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366章 希望
  “这些年,苦了你们了……”云澈失魂落魄的【逆天邪神】道,他能说出的【逆天邪神】,只有这些无比苍白的【逆天邪神】话语。

  “并不苦。”楚月婵摇头:“早在冰云仙宫,我就习惯了这样的【逆天邪神】平静。何况,还有无心在身边。”

  “那你……有没有想过哪一天离开这里?”云澈问道。

  楚月婵依旧摇头,她看着女儿,眸光微现复杂:“心儿一天天的【逆天邪神】长大,我不能永远把她留在身边,她总要去外面的【逆天邪神】世界,去寻找属于自己的【逆天邪神】人生。但是【逆天邪神】……她成长的【逆天邪神】太快,快的【逆天邪神】让我害怕。”

  云澈:“……”

  “六岁的【逆天邪神】时候,她的【逆天邪神】体内便自行衍生出了玄气,于是【逆天邪神】,我试着指引她修炼,结果,她的【逆天邪神】玄力成长快的【逆天邪神】可怕,一个月入玄,三个月真玄,六个月灵玄,七岁半便已地玄,八岁半已是【逆天邪神】天玄,未满十岁已成王座……如今,已是【逆天邪神】王玄境九级,超越了冰云仙宫历代先祖。”

  “而且,她每一次的【逆天邪神】境界跨越,都丝毫没有瓶颈的【逆天邪神】痕迹。”

  云澈虽已见识过云无心的【逆天邪神】出手,但心中依旧剧烈震动……而楚月婵的【逆天邪神】这番话如果落在天玄大陆玄者的【逆天邪神】耳中,定是【逆天邪神】每一个字都如闻天方夜谭。

  毫无疑问,云无心在玄道上的【逆天邪神】成长速度绝不正常。

  “如此,反而让我担心,不敢让她离开此地。”

  楚月婵的【逆天邪神】担心再正常不过。

  她不知道外面的【逆天邪神】世界已变成了什么样子,但有一点毫无疑问,一个才十一岁的【逆天邪神】王座,还是【逆天邪神】后期王座,一旦现世,引发的【逆天邪神】必定是【逆天邪神】玄道近乎惊天动地的【逆天邪神】震颤,孤身一人的【逆天邪神】她的【逆天邪神】此生也必将无法安宁。

  “娘,我才不要到外面的【逆天邪神】世界去,我要一直陪着娘亲。”偎依在母亲的【逆天邪神】身边,云无心笑吟吟的【逆天邪神】道:“爹爹,你以后也会陪着我们吗?”

  云澈微笑,却没有说话。

  因为他看得到云无心说话之时,眼眸深处那向往与渴望的【逆天邪神】光芒……她想离开这里,她想去看外面的【逆天邪神】世界,但她更不想让母亲孤单。

  “你呢?”楚月婵问:“当年,你是【逆天邪神】怎么活下来的【逆天邪神】?又为什么会……”

  曾经那个稚嫩,光芒却比炙日还要耀眼的【逆天邪神】少年,再见之时,却已是【逆天邪神】如此的【逆天邪神】落魄与灰暗。

  云澈微微仰头,他的【逆天邪神】记忆,回到了自己人生的【逆天邪神】起点,默默的【逆天邪神】想着,他的【逆天邪神】内心在这一刻忽然变得平静:“在龙神试炼之地那半年,我每天都和你说无数的【逆天邪神】话,讲无数的【逆天邪神】故事,但是【逆天邪神】,我从未告诉过你真正的【逆天邪神】我是【逆天邪神】一个怎样的【逆天邪神】人,又来自于哪里,并且说了很多很多的【逆天邪神】假话、虚话、笑话……”

  楚月婵:“……”

  “没有找到你的【逆天邪神】这十二年,我经历了很多事,很多在你听来,一定会觉得虚幻,但……我不会再像当年一样欺哄你,我要说的【逆天邪神】每一个字,都是【逆天邪神】真实……”

  他讲述的【逆天邪神】起点不是【逆天邪神】当年在天剑山庄的【逆天邪神】劫难,而是【逆天邪神】他命运的【逆天邪神】折点——从沧云大陆到天玄大陆的【逆天邪神】轮回。

  他讲述了自己的【逆天邪神】命运轮回,讲述了和茉莉的【逆天邪神】相遇,讲述了他在御剑台下知晓了自己真正的【逆天邪神】身世……到梦回幻妖界……到灭轩辕而救世……到冰云仙宫一系列的【逆天邪神】剧变……到对天玄

  大陆而言等同于神话的【逆天邪神】神界……

  一直到他一个多月前死在星神界,又梦幻重生……

  炎阳西移,星辰漫空。

  所有的【逆天邪神】经历,所有的【逆天邪神】悲喜,所有的【逆天邪神】秘密,他都毫无保留的【逆天邪神】说着……对于失而复得的【逆天邪神】月婵和无心,他恨不能把自己的【逆天邪神】全世界都补偿给她们,没有任何的【逆天邪神】隐瞒,没有任何的【逆天邪神】保留。

  亦是【逆天邪神】他有生以来第一次,如此肆意淋漓的【逆天邪神】倾诉。

  不知不觉间,星芒暗淡,炎阳再现。竹林之外,凤仙儿没有去打扰他们一家的【逆天邪神】重聚,但亦没有离开,静静的【逆天邪神】守在那里。

  楚月婵的【逆天邪神】怀中,云无心不知何时已经睡去,她睡的【逆天邪神】很是【逆天邪神】香甜安稳,唇角一丝若有若无的【逆天邪神】浅笑。

  她不知道自己的【逆天邪神】父亲在这片大陆是【逆天邪神】怎样的【逆天邪神】一个传奇,亦不知道自己身上所拥有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怎样的【逆天邪神】一股力量。

  看着她恬静的【逆天邪神】脸儿,云澈的【逆天邪神】嘴角不自觉的【逆天邪神】勾起。无法形容这是【逆天邪神】怎样的【逆天邪神】一种感觉……这段时间一直缠绕他的【逆天邪神】灰暗,那种他曾想过或许一辈子都难以真正脱离的【逆天邪神】心灵深渊,在她的【逆天邪神】笑颜面前竟是【逆天邪神】如此的【逆天邪神】不堪一击,溃败的【逆天邪神】几乎无影无踪。

  他想起母亲每次看着自己时那宠溺、温柔到足以融化一切的【逆天邪神】眸光,他终于理解了那种感觉,亦理解、身受着她二十几年的【逆天邪神】愧……

  “怪不得,心儿的【逆天邪神】成长这么惊人。”楚月婵轻轻的【逆天邪神】道,抱紧怀中安睡的【逆天邪神】女儿。她虽身无玄力,但对于云无心而言,她从来都是【逆天邪神】世上最温暖,最伟大的【逆天邪神】依靠:“原来,她有着一个神话般的【逆天邪神】父亲。”

  “可惜,她父亲的【逆天邪神】神话,已经陨落了。”云澈微笑,说着这句话,心里竟出奇的【逆天邪神】没有一丝失落。他隐隐感觉到,云无心不符常理的【逆天邪神】天赋应该是【逆天邪神】和自己有关,不仅是【逆天邪神】继承了他的【逆天邪神】凤凰血脉和龙神血脉,她玄脉的【逆天邪神】异常,很可能……也受到了他邪神玄脉的【逆天邪神】影响。

  虽然,自己失去了力量,但能给女儿带来如此骄人的【逆天邪神】天赋,他心中的【逆天邪神】满足感胜过一切。

  楚月婵伸手,轻轻拭去他额头的【逆天邪神】污尘:“你在这里这么久不愿离开,是【逆天邪神】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他们吗?”

  如此短的【逆天邪神】时间,却可以让他苍老落魄到如此程度,可想而知这段时间他的【逆天邪神】心魂沉落到了怎样的【逆天邪神】深渊。

  而这样的【逆天邪神】深渊,她经历过,她明白那是【逆天邪神】怎样的【逆天邪神】绝望。当时自爆玄脉的【逆天邪神】她,一心唯有死志,是【逆天邪神】云澈将她从深渊中拉回,然后奇迹般的【逆天邪神】将她拯救。

  “……”云澈闭目,然后轻轻点头。

  楚月婵轻语道:“虽然经历过这么多波澜,看到了无数他人无法想象的【逆天邪神】世界,但你的【逆天邪神】本性,却是【逆天邪神】一点都没有变。你总是【逆天邪神】习惯,甚至霸道的【逆天邪神】想要去守护他人,成为他人的【逆天邪神】依赖,却无法接受自己只能依赖于他人……尤其是【逆天邪神】心中重要之人,无法接受自己成为他们的【逆天邪神】累赘。”

  云澈:“……”

  “回想当年,我被那两只蛟龙逼入绝境,为杀它们,最终不得不自爆玄脉,成为废人。”

  此时说起,她的【逆天邪神】声音平静中带着柔和:“那时的【逆天邪神】我无法接受自己成为废人,只想一死了之。你还记得,你是【逆天邪神】怎么将我从死志的【逆天邪神】泥潭中拉回来的【逆天邪神】吗?”

  “……”云澈嘴唇轻动。

  “你为了保护我,更为了向我证明你的【逆天邪神】意志,你抱着我一起进入龙神试炼之境……如此,不但试炼难度倍增。你还必须分心分力保护我。那时,你有没有怪我是【逆天邪神】个累赘?”她问。

  也是【逆天邪神】那段时间,他执着的【逆天邪神】守护,融化了她心中所有的【逆天邪神】坚冰,因他而重燃对生命的【逆天邪神】渴望……并在他“死后”,甘愿为了给他留下血脉而叛离师门,从来无怨无悔。

  云澈毫不犹豫的【逆天邪神】摇头:“怎么会,你怎么会是【逆天邪神】累赘!”

  “那么,你喜欢保护我,被我依赖的【逆天邪神】感觉吗?”她再问。

  云澈依旧毫不犹豫的【逆天邪神】点头。

  “既然如此,你为什么不愿去依赖他们呢?”楚月婵微笑:“你的【逆天邪神】父母亲人,你的【逆天邪神】朋友,你的【逆天邪神】妻子……他们爱你,不是【逆天邪神】因为你的【逆天邪神】强大,不是【逆天邪神】因为你可以让他们依赖,而是【逆天邪神】因为你的【逆天邪神】存在,因为你安好的【逆天邪神】活在他们生命里。能够依赖于你,自然是【逆天邪神】一种幸福,但,如果能被你依赖,能够用自己的【逆天邪神】力量守护你,对所有爱你的【逆天邪神】人而言,又何尝不是【逆天邪神】另一种幸福。”

  “就如你守护他们,被他们所依赖一样。”

  云澈怔住,心中,像是【逆天邪神】有什么东西无声的【逆天邪神】化开,他摇摇头,轻笑道:“我果然……傻透了,居然连这么浅显的【逆天邪神】事都想不明白。”

  其实,若是【逆天邪神】在昨天,换一个人,和楚月婵说一模一样的【逆天邪神】话,他的【逆天邪神】心灵依旧无法摆脱灰暗。楚月婵的【逆天邪神】话语,只是【逆天邪神】拂去了他心中的【逆天邪神】最后一层障碍,真正改变的【逆天邪神】话,是【逆天邪神】云澈的【逆天邪神】心境。

  “还有一句话……当年你和我说的【逆天邪神】一句话,我清清楚楚的【逆天邪神】记得,一个字都没有忘记过。”楚月婵看着他,轻轻点道:“无论我失去什么,只要不是【逆天邪神】生命,只要我还活着,就一定有重新追回的【逆天邪神】希望。活着就是【逆天邪神】最大的【逆天邪神】希望,活着就一切都有可能!”

  “……!”云澈目光定格……这是【逆天邪神】当年,楚月婵自爆玄脉,满心死志时,他吼出来的【逆天邪神】话语。

  他握紧楚月婵的【逆天邪神】手,笑了起来,明明已哭干了眼泪,但不知为何,眼眶再一次变得朦胧……他知道楚月婵这些话的【逆天邪神】意思,她不仅拂去他心中所有的【逆天邪神】阴霾,还要他拥有希望。

  “小仙女,”他轻唤道:“你放心,我会好好的【逆天邪神】活着。因为我有你,有无心,有视我超过生命的【逆天邪神】爹娘,我的【逆天邪神】妻子是【逆天邪神】苍风女帝,我的【逆天邪神】未婚妻是【逆天邪神】大陆第一神女……还有那么多爱我的【逆天邪神】人,我有什么理由不活的【逆天邪神】比别人好。”

  “就算一辈子没有玄力,我也会努力活的【逆天邪神】很久,百年……千年……我会陪伴无心长大……我要把亏欠你们母女的【逆天邪神】……千倍万倍的【逆天邪神】弥补……”

  他握着楚月婵的【逆天邪神】双手一点点收紧,这一次,他再不会放开了。

  “好。”看着他的【逆天邪神】眼睛,楚月婵目光迷蒙:“记住你刚才的【逆天邪神】话,如果你忘了,我会一个字一个字说给你听……”

  她的【逆天邪神】话音忽止,然后脸色猛的【逆天邪神】一白。

  云澈陡感异样:“小仙女,你怎……”

  噗——

  猩红的【逆天邪神】血迹喷洒在云澈的【逆天邪神】身上,也如万千猩红的【逆天邪神】钢针扎入云澈的【逆天邪神】瞳孔和心魂之中。

  :。: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