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382章 神界来客

第1382章 神界来客

  “师父,难道……真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邪婴?”粗壮男子沉声道,说到“邪婴”二字时,他的【逆天邪神】声音明显的【逆天邪神】抖了一下,三分兴奋,七分恐惧。

  “不,”中年男子摇头,暗沉的【逆天邪神】双目中闪动着异芒:“邪婴何等存在,连神帝都可以诛杀,我们顶多能寻到她的【逆天邪神】‘踪迹’,但绝不可能探知到那个层面的【逆天邪神】气息。”

  “那师父所说的【逆天邪神】魔气……”

  中年男子继续道:“这个魔气很微弱,但层面高的【逆天邪神】惊人,这些低等位面的【逆天邪神】玄兽灵性虽弱,但灵觉却远比同层面人类敏感,这片大陆的【逆天邪神】玄兽如此暴乱,显然便是【逆天邪神】受这股魔气的【逆天邪神】影响。”

  “虽然,它几无可能是【逆天邪神】来自邪婴的【逆天邪神】气息,但,王界之令:只要寻到踪迹,便可得重赏,这无疑是【逆天邪神】再好不过的【逆天邪神】踪迹了。虽然邪婴隐匿于此的【逆天邪神】可能极低,但毫无疑问,能释放出如此魔气,这片大陆的【逆天邪神】某个地方定藏有某个来自北魔域的【逆天邪神】魔人或魔兽,而且实力应该很强……这同样是【逆天邪神】大功一件!”

  邪婴也好,魔人也好,在东神域的【逆天邪神】认知中,都是【逆天邪神】不可存世之物。

  这四人是【逆天邪神】来自下位星界,王界赏赐,还是【逆天邪神】王界以宙天之音亲口所许的【逆天邪神】“重赏”……单单只是【逆天邪神】想想,他们便全身血脉狂涌,兴奋的【逆天邪神】如在梦中。

  邪婴之难在星神界爆发后,引发了整个神界的【逆天邪神】大震动,尤其东域四神帝在邪婴一人手下一死三伤,星神、月神、守护者、梵王亦是【逆天邪神】大量折损,从未有过的【逆天邪神】恐慌阴影笼罩了整个东神域,继而又迅速扩散到了西神域和南神域。

  面对忽然现世,展露出恐怖魔威的【逆天邪神】“灭世魔轮”,三神域任何王界都不敢置身事外,混沌至尊龙皇更是【逆天邪神】亲自引领剿灭邪婴一事……然后,三神域王界全部出动,并号令所有星界遍寻邪婴踪迹。

  这等阵仗神界百万年历史尚属第一次。

  但一年过去,却是【逆天邪神】连邪婴的【逆天邪神】影子都没摸到!

  终于,半年前,东神域的【逆天邪神】上空响起宙天之音,昭告东神域邪婴问世,带来的【逆天邪神】将是【逆天邪神】灭世之劫,任何人都不可置身事外,号令上位星界、中位星界以最大力量搜寻东神域,而下位星界,则搜寻下界,因为邪婴亦有隐于下界的【逆天邪神】可能。

  而关键的【逆天邪神】一句:能寻得踪迹者,必予重赏!

  王界啊……那等层面,随便丢出块废石,在下位、中位星界这等层面看来都是【逆天邪神】至宝,王界的【逆天邪神】“重赏”,是【逆天邪神】他们以往根本连想象都不敢的【逆天邪神】。

  因而,宙天之音下,无数星界、无数玄者彻底沸腾。

  难以计数的【逆天邪神】玄者将修行的【逆天邪神】方式改为寻找邪婴踪迹,而下位星界,则有数不清的【逆天邪神】玄舟飞向了以往从不屑于踏足的【逆天邪神】下界。

  玄道世界,鄙视链亘古存在。在神界,下位星界位于鄙视链的【逆天邪神】最低端,但在神界之下的【逆天邪神】位面,他们又傲视鄙夷所有。

  这四人来自一个叫罡阳界的【逆天邪神】下位星界,主修火系玄功,为首男子名林钧,为罡阳界界王宗门新晋长老,他于去年成功突破至神灵境,晋身长老之席,成为了在整个罡阳界都可以横着走的【逆天邪神】超然存在,正值春风得意之时。

  身后三个年轻人为他的【逆天邪神】亲传弟子,阴柔男子名林清玉,粗壮男子名林清山,两人年龄刚过百岁,但修为皆已达神魂境,在他们宗门都是【逆天邪神】上游的【逆天邪神】存在。

  女子名林清柔,为林钧五年前新收的【逆天邪神】弟子,年龄堪堪半甲子,却已是【逆天邪神】神元境五级,大概是【逆天邪神】他这辈子收的【逆天邪神】最满意的【逆天邪神】……女弟子了。

  他们的【逆天邪神】星界位于东神域极东,林钧带着三弟子从神界向东,直入下界,但主要目的【逆天邪神】还是【逆天邪神】历练,对能寻到邪婴踪迹从不敢有多少奢望……只是【逆天邪神】心里始终缠绕着些许

  挥之不去的【逆天邪神】幻想。

  蓝极星,一个看上去很小,九分之上为水,且气息极为淡薄的【逆天邪神】星球,他们本是【逆天邪神】连踏足的【逆天邪神】兴趣都没有。但在临近之时,林钧却忽然隐约感觉到了魔气的【逆天邪神】存在。

  于是【逆天邪神】便沉降至此。

  “师父,要不要马上传音宗门?”林清山难掩兴奋。

  “此处与罡阳界相距遥远,如何传音?”林钧看着前方,语气有些冷硬。

  “那……”林清山一想,又道:“那弟子乘另一玄舟,火速赶回宗门如何?如此大事,需第一时间告知宗门方可妥当。”

  林钧双目眯了眯。

  “呵呵,”林清玉向前,淡淡而笑:“清山师弟先不要着急。此间魔气,是【逆天邪神】师父所发现,该如何处置,当然该由师父来定夺。”

  “咯咯咯……”林清柔一声娇笑,媚眼暗转:“清玉师兄说得对极了,这件事,当然是【逆天邪神】师父说了算。”

  “呃,”林清山怔了一怔,这才反应过来,连忙道:“是【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弟子鲁莽,一切,皆听师父吩咐。”

  林钧转过身,颇为赞许的【逆天邪神】看了他们一眼,淡笑道:“这里,是【逆天邪神】我们师徒所发现,若是【逆天邪神】告知宗主,你们说,最后会成为谁的【逆天邪神】功劳?”

  三弟子同时缄口。

  “确认过此地后,我们亲口将其告知宙天裁决者,宙天神界向来言出必行,如此惊人的【逆天邪神】魔迹,就算不是【逆天邪神】邪婴,也必有魔人,没有理由不给予重赏。王界之赐,足以让我们师徒一飞冲天。”

  “可是【逆天邪神】,若是【逆天邪神】此事被宗主知道……”林清山小心翼翼道。

  “呵呵呵,”林钧淡笑,转回身去,目光投向魔气的【逆天邪神】来源:“宙天裁决者都是【逆天邪神】何等人物,岂会向外泄露半个字。而就算被宗主知道了又如何?能得王界的【逆天邪神】赏赐……与之相比,罡阳界不留也罢。”

  “师父果然圣明。”林清玉长声道。

  “魔气,便是【逆天邪神】来源于那个地方。”他手臂抬起,手指所向,赫然是【逆天邪神】沧云大陆扶苏国边界……绝云崖所在!

  虽然还隔着极其遥远的【逆天邪神】距离,但以他们的【逆天邪神】目力,已可以清楚的【逆天邪神】看到一线漆黑到不正常的【逆天邪神】深渊。

  “师父,我们现在便去拜访宙天裁决者吗?”林清柔问道。

  “不,”林钧道:“先去那边探查一番。”

  “什……什么?”林钧一句话,让三弟子都是【逆天邪神】脸色一变,就连气质阴柔,一直笑眯眯的【逆天邪神】林清玉都面浮刹那的【逆天邪神】惶然。

  “怎么,怕了?”林钧淡淡扫了他们一眼。

  “师父,”林清柔水眸闪闪,一脸娇弱:“万一那是【逆天邪神】邪婴……就算不是【逆天邪神】,万一被那个魔人发觉,也会有很大危险。”

  虽然林钧说摹灸嫣煨吧瘛壳几乎没有可能是【逆天邪神】邪婴,但万一呢?邪婴可是【逆天邪神】连月神帝都能诛杀的【逆天邪神】恐怖存在,若杀他们,和踩死几只蚂蚁根本没有丁点的【逆天邪神】区别。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林钧目视远方,傲然道:“你们难道忘了,为师如今已是【逆天邪神】神灵境,会怕一个区区魔人?”

  “……师父说得对,师父如今修为齐天,与大界王也只差一境,自然无需畏惧。”林清玉道,但嘴角的【逆天邪神】笑意显然有些勉强。

  林钧看他们一眼,道:“放心,为师会如此说,当然是【逆天邪神】知道并无危险,若靠近时察觉到危险的【逆天邪神】话,为师自会马上带你们远离。”

  “清玉,清山,你们随我一去。”林钧身上玄气鼓动:“清柔,往西大约百万里,似有另一片大陆的【逆天邪神】存在,你前去探查一

  番,若有发现,第一时间传音来报。”

  一听此言,林清柔如获大赦,长舒一口气,马上纤腰一倾,娇滴滴的【逆天邪神】道:“是【逆天邪神】,清柔谨遵师父之命。”

  林钧带着林清山和林清玉两弟子以很慢的【逆天邪神】速度靠近向绝云崖,林清柔则是【逆天邪神】飞身而起,直赴林钧所指的【逆天邪神】西方。

  那里,是【逆天邪神】天玄大陆的【逆天邪神】所在。

  ————

  ————

  天玄大陆,冰云仙宫。

  云澈坐在雪地之中,安静的【逆天邪神】沐浴着漫天飞雪。有凤仙儿随时在侧守护,他无需担心这里的【逆天邪神】寒气。所以,他经常会来冰云仙宫,毕竟,这里对他有着很特殊的【逆天邪神】意义。

  而每隔一段时间,他就会像现在这样坐在冰极雪域的【逆天邪神】中心,安静的【逆天邪神】看着没有边际的【逆天邪神】茫茫白雪,每次都会长达一两个时辰,一动不动,亦不发一言,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他亦从不和任何人提及。

  这段时间以来,凤仙儿一直牢牢遵守着凤凰魂灵的【逆天邪神】“请求”,日夜都陪伴在他的【逆天邪神】身侧,从未有一天离开。

  终于,雪地中的【逆天邪神】云澈有了动作,他抬起头来,看向苍白的【逆天邪神】天空……在神界的【逆天邪神】那几年,越来越遥远,越来越像一场梦了。

  但,在封神之战,那些各大星界的【逆天邪神】天才以及神子,他们的【逆天邪神】名字,他一个都没有淡忘。

  时间算来,他们进入宙天神境已经两年半多的【逆天邪神】时间,再有短短几个月,便会重新临世。

  曾经与他们在同一个层面,同一个舞台,而今,自己成了废人,而他们……比当初最巅峰时刻的【逆天邪神】自己,亦要领先了三千年。

  火破云……你的【逆天邪神】天赋,你对玄道的【逆天邪神】纯粹追求,宙天三千年,你定可成就神主,亦成为炎神界的【逆天邪神】永世荣光。

  洛长生……不论性情,他的【逆天邪神】天赋的【逆天邪神】确高的【逆天邪神】可怕,亦是【逆天邪神】东神域史上最年轻神王,怀着不甘与愤恨,他离开宙天神境后,修为定会依然凌驾于其他所有人之上……只可惜,他得到的【逆天邪神】,只会是【逆天邪神】自己陨落的【逆天邪神】消息,纵想报仇也无望了。

  君惜泪……傲到骨子里的【逆天邪神】剑君之徒,她离开宙天神境的【逆天邪神】第一件事,肯定也是【逆天邪神】找自己算账吧,可惜……也不知她在知道自己“已死”后,是【逆天邪神】郁闷还是【逆天邪神】舒畅,还是【逆天邪神】,经历了三千年的【逆天邪神】心境磨练后,根本已不屑一顾。

  水媚音……十五岁时的【逆天邪神】稚女之言,在经历了宙天三千年后,她自己定也会觉得可笑吧。也或者,她连这个“笑话”都淡忘了。

  …………

  “爹爹!”

  少女的【逆天邪神】呼声从空中传来,带着满满的【逆天邪神】兴奋和喜悦。听到声音,云澈迅速起身,手臂伸出,将从空中扑下的【逆天邪神】云无心直接抱在怀中。

  “心儿,今天为什么这么开心?”看着女儿红扑扑的【逆天邪神】脸颊,他笑着问道。

  “嘻嘻嘻……”云无心眉儿弯翘,然后开心的【逆天邪神】宣布:“我突破啦!”

  “突破?”云澈面露惊喜:“真的【逆天邪神】!?”

  “当然是【逆天邪神】真的【逆天邪神】!”云无心在父亲的【逆天邪神】怀中展开双臂,感受着已经不一样的【逆天邪神】世界:“我现在已经是【逆天邪神】霸皇了,刚才师父夸了我好久。”

  “嘶……”云澈心中振奋,激动的【逆天邪神】直抽气,他在云无心脸上狠狠亲了一下,口中发出比云无心还夸张的【逆天邪神】大吼:“太好了……不愧是【逆天邪神】我云澈的【逆天邪神】女儿,哈哈哈哈!”

  十二岁的【逆天邪神】霸皇啊!天玄大陆……不,是【逆天邪神】蓝极星历史上最年轻的【逆天邪神】霸皇。

  回想自己十二岁时……算了,不提也罢。

  :。: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