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370章 了结
  “……”云澈没有去扶凌杰,甚至对他的【逆天邪神】这个举动一点都不惊讶。

  因为他很清楚,楚月婵一事,对凌杰而言,一直是【逆天邪神】他心头的【逆天邪神】重压……虽然,这并非他之错,但,这就是【逆天邪神】他的【逆天邪神】性情,也是【逆天邪神】云澈最欣赏他的【逆天邪神】地方。

  “娘?”不擅与外人接触的【逆天邪神】云无心下意识的【逆天邪神】躲在楚月婵身后,一脸迷茫的【逆天邪神】看着她。

  楚月婵的【逆天邪神】反应极为平淡:“你不必如此,一切都与你无关,更非你之错。”

  “不,”凌杰摇头,声音嘶哑沉重:“既为人子,当为母恕罪。当年母亲因妒生恨,对您做下难以原谅之事……好在天可怜见,你平安无事,否则……否则……”

  他说到此处,已是【逆天邪神】哽咽难言。

  他已不是【逆天邪神】当初的【逆天邪神】那个还有些许幼稚天真的【逆天邪神】凌杰,而是【逆天邪神】威名赫赫的【逆天邪神】苍风剑圣。但此刻却是【逆天邪神】泪雨滂沱,无法休止。

  当年,云澈在击败轩辕问天后,屠了日月神宫和天威剑域两大圣地,不可谓不残忍。但,他却放过了轩辕玉凤……这个他恨极的【逆天邪神】人。

  凌杰明白这是【逆天邪神】为什么……因为那是【逆天邪神】他的【逆天邪神】母亲。

  这对凌杰而言,是【逆天邪神】一分天大的【逆天邪神】恩和情义,亦是【逆天邪神】一份他难以释怀的【逆天邪神】重负。所以,他离开了天剑山庄,一人一剑踏遍天下,奢望能为他找回生死未知的【逆天邪神】楚月婵。

  楚月婵虽非他找回,但亲眼看到她安然,且和云澈一起,他终于可以放下重负和少许的【逆天邪神】愧罪。

  “小杰,”云澈皱眉:“你刚才说……亡母?”

  凌杰闭目,缓声道:“当年……天威剑域覆灭后,母亲她就性情大变,每夜噩梦缠身……两年前的【逆天邪神】一个夜里,她回到天威剑域的【逆天邪神】故地,在和我爹相遇的【逆天邪神】地方……自绝……”

  这段话,凌杰说的【逆天邪神】格外艰难。

  “……”云澈胸口起伏,叹了口气。

  “母亲虽去,罪孽犹在,身为人子,当为她赎清。”

  他的【逆天邪神】话落在云澈耳边,让他陡觉不妙,急声道:“小杰,你……”

  但,现在的【逆天邪神】他又怎可能阻挡凌杰……脚下的【逆天邪神】天鸯剑飞起,一道虹光骤闪而过。

  剑芒之下,凌杰左手中指与无名指齐齐而断,远远飞去。

  “啊!”凤仙儿与云无心俱是【逆天邪神】一声惊叫。

  楚月婵雪颜侧过,轻叹道:“罪不在你,你又何须如此。”

  “小杰,你这是【逆天邪神】……”看着随剑风远去的【逆天邪神】断指,云澈摇了摇头。

  对于一生修为皆在剑道的【逆天邪神】玄者而言,被断两指是【逆天邪神】何概念……不言而喻。

  两指齐断,凌杰脸上露出的【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痛苦,而是【逆天邪神】如释重负的【逆天邪神】坦然。他自断的【逆天邪神】不仅是【逆天邪神】手指,还有这些年一直自我束缚的【逆天邪神】心灵枷锁。

  凌杰无疑是【逆天邪神】个对情义看的【逆天邪神】极重的【逆天邪神】人。

  回想当年他和云澈的【逆天邪神】初遇,那时,他是【逆天邪神】天剑山庄二公子,而云澈,只是【逆天邪神】个名不见经传的【逆天邪神】玄府弟子,但在苍风皇宫的【逆天邪神】三剑赌约,他败给云澈,且是【逆天邪神】在后者的【逆天邪神】算计下落败,他依旧愿赌服输,甘以天剑山庄二公子之身在云澈面前以小弟自居。

  一直到今天,哪怕经历过再多波澜,都从未变过。

  轩辕玉凤虽是【逆天邪神】个恶毒的【逆天邪神】女人,但在凌杰的【逆天邪神】世界里,那是【逆天邪神】他的【逆天邪神】生母,是【逆天邪神】生他养他,对他无限呵护慈爱的【逆天邪神】母亲,他同样要以命相护,要不惜一切的【逆天邪神】为她赎罪。

  “月婵,”云澈道:“关于轩辕玉凤,你…

  …”

  “我已经不恨她了。”不等云澈说完,楚月婵幽幽说道:“连她的【逆天邪神】长相,我都早已淡忘。”

  她轻轻一句话,让本是【逆天邪神】忍住眼泪的【逆天邪神】凌杰全身一颤,目光再次泪光泛动。

  “好,那我也原谅她了。”云澈微笑,看着凌杰真诚的【逆天邪神】道:“虽然,她差点让我失去小仙女,但……她们终是【逆天邪神】安然无恙。另外,若不是【逆天邪神】因为你的【逆天邪神】母亲,我这辈子,也会少一个好兄弟,就此……扯平了吧。”

  两人的【逆天邪神】话语,尤其是【逆天邪神】楚月婵亲口之言,对凌杰的【逆天邪神】心灵而言无疑是【逆天邪神】最温暖的【逆天邪神】救赎,他激动满心,一时间难以言语,便要再次叩下……

  “好啦好啦,还不赶紧起来!”云澈上前,用力拽住他:“我的【逆天邪神】小仙女现在是【逆天邪神】你嫂子,不是【逆天邪神】你前辈!老磕头干嘛!”

  凌杰:“呃……”

  “娘,扫子是【逆天邪神】什么?”云无心小声问。

  楚月婵:“……”

  “还有!”云澈一脸愤愤:“你断手指是【逆天邪神】痛快了,但你下次能不能事先打个招呼!你吓到我女儿知道了吗!还不起来!”

  “……哎?”凌杰瞬间懵逼:“你……女儿?”

  “咳,无心。”云澈面孔板起,露出颇有威严的【逆天邪神】父亲姿态:“这是【逆天邪神】你凌杰叔叔。他刚才切手指的【逆天邪神】行为是【逆天邪神】极其错误的【逆天邪神】,你千万不可以学!”

  “……”云无心张了张唇瓣,半个身体还是【逆天邪神】躲在楚月婵身后,小声轻唤:“凌杰……叔叔?”

  看着云无心,凌杰嘴巴大张:“她……她她她她……她是【逆天邪神】你的【逆天邪神】女儿?”

  “对啊。”云澈点头。

  一通结巴,他慌忙站了起来,同时快速以玄气封住断指血流……当年楚月婵有孕的【逆天邪神】事可谓苍风皆知,但事已过去十几年……凌杰早就看到了云无心,却是【逆天邪神】根本没想到这个已经十岁出头的【逆天邪神】女孩会是【逆天邪神】云澈女儿。

  他手忙脚乱的【逆天邪神】在身上和空间戒指里一通乱摸,却是【逆天邪神】没找到什么像样的【逆天邪神】东西,最后心一横,把一直挂在胸前的【逆天邪神】一块宝玉摘了下来,欠腰向云无心道:“没想到老大竟有了女儿,还这么大了。你是【逆天邪神】叫……无心对吗?真是【逆天邪神】个好听的【逆天邪神】名字,叔叔也没带什么像样的【逆天邪神】东西,这个……就送给无心当见面礼。”

  看了一眼凌杰手中的【逆天邪神】宝玉,云澈的【逆天邪神】嘴角微抽了一下。

  那分明是【逆天邪神】天剑山庄的【逆天邪神】少庄主令牌!

  有这个令牌,云无心到了天剑山庄,可以肆无忌惮的【逆天邪神】横着走……虽然没这个令牌她也能横着走。

  云无心身体又稍稍后缩,小声询问:“娘,我可以收下吗?”

  楚月婵微笑点头:“既然是【逆天邪神】凌杰叔叔送你的【逆天邪神】见面礼,那便收下吧。”

  云无心这才伸手接下,手中的【逆天邪神】宝玉,在她眼瞳中释放着她从未见过的【逆天邪神】异光,她顿时眉儿弯起,开心的【逆天邪神】笑道:“好漂亮,谢谢……凌杰叔叔?”

  似乎对这个称谓不是【逆天邪神】太确定,她话尾带上了一点疑音。

  “不用谢不用谢,应该的【逆天邪神】。”凌杰连忙摆手,然后向云澈道:“不愧是【逆天邪神】老大的【逆天邪神】女儿,真是【逆天邪神】招人喜欢。”

  若他知道这个才十一岁的【逆天邪神】女娃娃玄道修为比他还高的【逆天邪神】话,估计会惊得重新跪下去。

  云澈抓起凌杰的【逆天邪神】手,看着他的【逆天邪神】断指,轻叹道:“小杰,今天之后,什么赎罪之类的【逆天邪神】话,一个字都不许再提了。”

  “好!”凌杰欣然点头,目中泛动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比这些年任何

  时刻都要明朗的【逆天邪神】光彩。

  “老大,你的【逆天邪神】玄力真的【逆天邪神】……”他问道,依然不敢相信。

  “嗯。”云澈微笑点头:“不过没关系,至少我还活的【逆天邪神】好好的【逆天邪神】。而且,玄力没了也没关系,你也不想想我身边的【逆天邪神】女……”

  忽然感受到楚月婵的【逆天邪神】目光,云澈的【逆天邪神】声音生生刹住,迅速转口:“我身边都是【逆天邪神】这世上最厉害的【逆天邪神】人,谁能害的【逆天邪神】了我!”

  玄道尽废,这对玄者而言无疑是【逆天邪神】最残酷的【逆天邪神】事,越是【逆天邪神】强大,越是【逆天邪神】残酷。但看着云澈的【逆天邪神】样子,凌杰心中感叹,由衷的【逆天邪神】佩服道:“不愧是【逆天邪神】你,我爷爷也好,轩辕问天也好……这世上,果然什么都无法击倒你。”

  云澈笑着摇头,道:“你这些年,一直都是【逆天邪神】在外游历吗?”

  “嗯,”凌杰神情坚定:“没有了天威剑域这个靠山,天剑山庄反而可以获得真正的【逆天邪神】自由。那些年,天剑山庄连犯大错,声望已落入低谷,我会以我之剑,重铸天剑山庄的【逆天邪神】信念和曾经的【逆天邪神】荣光。”

  云澈拍了怕他的【逆天邪神】肩膀:“如果是【逆天邪神】你,一定可以做到。”

  “以后,我应该会长居幻妖界妖皇城,若你哪日路过,可不要忘记来找我,让我能亲眼目睹你的【逆天邪神】成长。”

  “一言为定!”凌杰重重点头。

  两人辞别,凌杰远去。

  断去了两指,却也释下了心中重负的【逆天邪神】苍风剑圣,他未来的【逆天邪神】成长,无疑会更加让人瞩目。

  楚月婵道:“凌云为剑中君子,风度翩翩,凌而不傲;凌杰天赋更胜其兄,且如此重情义,天剑山庄失去了靠山,却出了两个了不起的【逆天邪神】后人。”

  云澈深以为然的【逆天邪神】点头:“他们的【逆天邪神】父亲凌月枫虽私心偏重,视天剑山庄的【逆天邪神】利益胜过苍风国危,但抛开此事,他一生所为,却也配的【逆天邪神】上‘正道’和‘君子’。”

  “而他们的【逆天邪神】母亲轩辕玉凤……身为天威剑域的【逆天邪神】长老之女,却因钟情凌月枫而不惜离父离宗,随凌月枫回了小小的【逆天邪神】天剑山庄,哪怕心知凌月枫很可能是【逆天邪神】想通过她攀上天威剑域的【逆天邪神】高枝,也几十年不离不弃,无怨无悔。”

  “他们会培养出如此优秀的【逆天邪神】后人,也并不奇怪。只是【逆天邪神】……”云澈摇了摇头:“凌月枫有多痴恋于你,轩辕玉凤就会有多妒恨你。一个再好的【逆天邪神】女人,一旦堕入妒恨的【逆天邪神】深渊,都会变成可怕的【逆天邪神】魔鬼。”

  “……”楚月婵转眸:“你的【逆天邪神】意思是【逆天邪神】说,是【逆天邪神】我把轩辕玉凤逼成了恶人?”

  “呃……”云澈以平生最快的【逆天邪神】速度摆手:“不不不不不不不,当然不是【逆天邪神】这个意思。我是【逆天邪神】说……呃……啊……你的【逆天邪神】魅力实在太大,任何男人……也不对……啊!对了,无心!”

  云澈一把牵过女儿的【逆天邪神】手,指着前方道:“前面有一块当年你爹我亲手摸过的【逆天邪神】石头,我带你去看看。”

  云无心:“啊?”

  看着云澈拉着女儿逃也似的【逆天邪神】跑远,楚月婵唇角轻动,眸光微现梦一般的【逆天邪神】朦胧。

  冰云仙宫的【逆天邪神】清冷无欲,她本以为那会是【逆天邪神】自己的【逆天邪神】一生。

  与云澈那日夜不分的【逆天邪神】半年,她归去之后,却发现自己再不复“冰心”,她有了欲,她极力的【逆天邪神】想要压下,但得知云澈死讯的【逆天邪神】那一刻,她才真正发觉,自己心中的【逆天邪神】欲,早已强烈到甘愿为他叛离师门……

  如今,身边有他,有女儿,这才是【逆天邪神】真正的【逆天邪神】生命,完整的【逆天邪神】生命……无论将来身在何处。

  身后,凤仙儿默默的【逆天邪神】看着他们一家三人,不愿发出一丝声音去打扰。

  :。: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