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391章 心灵涅槃

第1391章 心灵涅槃

  对于云无心,云澈有着无尽的【逆天邪神】爱怜,亦有着无尽的【逆天邪神】愧疚。

  而愧疚之余,又有一点始终让他觉得安慰……那就是【逆天邪神】,云无心有着继承自他的【逆天邪神】少许邪神神力,从而让她有了极其傲人,甚至超越他人认知的【逆天邪神】玄道天赋。十二岁的【逆天邪神】她,在这个低微的【逆天邪神】位面都已成为霸皇,毫无疑问,她的【逆天邪神】将来必定无比璀璨,用不了太久,她必将超越凤雪児,重现他当年那般的【逆天邪神】“神话”。

  这不仅是【逆天邪神】安慰,亦是【逆天邪神】身为父亲的【逆天邪神】一种莫大骄傲。

  而今……

  万幸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云无心虽玄力散尽,但玄脉并没有遭受损伤,或者就算遭到损伤,只要不是【逆天邪神】完全损毁,现在的【逆天邪神】云澈也能为之修复。玄力没了,可以再修炼,但……她本足以傲世的【逆天邪神】天赋,却没有了。

  永远的【逆天邪神】没有了。

  他沉寂许久的【逆天邪神】邪神玄脉苏醒了,他的【逆天邪神】玄力、神躯、神魂、神识也每一个瞬间都在恢复……但这一切的【逆天邪神】代价,却是【逆天邪神】女儿的【逆天邪神】未来。

  如果能将这一切还给她,哪怕他会永恒身废,也定会毫不犹豫……但,哪怕是【逆天邪神】这一点,他都根本无法做到。

  他的【逆天邪神】身体在发抖,心脏在抽搐,心魂更是【逆天邪神】一片彻底的【逆天邪神】混乱,他逐渐扭曲的【逆天邪神】五指将头骨都抓到轻微变形,他却是【逆天邪神】毫无所觉……就连云无心醒来,轻轻睁开眼眸都没有发觉。

  “爹爹……”云无心看着父亲,轻声呼唤,只是【逆天邪神】她太过娇弱,声音亦如棉絮一般轻软。

  云澈全身剧震,猛的【逆天邪神】抬头,一眼碰触到了云无心朦胧若雾的【逆天邪神】眸光,他连忙向前,用尽可能轻柔,但依旧带着嘶哑的【逆天邪神】声音道:“心儿,你醒了……你……你现在饿不饿……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云无心很轻的【逆天邪神】摇头:“爹爹,你怎么哭啦?”

  “呃?”云无心的【逆天邪神】言语,让云澈这才感觉到脸上那道道冰冷的【逆天邪神】湿痕,他连忙伸手,手忙脚乱的【逆天邪神】把湿痕抹去,露出微笑:“没有没有,爹爹怎么可能会哭。只是【逆天邪神】……只是【逆天邪神】……”

  一句话没有说完,他的【逆天邪神】声音竟已哽咽……无论如何都无法控制和压制的【逆天邪神】哽咽。

  “……”他转过头去,身体和声音却依旧在发抖,努力调整了很久,却根本无法强撑平静,唯有痛苦的【逆天邪神】说道:“心儿,你……为什么……要……”

  “爹爹,”云无心打断了他即将出口的【逆天邪神】话,惨白的【逆天邪神】脸儿,却是【逆天邪神】露出着无比纯美的【逆天邪神】浅笑:“你以前那么弱,让我一点点都没有安全感。以后,我终于可以尽情的【逆天邪神】被爹爹保护了……嘻嘻。”

  “……”他的【逆天邪神】心里,乃至整个灵魂都被某种太过温暖的【逆天邪神】东西填满,许久,他才艰难的【逆天邪神】出声:“爹爹会……一生守护你……谁若敢伤害你……我……定会……”

  他没有说下去,也无法说下去。

  “嗯!”云无心很用力的【逆天邪神】应声,明明玄力、天赋尽失的【逆天邪神】她,脸儿上却满是【逆天邪神】开心与满足:“那爹爹要先保护好自己……唔,明明才刚刚睡醒……又有一点困,爹爹看起来好累……也去睡觉,好不好?”

  云澈的【逆天邪神】脸色无比憔悴……只是【逆天邪神】云无心并不知道,她的【逆天邪神】父亲力量层面很高很高,早已根本无需睡眠。

  “好……”云澈轻轻点头。

  云无心唇瓣轻弯,眼眸也沉沉的【逆天邪神】闭合,她似乎尝试着挣扎,但太过娇弱的【逆天邪神】身体根本无法抗拒睡意,随着眼睫的【逆天邪神】轻颤,她重新睡了过去。

  “……”云澈放轻呼吸,但胸口却是【逆天邪神】剧烈无比的【逆天邪神】起伏。

  默默看着云无心,他缓缓的【逆天邪神】伸手,伸向她安睡中的【逆天邪神】脸颊……但即将触碰之时,他的【逆天邪神】手却停住,然后又忽然缩回。

  他的【逆天邪神】这只手,沾过无数的【逆天邪神】罪恶,触过无数的【逆天邪神】黑暗,染过无数的【逆天邪神】鲜血……还亲自夺走了女儿的【逆天邪神】天赋。

  手臂收回,他无声的【逆天邪神】站起身来,走向房外。

  目光浑浊,浑浑噩噩。

  房门推开,天色不知何时已经暗下。凤仙儿站在院子的【逆天邪神】角落,美眸含泪,眼眶通红,看到云澈,她慌忙抹去脸上泪珠走向了他,只是【逆天邪神】脚步无比怯懦……

  “少爷,我……”凤仙儿低着头,不敢看云澈的【逆天邪神】眼睛。

  “不必说了。”云澈没有看她,目光怔怔,声音无力:“不是【逆天邪神】你的【逆天邪神】错。”

  “我……我……”云澈那毫无感情的【逆天邪神】声音让凤仙儿心中更慌:“我真的【逆天邪神】不知道凤神大人会……我……”

  “你走吧。”云澈面无表情,始终没有看她:“回去该回的【逆天邪神】地方。”

  “……”凤仙儿呆住,哭忍的【逆天邪神】泪珠簌簌而落:“少爷……不要赶我走……让我照顾心儿好不好……我……”

  “你走。”云澈闭上了眼睛。

  “……”凤仙儿身体摇晃,泪如泉涌,她伸手用力按住嘴唇,不让自己发出泣声,被泪珠完全模糊的【逆天邪神】视线中,她怔怔的【逆天邪神】看了云澈的【逆天邪神】背影好一会儿,终是【逆天邪神】转身离开……

  夜空之下,洒下点点星辰般的【逆天邪神】晶莹。

  “……”云澈抬头,看向天空的【逆天邪神】圆月。

  今天的【逆天邪神】月光格外暗淡,像是【逆天邪神】蒙着一层灰暗的【逆天邪神】薄云。夜风亦是【逆天邪神】出奇的【逆天邪神】冷,明明只是【逆天邪神】丝丝缕缕,却能渗入骨髓。

  他看着夜空,许久一动不动,如僵化了一般。

  一个身影走来,默默站在了他的【逆天邪神】身边,她一身雪衣,在月光下如天阙仙女临凡,让整个夜空都似乎为之明亮了许多。

  “小仙女……”云澈没有转头,呆呆出声:“你说……我是【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这个世界上……最无用,最失败的【逆天邪神】父亲……”

  楚月婵看着他,轻轻点头:“是【逆天邪神】。”

  云澈缓缓闭上了眼睛。

  “当年,心儿尚在腹中时,便遭人毒手,险些失命。”楚月婵轻语道:“那时,你没有保护她,亦不在身边……甚至根本毫不知晓。”

  “她出生,我险些绝命,你没有见证她的【逆天邪神】出生,还差一点点,就让她成为一出生便无父无母的【逆天邪神】孤儿。”

  “……”云澈的【逆天邪神】身体剧烈发抖。

  “十一年,她与我生活在与世隔绝的【逆天邪神】世界中,她陪伴着我,保护着我,而她的【逆天邪神】父亲,实力一天比一天强大,地位一天比一天高,却从未陪伴她一刻,保护她一刻。让她的【逆天邪神】人生,比任何女孩,都要孤寂和残缺。”

  “但是【逆天邪神】,相聚之后,她对你,却从未

  有过任何该有的【逆天邪神】不满与怨念,反而只有亲近。在你重伤之时,她愿意为你,毫不犹豫的【逆天邪神】舍弃天赋……哪怕一生归于平凡。”

  “……”云澈的【逆天邪神】身体在夜风中摇晃。

  楚月婵的【逆天邪神】眸光变得格外温柔:“心儿是【逆天邪神】个好女儿,是【逆天邪神】我们的【逆天邪神】骄傲。但你……却不是【逆天邪神】个好父亲,或许也如你所说,是【逆天邪神】个最无用,最失败的【逆天邪神】父亲。”

  她转过身看着他,目光比皎月之芒还要莹然:“所以,你是【逆天邪神】准备用自责和愧疚来安慰自己,还是【逆天邪神】做一个更好,更强大的【逆天邪神】父亲去守护她,弥补她?”

  混乱的【逆天邪神】灵魂被温柔而又沉重的【逆天邪神】撞击……云澈战栗摇晃中的【逆天邪神】身躯僵住。

  目光收回,楚月婵转过身去,缓步离开……走出几步,她的【逆天邪神】脚步又忽然停下,轻轻说道:“刚才,我看到仙儿哭着离开……你应该明白,这件事,她是【逆天邪神】最无助,最无辜的【逆天邪神】人。”

  “这一年多来,我们所有人都看得出,她对你一片纯心,却从不表露,也从不奢望得到回应。心儿的【逆天邪神】事,她将所有责任归于己身,已是【逆天邪神】痛苦不堪,你非但没有安慰,却把自己心中悲怨,发泄到一个最为无辜,且本就无比自责的【逆天邪神】女孩身上……”

  “你亦是【逆天邪神】父亲,你可有设身想过,她的【逆天邪神】父亲若知道自己的【逆天邪神】女儿被如此对待,会如何之想。”

  云澈:“……”

  楚月婵离开,云澈依旧呆立在那里,许久没有言语,没有动作,就连神情都始终没有丝毫的【逆天邪神】变动……唯有眸光在月下无比混乱的【逆天邪神】闪烁着。

  茉莉在星神界与他分别时的【逆天邪神】言语……

  夏倾月将他送至轮回禁地后的【逆天邪神】决绝离开……

  神曦一次又一次和他说过的【逆天邪神】话……

  全部在他的【逆天邪神】脑海中浮现,混乱交织。

  “你身负当世唯一的【逆天邪神】创世神力,有着他们十世都不敢奢望的【逆天邪神】天赋与机缘,你是【逆天邪神】这世上最有资格拥有野心的【逆天邪神】人……为何,你的【逆天邪神】第一反应却是【逆天邪神】回到下界?”

  …………

  时间无声流过,不知不觉间,那一层遮蔽明月的【逆天邪神】暗云悄然散去。

  心中的【逆天邪神】混乱逐渐平息,他的【逆天邪神】眼眸缓缓变得清明,逐渐的【逆天邪神】,就连夜风都不再冰冷,夜空洒下的【逆天邪神】月芒静谧而温暖。

  “谢谢你,小仙女。”云澈轻念一声,嘴角勾起一抹很轻的【逆天邪神】笑意。

  他抬起手来,看着自己的【逆天邪神】掌心。随着神躯的【逆天邪神】自行恢复,他已经能重新感觉到自己的【逆天邪神】身体与天地灵气的【逆天邪神】亲和,这意味着,荒神之力也已开始逐渐苏醒。

  手掌握起,再逐渐握紧,身上溢动的【逆天邪神】,不仅是【逆天邪神】新生的【逆天邪神】力量,亦是【逆天邪神】会永恒坚守的【逆天邪神】责任与新的【逆天邪神】人生。

  心儿……他在心中轻念着……我如今的【逆天邪神】力量,是【逆天邪神】因你而生,所以,这不仅仅是【逆天邪神】我的【逆天邪神】力量,也是【逆天邪神】你的【逆天邪神】力量。

  为了你,为了我们身边所有重要的【逆天邪神】人,为了再不失去再不后悔,我会握紧现在的【逆天邪神】力量,让它更大的【逆天邪神】强大,让自己成为这个世上最强大的【逆天邪神】人,让这世间再无人能够让你们受到半点欺凌。

  无论多难,无论多久。

  无论下界,还是【逆天邪神】神界!

  :。: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