

  比如云澈当年所吞服的【逆天邪神】乾坤五琼丹。

  但,只是【逆天邪神】单纯的【逆天邪神】药力。

  而这类玄道灵药,永远永远不可能用在未入神道的【逆天邪神】玄者身上,更不可能用在没有玄力的【逆天邪神】凡人身上。因为若是【逆天邪神】吞服,哪怕有神主……哪怕有大罗金仙在侧辅助,也会瞬间暴毙。

  云澈何等变态的【逆天邪神】体质,当年为了提升,强行吞服乾坤五琼丹……若不是【逆天邪神】沐玄音,连他都很可能会爆体而亡。

  而神曦所给予的【逆天邪神】生命神水与龙曦玉液……其最强大之处,就是【逆天邪神】毫无副作用!

  其药力,温和到任何人都无法理解的【逆天邪神】程度。

  因为这类灵液来自轮回禁地的【逆天邪神】异花,由当世唯一有着光明玄力的【逆天邪神】神曦以“生命神迹”炼化催生,光明玄力神圣、仁爱、救赎、纯净……因而,其药力给予生灵的【逆天邪神】唯有赐福,而永远不会造成任何的【逆天邪神】损伤。

  哪怕一个凡人服之!

  低等层面的【逆天邪神】人自然没有资格知晓这等灵液的【逆天邪神】存在,而到了上位星界和王界那个层面,他们便会知道,世间最神奇、最高等的【逆天邪神】玄道灵药,皆是【逆天邪神】出自龙神界的【逆天邪神】轮回禁地。

  无论生命神水还是【逆天邪神】龙曦玉液,哪怕在王界,都是【逆天邪神】真正的【逆天邪神】圣物!是【逆天邪神】各大神帝都梦寐以求的【逆天邪神】东西。以往,神曦每隔一段时间,都会赐予这类灵液给龙神一族,每一滴,都是【逆天邪神】龙神一族的【逆天邪神】至宝,唯有哪个王界行大事大礼之时,才会极其偶尔的【逆天邪神】赠予其一滴……且也只会赠予王界,后者,则无疑会欣喜若狂。

  一滴生命神水,将一个先天资质极优者的【逆天邪神】起点一夕提升至神道……这是【逆天邪神】何等概念?

  一滴龙曦玉液,后天提升一个玄者的【逆天邪神】所有资质,每一滴,都等同创造一个神迹。

  到了云澈这个层次,生命神水依旧作用很大。他能在轮回禁地短短一年成就神王,生命神水有一大半的【逆天邪神】功劳。

  而如果龙神界知道云澈一个人一年时间饮了整整十二滴生命神水,估计都会恨不能上去把云澈给吞了。

  因为神曦平均三千年,也就给予龙神一族十滴左右的【逆天邪神】生命神水和二十滴左右的【逆天邪神】龙曦玉液。

  而这些,云澈其实并不清楚,潜意识里还认为这在轮回禁地是【逆天邪神】随手可得的【逆天邪神】东西。

  亦不知道,神曦交给禾菱的【逆天邪神】十七滴生命神水与九十一滴龙曦玉液,已是【逆天邪神】她的【逆天邪神】全部……一丁点都没剩下。

  想到可以让云无心马上恢复玄力,而且是【逆天邪神】原来的【逆天邪神】千百倍……说不定可以比肩,甚至超过凤雪児,云澈心中一时激动难抑。虽然,失去的【逆天邪神】邪神天赋不可能恢复,但至少,他心中的【逆天邪神】愧恨稍稍缓了那些少许。

  必须尽快恢复力量……云澈在心中念叨,然后看着禾菱,忽然说道:“禾菱,我恢复力量之后,会找到时机返回神界,我当初答应你的【逆天邪神】事,一定会做到。”

  “唉?”云澈的【逆天邪神】话,让禾菱猛的【逆天邪神】愣住,然后惊吓般的【逆天邪神】摇头:“主人,你……你在说什么?你说……重回神界?”

  “对啊。”云澈很认真的【逆天邪神】点头。

  “不,不用……不用不用。”禾菱摆手,很用力的【逆天邪神】摆手:“主人,你好不容易才回来,在这个世界,你的【逆天邪神】亲人,朋友,妻……妾?女儿,都在身边,可以过的【逆天邪神】很好很好,无忧无虑,你……你不用为了我……真的【逆天邪神】不用为了我再回那个危险的【逆天邪神】地方。”

  “哈哈,”云澈笑了一笑,看着禾菱的【逆天邪神】样子,他心中涌起深深的【逆天邪神】感动:“我并不是【逆天邪神】单单是【逆天邪神】为了你,我是【逆天邪神】为了自己而回去。而且……必须回去。”

  说话间,他抬起头来,看向夜空。

  “为……什么?”禾菱轻语道,一时难以理解。他在这个世界当真是【逆天邪神】一切和美,如今开始恢复力量,哪怕再有神界的【逆天邪神】人偶至此处,也不会造成丝毫的【逆天邪神】威胁,为什么又忽然说……而且那么认真的【逆天邪神】说要回神界?

  :。: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