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374章 钦定侍女

第1374章 钦定侍女

  “姐夫,你的【逆天邪神】玄力为什么没有了?没有玄力的【逆天邪神】话,又是【逆天邪神】怎么从神界回来的【逆天邪神】?”

  夏元霸问出着所有人都想知道答案的【逆天邪神】问题。

  “这个……说起来很复杂,以后再找机会和你们慢慢说吧。”云澈只能如此回答。这一切不仅复杂,而且非常人所能理解……他总不能说自己是【逆天邪神】死回来的【逆天邪神】。

  “对了元霸,”云澈道:“我在神界找到了……”

  话刚出口,他忽然又生生止住……他想告诉夏元霸自己在东神域见到了夏倾月,也知道了他母亲的【逆天邪神】所在。若是【逆天邪神】就此告知夏元霸,他心切之下,很有可能会在某一日突破至神玄境后前往神界找寻她们。

  夏元霸拥有因月无垢的【逆天邪神】无垢神体而带来的【逆天邪神】霸皇神脉,在神界这几年,他亦更加清楚霸皇神脉是【逆天邪神】何等概念,虽身在下界,但他要突破至神道,真的【逆天邪神】只是【逆天邪神】时间问题。

  但想到她们所在月神界那太高的【逆天邪神】位面,想到生存法则远比下界残酷的【逆天邪神】东神域,想到月无垢和夏倾月都无法归来的【逆天邪神】缘由……他在停顿之后,迅速改口:“找到了一些很适合你修炼的【逆天邪神】玄功,改天我述给你听。”

  “哇啊!真的【逆天邪神】!?”夏元霸激动的【逆天邪神】两眼圆瞪。拥有霸皇神脉者,一旦觉醒,对玄道的【逆天邪神】渴恰灸嫣煨吧瘛矿就会深入灵魂骨髓,胜过其他所有一切。云澈所言,可是【逆天邪神】来自神界的【逆天邪神】玄功,自然是【逆天邪神】一瞬间燃起他心中所有的【逆天邪神】火焰。

  “说起来,”云澈上下打量了一眼夏元霸那越来越夸张的【逆天邪神】体型,问道:“你这几年成家没有?”

  “成家?”夏元霸一脸疑惑:“没有啊,为什么要成家?”

  “……算了,当我没问。”云澈一脸忧愁。论年龄,夏元霸只比他小一岁,自己的【逆天邪神】娃都十一岁了,他好像连女人都没碰过,貌似连兴趣都没有!?

  身为皇极圣域的【逆天邪神】圣帝,天玄大陆最顶级的【逆天邪神】大佬之一,简直是【逆天邪神】历代圣帝之耻啊!!

  当年茉莉说霸皇神脉一旦觉醒,就会彻底成为玄道之痴……果然无错!

  “雪児,彩衣,我在神界也得到了凤凰颂世典和金乌焚世录的【逆天邪神】完整神诀,到时候我教给你们。”

  “啊?”凤雪児惊喜出声:“完整……凤凰颂世典?”

  “嗯,完整的【逆天邪神】凤凰颂世典共是【逆天邪神】十重,在神界有一个名为炎神界的【逆天邪神】星界,我遇到了那里的【逆天邪神】凤凰魂灵,完整的【逆天邪神】凤凰颂世典便是【逆天邪神】它所赐予。”

  他不仅得到了完整的【逆天邪神】凤凰与金乌神诀,还修成了它们最极限的【逆天邪神】神技灿世红莲与九阳天怒……只是【逆天邪神】这一切,皆成云烟。

  “这些以后再说。”小妖后倒并没有什么明显的【逆天邪神】激动之色:“先回妖皇城一趟,见过爹娘吧。”

  “……”云澈心潮剧动,转目道:“爹娘他们……知道我回来了?”

  “我在到来之前,已传音他们。”小妖后道:“他们现在定急切以盼。”

  “好!”云澈起身,拉过云无心的【逆天邪神】手:“心儿,我带你去见爷爷奶奶。”

  楚月婵目光轻微躲闪:“我……想去冰云仙宫看看。”

  云澈先是【逆天邪神】心中一愕,随之唇角微勾,以楚月婵的【逆天邪神】性子,居然也会有胆怯的【逆天邪神】时候。他向前一步,一把握住她的【逆天邪神】手:“冰云仙宫那边我会陪你一起去,不过在这之前,一起去见爹娘才是【逆天邪神】最重要的【逆天邪神】。否则的【逆天邪神】话,我娘非把我骂死不可。”

  楚月婵软软的【逆天邪神】抽了一下手,便无力再抗拒。

  “恩人哥哥,”凤仙儿在这时忽然出声,小声怯怯的【逆天邪神】道:“我……可不可以

  ……陪你一起去幻妖界?”

  “呃?”云澈微愣,随之道:“当然可以,我早就说过,你想去妖皇城找我的【逆天邪神】话,随时都可以。”

  “我……我的【逆天邪神】意思是【逆天邪神】……”凤仙儿低着头,手指紧张的【逆天邪神】绞着衣带:“凤神大人命令我……以后……以后要做你随身侍女,时刻护你周全……一直,一直到它不再世上。”

  很是【逆天邪神】艰难的【逆天邪神】说完,她的【逆天邪神】螓首已是【逆天邪神】垂至胸前,半天不敢抬起。

  小妖后:“……?”

  苏苓儿:“( ̄. ̄)?”

  萧泠汐:“……咦?”

  凤雪児:“→_→?”

  楚月婵:“……”

  夏元霸:“(⊙o⊙)…”

  “……”云澈挠了一下鼻尖,看了一眼众女反应,颇为谨慎的【逆天邪神】道:“你们的【逆天邪神】凤神大人应该很少探知外面的【逆天邪神】世界。我所在的【逆天邪神】云家是【逆天邪神】幻妖界最强的【逆天邪神】守护家族,无人敢招惹。天玄大陆就更不用说,皇极圣域是【逆天邪神】元霸的【逆天邪神】,凤凰神宗是【逆天邪神】雪児的【逆天邪神】,冰云仙宫……呃,大概算是【逆天邪神】我的【逆天邪神】?所以无论是【逆天邪神】天玄大陆还是【逆天邪神】幻妖界,我想有什么危险都难。”

  凤仙儿:“……”

  “而且,你是【逆天邪神】凤凰后裔,这样的【逆天邪神】身份,这世上无人配让你当他的【逆天邪神】侍女啊。”云澈道,同时心里暗想:让一个血脉和天赋都极佳的【逆天邪神】凤凰后裔当侍女?这凤凰魂灵是【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脑子瓦特了!?

  苍月却是【逆天邪神】这时笑吟吟的【逆天邪神】开口:“虽然有些委屈仙儿,但是【逆天邪神】我倒觉得这样再好不过。”

  “嗯?”云澈再愣。

  苍月看了仙儿一眼,微笑道:“彩衣姐姐是【逆天邪神】幻妖界的【逆天邪神】小妖后,诸事繁忙;月婵姐姐要照顾无心;雪児是【逆天邪神】凤凰宗主,亦要管理宗门之事;泠汐要照顾萧爷爷;苓儿则要行医救人,而我亦需操持国事,如此,我们都无法时时刻刻陪在夫君身边。”

  “而仙儿出身世外,心灵纯净无垢,亦无俗事绊身,修为已是【逆天邪神】王玄之境,若有她常随夫君左右,既可照顾起居,又可护你周全,我们也可以真正安心。”

  “……”云澈嘴巴大张,苍月这番话,让他……一时竟无言以对。

  “而且,既是【逆天邪神】凤神之意,定有其深意。”而这,才是【逆天邪神】苍月最在意的【逆天邪神】地方,她看着凤仙儿,目光柔暖真诚:“仙儿,我们无法陪伴左右的【逆天邪神】时候,夫君就拜托你照料了。”

  “嗯,我……我会努力。”凤仙儿说着,螓首依然深深垂下,不敢看任何人的【逆天邪神】眼睛……尤其不敢看云澈的【逆天邪神】眼睛。

  “好了,此事暂且如此定下。爹娘他们一定已经望穿秋水,早些去看望他们吧。”苍月一边说着,轻轻的【逆天邪神】将云澈推向传送玄阵的【逆天邪神】方向。

  当年,云澈让那时的【逆天邪神】四大圣地大放血,铸造了超远距离传送阵,连通了天玄大陆与幻妖界,同时还设下了几个他们专用的【逆天邪神】小型传送阵,分别位于妖皇城云家、苍风皇城、凤凰神宗和冰云仙宫。

  之后才卸磨杀驴,灭了日月神宫和天威剑域。

  从传送阵走出,视线中一片空旷,云澈心中急切的【逆天邪神】念了一声,匆匆向前,过了院门,一眼看到正等在那里的【逆天邪神】云轻鸿与慕雨柔。

  云澈目光颤荡,双膝跪地,轻念道:“爹……娘,孩儿不孝,又让你们担心了那么久。”

  “嗯,”云轻鸿微笑点头:“能安全回来,已是【逆天邪神】最大的【逆天邪神】孝顺。”

  “澈儿!”慕雨柔向前,伸手将他扶起,一语出口,便已哽咽:“回来就好。这些年,娘每

  天都……”

  “好了好了,”云轻鸿笑呵呵的【逆天邪神】道:“澈儿都已经安好的【逆天邪神】回来了,就不要再想那些多余的【逆天邪神】担心了。”

  慕雨柔抹去泪珠,含泪而笑:“听彩衣说,你的【逆天邪神】玄力已失。这样也好,以前,都是【逆天邪神】你护着云家,护着爹娘,以后,娘也终于可以护着自己的【逆天邪神】孩儿了。”

  “嗯!”云澈重重点头,双目盈雾:“今后,孩儿会常在爹娘羽翼之下,再不让你们担心。”

  从云澈的【逆天邪神】神情言语之中,云轻鸿并未找到他所担心的【逆天邪神】灰暗,心中既是【逆天邪神】大松,又是【逆天邪神】赞叹,甚至有些无法想象云澈是【逆天邪神】怎样克服了如此残酷的【逆天邪神】命运剧变。他的【逆天邪神】目光转向了云澈身后的【逆天邪神】凤凰少女,问道:“澈儿,这位姑娘是【逆天邪神】?”

  凤仙儿向前,盈盈而拜:“晚辈凤仙儿,是【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恩人哥哥的【逆天邪神】随身侍女……见过伯父伯母。”

  “侍……女?”云轻鸿眉头微动,面露讶色。

  凤仙儿颜若娇花,气若幽兰,身上的【逆天邪神】凤凰气息让她有着一种难以描绘的【逆天邪神】贵气,纵然是【逆天邪神】那些王府之女都远远不及,修为亦是【逆天邪神】惊人,这样的【逆天邪神】女子,又怎会是【逆天邪神】随身侍女?

  “这个……有些一言难尽。”云澈咧了咧嘴,自己都还没接受这事。

  慕雨柔却是【逆天邪神】露出意味深长的【逆天邪神】微笑:“不必说了,娘都明白。既是【逆天邪神】随身侍女……仙儿,以后澈儿便劳你多加照料,这里也便当成自己的【逆天邪神】家就好。”

  “……是【逆天邪神】。”凤仙儿再拜。

  “呃?”云澈抬头:“娘,你是【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误会了什么?”

  “一切皆如你之意,又哪来的【逆天邪神】什么误会?”慕雨柔笑着道,目光转到云澈的【逆天邪神】后方:“澈儿,与你同来的【逆天邪神】人是【逆天邪神】?”

  云澈回头,这才发觉,楚月婵和云无心竟是【逆天邪神】没有跟上来……只在院门之后,稍稍露出一点衣角。

  云澈一拍额头,迅速起身跑回,牵起她们母女的【逆天邪神】手,将她们带到云轻鸿和慕雨柔的【逆天邪神】视线之中。

  楚月婵一生清冷冰心,从不在意世俗之礼……至少她自己如此以为。但即将面对云澈的【逆天邪神】父母,她却感觉到自己竟在心怯,而且是【逆天邪神】无比强烈的【逆天邪神】心怯。

  相比之下,云无心只是【逆天邪神】三分羞怯,七分好奇。

  “爹,娘。”站在父母面前,云澈郑重道:“这是【逆天邪神】月婵,这是【逆天邪神】我和月婵的【逆天邪神】女儿……我把她们母女弄丢了十二年,终于找回来了。”

  云轻鸿与慕雨柔的【逆天邪神】身体同时剧震。

  “月……婵……”慕雨柔又怎会不知道这个名字,当年她从冰云仙宫众女中偶知此事时,便成了她一直以来无法释下的【逆天邪神】心结。看着楚月婵,看着他们共同牵在手中,与他们血脉相连的【逆天邪神】女孩,慕雨柔双目瞬间模糊,她缓缓抬手,眼前却一阵天旋地转,生生向后倒去。

  云轻鸿迅速伸手将她扶住……而楚月婵已缓缓拜下:“苍风女子楚月婵,见过伯父伯母。”

  “……”云轻鸿手扶慕雨柔,这个面对灭族之危都面不改色的【逆天邪神】云家之主,在这一刻却是【逆天邪神】面色剧荡,许久说不出话来。

  “月婵……”慕雨柔泣然出声,她推开云轻鸿,向前将楚月婵扶起:“终于……澈儿终于找到了你了……可是【逆天邪神】……你让我云家……该如何补偿你……”

  ————

  ————

  云端之上,沐玄音的【逆天邪神】眸光终于从云澈身上收回,她转过身去,无声离开。

  就如一朵微风便可拂散的【逆天邪神】轻云,没有留下任何的【逆天邪神】痕迹。

  :。: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