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390章 残杀
  “……”林清玉瞳孔瑟缩,他想要把手挣脱,但他的【逆天邪神】手臂,乃至整个躯体都被一股无形之力定死在了空中,任凭他如何挣扎都无法动弹半分,就连玄气,亦无法动用一丝一毫。

  他的【逆天邪神】嘴巴在颤栗中微微张开,却是【逆天邪神】无论如何都发不出一丝声音。视线中近在咫尺的【逆天邪神】面孔带给他一种熟悉感,却无法忆起这个人是【逆天邪神】谁……因为他就连思考的【逆天邪神】能力都几乎完全失去。

  他的【逆天邪神】灵魂,就像是【逆天邪神】被一只万丈巨臂死死的【逆天邪神】压在了爪下,永世无法逃脱。

  不仅是【逆天邪神】他,其他三人,包括他的【逆天邪神】师父亦是【逆天邪神】如此。

  “云……云神子……不……不是【逆天邪神】……”

  林钧毕竟有着神灵境的【逆天邪神】玄力,是【逆天邪神】唯一一个还能思考,还能勉强发出声音的【逆天邪神】人。眼前忽然出现的【逆天邪神】人,和传说中的【逆天邪神】云澈长得极像。但,云澈已死在星神界的【逆天邪神】邪婴之难下,这是【逆天邪神】神界共知的【逆天邪神】事实,还是【逆天邪神】宙天神界亲口传出,不可能为假。

  他那等神子级的【逆天邪神】人物,就算没死,也不可能出现在这个低等的【逆天邪神】位面。

  云澈的【逆天邪神】眼睛一片幽暗……林钧活了数千年,从未见过如此可怕的【逆天邪神】眼睛,其中所释放的【逆天邪神】阴沉与恨意,就有一个深不见底的【逆天邪神】黑暗深渊,其中的【逆天邪神】每一丝瞳光,都欲将他们千刀万剐,让他们死无葬身之地。

  “云哥哥……”凤雪児激动出声:“你……恢复力量了?”

  明明恢复力量,她却没有从云澈身上感觉到任何应该有的【逆天邪神】喜悦,反而是【逆天邪神】一股……那么可怕的【逆天邪神】阴暗与恨意。

  让她,都感觉到了害怕。

  听着凤雪児的【逆天邪神】声音,云澈昏暗的【逆天邪神】瞳光终于有了轻微的【逆天邪神】变化,他低低的【逆天邪神】道:“雪児,转过身去。”

  “……”凤雪児依言转身,闭上了眼睛。

  “呜啊啊啊啊啊啊————”

  在她美眸闭合的【逆天邪神】那一刻,耳边传来一声凄厉到极点的【逆天邪神】惨叫,伴随着她这一生听过的【逆天邪神】最可怕的【逆天邪神】骨裂之音。

  林清玉那只被云澈拿在指间的【逆天邪神】手臂,从皮肉,到血管,到经脉,到骨骼,全部在一瞬间被残忍震碎……

  手臂尽碎,却是【逆天邪神】没有断裂,血淋淋的【逆天邪神】挂在臂膀上,每一瞬间都在爆发着常人根本无法想象的【逆天邪神】痛苦。

  林清玉脸色惨白如鬼,喉咙因太过凄厉的【逆天邪神】惨叫而迸出大片的【逆天邪神】血沫,这一刻的【逆天邪神】他,清清楚楚的【逆天邪神】明白着何为真正的【逆天邪神】地狱……而他的【逆天邪神】身前,云澈的【逆天邪神】脸色却是【逆天邪神】没有一丝一毫的【逆天邪神】变动,依旧唯有无尽的【逆天邪神】阴暗,他的【逆天邪神】手指缓缓前伸,抓向了他的【逆天邪神】另一只手臂。

  “啊啊啊啊哇啊啊啊——”

  这一声惨叫,撕破了林清玉自己的【逆天邪神】喉管……他的【逆天邪神】另一只手臂,被云澈生生的【逆天邪神】撕了下来。

  “啊啊啊啊嘶啊啊……”

  “呜哇哇……哇啊啊……”

  无尽的【逆天邪神】痛苦淹没了林清玉所有的【逆天邪神】意志,他像是【逆天邪神】一个被扔进了炼狱熔炉煅烧的【逆天邪神】恶鬼,发出着世间最凄惨的【逆天邪神】嘶叫……他的【逆天邪神】后方,林钧、林清山、林清柔的【逆天邪神】眼瞳瞪大到几近爆裂,脸色苍白的【逆天邪神】看不到丁点血色,身上的【逆天邪神】每一根毛发,每一块肌肉都在瑟缩颤抖。

  噗!!

  撕下的【逆天邪神】手臂狠狠的【逆天邪神】贯入林清玉的【逆天邪神】心口之中,爆开大片的【逆天邪神】血雾,云澈的【逆天邪神】手指一点,他的【逆天邪神】残躯从空中洒血坠下,但那犹如来自黄泉炼狱的【逆天邪神】惨叫声依旧撕动着所有

  人颤荡的【逆天邪神】心魂。

  身影一晃,云澈已出现在了林钧的【逆天邪神】身前,碰触到他灰暗的【逆天邪神】眸光,林钧的【逆天邪神】身体痉挛,口中发出颤栗模糊到无法听清的【逆天邪神】声音:“饶……饶命……”

  恐惧与绝望会让人崩溃,亦会让人疯狂,他发出这一生最卑微的【逆天邪神】求饶之音,却又忽然扑身而起,向云澈轰出自己的【逆天邪神】绝望之力。

  神灵境的【逆天邪神】修为,他在下位星界的【逆天邪神】确可以横着走,一生亦极少遇到不能招惹之人,更不要说绝境。

  云澈的【逆天邪神】玄脉刚刚苏醒,玄力只是【逆天邪神】稍稍恢复,身体亦是【逆天邪神】如此。

  但,他的【逆天邪神】层面高出林钧太多……哪怕濒死的【逆天邪神】神王,亦是【逆天邪神】神王!

  何况他的【逆天邪神】神王之力,不啻他人的【逆天邪神】神君境!

  云澈的【逆天邪神】手掌一抓,林钧还未完全释出的【逆天邪神】力量便已完全溃散,他的【逆天邪神】头颅亦在同一时间爆开,红白飙散。

  砰!

  又是【逆天邪神】一声爆响,他失去脑袋的【逆天邪神】躯体也当空炸开,向下方的【逆天邪神】海域洒下大片腥臭的【逆天邪神】血雨。

  云澈的【逆天邪神】目光转向了林清山……那一瞬间,林清山全身一抖,然后如烂泥般软下,双目圆瞪,却不见瞳孔,嘴巴开合,却只能发出如砂纸摩擦般的【逆天邪神】嘶声。

  一大滩肮脏的【逆天邪神】水迹在他下身蔓延,怎么都无法止住。

  哧!

  他的【逆天邪神】躯体被一瞬断成了两截……

  哧!

  又在一瞬断成了四截……八截……十六截……直至碎成漫天的【逆天邪神】飞血碎肉,向下方的【逆天邪神】海域再次淋下大片的【逆天邪神】猩红血雨。

  “呃……啊……”

  林清柔身体颤抖如飓风中的【逆天邪神】浮萍,她的【逆天邪神】精神终于完全崩溃,忽然白眼一翻,被活活吓得昏死了过去。

  对此时的【逆天邪神】她而言,昏迷意味着解脱,但,她的【逆天邪神】解脱才持续了不到半息……

  砰!

  残忍的【逆天邪神】爆裂声在血雾中响起,随着云澈手指的【逆天邪神】轻点,她的【逆天邪神】右臂直接炸裂。

  “啊啊啊啊————”

  她从噩梦中惊醒,发出另一只恶鬼的【逆天邪神】嘶叫声,全身如疯了一般的【逆天邪神】翻滚痉挛……

  云澈很少愿意对女人对手,更从不愿对女人用残忍的【逆天邪神】手段,但此刻,他的【逆天邪神】眼瞳之中没有一丝一毫的【逆天邪神】不忍与怜悯,唯有彻骨的【逆天邪神】恨意与阴暗。

  砰!

  她的【逆天邪神】左臂爆裂,炸开漫天烂肉碎骨……

  砰!

  她的【逆天邪神】左腿炸裂……

  砰!

  她的【逆天邪神】右腿炸裂……

  四肢从林清柔的【逆天邪神】身上消失,那血红的【逆天邪神】断口疯狂喷洒着触目惊心的【逆天邪神】血泉……凤雪児紧闭双眸,身体微颤,耳边肉体爆裂的【逆天邪神】声音、血流喷涌的【逆天邪神】声音、还有那太过凄厉的【逆天邪神】惨叫,都让她的【逆天邪神】心魂无法控制的【逆天邪神】颤栗。

  她所熟悉的【逆天邪神】云澈,一直都是【逆天邪神】个心存怜悯的【逆天邪神】人,否则当年也不会饶恕皇极圣域与至尊海殿。她不知道,云澈为什么会如此愤怒……

  林清柔的【逆天邪神】残体坠落,没入了海域之中……海域依旧一片可怕的【逆天邪神】死寂,就连上面铺开的【逆天邪神】血迹都没有散去。

  凤雪児转过身,看着气息可怕到极点的【逆天邪神】云澈,她缓缓走近,轻轻抱住他:“云哥

  哥,你……怎么了?”

  他的【逆天邪神】玄力恢复了……这本是【逆天邪神】梦一般的【逆天邪神】巨大惊喜,但他的【逆天邪神】身上却丝毫没有喜悦,只有如此可怕的【逆天邪神】恨意。

  “……”云澈的【逆天邪神】胸口在剧烈无比的【逆天邪神】起伏着,凤雪児的【逆天邪神】声音,他毫无反应,依旧阴暗的【逆天邪神】双目盯着下方染血的【逆天邪神】海域……忽然,他的【逆天邪神】身体开始颤抖起来,瞳光变得暴乱,脸色也逐渐狰狞,口中发出一声野兽般的【逆天邪神】大吼。

  “啊啊啊啊啊!!”

  大吼声中,他的【逆天邪神】手掌猛的【逆天邪神】轰下。

  轰——————

  数千里海域,同时掀起万丈巨浪。

  这一刻,苍穹与沧海彻底翻覆。

  海域覆天,又沉落而下,肆意浇淋在云澈和凤雪児身上,许久……海域终于落回,但已不再沉寂,四面八方皆是【逆天邪神】剧烈翻腾的【逆天邪神】海浪,久久不休。

  全身湿透,凤雪児却把云澈抱得更紧:“云哥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告诉我……”

  被冰冷的【逆天邪神】海水浇淋,云澈的【逆天邪神】脑子终于清醒了些许,他转过身来看着凤雪児,嘴角微动,想要露出一个安慰的【逆天邪神】笑意,却怎么都无法笑出来:“我没事……雪児,你有没有受伤?”

  凤雪児轻轻摇头,盈动的【逆天邪神】凤眸中尽是【逆天邪神】担心。

  “已经没事了……没事了,”云澈失魂落魄的【逆天邪神】低语着:“我们回去吧。”

  是【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他的【逆天邪神】邪神玄脉苏醒了,如奇迹般的【逆天邪神】苏醒了……当真是【逆天邪神】如梦一般的【逆天邪神】奇迹,是【逆天邪神】云澈本已不敢奢求的【逆天邪神】奇迹。

  他本该是【逆天邪神】欣喜若狂,兴奋都每一个细胞都燃烧起来……但,他笑不出来,因为他明白,而且亲眼看到了自己玄脉苏醒的【逆天邪神】代价是【逆天邪神】什么。

  林钧师徒四人皆死,且在他的【逆天邪神】手下死的【逆天邪神】一个比一个凄惨,却无法让他感受到半点的【逆天邪神】发泄与快意。

  如果,他稍存理智,就会在杀死他们之前以玄罡摄魂,去知晓他们会降临此地的【逆天邪神】目的【逆天邪神】……也就会因此而知道茉莉并未死。

  但,面对这四个罪魁祸首,他所有的【逆天邪神】理智都被魔鬼一般的【逆天邪神】恨意所吞噬,只想用自己所能想到的【逆天邪神】最残忍的【逆天邪神】方法让他们死!死!!死!!!

  …………

  …………

  流云城,萧门。

  这里是【逆天邪神】云澈十六岁前所居的【逆天邪神】小院,格外的【逆天邪神】安静。

  院门被推开,苏苓儿和凤雪児走出,知道了事情的【逆天邪神】始末,她们满心愁绪。相视无言,却都不知道该如何安慰云澈。

  房中,云无心静静的【逆天邪神】躺在床上,奶白色的【逆天邪神】脸上覆着病态的【逆天邪神】苍白,她安静的【逆天邪神】睡着,已经睡了很久,曾经让所有见到她的【逆天邪神】人都为之惊叹的【逆天邪神】傲人玄气已无法在她身上感知到一丝一毫,就连她睡梦中的【逆天邪神】呼吸都格外的【逆天邪神】微弱。

  云澈坐在床边,手掌抓着额头,曲张的【逆天邪神】五指死死的【逆天邪神】收拢着,几乎要捏碎自己的【逆天邪神】头颅。

  他的【逆天邪神】玄脉刚刚苏醒,他最应该的【逆天邪神】做的【逆天邪神】,应是【逆天邪神】马上闭关,让自己的【逆天邪神】玄力、神躯、神识同步苏醒和恢复……但,他毫无喜悦,毫无心情,甚至无暇去弄清玄脉是【逆天邪神】如何在来自云无心的【逆天邪神】邪神神息下苏醒的【逆天邪神】。

  对于一个父亲而言,什么是【逆天邪神】这个世界上最悲哀,最不可原谅的【逆天邪神】事?

  今天,他清楚的【逆天邪神】知道了答案。

  :。: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