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369章 赤色星辰

第1369章 赤色星辰

  “凤神大人的【逆天邪神】命令,仙儿无不遵从。‘相求’二字……仙儿万万承受不起。”凤仙儿深深拜下,惶恐万分。

  “不,你承受的【逆天邪神】起。”凤凰魂灵道,它的【逆天邪神】瞳光一年比一年微弱,声音也一年比一年沉重:“本尊希望,你能离开此地,然后尽可能的【逆天邪神】留在云澈身边。”

  “啊?”凤仙儿一脸惊讶,随之想到它说出的【逆天邪神】“相求”二字,心中更是【逆天邪神】慌乱:“他是【逆天邪神】仙儿的【逆天邪神】大恩人,仙儿无论如何,都不能做任何伤害他的【逆天邪神】事。”

  “本尊要你留在他的【逆天邪神】身边,绝非是【逆天邪神】要你做有害于他的【逆天邪神】事,更绝非有什么图谋于他。”

  “那……凤神大人是【逆天邪神】要仙儿保护他吗?”她稍稍放下心来。

  凤凰魂灵道:“这片大陆上最强的【逆天邪神】几人都是【逆天邪神】他亲近之人,他并不需要你的【逆天邪神】保护。但有一件事,只有你可以做。”

  “只有……我?”凤仙儿一声低念,不知所措。

  “接下来,你要记牢本尊说的【逆天邪神】每一句话,一个字都不许淡忘。因为这事关云澈的【逆天邪神】生死和命运,甚至……事关这片大陆的【逆天邪神】生死存亡!”

  凤仙儿看着前方,脑中一片迷乱……

  …………

  …………

  穿过凤凰结界,便是【逆天邪神】“外面的【逆天邪神】世界”,一个云无心从未踏足过的【逆天邪神】世界。

  凤仙儿带着云澈,云无心则带着楚月婵。高高的【逆天邪神】上空,开阔到没有边界的【逆天邪神】视野,还有味道完全不一样的【逆天邪神】空气……云无心一双星眸不断看着四周,大口呼吸着不一样的【逆天邪神】空气,兴奋的【逆天邪神】如一个出笼的【逆天邪神】小鸟。

  “终于离开这里了。”楚月婵看着远方,目光复杂。

  在冰云仙宫的【逆天邪神】那些年清冷无欲,在凤凰遗族的【逆天邪神】这些年与世隔绝,对他人而言,那或许是【逆天邪神】牢笼,但对她而言,却是【逆天邪神】早已习惯。想到将来,她的【逆天邪神】心中反而尽是【逆天邪神】仿徨。

  她会愿意随云澈离开,最大的【逆天邪神】原因,还是【逆天邪神】云无心。

  “小仙女,”他知道楚月婵所思,轻声道:“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的【逆天邪神】。”

  远处,一缕危险的【逆天邪神】气息忽然临近。

  那是【逆天邪神】一只巨大的【逆天邪神】鹰,全身青绿,飞行时卷动着一阵风暴,而风暴所向,赫然是【逆天邪神】他们的【逆天邪神】所在。

  凤仙儿雪颜一紧,马上挡在云澈身前,反观云澈倒是【逆天邪神】毫不担心。

  “咦?”云无心目光转过,小手伸出,向着巨鹰的【逆天邪神】方向轻轻一点。

  顿时,所有的【逆天邪神】风暴消弭,那只正俯冲而下的【逆天邪神】巨鹰被一股它再强大十倍都抗拒不了的【逆天邪神】力量牢牢封锁在空中。

  云无心很认真的【逆天邪神】打量着它,然后好奇的【逆天邪神】问道:“这是【逆天邪神】什么?看起来好漂亮,但又很凶。”

  云澈微笑道:“这是【逆天邪神】风暴烈鹰,当年,我便是【逆天邪神】被它追赶,才掉落到这里。”

  “唉?”云无心唇瓣张开,然后有些生气的【逆天邪神】道:“它居然追赶过爹爹,一定是【逆天邪神】坏东西!”

  她手指轻轻一戳,顿时,那可怜的【逆天邪神】风暴烈鹰像个陀螺一样倒旋着飞落下去……一直飞出云澈的【逆天邪神】视野极限。

  “哈哈哈哈。”云澈开怀一笑,随之又皱了皱眉。

  先是【逆天邪神】青鳞兽,又是【逆天邪神】风暴烈鹰,它们的【逆天邪神】性情和他认知中的【逆天邪神】完全不同,凶暴的【逆天邪神】像是【逆天邪神】被扭曲了一样。

  等等……扭曲!?

  能无形间扭曲生灵性情的【逆天邪神】,云澈第一时间想到,或者说唯一能想到的【逆天邪神】,便是【逆天邪神】黑暗玄气!

  但,这里是【逆天邪神】天玄大陆,自焚绝尘和轩辕问天消亡后,除他之外,便再无人拥有黑暗玄力。至尊海殿附近的【逆天邪神】弑月魔窟被常年封锁,就算不被封锁,泄露的【逆天邪神】魔气也不至于影响到这里。

  云澈默然思索间,眼角忽然闪过一抹红光。

  他下意识的【逆天邪神】转头看向东方……就在正东方的【逆天邪神】天空之上,赫然闪耀着一点赤色的【逆天邪神】光星。

  此时正值白昼,炽白的【逆天邪神】炎阳之光足以遮蔽一切的【逆天邪神】星月之芒,但这抹光星不但存在,它的【逆天邪神】星芒似乎足以穿透一切,云澈在直视的【逆天邪神】那一刻,就像是【逆天邪神】被一枚赤红钢针刺入眼睛,连心魂都泛起一阵难言的【逆天邪神】刺痛。

  那是【逆天邪神】……

  “咦?娘你快看,那颗红色的【逆天邪神】星星又出现了。”

  云澈惊疑间,耳边传来云无心的【逆天邪神】轻呼声,而随着她声音的【逆天邪神】落下,那点红芒便又完全消失在了空中,许久再未出现。

  红色的【逆天邪神】星星……又!?

  “刚才的【逆天邪神】红光是【逆天邪神】怎么回事?难道经常出现?”云澈转头问道。

  凤仙儿回答:“是【逆天邪神】‘赤色星辰’,大概是【逆天邪神】从半年前开始出现,经常是【逆天邪神】短暂一闪便又消失,但至今没有人知道那是【逆天邪神】什么,倒是【逆天邪神】有很多传闻说天玄大陆赤星高照,是【逆天邪神】一种福瑞之兆。”

  云澈:“……”

  “其实,不光是【逆天邪神】天玄大陆,我和哥哥在幻妖界游历时也曾看到它的【逆天邪神】出现。”凤仙儿说完,小声自语:“最近似乎出现的【逆天邪神】越来越频繁了。”

  “半年前……”云澈皱眉,忽然道:“是【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和玄兽动乱出现的【逆天邪神】时间差不多?”

  “啊?”凤仙儿一愣:“好像……的【逆天邪神】确是【逆天邪神】。这两者难道会有什么联系吗?”

  “……”云澈短暂沉默,然后微笑道:“我只是【逆天邪神】随便一说。我们走吧。”

  “对了,仙儿,凤神特意召唤你是【逆天邪神】为了什么事?”云澈随口问道。

  “这个……”凤仙儿螓首微垂,轻声道:“我不想瞒你,但是【逆天邪神】……但是【逆天邪神】凤神大人说这件事不可以和任何人说,所以……对不起……”

  云澈连忙摆手:“不用不用,凤神主动召见,肯定是【逆天邪神】大事,是【逆天邪神】我不该乱问。”

  凤仙儿张了张口,最终还是【逆天邪神】欲言又止。

  万兽山脉玄兽众多,而且大都变得残暴,发现他们的【逆天邪神】第一时间便疯了一般的【逆天邪神】冲上来攻击。

  在他们离开万兽山脉区域时,遭受了整整十二波玄兽的【逆天邪神】攻击。

  这里的【逆天邪神】玄兽以灵玄兽和地玄兽居多,天玄兽则极其罕见,有凤仙儿和云无心在侧,这些暴走的【逆天邪神】玄兽再多,对他们也造不成任何威胁。

  终于离开万兽山脉范围,云澈这才发现,正常而言基本不会踏出自己领地的【逆天邪神】玄兽,竟大量出现在了外围区域,那些临近外围的【逆天邪神】村庄已全部只余一片废墟,就连官道也冷清异常,大白天不见一个人影。

  “其他地方的【逆天邪神】玄兽动乱也是【逆天邪神】如此吗?”云澈问道。

  “嗯。”凤仙儿点头:“最严重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死亡荒原区域,周边百里都成灾域,无人敢近。虽然被一次次压下,但据说动乱的【逆天邪神】范围一直在扩大,持续这么下去的【逆天邪神】话,整个死亡荒原的【逆天邪神】所有玄兽都有可能动乱。”

  也就意味着,要解决那里的【逆天邪神】动乱,很可能最终要杀光死亡荒原的【逆天邪神】所有玄兽。

  整整八百里死亡荒原……苍风国最危险之地,生存着无数危险的【逆天邪神】玄兽,这些玄兽的【逆天邪神】层面绝非万兽山脉可比。里面的【逆天邪神】两只蛟龙,曾经可是【逆天邪神】差点将楚月婵葬送。

  可想而知,若无凤凰神宗相助,如此动乱,对苍风国将是【逆天邪神】弥天大难。

  到底是【逆天邪神】怎么回事!?

  云澈细致的【逆天邪神】向云无心讲述着他们将去的【逆天邪神】苍风皇城和苍风国的【逆天邪神】风土人情,前行少许,前方传来阵阵玄兽的【逆天邪神】嘶吼,以及道道迅疾到几乎重叠在一起的【逆天邪神】撕裂声。

  云澈听得出,那是【逆天邪神】剑芒撕裂空间的【逆天邪神】声音。

  凤仙儿停下,向云澈道:“是【逆天邪神】前天遇到的【逆天邪神】那位凌杰。”

  “凌杰?”楚月婵侧目:“天剑山庄的【逆天邪神】二公子?”

  当年苍风排位战,凌杰与云澈的【逆天邪神】一战,他以十六岁之龄展现的【逆天邪神】剑威,以及他超过兄长凌云的【逆天邪神】天资,彻底惊艳了在场所有人。

  “是【逆天邪神】他。”云澈道:“这些年,他离开了天剑山庄,一直游走在外,既为修行,也为能帮我找到你们,来给他母亲赎罪。”

  楚月婵:“……”

  “他对我有过数次恩情。我与焚天门交战,他怕我危险,千里迢迢去助我……他爷爷凌天逆要杀我,他以命挡在我面前……我去往神凰国参加七国排位战,他为给我助威而不惜犯险而去。这些虽都算不上什么大恩,但却无比的【逆天邪神】珍贵和纯粹。”

  云澈轻叹一声,心情复杂:“也是【逆天邪神】因此,我当年虽知道了轩辕玉凤所做的【逆天邪神】事,却终是【逆天邪神】没有下手杀了她。”

  “要避开他吗?”凤仙儿问,前日,云澈明显的【逆天邪神】不想与他相见。

  “不必。”云澈微笑:“难得再见,怎么也该打个招呼。”

  凌杰会在此,自然不是【逆天邪神】为了修炼。以他如今的【逆天邪神】修为,这根本不是【逆天邪神】他的【逆天邪神】历练之地,他在这里连续停留了几日,显然是【逆天邪神】为了尽可能拯救那些误入此地的【逆天邪神】人。

  就如前日,凤仙儿和云澈被青鳞兽围攻,他便如雷霆般冲出。

  咔!!

  剑芒刺目,将空间撕出道道黑痕,暴乱的【逆天邪神】玄兽在他的【逆天邪神】剑下成片的【逆天邪神】倒下。随着最后一声玄兽哀吼的【逆天邪神】消逝,他的【逆天邪神】视线中出现了云澈的【逆天邪神】身影。

  那一刻,他整个人一下子定在了那里,眼前一阵恍惚。

  “小杰,好久不见,你的【逆天邪神】样子倒是【逆天邪神】基本没变。”云澈被凤仙儿搀扶着从空中落下,微笑着道。

  凌杰依然愣着,双目发怔,足足数息,才不敢相信的【逆天邪神】道:“云……云……啊不……你是【逆天邪神】……你真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

  “也就五年没见吧?这么快就不认识我了?”他的【逆天邪神】反应,让云澈莞尔。

  “不,不是【逆天邪神】……”凌杰连忙摇头,直到此刻,他似是【逆天邪神】才终于相信了自己的【逆天邪神】眼睛,激动万分的【逆天邪神】向前:“老大,真……真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你?传说摹灸嫣煨吧瘛裤去了更高位面的【逆天邪神】世界,你……你……你是【逆天邪神】从那边回来的【逆天邪神】吗?可是【逆天邪神】……你的【逆天邪神】样子……”

  他自然感觉得到,云澈身上毫无玄道气息……这还可以理解为他与云澈差距太大,无法感知,但,他能更清楚的【逆天邪神】看到,云澈皮肤粗糙,眼瞳亦是【逆天邪神】格外浑浊……

  “嗯,”云澈点头:“我的【逆天邪神】确是【逆天邪神】去了另外一个世界,刚从那边回来没太久。我现在的【逆天邪神】样子……如你所见,我的【逆天邪神】玄力已尽废,以后基本就是【逆天邪神】个废人了。”

  凌杰猛的【逆天邪神】一惊,一声无法相信,更无法接受的【逆天邪神】呢喃:“怎……怎么会……”

  说话间,他的【逆天邪神】目光不经意的【逆天邪神】移转,落在了楚月婵的【逆天邪神】身上……那一刹那,他如遭雷击,手中从不离身的【逆天邪神】天鸯剑直接脱手,砸在脚边碎石上,发出“当”的【逆天邪神】一声脆响。

  “月婵……仙子!?”他再次定在那里,眼瞳的【逆天邪神】剧荡犹胜见到云澈那一刻。

  楚月婵,曾经的【逆天邪神】苍风玄界第一美女,他的【逆天邪神】父亲痴恋若狂,他的【逆天邪神】母亲嫉妒成癫的【逆天邪神】女子……亦是【逆天邪神】他这些年做梦都想找到的【逆天邪神】人。

  “嗯,”云澈微笑道:“我终于找回她了。”

  砰!!

  凌杰面向楚月婵重重跪地,目中泪痕决堤而落:“罪人之后凌杰,代亡母……向月婵仙子赔罪!”

  一语落下,他的【逆天邪神】头颅已重重顿地……没有丝毫的【逆天邪神】玄气相护,他的【逆天邪神】额头顿时血流绽开,遍染溅开的【逆天邪神】沙尘。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