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379章 虚无法则?

第1379章 虚无法则?

  逆世天书,当初萧泠汐为他一字一字的【逆天邪神】口译时,他当真是【逆天邪神】如闻天书,半字不懂,只是【逆天邪神】有那么几个瞬间,他有过轻微的【逆天邪神】灵魂触动,让他开始怀疑这并非是【逆天邪神】经文,而可能是【逆天邪神】一部玄诀。

  论及玄道悟性,他称第一,当世恐怕无人敢称第二,可谓强到连他自己都害怕。下至云家紫云功,上至来自真神遗留的【逆天邪神】凤凰颂世典、金乌焚世录……再上上至创世神层面的【逆天邪神】生命神迹,大多数人面对高等层面的【逆天邪神】神诀往往终生都难参透半分,而他只要入眼,哪怕没有本该为必要条件的【逆天邪神】神血神魂,都可很快领会贯通。

  他人要不知多少年的【逆天邪神】积累与感悟,再辅以机缘,才能乍然一闪的【逆天邪神】顿悟状态,他瞄几眼玄诀,便可直接沉入……所有见识过的【逆天邪神】人,茉莉、夏倾月、云轻鸿、沐玄音、彩脂、神曦……无不为之深深震惊过。

  基本可以说,只有云澈想不想练,没有他修不成的【逆天邪神】玄功。

  茉莉当年甚至曾用极为怪异的【逆天邪神】语调向他说过:怕是【逆天邪神】远古邪神都不至如此。

  唯独……萧泠汐为他所译,他亦记在心中的【逆天邪神】逆世天书经文,通篇下来,他完全不知所云。

  所以,他更加相信那真的【逆天邪神】只是【逆天邪神】一篇意义晦涩的【逆天邪神】经文,这些年也从未在意过。

  但就在今日,这篇都快被他淡忘的【逆天邪神】经文,却将他带至一个无比奇异的【逆天邪神】世界。

  顿悟,玄道中万金难求,甚至千年难遇的【逆天邪神】时刻。云澈这一生有过很多次的【逆天邪神】顿悟之境:

  当年强修凤凰颂世典时,他的【逆天邪神】心魂坠入一个火焰的【逆天邪神】世界,无比清晰的【逆天邪神】感受着独属凤凰的【逆天邪神】火焰法则。

  顿悟“冰夷神功”时,他如处冰狱,灵魂与玄脉的【逆天邪神】每一个角落都被极高层面的【逆天邪神】寒冰法则所充斥……

  顿悟金乌焚世录时,他的【逆天邪神】世界飞舞着巨大而威凌的【逆天邪神】远古金乌,向诸世洒下灭世之炎……

  每一种玄功的【逆天邪神】顿悟之境,都是【逆天邪神】心魂沉入其法则世界,亦是【逆天邪神】真正触碰其核心法则的【逆天邪神】珍贵时刻……炎之世界、雷之世界、剑之世界、灭之世界……

  但云澈此刻的【逆天邪神】心魂所沉入的【逆天邪神】,却是【逆天邪神】一个……【虚无】的【逆天邪神】世界。

  这个世界一片黑暗……不,一种不知来自何处,但无可置疑的【逆天邪神】感觉告诉着他,这并非是【逆天邪神】黑暗,而是【逆天邪神】空无一物的【逆天邪神】“虚无”,没有生灵、没有死物、没有声音,甚至没有时间与空间。

  他感觉不到任何事物的【逆天邪神】存在,亦感觉不到自己的【逆天邪神】存在。

  这是【逆天邪神】哪里……

  这里,似乎只有永恒的【逆天邪神】黑暗,永恒的【逆天邪神】空无,永恒的【逆天邪神】静寂,而他,便处在这个空无世界的【逆天邪神】中心,不知所在,不知所去,亦不知该如何离开。

  但好在,他的【逆天邪神】意志还存在,还可以思索。

  这是【逆天邪神】怎么回事?我怎么会忽然坠入这个世界?难道,是【逆天邪神】我的【逆天邪神】灵魂空洞?

  忽然间,空无的【逆天邪神】世界现出了一抹光影。

  那是【逆天邪神】一个人的【逆天邪神】影子,似远在天际,又似近在咫尺,如梦一般虚幻,雾一般飘忽,从其模糊的【逆天邪神】身型,隐隐约约可见是【逆天邪神】一个女子,而且应该全身赤裸,并未着衣……

  你是【逆天邪神】谁……这里是【逆天邪神】哪里……

  他想询问,却无法发出声音。

  但这个本是【逆天邪神】完全空无的【逆天邪神】世界,却在这时响起一个女子之音:

  “这里,是【逆天邪神】鸿蒙之始,混沌之初,亦是【逆天邪神】所有法则的【逆天邪神】起源。”

  无法形容这是【逆天邪神】怎样的【逆天邪神】一种声音,很轻很柔的【逆天邪神】女子之音,每一个音节,都能在瞬间俘获任意生灵的【逆天邪神】整个灵魂,好听到让人根本无法相信世上竟会存在这样的【逆天邪神】声音……连梦中,连仙境都不该有……

  你……是【逆天邪神】……谁……他竭力释放着意念,他感觉到,她能感知到自己的【逆天邪神】意念。

  但,她并没有回答他,云澈灵魂的【逆天邪神】每一个角落,再次被她那美到可怕的【逆天邪神】声音所覆没……

  “水之法则、火之法则、风之法则、雷之法则、土之法则……混沌世界五种基本元素法则。”

  “光明(生命)法则,黑暗(死亡)法则,凌驾于基本法则之上的【逆天邪神】高等元素法则。”

  “空间(次元)法则,时间(轮回)法则,元素法则之上的【逆天邪神】极位法则。”

  “以及,所有法则的【逆天邪神】起源,极位法则之上的【逆天邪神】……【虚无法则】。”

  “……”云澈如闻天书。

  “经历了生命与死亡,跨越了次元与轮回,终于有一个生灵碰触到了连创世神都未曾碰触过的【逆天邪神】虚无法则。”

  云澈:虚无……法则?

  “能碰触到虚无法则的【逆天邪神】你,我已无法看清你的【逆天邪神】命运。去寻找另外两部逆世天书,我期待着……【真正】与你相见的【逆天邪神】那一天。”

  哗——

  光影消逝,眼前的【逆天邪神】空无世界忽然无声而散,云澈的【逆天邪神】视线中,映出萧泠汐、苏苓儿等人焦急关切的【逆天邪神】眼眸。

  云澈的【逆天邪神】眼瞳恢复了焦距,凤雪児欣喜道:“云哥哥,你终于醒了!”

  云澈晃了晃头,一脸迷茫。

  “刚才是【逆天邪神】怎么回事?”苏苓儿问道:“你刚才的【逆天邪神】样子,很像是【逆天邪神】忽然进入了顿悟状态,但……”

  顿悟……云澈眉头一收。

  刚才的【逆天邪神】心魂沉寂,的【逆天邪神】确是【逆天邪神】顿悟之境。

  因那部逆世天书的【逆天邪神】经文而忽入顿悟之境……

  但是【逆天邪神】,自己分明没有丝毫玄力,连玄脉都处在死亡状态,怎么会出现“顿悟”?而且,当初玄力在身的【逆天邪神】自己面对这些经文毫无所得,如今全力全失……却反而顿悟!?

  “虚无……法则……”云澈下意识的【逆天邪神】轻念出声。

  “虚无法则?”凤雪児等人俱是【逆天邪神】一怔,这几个字,她们不知其意,亦闻所未闻。

  云澈抬头,总算回过神来,看着众女都带着担心的【逆天邪神】脸色,他连忙笑着安慰道:“没什么事,刚才的【逆天邪神】确应该是【逆天邪神】和顿悟差不多的【逆天邪神】状态。是【逆天邪神】一部很多年前便知道的【逆天邪神】玄诀,当时无法理解,刚才不知为何忽然有所领悟。”

  “那就好。”萧泠汐轻抚胸脯,终于松了一口气。

  凤雪児点点头,但凤眉却是【逆天邪神】微蹙……她不是【逆天邪神】对玄道理解很浅的【逆天邪神】萧泠汐,云澈所言,违背玄道最基本的【逆天邪神】常识。玄道顿悟……不在玄道,又哪来的【逆天邪神】顿悟?

  不过,云澈既然如此说,她当然不会去追问。

  “云澈哥哥,先休

  息一会儿吧,我再好好检查一下你的【逆天邪神】身体状态,不然的【逆天邪神】话,她们是【逆天邪神】不会放心的【逆天邪神】。”苏苓儿微笑道。

  “呃……好。”

  云澈回到房中,躺在床上,苏苓儿跪在他的【逆天邪神】身边,用双手轻柔的【逆天邪神】为他按捏着全身……他闭着眼睛,安静之中,那些怪异的【逆天邪神】经文,还有那个空无世界的【逆天邪神】声音在他脑海中不断回荡。

  空间与时间法则,玄道认知中最高层面的【逆天邪神】法则,不仅是【逆天邪神】如今的【逆天邪神】世界,在远古诸神时代,这两者同样是【逆天邪神】最高法则,尤其是【逆天邪神】后者,能稍稍驾驭的【逆天邪神】真神都寥寥无几。

  但那个空无世界,那个似梦似幻的【逆天邪神】女子声音,却说出了一个“虚无”法则。

  凌驾于空间法则与时间法则之上……所有法则的【逆天邪神】起源?

  这种话,由任何人口中说出,在任何人听来,都会马上被当成荒谬之言……但是【逆天邪神】,那个空无世界的【逆天邪神】声音竟似有着诡异的【逆天邪神】魔力,让他毫无怀疑,或者说无法怀疑。

  她说出的【逆天邪神】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像是【逆天邪神】化作无形,且无法抗拒、无法抹灭的【逆天邪神】烙印深深印在他的【逆天邪神】灵魂之中,变成如“自己是【逆天邪神】男人”、“手指可以弯曲”这类最基本,最不容质疑的【逆天邪神】认知。

  经历了生命和死亡……跨越了次元与轮回……

  虚无法则……

  虚…无…法…则……

  一种无比隐约朦胧的【逆天邪神】感觉浮现,但他凝聚精神,用尽全力,却怎么都无法看清。它仿佛近在咫尺,但任凭他如何努力伸手,却又无法碰触。

  虚无法则……到底是【逆天邪神】什么?

  对了,那个声音说摹灸嫣煨吧瘛挎世天书共有三部,自己所得应该只是【逆天邪神】其中一部,如果可以找打另外两部,是【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就有可能一窥“虚无法则”究竟是【逆天邪神】什么?

  等等!她……又是【逆天邪神】谁?

  为什么会说期待与我相见?难道她不是【逆天邪神】空无世界的【逆天邪神】魂音……还存在于世?

  为什么我明明没有任何玄力,却可以进入逆世天书的【逆天邪神】顿悟世界?

  云澈闭着眼睛,脑中无数的【逆天邪神】迷茫,无数的【逆天邪神】疑问不解……静思之中,他不知不觉的【逆天邪神】睡去。

  …………

  也许是【逆天邪神】那个诡异的【逆天邪神】顿悟之境所造成的【逆天邪神】精神损耗对如今的【逆天邪神】云澈太过剧烈,这一觉云澈睡的【逆天邪神】很沉,醒来时天色已暗下,他从床上坐起,长长的【逆天邪神】伸了个懒腰,顿觉双目清明,神清气爽。

  这时,房门被轻轻的【逆天邪神】推开,萧泠汐缓步走进,怀中抱着给云澈换洗的【逆天邪神】外衣,一眼看到已经起身的【逆天邪神】云澈,她美眸一亮:“小澈,原来你已经醒了。”

  “嗯,刚醒。”云澈起身下床,看着萧泠汐,他脑中顿时响起苏苓儿的【逆天邪神】话,目光变得有些炽热,已经禁欲快八个时辰的【逆天邪神】身体也涌上不想忍耐的【逆天邪神】冲动,他忽然向前,在萧泠汐的【逆天邪神】一声惊呼中,将她压在刚刚闭合的【逆天邪神】房门上。

  酥胸被紧紧压着,云澈的【逆天邪神】脸庞亦几乎与她玉颜碰触到一起,能清楚感受到他灼热的【逆天邪神】呼吸。萧泠汐心中顿乱,怯声道:“小澈,你……唔!”

  萧泠汐话刚出口,芳唇已被云澈用力的【逆天邪神】吻上,所有的【逆天邪神】声音顿时化作无力的【逆天邪神】呜咽,然后又是【逆天邪神】一声惊呼,她已被云澈拦腰抱起,然后直接压在了床上。

  :。: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