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371章 禁地轻音

第1371章 禁地轻音

  西神域,龙神界,轮回禁地。

  “母亲,灵芙花开了没有?”

  这是【逆天邪神】一个很稚嫩的【逆天邪神】声音,虽然稚嫩,却空灵的【逆天邪神】不可思议,听在耳中,如有一缕最纯净的【逆天邪神】清泉流入心间,足以悄然洗涤任何的【逆天邪神】肮脏与罪恶。

  “已经开了。”

  神曦身体轻转,立于一片紫花之中。花海绚烂,却不及她仙姿圣颜之万一。

  “太好了!我要看我要看!”

  稚嫩的【逆天邪神】声音兴奋的【逆天邪神】喊道。

  “好。”神曦雪手微拂,带起一抹白芒,轻轻的【逆天邪神】拂在自己的【逆天邪神】小腹之上。

  “哇!好漂亮。”稚嫩的【逆天邪神】声音开心的【逆天邪神】喊着:“可是【逆天邪神】,我想用眼睛去看。”

  神曦微笑摇头:“还不可以。”

  “那我到底什么时候可以出生呢?”

  “九年。”她柔柔回答:“九年很短,一转眼就会到。”

  “可是【逆天邪神】,我觉得好长,好想快点出生。我想亲眼看到灵芙花,更想亲眼看到母亲的【逆天邪神】样子。”

  神曦手抚心口,温柔中带着歉疚:“母亲答应你,九年后,会带你去这个世界的【逆天邪神】每一个角落,去看任何你想看到的【逆天邪神】东西,好吗?”

  “嗯,嘻嘻……”稚嫩的【逆天邪神】声音开心了起来:“母亲,你放心,我会乖乖的【逆天邪神】。”

  “对了母亲,”稚嫩的【逆天邪神】声音语调微转:“你教给我的【逆天邪神】‘认知’中,提到每个生灵不仅会有母亲,还会有父亲,而且父亲和母亲会永远在一起。可是【逆天邪神】,为什么母亲却只有孤单的【逆天邪神】一个人,难道,我没有父亲吗?”

  神曦摇头:“当然不是【逆天邪神】。你的【逆天邪神】生命,就是【逆天邪神】你父亲给的【逆天邪神】。”

  “那父亲为什么没有在母亲身边?难道是【逆天邪神】……那个叫‘抛弃’的【逆天邪神】东西吗?”

  “……你父亲没有抛弃母亲,更不会抛弃你。”神曦用最轻柔的【逆天邪神】话语道:“他只是【逆天邪神】因为一件重要的【逆天邪神】事,去了一个有些遥远的【逆天邪神】地方。待你出生之后,母亲就会带你去找他。”

  “那……父亲他长得什么样子?会不会和母亲一样温柔,一样好看?”

  神曦微笑:“这需要你自己去用眼睛,用心灵去看。”

  “唔……”稚嫩的【逆天邪神】声音小了下来:“虽然应该乖乖听母亲的【逆天邪神】话,但……还是【逆天邪神】好想快点出生。”

  “……有客人来了,母亲过会儿在和你说话。”

  神曦起身,雪手一拂,一层梦幻白芒已覆在她的【逆天邪神】身上,隐下了她的【逆天邪神】身姿容颜和所有气息。

  不多时,龙皇从天而降,看到神曦,他的【逆天邪神】龙目中露出在其他任何时候都不会有的【逆天邪神】柔和,但脸上,依旧挂着几分凝重。

  “看来,邪婴之事并不顺利。”神曦直接说道。

  “已经找到她的【逆天邪神】踪迹了。”龙皇开口,却是【逆天邪神】一声短叹:“她逃入了太初神境。”

  “太初神境的【逆天邪神】世界辽阔无比,比神界还要大得多,且有着无数上古凶兽,气息沉重混杂。”神曦平静的【逆天邪神】道:“最危险之地,对她而言却也是【逆天邪神】最适之地。”

  “的【逆天邪神】确如此。”龙皇拧眉道:“这段时间,我们最担心的【逆天邪神】便是【逆天邪神】她会逃入太初神境,因而在周边和起始之地都设下埋伏,没想到……唉。”

  “天杀星神的【逆天邪神】隐匿之力,足以称得上是【逆天邪神】天下无双,这并不奇怪。”神曦道,同时月眉稍稍一动。

  连邪婴万劫轮的【逆天邪神】黑暗气息都能完美隐下……果然是【逆天邪神】以她为主吗?

  通过龙皇这几次带来的【逆天邪神】话语,神曦认知中邪婴万劫轮以茉莉为主,而非将她劫持而载体的【逆天邪神】可能性已越来越大。

  “时间越久,恢复越多,威胁也就越大。不过……她逃入太初神境,也并不完全是【逆天邪神】坏事。虽然要围剿她变得极难,但太初神境步步危机,多少神主葬灭其中,她不可能得到安宁,说不定不用我们出手,她就会葬身在那些太古凶兽爪下。”

  神曦:“……”

  “还有一事有些蹊跷。”龙皇继续道:“星绝空自消失之后,便再无音讯,据当时在他之侧的【逆天邪神】星神所言,他消失之时身负重伤,玄力重损,只余不到半成,如此状态,要找到他本该轻而易举,但众星神寻觅两月,却分毫不见踪迹。”

  “倒是【逆天邪神】,同样消失的【逆天邪神】天狼星神据说也出现在了太初神境,而且似乎已深入其中。”

  “月神界呢?”神曦问道。

  “如今的【逆天邪神】月神界,可谓一片大乱。”龙皇道:“我并未去往,但听闻月无涯死前传位那个叫夏倾月的【逆天邪神】义女,遭月神界全界反对。”

  “夏倾月属外姓外族,且只是【逆天邪神】个年龄连半甲子都不到的【逆天邪神】女娃娃,”龙皇摇头:“月无涯此举,实摹灸嫣煨吧瘛垦理解。”

  “倾注了万年心血,月神界的【逆天邪神】未来在月无涯的【逆天邪神】眼中定胜过一切,他的【逆天邪神】选择不会错的【逆天邪神】,”神曦缓声道,美眸之中闪过一抹异光……全界的【逆天邪神】反对与动乱,又何尝不是【逆天邪神】立威的【逆天邪神】最好时机,就看她该如何做了。

  如果她真的【逆天邪神】决心成为月神帝,那么,就要释下一切的【逆天邪神】犹豫、仁慈与怜悯。

  龙皇龙目转过,微微点头:“既然你如此说,那一定没错。”

  “如今的【逆天邪神】东神域,正值多事之秋,希望一切可以早些平息。”神曦轻语,然后转过身去:“话既说完,你去吧。”

  龙皇伸手,张了张口……他想让神曦撤下光明玄光,因为他虽经常来此,但已很久没看到她的【逆天邪神】身姿真颜。

  但面对她圣洁到足以暗淡一切的【逆天邪神】背影,这个混沌至尊却终于没敢开口,微一点头,很快飞身离开。

  虽然他经常到来,但每次停留的【逆天邪神】时间都非常之短,因为他知道神曦喜欢清静,因而不敢太过打扰。能偶尔过来看她一眼……虽然只是【逆天邪神】个白芒朦胧的【逆天邪神】影子,他心中已是【逆天邪神】满足。

  龙皇离开,神曦的【逆天邪神】心间,再次响起那个稚嫩的【逆天邪神】声音:“母亲母亲,他是【逆天邪神】谁呢?”

  神曦轻柔的【逆天邪神】说道:“他是【逆天邪神】母亲的【逆天邪神】后辈,是【逆天邪神】我们要守护和照料的【逆天邪神】族人。”

  “族人?”

  “你长大之后,就会明白。”

  她看着远方,身边的【逆天邪神】世界,是【逆天邪神】一片美如梦幻的【逆天邪神】花海,但她瞳眸之中的【逆天邪神】倒影,却是【逆天邪神】一片朦胧的【逆天邪神】苍白。

  没有人知道,亦没有人理解她在想什么。

  ————

  ————

  蓝极星,天玄大陆,苍风皇城。

  为了照顾云澈那脆弱的【逆天邪神】身体,虽有两个王座在侧,但他们行进的【逆天邪神】速度依旧很慢,在加之云无心每到一处都会有无数的【逆天邪神】问题,十日之后,他们才总算来到了苍风皇城。

  当年,他是【逆天邪神】被苍月带来皇城,过往的【逆天邪神】画面在脑中一幕幕的【逆天邪神】浮现,让他心中澎湃万千。

  而他的【逆天邪神】耳边,则传来云无心很长很长的【逆天邪神】惊呼声。

  作为皇城,苍风皇城可谓极小,都不及神凰城一成大,但在云无心的【逆天邪神】世界里,这个建筑雄伟华丽,且一眼望不到边际的【逆天邪神】城池却是【逆天邪神】震撼心灵的【逆天邪神】巨大。

  云澈没有选择从正门进入,他是【逆天邪神】苍风国最大的【逆天邪神】骄傲兼救世主,不啻于神明的【逆天邪神】存在。离开许久后公然出现,引发的【逆天邪神】轰动必定巨大。

  他们从空中掠过,直入中心宫城。皇宫虽侍卫众多,防卫严密,但有凤仙儿和云无心,要避过他们简直不要太简单。

  来到宫城中心的【逆天邪神】上空,苍风皇殿,还有苍月与他的【逆天邪神】寝殿都呈现在视线之中,心中的【逆天邪神】悸动更加无法休止。

  “倾月是【逆天邪神】最先与你成婚之人,而苍月女皇,才是【逆天邪神】你的【逆天邪神】正妻,对么?”楚月婵看着他,幽幽出声。

  云澈下意识的【逆天邪神】点头,然后又闪电般的【逆天邪神】转头:“呃……这个……”

  “去见她吧。”楚月婵话语轻柔:“早在天剑山庄,我便看得出她对你情根深种,不要辜负了她。”

  “既是【逆天邪神】我的【逆天邪神】正妻,你当然要和我一起去见她。”云澈牵过她的【逆天邪神】手,而且握的【逆天邪神】很紧。

  “爹爹,正妻是【逆天邪神】什么?”云无心好奇的【逆天邪神】问道。

  “这个啊……”云澈抓了抓头皮,颇为艰难的【逆天邪神】道:“这个问题太过深奥复杂,要说明白需要好久,改天我再专门说给你好不好?”

  “……好。”云无心乖巧点头,然后一指下方:“有一个老爷爷过来了。”

  “什么人!竟敢擅闯苍风皇宫!”

  来者一身青衣,白须飘飘,颇具仙风道骨。云澈侧目看去:果然是【逆天邪神】苍风玄府府主东方休!

  东方府主一声大吼可谓气势磅礴惊天动地,但目光扫到云澈那一刻,他全身一抖,险些没当场栽回去。

  “云……云……云云云云……”东方府主定在空中,老目圆瞪,半天没憋出下一个字来,然后又一眼看到了楚月婵,更是【逆天邪神】惊得差点下巴落地:“冰……冰冰……冰婵仙子!?”

  “咳,”云澈一本正经的【逆天邪神】道:“东方府主,久违了,晚辈姓云名澈。”

  “~!@#¥%……”东方休总算回过魂来,但胡须依旧激动的【逆天邪神】乱颤:“你……你回来了,还有冰婵仙子也……好……太好了,太好了!”

  “月儿她?”云澈问。

  东方休马上回答:“陛下就在寝宫,老朽这就去通报。”

  他忽然看到云澈竟是【逆天邪神】被一个女子搀扶在空中,脚下呈明显失力的【逆天邪神】状态,皱眉问道:“你受伤了?”

  云澈摇头,坦然道:“身体无恙,只是【逆天邪神】玄力尽废。”

  “什……什么!?”云澈之言。落在东方府主耳中不啻晴天霹雳,他震骇之余,忽然想到了什么,目光快速下移。

  在他之前的【逆天邪神】吼声之下,大量的【逆天邪神】皇宫侍卫和玄府弟子都已聚集而至,他和云澈刚才的【逆天邪神】言语,自然也全被他们听在耳中。

  东方休心中骤沉,大吼一声:“把你们刚才听到的【逆天邪神】话全都给我忘记!若有半字传出……”

  “不必。”云澈摆手,笑着道:“废了便是【逆天邪神】废了,又有何不可被人知?”

  东方休微愕,随之大笑了起来:“好,说得好。倒是【逆天邪神】我老糊涂了,你云澈就算真废了,你拯救苍风,拯救天玄大陆的【逆天邪神】功绩却绝不会被磨灭半分。谁敢因此有半言轻你讽你,单单是【逆天邪神】无数玄者的【逆天邪神】愤怒便足以让其再无立身之地。”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