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388章 神迹
  轰隆!

  哧啦——

  天玄南海上的【逆天邪神】恶战在继续,海域、空间、苍穹每一个瞬间都在被焚灭和断裂。

  这可谓是【逆天邪神】天玄大陆历史上最可怕的【逆天邪神】一场恶战,犹胜当年云澈与轩辕问天之战。毕竟,那时的【逆天邪神】云澈和轩辕问天都是【逆天邪神】伪神道,而此刻,却是【逆天邪神】两股真正神道之力的【逆天邪神】对撞……且都是【逆天邪神】欲置对方于死地的【逆天邪神】全力交战。

  为了不伤及天玄大陆,凤雪児一直在有意的【逆天邪神】将战场牵引向更深的【逆天邪神】海域,到了此刻,两人的【逆天邪神】战场已南移了数千里。

  随着凤雪児心中再无顾忌,她一身极其精纯的【逆天邪神】凤凰血脉亦燃起愈加可怕的【逆天邪神】凤凰神炎。

  如果林清柔修炼的【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火系玄功,面对凤雪児反而会更有优势。她所燃烧的【逆天邪神】火焰面对真正的【逆天邪神】火焰至尊,无时不刻不在燃烧中瑟缩。林清柔空有颇大的【逆天邪神】玄力优势,却被凤雪児全程压制,到了最后,已被压制到几乎无法喘息的【逆天邪神】程度。

  轰隆!!

  一个凤凰炎阵在林清柔的【逆天邪神】胸口暴发,将她的【逆天邪神】护身玄力全部焚穿,林清柔一声惨叫,带着遍体火焰又一次坠入沧海之中。

  但下一个瞬间,她的【逆天邪神】身影便已爆窜而起,只是【逆天邪神】,她的【逆天邪神】样子已是【逆天邪神】狼狈到了极点,头发失了大半,那一身外衣几乎已被焚个干净,姣好的【逆天邪神】肌肤布满焦痕……如果她此时照镜子的【逆天邪神】话,一定会被自己的【逆天邪神】样子吓到尖叫。

  而反观凤雪児,除了气喘吁吁,嘴角带着一丝很浅的【逆天邪神】血迹,全身几乎毫发无伤。

  凤凰血脉、凤凰颂世典的【逆天邪神】全面压制,让有着两个小境界玄力优势的【逆天邪神】林清柔全面溃败,这是【逆天邪神】她最初斜眼看着凤雪児时,做梦都不可能想到的【逆天邪神】结果。

  “你……你等着……”林清柔在笑,只是【逆天邪神】笑的【逆天邪神】格外狰狞:“我已传音师父……他马上……就会来把你这个贱人撕碎!!”

  叫吼声中,她没有逃走,而是【逆天邪神】再次冲上,失心疯一般直攻凤雪児。

  …………

  …………

  凤凰试炼之间。

  云无心的【逆天邪神】小手放在云澈的【逆天邪神】心口,任由玄脉中的【逆天邪神】玄气快速溃散着……直至完全散尽。

  玄气的【逆天邪神】溃散,亦带动着元气的【逆天邪神】流失,她娇小的【逆天邪神】身体逐渐轻若棉絮,然后缓缓软下,瘫倒在云澈的【逆天邪神】胸前。

  所有的【逆天邪神】修为,都没有了。

  而就在今天,就在几个时辰前,她刚刚突破至霸玄境,和师父,和母亲,和父亲尽情分享着突破后的【逆天邪神】兴奋喜悦。

  全身的【逆天邪神】无力与绵软让她无比想要就此昏睡,却她却是【逆天邪神】用力的【逆天邪神】睁开着眼睛,看着近在咫尺,却又满是【逆天邪神】血迹的【逆天邪神】父亲,倔强的【逆天邪神】不肯睡去。

  “接下来,本尊会引导你玄脉中的【逆天邪神】邪神神息到你父亲的【逆天邪神】玄脉中去……你尽管放松精神,不要有任何抗拒,亦可以现在就安睡过去。”凤凰魂灵道,它的【逆天邪神】声音轻到了连它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云无心却是【逆天邪神】微微的【逆天邪神】摇头:“我要看看爹爹好起来。”

  “好。”凤凰魂灵轻声回应,一道深邃的【逆天邪神】炎芒落在了云无心的【逆天邪神】身上,炎芒无比的【逆天邪神】浓郁,无比的【逆天邪神】轻柔,更无比的【逆天邪神】小心。

  因为它知道,自己绝对绝对不能失败,不仅仅为了云澈身上的【逆天邪神】希望,更为了这个女孩如钻石般的【逆天邪神】心灵。

  炎光入体,侵入云无心已是【逆天邪神】空散的【逆天邪神】玄脉之中,带起了那一缕很是【逆天邪神】微弱,尚未与她幼小玄脉完全融合的【逆天邪神】邪神神息,游走至她的【逆天邪神】手臂、手掌……然后转入至云澈的【逆天邪神】躯体之中。

  神息离体,就像是【逆天邪神】命脉被生生切去了一截,云无心的【逆天邪神】脸儿一下子变得煞白,瘫下的【逆天邪神】身躯失去了最后的【逆天邪神】力量,无力到连小指都再无法抬起……唯有她的【逆天邪神】眼睛,却依旧倔强的【逆天邪神】睁开着。

  邪神神息成功的【逆天邪神】进入云澈的【逆天邪神】躯体,在凤凰之力的【逆天邪神】引导下缓缓溢入他死去的【逆天邪神】邪神玄脉之中。

  随之,凤凰之力小心的【逆天邪神】释开,感受着来自云无心的【逆天邪神】邪神神息,亦是【逆天邪神】这世上最后的【逆天邪神】邪神神息在云澈空寂的【逆天邪神】玄脉中缓缓散开……

  然后,一切归于平静。

  凤凰试炼之地变得无比安静,安静的【逆天邪神】让人窒息,并逐渐浮起些许的【逆天邪神】幽冷。

  云澈的【逆天邪神】玄脉毫无反应,依旧一片死寂。

  而那一缕神息却已在这让人窒息的【逆天邪神】数息间,悉数散尽……凤凰魂灵释放所有神识,都再感觉不到其存在。

  空中,那双瞪大的【逆天邪神】凤凰赤瞳一点点闭合,气息变得格外微弱,本是【逆天邪神】赤红色的【逆天邪神】瞳光亦变得无比暗淡。

  整个过程很缓,亦格外的【逆天邪神】安静,但,那是【逆天邪神】一缕邪神的【逆天邪神】本源神息,要将其引导,即使有着云无心意志的【逆天邪神】完整配合,凤凰魂灵亦要小心到极致,所耗费的【逆天邪神】力量和魂力,每一个刹那都极其之大。

  而对它而言,凤凰炎力与魂力的【逆天邪神】消耗,便是【逆天邪神】其存在时间的【逆天邪神】消耗。

  但……

  它失败了。

  邪神神息的【逆天邪神】侵入,没有让云澈死去的【逆天邪神】邪神玄脉有任何的【逆天邪神】反应,而那缕神息就像是【逆天邪神】被流放至了无谓的【逆天邪神】空间,完全消散……世间最后的【逆天邪神】邪神神息,就此消散的【逆天邪神】无踪无迹,再也无法寻回……更不可能再让其回到云无心身上。

  虽然,凤凰魂灵早就想过很可能是【逆天邪神】这样的【逆天邪神】结果,但,重压在它残魂上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沉重到远超预想的【逆天邪神】失望与失落,尤其……它昏暗下去的【逆天邪神】瞳光,不敢去碰触云无心眼睛里的【逆天邪神】晶莹与希望。

  它知道,自己终究是【逆天邪神】太天真了,邪神玄脉的【逆天邪神】层面太高太高,它的【逆天邪神】死亡,又岂是【逆天邪神】这等它的【逆天邪神】残力都能催动的【逆天邪神】方法可以唤醒……

  不但失败,亦泯灭了一个女孩本可傲世的【逆天邪神】天姿,以及她的【逆天邪神】渴盼与纯心。

  “爹爹……?”安静之中,云无心轻轻的【逆天邪神】开口。

  “……”凤凰魂灵无法回应……但,它又不得不回应。逐渐昏暗下去的【逆天邪神】空间中,响起它无比黯然的【逆天邪神】叹息:“唉……孩子,你……”

  话未言尽,昏暗的【逆天邪神】空间,忽然多了一抹翠绿色……绝不该出现在这个空间的【逆天邪神】光华。

  凤凰魂灵的【逆天邪神】声音止住,瞳光猛的【逆天邪神】落在了云澈的【逆天邪神】身上……这道翠绿色的【逆天邪神】光华,就是【逆天邪神】闪耀在他的【逆天邪神】心口部位,光明微弱而温和,更纯净到近乎梦幻,随着这抹光华的【逆天邪神】闪耀,逐渐映现出一枚幽绿色的【逆天邪神】宝珠之影。

  “木灵……珠?”凤凰魂灵低吟,随之瞳光剧动:“这是【逆天邪神】……木灵王珠!?”

  在凤凰魂灵惊然的【逆天邪神】瞳光中,翠绿色的【逆天邪神】光华在快速的【逆天邪神】转为白色,直至转为无比纯粹,圣白无暇的【逆天邪神】白芒。随之,白芒向周围缓缓铺开,轻笼在云澈的【逆天邪神】躯体之上……顿时,不可思议的【逆天邪神】一幕出现,云澈身上那道道触目惊心的【逆天邪神】伤痕,在白芒之下竟以肉眼可见,以连凤凰魂灵的【逆天邪神】认知都无法相信的【逆天邪神】速度快速愈合……

  “好…温…暖……”云无心的【逆天邪神】眼瞳映满着莹白的【逆天邪神】光华,她亦沐浴在白芒之中,本是【逆天邪神】松软无力的【逆天邪神】躯体如在云端,又如泡在温暖的【逆天邪神】池水中,就连她心中的【逆天邪神】恐惧不安,亦被温柔的【逆天邪神】拂去。

  凤凰眼瞳在收缩,而且是【逆天邪神】无比剧烈的【逆天邪神】收缩,逐渐的【逆天邪神】,就连这双凤凰赤瞳,都被云澈身上释放的【逆天邪神】白芒染成了纯粹的【逆天邪神】莹白色。

  “这……这是【逆天邪神】……”它发出这一生最激动、最扭曲的【逆天邪神】声音:“黎娑……大人……的【逆天邪神】……生…命…神…迹……”

  白芒依然在闪耀,以凤凰魂灵残剩的【逆天邪神】力量,已无法看到和感知到云澈的【逆天邪神】存在。

  它看到的【逆天邪神】不仅仅是【逆天邪神】属于远古生命创世神的【逆天邪神】光明玄光,更是【逆天邪神】一幕真正的【逆天邪神】……生命神迹。

  …………

  …………

  天玄南海的【逆天邪神】恶战在继续,林清柔被凤雪児全面压制之后,心态明显的【逆天邪神】崩了……而后果,无疑是【逆天邪神】在凤雪児的【逆天邪神】手下败的【逆天邪神】更加彻底。

  凤雪児极少杀生,但今日,她却是【逆天邪神】彻底的【逆天邪神】动了杀念。若是【逆天邪神】不能杀了眼前的【逆天邪神】这个女人,必会引来无比可怕的【逆天邪神】后患。

  轰!!

  凤凰炎又一次噬灭紫炎,重轰在林清柔的【逆天邪神】身上,后者惨叫一声,燃火横飞,凤雪児美眸冷凝,手指虚空轻点,她刚刚修成没太久,凤凰颂世典的【逆天邪神】第八重力量在她的【逆天邪神】指尖凝为力量密度高至极限的【逆天邪神】凤凰射线,焚穿层层空间,直射林清柔。

  噗!

  在凤凰射线之下,林清柔本就被摧弱大半的【逆天邪神】护身玄力,以及她的【逆天邪神】神道躯体,就如一层脆弱的【逆天邪神】纸板被一瞬贯穿。

  鲜血漫空飙洒,林清柔一声惨叫,几乎将喉咙撕裂。

  凤雪児身影一晃,刚要向前……但又在下一刹那猛的【逆天邪神】止住,雪颜亦浮现深深的【逆天邪神】凝重。

  随之又转为骇然。

  远方的【逆天邪神】天空,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逆天邪神】青影……那是【逆天邪神】一艘玄舟,它的【逆天邪神】速度,它的【逆天邪神】气息,无不是【逆天邪神】超出了凤雪児的【逆天邪神】认知。但,比那艘玄舟可怕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随之出现在玄舟下方的【逆天邪神】三个人影。

  林清玉,林清山,以及他们的【逆天邪神】师父林钧。

  林清柔的【逆天邪神】出现,对这个世界而言已是【逆天邪神】一个巨大的【逆天邪神】意外。但,此刻出现的【逆天邪神】这三个人,他们每一个人的【逆天邪神】气息,竟都远远胜过林清柔,就如三座高不见顶的【逆天邪神】大山,死死压在凤雪児的【逆天邪神】身上,让她全身僵硬,连呼吸都不能。

  尤其中间那个中年人,凤雪児无法判别出那是【逆天邪神】怎样的【逆天邪神】一种气息,但她可以确定……至少,要比下方的【逆天邪神】沧海还要磅礴不知多少倍。

  她平生所遇所有强者,加不起亦不及他半分。

  难道,这三个人……也是【逆天邪神】“那个世界”的【逆天邪神】人?

  为什么“那个世界”的【逆天邪神】人会接二连三的【逆天邪神】出现在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