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387章 “最简单的【逆天邪神】选择”

第1387章 “最简单的【逆天邪神】选择”

  混沌何其之大,星球、星界以万亿计,一个星球被神界之人踏足,可能性极其之微。何况,习惯神界气息的【逆天邪神】玄者,本是【逆天邪神】根本不愿踏足下界。

  一道红芒罩下,替代凤仙儿的【逆天邪神】玄气护住了云澈脆弱不堪的【逆天邪神】命脉,同时亦更加清楚云澈的【逆天邪神】性命到了何等危险的【逆天邪神】地步。凤凰魂灵一声轻叹:“这一天,竟会如此之快的【逆天邪神】到来……唉。”

  “凤神大人,求您快救他,您一定可以救他的【逆天邪神】。”凤仙儿一次次的【逆天邪神】央求道。

  “我救不了他。”但凤凰魂灵的【逆天邪神】话,却如一盆冷水浇在了凤仙儿……还有云无心的【逆天邪神】身上。

  “身体崩裂,内脏全碎,命脉重损,经脉尽断……纵然是【逆天邪神】我当年神力完整的【逆天邪神】状态,亦救不了他。”凤凰魂灵徐徐说道。

  凤凰魂灵的【逆天邪神】话,让凤仙儿瞳孔快速失色。云澈被一瞬重创濒死,平时若是【逆天邪神】有病有伤,她的【逆天邪神】第一反应会是【逆天邪神】去找苏苓儿,但,那是【逆天邪神】空间震荡下的【逆天邪神】身体撕裂,且是【逆天邪神】内外皆裂,若不是【逆天邪神】她的【逆天邪神】玄气一直维持在云澈身上,足以让他一瞬毙命。

  这样的【逆天邪神】伤,她唯有想到凤凰魂灵。若是【逆天邪神】连它都不能救……

  但凤凰魂灵接下来的【逆天邪神】话,又让凤仙儿失色的【逆天邪神】瞳孔重新亮起。

  “我虽不能救,但有一个人可以救他,这个世上,应该也唯有她才能救他。”

  “谁?是【逆天邪神】谁!?”凤仙儿猛的【逆天邪神】抬头,急声道。

  “她就在你的【逆天邪神】眼前。”

  随着凤凰魂灵的【逆天邪神】言语,一双赤芒亦在这时落在了云无心的【逆天邪神】身上,赤芒之下,她的【逆天邪神】瞳眸正泛动着盈盈水光,显然正处在云澈重伤的【逆天邪神】惊吓与害怕之中,听着凤凰魂灵的【逆天邪神】话,感受着它的【逆天邪神】注视,云无心的【逆天邪神】唇瓣微微张开。

  “你是【逆天邪神】说……无心?”凤仙儿怔然。

  “云澈身上当初所拥有的【逆天邪神】力量,继承自一个名为邪神的【逆天邪神】远古创世神灵。”凤凰魂灵毫无避讳的【逆天邪神】道:“邪神神力的【逆天邪神】层面之高,非你所能想象。他身废之后,所负的【逆天邪神】邪神神力也就此沉寂。在没有了神的【逆天邪神】世界,没有任何力量可以将死去的【逆天邪神】邪神神力唤醒……除了这世上最后的【逆天邪神】邪神神息。”

  “而这最后的【逆天邪神】邪神神息,便在他的【逆天邪神】女儿,也就是【逆天邪神】你的【逆天邪神】身上。”凤凰眼瞳看着云无心,缓缓说着当初对云澈说过的【逆天邪神】话。

  凤仙儿凝神听着,虽然她听不懂什么创世神灵,什么邪神神力,但凤凰魂灵的【逆天邪神】话足以让她猜到什么:“难道……你是【逆天邪神】说……”

  “引出她玄脉中的【逆天邪神】邪神神息,转入云澈死去的【逆天邪神】邪神玄脉之中,或许,就会像在死去的【逆天邪神】火山中点下一枚星火,将其重新唤醒。”

  这些言语,它似是【逆天邪神】在说给凤仙儿听,实则,是【逆天邪神】在说给云无心。

  “这样……可以救爹爹吗……”

  凤仙儿听不懂,云无心更听不懂,但她至少明白,这双奇怪的【逆天邪神】眼睛,还有来自它的【逆天邪神】声音是【逆天邪神】在讲述着救她父亲的【逆天邪神】方法。

  “你随你父亲生活的【逆天邪神】这段时间,应该听过很多关于他的【逆天邪神】传说,亦该知道曾经的【逆天邪神】他有多强大。”凤凰魂灵的【逆天邪神】一双赤目毫无偏移的【逆天邪神】看着云无心:“我无法保证一定可以成功,而若是【逆天邪神】成功的【逆天邪神】话,他的【逆天邪神】力量便可以恢复。而只要恢复力量,哪怕十倍于现在的【逆天邪神】

  伤,他亦可在短时间内恢复。”

  虽然脑中一片迷乱,但凤凰魂灵的【逆天邪神】最后一句话,让云无心的【逆天邪神】眸光一下子变得无比亮灿,她下意识的【逆天邪神】向前一小步,急声道:“真……真的【逆天邪神】吗……救我爹爹……求你快救我爹爹……”

  “这么说来,你愿意舍弃你的【逆天邪神】邪神神息?”凤凰魂灵问道。

  什么邪神神息,云无心根本半点不懂,更从不知道自己的【逆天邪神】身上有这种东西。她没有任何犹豫的【逆天邪神】点头:“我不知道什么邪神神息,但只要能够救爹爹……怎么都好!求你快一些,爹爹他……”

  “等等!”凤仙儿却在这时忽然出声,用极为不安的【逆天邪神】语气问道:“凤神大人,如果如您所言,引出无心玄脉中的【逆天邪神】邪神神息,对云心……会有什么后果?”

  她确信,这些话,凤凰魂灵一定对云澈说过。但很显然,云澈没有答应,宁肯一直保持身废也没有答应,甚至没有对任何人提及过。

  “若要引出她的【逆天邪神】邪神神息,必先散尽她的【逆天邪神】所有玄气,她如今为止的【逆天邪神】所有修为都会归无。她异于常人的【逆天邪神】天赋,只有很小的【逆天邪神】一部分是【逆天邪神】来自凤凰血脉,最大的【逆天邪神】原因便是【逆天邪神】邪神神息的【逆天邪神】存在,失去这缕邪神神息,她的【逆天邪神】天赋将归于平凡……亦有可能,玄脉还会受到损伤,彻底损坏也绝非不可能。”

  凤凰魂灵的【逆天邪神】话语没有任何的【逆天邪神】避讳或隐瞒。

  “即使如此,也不一定成功……对吗?”凤仙儿怔然问道,整个人已是【逆天邪神】六神无主。

  “有两成左右的【逆天邪神】把握。”凤凰魂灵道,而这个两成把握,在它看来已是【逆天邪神】极高:“这只是【逆天邪神】我能想到的【逆天邪神】唯一可行之法,历史之上从未有过先例,自然无法保证成功。”

  “但,若是【逆天邪神】能将他的【逆天邪神】邪神神力重新唤醒,哪怕亿万分之一的【逆天邪神】可能,亦要尝试。”

  这句话,是【逆天邪神】以它继承凤凰意志的【逆天邪神】凤凰魂灵的【逆天邪神】立场所说出。

  因为,从它感受到那个“可怕气息”开始,它便已隐隐猜到,邪神将如此完整的【逆天邪神】源力留下,留下的【逆天邪神】很可能不仅仅是【逆天邪神】力量……更是【逆天邪神】希望。

  绝不可破灭的【逆天邪神】希望,亦是【逆天邪神】继承着凤凰意志的【逆天邪神】它必须守护的【逆天邪神】希望。

  “云无心,”凤凰魂灵的【逆天邪神】目光更加的【逆天邪神】凝实:“本尊刚才的【逆天邪神】话,你可有听清?若要救你的【逆天邪神】父亲,你将失去所有的【逆天邪神】力量,你的【逆天邪神】天赋也将就此荡然无存,而且应该永无恢复的【逆天邪神】可能,玄脉亦有可能遭遇重创……如此,你可还愿意将你的【逆天邪神】邪神神息给予你的【逆天邪神】父亲?”

  所有的【逆天邪神】力量失去,所有的【逆天邪神】努力归于虚无,天赋会永恒折损,甚至还有就此废掉的【逆天邪神】可能。

  对一个只有十二岁的【逆天邪神】女孩而言,这些话语,这个选择,无疑太过残酷。

  但是【逆天邪神】……让凤仙儿惊讶,更让凤凰魂灵惊讶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云无心呆呆的【逆天邪神】看着上空,显然还未完全消化完所听到的【逆天邪神】言语,但她却是【逆天邪神】在点头,没有任何犹豫的【逆天邪神】点头:“只要可以救爹爹,我都愿意。”

  “不,不行!不行!”凤仙儿摇头:“少爷他不会愿意的【逆天邪神】!少爷他对无心视若珍宝,他绝不会同意这样的【逆天邪神】事情……若是【逆天邪神】无心因此有所不测,少爷他……他就算能成功恢复所有的【逆天邪神】力量,也会一生自责……一生痛苦不堪……不可以……不可以……”

  这段时间,她日夜陪在云澈身边,他有多宝贝云无心,她都清楚的【逆天邪神】看在眼中。

  他怎么可能接受这种事!

  “那么,你宁愿看着他死亡吗?”凤凰魂灵叹声道:“而且,若他不恢复力量,那个伤他的【逆天邪神】人,或许会将更大的【逆天邪神】灾难带入这个世界。唯有恢复力量的【逆天邪神】他,才会消弭这样的【逆天邪神】灾难。于我的【逆天邪神】认知而言,这是【逆天邪神】必须做出的【逆天邪神】选择。”

  “……”凤仙儿脸色痛苦,不断摇头,却已无法言语。

  “仙儿姨姨,没关系的【逆天邪神】。”她的【逆天邪神】耳边,响起了云无心安慰的【逆天邪神】话语,她怔然抬头,视线中的【逆天邪神】云无心脸儿上没有痛苦、挣扎和彷徨,反而是【逆天邪神】很轻很暖的【逆天邪神】微笑:“爹爹和我做过很多做选择的【逆天邪神】游戏,而这个选择,要比爹爹教我玩的【逆天邪神】所有游戏都简单好多。因为……我可以没有玄力,但一定不可以没有爹爹。”

  “无心……”凤仙儿视线瞬间朦胧。

  “而且,没有玄力一点都没关系的【逆天邪神】,”云无心笑盈盈的【逆天邪神】道:“娘会保护我,师父会保护我,仙儿姨姨也一定会保护我的【逆天邪神】,对吗?爹爹恢复力量,更加会保护我的【逆天邪神】。而且我这次保护了爹爹,娘亲、师父……他们都一定会夸我……哇!光是【逆天邪神】想想都觉得好幸福。”

  “……”凤仙儿唇瓣颤动。她无法选择……而云无心,却是【逆天邪神】毫不犹豫的【逆天邪神】做出了选择。

  凤凰眼瞳明显的【逆天邪神】倾斜,来自神灵的【逆天邪神】灵魂碎片有了某种深深的【逆天邪神】触动……云澈宁永为废人,亦不愿伤女儿天赋,云无心为了救父亲的【逆天邪神】希望,可以对自己的【逆天邪神】玄力与天赋没有任何的【逆天邪神】眷恋……或许在它看来,人类的【逆天邪神】感情,奇妙的【逆天邪神】有些难以理解。

  “仙儿,”凤凰魂灵道:“我知道你的【逆天邪神】担心。他的【逆天邪神】怨恨和愤怒,便由我来承受……希望,我还可以撑到那一刻。”

  “凤神大人?”凤凰魂灵的【逆天邪神】话,让凤仙儿猛的【逆天邪神】抬头。

  但她没能得到回答,一道红光已从天而降,带她离开了这个凤凰空间。

  赤光缭绕的【逆天邪神】空间,只剩云无心和气息微弱到几乎不可察觉的【逆天邪神】云澈……他并不知道,凤凰魂灵跳过了他的【逆天邪神】意愿,让云无心做出她不该做的【逆天邪神】选择。

  “云无心,”它的【逆天邪神】声音缓慢而凝重:“引出你的【逆天邪神】邪神神息,必须得到你意志的【逆天邪神】配合,所以,只要你不愿,没有任何人可以强迫你。本尊最后问你一次……”

  “救爹爹……”没有等凤凰魂灵说完,她已经急切的【逆天邪神】出声,不仅急切,更有着不该属于她这个年龄的【逆天邪神】坚定。

  她脸儿抬起,眸光与空中的【逆天邪神】凤凰赤瞳对视,凤凰魂灵从她的【逆天邪神】眼中,从她的【逆天邪神】灵魂中,竟是【逆天邪神】完全感觉不到一丝一毫的【逆天邪神】不甘、不愿与犹疑……唯有害怕与急切。

  “好……”凤凰魂灵应声,它的【逆天邪神】赤瞳闪过着异样的【逆天邪神】炎光,本是【逆天邪神】威严的【逆天邪神】声音变得无比温和:“本尊不再赘言,唯有倾尽这残余的【逆天邪神】所有力量与灵魂,来让一切可以成功实现。”

  “云无心,你记住:若有一天,笼罩这个世界的【逆天邪神】灰暗因你的【逆天邪神】父亲而退散,那么……你才是【逆天邪神】这背后,真正的【逆天邪神】救世主!”

  温和的【逆天邪神】凤凰之音落下,凤凰赤瞳在这一刻忽然睁到最大,绽放出两团无比浓烈深邃的【逆天邪神】凤凰炎光,将云澈和云无心笼罩其中。

  :。: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