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389章 弥恨
  与凤雪児截然不同,看到三个身影出现的【逆天邪神】那一刻,狼狈不堪的【逆天邪神】林清柔一声悲呼:“师父……师父你终于来了……”

  “……”凤雪児的【逆天邪神】纤眉再沉。

  林清柔那狼狈凄惨的【逆天邪神】样子让林钧三人均是【逆天邪神】惊愕,她甚至顾不得伤势和破烂的【逆天邪神】衣着,伸手直指凤雪児:“是【逆天邪神】她!是【逆天邪神】这个贱人……清山师兄……撕了她,快帮我撕了她!”

  她的【逆天邪神】嘶叫之下,三人却均是【逆天邪神】没有回音,林清柔一转头,赫然看到包括她师父在内,三人的【逆天邪神】眼睛都直勾勾的【逆天邪神】盯着凤雪児,那怔然的【逆天邪神】目光……分明是【逆天邪神】极度惊艳下的【逆天邪神】失魂,说不定连她刚才的【逆天邪神】叫声都根本没听在耳中。

  “师父!”林清柔牙齿暗咬,再次出声。

  林钧这才回神,但目光却依旧盯在凤雪児的【逆天邪神】身上,他淡淡一笑:“这个小星球可真是【逆天邪神】藏着不少的【逆天邪神】惊喜,居然能有人在这么低等的【逆天邪神】位面,这么浑浊的【逆天邪神】气息下成就神道。”

  如果此时有人在注意他的【逆天邪神】手,会发现他在说话时,手指一直在抖动。

  神界有着混沌最高等的【逆天邪神】气息,因而孕生出无数神子美人,更有“龙后神女”这等风华耀世的【逆天邪神】存在。而眼前的【逆天邪神】凤雪児,这个生于低等位面的【逆天邪神】女子,竟释放着让他这个有着数千年阅历的【逆天邪神】人都目眩神迷的【逆天邪神】风华……相比于她有着神道之力,这才是【逆天邪神】更大的【逆天邪神】“惊喜”。

  “这位小姑娘,你为何要伤我弟子?”林钧笑呵呵的【逆天邪神】道,对林清柔的【逆天邪神】伤势,只是【逆天邪神】淡淡扫了一眼。

  所谓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林清柔本是【逆天邪神】姿色上乘,甚得他的【逆天邪神】喜爱,所以走到哪都会带在身边……但和眼前的【逆天邪神】凤雪児一比,他都觉得简直不堪入目。

  凤雪児双手暗暗握紧,对方那可怕绝伦的【逆天邪神】气息,绝非她可以抗衡。微缓一口气,她用极为平和的【逆天邪神】声音道:“这位前辈,晚辈与令徒从无仇怨,今日不过初见,她却忽然出手,伤我家人!”

  “你胡说!”林清柔想要强行反咬,却见林钧一摆手,依旧笑眯眯的【逆天邪神】道:“我们师徒只是【逆天邪神】因事偶降此地,不想生事。你与我弟子因何交手,谁对谁错,我懒于知道,但,我这弟子被伤的【逆天邪神】不轻却是【逆天邪神】事实,作为师父,自该和你要个交代,你说是【逆天邪神】也不是【逆天邪神】?”

  “……”凤雪児美眸冷下,手掌缓缓伸出:“不愧是【逆天邪神】师徒,果然是【逆天邪神】一丘之貉!好……你要交代是【逆天邪神】么?那你尽可来取,真当我炎神界是【逆天邪神】好欺的【逆天邪神】么!”

  “炎神界”三个字一出,师徒四人同时面色一僵,而下一瞬间,凤雪児的【逆天邪神】身上火焰燃起,一道凤凰之影在她身后浮现,并释出一声嘹亮撕空的【逆天邪神】凤鸣。

  “凤……凤凰炎!”林钧一声惊喊,脸色骤变。

  “什……么!?”这三个字,让林清玉、林清山、林清柔三人全部大骇。

  凤凰炎,远古诸神时代的【逆天邪神】至尊三神炎之一……而重点,是【逆天邪神】它只属于炎神界!

  “你……你是【逆天邪神】炎神界的【逆天邪神】人?”林钧已是【逆天邪神】丝毫没有了先前高高在上,掌控一切的【逆天邪神】姿态,说出的【逆天邪神】话,分明带上了些许的【逆天邪神】颤音。

  修炼火系玄功者,又有谁不知炎神界!其在中位星界中,也是【逆天邪神】极为上游的【逆天邪神】存在。

  若只是【逆天邪神】炎神界普通宗门的【逆天邪神】弟子一辈,他们还可以勉强不惧。但能燃烧凤凰炎,便说明其属于炎神界的【逆天邪神】凤凰宗……等同于炎神界的【逆天邪神】界王宗门,又岂是【逆天邪神】他们下位星界的【逆天邪神】玄者惹得起的【逆天邪神】!

  “不,不可能!”林清柔眼睛瞪大,她似是【逆天邪神】终于明白为什么凤雪児的【逆天邪神】火焰会那么可怕,但她不愿承认,强行吼道:“她明明是【逆天邪神】个下界贱人!这里不过是【逆天邪神】个小星球,之前在她身边的【逆天邪神】人也都是【逆天邪神】下界的【逆天邪神】凡人……她怎么可能是【逆天邪神】炎神界的【逆天邪神】人。”

  林钧脸色阴暗不定……他的【逆天邪神】弟子认不得凤凰炎,他又岂会认错。

  林清玉向前一步,忽然道:“你说摹灸嫣煨吧瘛裤是【逆天邪神】炎神界的【逆天邪神】人,那么……你们宗主的【逆天邪神】名字是【逆天邪神】什么?”

  凤雪児冷冷的【逆天邪神】道:“宗主尊名……炎绝海。”

  这个回答,让四人的【逆天邪神】脸色再次一僵。

  这段时间,云澈虽未曾提及他在神界的【逆天邪神】那些重要经历,但关于神界的【逆天邪神】很多信息,他都说给了他们听。诸如神道的【逆天邪神】境界,神界的【逆天邪神】基本格局等等。

  而对于有着凤凰炎在身的【逆天邪神】凤雪児,他自然会提及神界继承着凤凰神力的【逆天邪神】炎神界凤凰宗。

  “我本是【逆天邪神】奉师尊之命在此历练,却受你们如此无理冒犯。”凤雪児声音愈冷,字字威严:“立刻退开,不得再入此地,我可当今日之事没有发生过。否则,我必上报师尊!我师尊脾性暴烈,只怕到时候,后果非你们所能承受!”

  凤雪児听云澈提及过,在神界,阶层的【逆天邪神】划分严格而残酷,下位星界在中位星界面前只能仰望和匍匐。而一个中位星界界王宗门的【逆天邪神】弟子,纵然是【逆天邪神】下位星界的【逆天邪神】长老级人物,都不一定敢轻易招惹。

  所以,她刻意表现的【逆天邪神】极为强势。

  “或者,你们也可以试着杀我灭口!”

  说这话时,凤雪児格外笃定的【逆天邪神】淡笑……显然是【逆天邪神】在告诉他们,自己体内有着宗门种下的【逆天邪神】魂晶,若敢杀她,必定暴露。

  “师父,她……真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炎神界的【逆天邪神】人?”林清山道。他说话时小心翼翼,就连瞥向凤雪児的【逆天邪神】目光,都分明带上了忌惮……哪还有半点先前的【逆天邪神】肆无忌惮。

  面对中位星界的【逆天邪神】人,他们下位星神出身者会近乎习惯的【逆天邪神】自矮一头。

  “……”林钧一声不吭,脸色很不好看。

  凤凰炎是【逆天邪神】炎神界凤凰宗核心弟子的【逆天邪神】标识,在神界的【逆天邪神】认知中,这是【逆天邪神】不可置疑的【逆天邪神】。尤其云澈在封神之战上以“灿世红莲”将洛长生逼入败境后,“凤凰神炎”更是【逆天邪神】在整个神界范围声威大震。

  一个中位星界界王级宗门的【逆天邪神】核心弟子,别说他林钧,连他们宗主来了,要不要下手都得掂量掂量。所以,他们已是【逆天邪神】万万不敢对凤雪児下杀手,否则,万一她体内真的【逆天邪神】有凤凰宗种下的【逆天邪神】魂晶,他们师徒便是【逆天邪神】彻底招惹上的【逆天邪神】凤凰宗……乃至整个炎神界。

  若是【逆天邪神】放她离开……她若是【逆天邪神】告知宗门,同样很可能是【逆天邪神】一场大祸,今后很长一段时间都会寝食难安。

  所以,眼下他们最应该做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趁着事情尚有回转余地,各种赔礼道歉示好,尽最大可能平息凤雪児的【逆天邪神】怒火,哪怕是【逆天邪神】让林清柔跪在凤雪児面前。

  这就是【逆天邪神】层面差距下,残酷的【逆天邪神】规则与现实。

  但,事情真的【逆天邪神】如此吗?

  凤雪児借凤凰炎,假称自己为炎神界的【逆天邪神】人,的【逆天邪神】确是【逆天邪神】个很高明的【逆天邪神】应对方法。但,她还是【逆天邪神】太过单纯,低估了人性的【逆天邪神】卑劣。

  林钧脸色阴暗不定,林清山和林清柔俱是【逆天邪神】满脸惶恐。林清玉却在这时双目一眯,微笑着道:“师父,据弟子所观,这位凤凰仙子与清柔师妹缠斗许久,却始终无他人帮手,也就是【逆天邪神】说,这位仙子从炎神界下界至此,应该只是【逆天邪神】孤身一人。而此地距离炎神界极其遥远,传音更是【逆天邪神】毫无可能之事。”

  凤雪児:“……??”

  林钧侧眸,目中的【逆天邪神】些微惶然快速转为阴沉:“你是【逆天邪神】说?”

  “弟子的【逆天邪神】意思是【逆天邪神】,高贵的【逆天邪神】凤凰仙子,我等自然没有胆量下杀手。但若是【逆天邪神】放她离开,对我们亦极为不利。那么……师父把她带在身边,让她永远绝了和炎神界的【逆天邪神】联系,不就好了么?”

  “如此,既不用和炎神界结怨,且不留后患,亦不会……浪费这仙女一般的【逆天邪神】美人,岂不两全其美。”林清玉笑眯眯的【逆天邪神】说着,最后还不忘奉承一句:“相信这些,师父早已想得到。”

  凤雪児心中冷彻,一时竟是【逆天邪神】不敢相信对方竟可以卑劣到如此程度,她冰冷一笑:“笑话!我修为尚浅,师尊又岂会放心让我一人前来。先前师尊没有出手,是【逆天邪神】因这个女人我一人对付足以,根本不配她出手……如此说来,你们当真是【逆天邪神】要与我炎神界为敌!好……那你们现在便大可出手试试!希望你们担得起后果!”

  如果同样的【逆天邪神】话,同样的【逆天邪神】神情出自云澈,绝对可以将这师徒四人全部唬住。但凤雪児阅历太浅,更不善伪装,又岂能骗过林钧这等人物,她不说还好,这番话说完,林钧反而是【逆天邪神】大笑出声,心中的【逆天邪神】忌惮几乎一瞬间全部褪去:“呵呵呵,那我倒真要看看会是【逆天邪神】什么担不起的【逆天邪神】后果。”

  “清玉,把她拿下。”林钧眼睛眯起:“可千万别伤了。”

  “是【逆天邪神】,师父。”

  林钧的【逆天邪神】大笑,无疑让他们心中的【逆天邪神】不安也全部消散,林清玉向前,长袖甩动,盯视着凤雪児的【逆天邪神】双目眯成两道释放着危险阴光的【逆天邪神】细缝:“这位凤凰仙子,虽然不知你为何屈尊来到这低贱之地,但下界可不是【逆天邪神】你想的【逆天邪神】那么安全。可惜,你似乎知道的【逆天邪神】太晚了。”

  凤雪児神元境三级的【逆天邪神】玄力,可依靠凤凰血脉与凤凰颂世典压制神元境五级的【逆天邪神】林清柔,却断然不可能抗衡神魂境,更不要说还有一个神灵境的【逆天邪神】林钧。

  但,林清玉也不是【逆天邪神】傻子,面对根本不可能有任何抵抗之力的【逆天邪神】凤雪児,他亦恐她身上有什么可以瞬间远遁之类的【逆天邪神】奇招——毕竟她可是【逆天邪神】中位星界的【逆天邪神】人。一语说完,便已猝然出手,张开的【逆天邪神】五指带起一股神魂境的【逆天邪神】神道玄力,直罩凤雪児。

  力量尚未临近,一股强横到超越认知的【逆天邪神】威压已让她全身僵冷,亦让她瞬间明白,这是【逆天邪神】一股她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抵御的【逆天邪神】力量。

  她没有坐以待毙,凤眸之中燃起决绝的【逆天邪神】赤炎,便要强行焚烧体内的【逆天邪神】所有凤凰神血……

  但就在这时,一个人影如鬼魅一般,出现在了林清玉的【逆天邪神】前方。

  那一刹那,天空陡然暗下。

  世间所有的【逆天邪神】声音都忽然消逝,下方,本是【逆天邪神】翻腾不休的【逆天邪神】浪涛全部被一瞬压下,整个海面呈现出恐怖的【逆天邪神】死寂。

  两根手指捏在了林清玉伸出的【逆天邪神】手腕上,而他上一个瞬间才释出的【逆天邪神】玄气,竟像是【逆天邪神】被无形的【逆天邪神】黑洞吞噬,从气息到威压,消逝的【逆天邪神】无影无踪。

  所有人全部失声,因为他们感觉到自己的【逆天邪神】身体仿佛忽然沉重了万倍……凤雪児欲焚神血的【逆天邪神】举动也被这股重压遏止,她美眸抬起,看着那个忽然出现的【逆天邪神】背影,眸光怔然,如陷梦中。

  “云……哥哥?”她一声轻念,不敢相信自己的【逆天邪神】眼睛。

  她永远不可能认错云澈的【逆天邪神】背影……何况,他依然是【逆天邪神】那一身外衣,上面还布满着道道的【逆天邪神】裂痕与血迹。

  她的【逆天邪神】呼唤,云澈毫无反应。

  凤雪児逐渐朦胧若雾的【逆天邪神】眸光之中……她看到了那个气息无比可怕的【逆天邪神】林钧,还有林清柔、林清山,以及被拿住手腕的【逆天邪神】林清玉,他们的【逆天邪神】脸上、眼中,都呈现着无尽的【逆天邪神】惊恐,如被恶魔扼住喉咙般的【逆天邪神】惊恐。

  “你们……这些……该死的【逆天邪神】……臭虫!!”

  他发出低沉如深渊的【逆天邪神】声音,字字咬齿欲碎,明明只是【逆天邪神】第一次相见,却如临不共戴天,十生十世亦不能泄恨的【逆天邪神】仇敌!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