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362章 无心月婵(中)

第1362章 无心月婵(中)

  凤仙儿带着云澈,重新飞回万兽山脉的【逆天邪神】中心,一直到凌杰的【逆天邪神】气息完全消失在神识范围,覆在云澈身上的【逆天邪神】炎光才被她收回。

  云澈神情漠然。

  “没关系,”凤仙儿微笑着安慰:“老爹曾经偷偷说过,恩人哥哥可能要好多年后才会愿意离开这里,但这才一个多月,不愧是【逆天邪神】恩人哥哥,真的【逆天邪神】好了不起。”

  云澈微微仰头,长长的【逆天邪神】呼出胸腔的【逆天邪神】浊气:“刚才,就是【逆天邪神】你所说的【逆天邪神】‘玄兽动乱’吗?”

  “嗯。”凤仙儿点头:“玄兽动乱出现的【逆天邪神】时间并不长,只有不到一年的【逆天邪神】时间。最初是【逆天邪神】发生在东方,后来开始逐渐向西蔓延,而且蔓延的【逆天邪神】越来越快。”

  “据说,不仅是【逆天邪神】苍风国,幻妖界的【逆天邪神】东方,也出现了类似的【逆天邪神】状况。”

  云澈:“……”

  “不过不用担心,”凤仙儿道:“苍风国有凤凰神宗相护,每次的【逆天邪神】玄兽动乱都被很快压下,也不算什么灾难一类的【逆天邪神】大事。”

  玄兽动乱……东方开始……向西蔓延……

  凤仙儿的【逆天邪神】言语在脑中回荡,但他的【逆天邪神】注意力却无法集中于此,很快便又抛之脑后。

  否则,他一定能想到些什么。

  “你先前说起的【逆天邪神】‘凤凰神女’,是【逆天邪神】雪児……对吗?”云澈问着,眼前浮现那个有着倾世的【逆天邪神】容颜、身世与天赋,对他的【逆天邪神】依恋却又胜过一切的【逆天邪神】女子……当年栖凤崖下昏迷前的【逆天邪神】惊鸿一瞥,在他心魂深处打下了终生不可能淡忘的【逆天邪神】烙印。

  “嗯。”凤仙儿点头,凤眸中露出深深的【逆天邪神】崇拜和向往之色:“神女姐姐在三年前成就传说中的【逆天邪神】神玄境,在天玄大陆,她是【逆天邪神】除恩人哥哥之外的【逆天邪神】另一个神话。”

  “那天,我和哥哥见到了神女姐姐,她长得那么好看,比天上所有的【逆天邪神】星星都要好看。而且,我和哥哥还知道,她是【逆天邪神】恩人哥哥的【逆天邪神】未婚妻子……对不对?”

  “……”云澈目光怅然迷蒙。雪児已经成功踏入了神道,而且三年前便做到了……轩辕问天当初的【逆天邪神】力量的【逆天邪神】确已是【逆天邪神】神道之力,但却是【逆天邪神】依仗邪道所成的【逆天邪神】扭曲神道,不能再无可能寸进,还会不断吞噬他的【逆天邪神】寿元。而自己的【逆天邪神】神道,是【逆天邪神】在吟雪界所成。

  而在天玄大陆,在蓝极星,凤雪児毫无疑问是【逆天邪神】第一个真正踏入神道境界的【逆天邪神】人。

  有她在,玄兽动乱,或者更严重的【逆天邪神】什么灾难,她都可以轻易覆灭。

  幻妖界,有彩衣,有爹娘他们守护……

  而我……

  没有得到云澈的【逆天邪神】回答,凤仙儿看着前方,美眸浮上了一层朦胧,唇间发出似自语,似倾诉的【逆天邪神】呢喃:“也只有神女姐姐这样的【逆天邪神】仙女,才能配的【逆天邪神】上恩人哥哥……”

  云澈的【逆天邪神】心脏像是【逆天邪神】被什么东西狠狠刺了一下。

  她是【逆天邪神】天玄大陆的【逆天邪神】亘古神话,是【逆天邪神】凤凰神女,容颜亦是【逆天邪神】天玄大陆无可质疑的【逆天邪神】第一……而今的【逆天邪神】自己,只是【逆天邪神】一个废人,丝毫没有了与她并肩的【逆天邪神】资格,更不要说守护和让她依恋。

  如今的【逆天邪神】凡人之躯,且无法修炼玄力,哪怕灵药堆砌,也不过百多年寿元……

  让这片大陆的【逆天邪神】第一神女,嫁给一个废人吗……

  冷风灌体,云澈一阵痛苦的【逆天邪神】咳嗽。

  “啊?”凤仙儿慌忙回身,速度也连忙慢了下来:“是【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我飞的【逆天邪神】太快了……我再慢一些。”

  云澈摇头。

  我这一生,曾高高在上的【逆天邪神】劝慰、讽刺过很多人,曾冷眼旁观、漠视过无数的【逆天邪神】灰暗与绝望,我那时很坚定的【逆天邪神】以为,连死都不惧

  的【逆天邪神】我,断然不会有这样的【逆天邪神】一天……没想到,落在自己身上,方知活着,有时要比死亡更加的【逆天邪神】沉重。

  若一生平凡,会一生习惯,甚至享受于平凡。

  但一场十三年的【逆天邪神】大梦后,又一朝回归平凡,竟会是【逆天邪神】如此残酷不堪。

  “对了,”耳边又传来凤仙儿的【逆天邪神】声音:“神女姐姐现在已是【逆天邪神】凤凰神宗的【逆天邪神】宗主,先前的【逆天邪神】宗主凤横空在传位之后,专注于神凰帝国的【逆天邪神】朝政。凤凰神宗也因此位列天玄大陆四圣地之一,但,却不是【逆天邪神】位居首位,恩人哥哥能猜到首位是【逆天邪神】哪个圣地吗?”

  云澈:“……”

  “是【逆天邪神】冰云仙宫哦。”凤仙儿微笑道:“虽然,冰云仙宫的【逆天邪神】综合实力并不如其他三圣地,但是【逆天邪神】呢,恩人哥哥曾经是【逆天邪神】冰云仙宫的【逆天邪神】宫主,就是【逆天邪神】因为这一个原因,谁都不会质疑它居首位,这就是【逆天邪神】恩人哥哥的【逆天邪神】影响力。”

  “……”冰云仙宫,竟成天玄大陆新的【逆天邪神】四圣地之一,还位居首位。

  但,若世人皆知我已成废人,这个殊荣……定然也会烟消云散吧。

  此刻的【逆天邪神】云澈,所思所想,皆为负面。

  他很清楚如今自己一片灰暗的【逆天邪神】心境,他想要摆脱……却又无力摆脱。

  他用了短短十三年,达到了他人百世都不敢奢望的【逆天邪神】高度……却又一朝之间跌落谷底。

  无人可以想象和理解这是【逆天邪神】怎样一种打击。

  凤凰结界出现在视线之中,随着凤仙儿的【逆天邪神】靠近,结界再次自行打开一个缺口。

  通过缺口,两人重归凤凰遗族所在之地。

  一入结界,便似是【逆天邪神】隔绝了外世所带来的【逆天邪神】惶然,云澈一路混乱的【逆天邪神】心境平复了许多,随之,他嘴角露出了一丝自嘲的【逆天邪神】凄笑。

  凤仙儿的【逆天邪神】眸光一直在偷偷的【逆天邪神】看着他,看到他的【逆天邪神】神情,她心里一疼,轻声道:“恩人哥哥,我不知道该怎么才能帮助你。但是【逆天邪神】……但是【逆天邪神】将来无论发生什么,我都会……一直陪在你身边……直到,你不愿意再看到我……”

  “……”这些天,他灵魂不时泛起的【逆天邪神】温暖,大都是【逆天邪神】来自凤仙儿。

  他这一生,承受过无数仰视、崇拜、倾慕、奉承的【逆天邪神】眸光,多到他麻木,心中亦早已无法为之泛起丝毫波澜。

  而他如今变得落魄,且是【逆天邪神】永远的【逆天邪神】落魄,这个在他生命里只是【逆天邪神】无数过客之一的【逆天邪神】女孩,她却依然将她所有的【逆天邪神】目光与心意,毫无保留的【逆天邪神】系在他的【逆天邪神】身上……

  这段时间,她的【逆天邪神】存在和陪伴,不知拂去了云澈心中多少的【逆天邪神】阴霾。否则,云澈或许会沉沦的【逆天邪神】更久,更彻底……

  只是【逆天邪神】,现在的【逆天邪神】他,不知该如何回应和回报这份太过珍贵的【逆天邪神】心意……

  凤仙儿飞的【逆天邪神】很慢很慢,怕凉风伤到云澈,抑或着她喜欢这种可以保护和贴近他的【逆天邪神】感觉。

  下方的【逆天邪神】景象缓缓而过,因为遭遇了青鳞兽的【逆天邪神】关系,他们回返的【逆天邪神】方位和离开时不同,下方是【逆天邪神】一片云澈未曾踏足过的【逆天邪神】区域,越过一片枯叶纷飞的【逆天邪神】小小山林,他看到了一片依旧翠绿的【逆天邪神】竹林。

  竹林的【逆天邪神】中心,他隐隐看到了一个小巧的【逆天邪神】竹屋。

  竹屋……

  云澈的【逆天邪神】目光投去,然后久久无法移开。

  沧云大陆那一世,苏苓儿在他怀中香消玉殒之后,每次看到竹屋,他都会如被万箭穿心。

  即使,他重新寻回了苏苓儿,竹屋依旧是【逆天邪神】他心中极为特殊的【逆天邪神】存在,每次看到,心魂都会为之深深触动。

  苓儿,你在幻妖界过得还好吗……

  你那么聪颖,现在,一定已经变成一个很厉害的【逆天邪神】神医了吧。

  毕竟,这是【逆天邪神】你当年的【逆天邪神】梦想。

  “我想看看那间竹屋。”心中涌动着对苏苓儿的【逆天邪神】思念,他不自禁的【逆天邪神】开口道。

  “竹……屋?”凤仙儿稍稍愕然了一下,当她明白云澈所指时,马上开口想要说什么,但眸光碰触到云澈明显怔然的【逆天邪神】眼神,她即将出口的【逆天邪神】话收回,改为轻点螓首:“好。”

  她带着云澈轻飘飘落下,但她落向的【逆天邪神】却不是【逆天邪神】竹屋的【逆天邪神】方向,而是【逆天邪神】竹屋所在的【逆天邪神】竹林前方。

  凤仙儿的【逆天邪神】举动让云澈眉头稍动,露出不解。

  翠竹幽绿成林,摇曳间带起阵阵清新的【逆天邪神】凉风。站在竹林之前,凤仙儿却没有带着云澈踏入,而是【逆天邪神】搀扶住云澈,而且搀扶的【逆天邪神】似乎略紧。

  “怎么了?”云澈问道,他感觉到凤仙儿明显有些紧张。

  凤仙儿道:“那个竹屋里面有人居住,但并不是【逆天邪神】我们的【逆天邪神】族人。”

  “哦?”云澈若有所思道:“他们也是【逆天邪神】很久以前就在这里了吗?但似乎以前并未听你们说起过。”

  “不是【逆天邪神】,”凤仙儿摇头:“她们是【逆天邪神】在恩人哥哥当年离开后,才来到这里的【逆天邪神】?”

  “之后?”云澈愕然:“你之前说过,凤凰结界在我当年离开后便设下,唯有拥有凤凰血脉才能通过,他们为什么会……难道是【逆天邪神】神凰国凤凰神宗的【逆天邪神】人?”

  “这个……不知道。”凤仙儿依旧摇头:“因为她们从不和我们有任何交流,当年,我们曾经试图接近和帮助她们,但是【逆天邪神】全都被她们拒绝。爹和娘都说,她们应该受过很大的【逆天邪神】伤害,所以害怕与人接触,我们也就没有再打扰过她们。而这么多年过去,她们不但没有离开过这里,就连这片竹林都很少离开。”

  “不过,既然能来到这里,她们应该是【逆天邪神】有凤凰血脉的【逆天邪神】吧。”凤仙儿有些不确定的【逆天邪神】道。

  云澈皱了皱眉头:在这片大陆,拥有凤凰血脉的【逆天邪神】,除了这里的【逆天邪神】凤凰遗族,就唯有凤凰神宗。但凤凰神宗的【逆天邪神】人为何会来到这里?而且听凤仙儿的【逆天邪神】描述,竟是【逆天邪神】一种极端的【逆天邪神】避世之态?

  云澈若有深思,道:“既然如此,那就不要打扰他们了,我们走吧。”

  说完,他看了一眼手臂上凤仙儿抓的【逆天邪神】明显过紧的【逆天邪神】手儿,半开玩笑的【逆天邪神】道:“难道隐居这里的【逆天邪神】人长得很可怕?你好像很紧张。”

  凤仙儿这才意识到什么,抓在云澈手臂的【逆天邪神】双手连忙松了几分,道:“并不是【逆天邪神】,就是【逆天邪神】……就是【逆天邪神】这里面有一个很可怕的【逆天邪神】‘小怪物’,我怕她不小心伤到你。”

  “小怪物?”

  云澈刚发出疑问,竹林之中,忽然响起一个分外稚嫩,又分外尖利的【逆天邪神】声音:“马上离开!不许靠近这里!”

  随着这个声音的【逆天邪神】响起,一个小女孩从摇曳的【逆天邪神】竹林中走出。

  小女孩年纪看上去只有十岁左右,一身朴素而整洁的【逆天邪神】小巧布裙,年纪虽小,但星夜般的【逆天邪神】头发却是【逆天邪神】长及后腰,随风轻舞。一张脸儿长得粉雕玉琢,甚是【逆天邪神】可爱,但一双晶亮的【逆天邪神】眼眸却在努力的【逆天邪神】闪烁着凶光……透着警告和警惕。

  只是【逆天邪神】,她长得实在太过可爱,站在那里,就如一个精雕细琢的【逆天邪神】玉瓷娃娃,眼里的【逆天邪神】凶光,身上的【逆天邪神】凌气,哪怕对已失去修为的【逆天邪神】云澈,都基本毫无威慑力。

  但,这个小女孩的【逆天邪神】出现,却是【逆天邪神】让凤仙儿刚刚松弛几分的【逆天邪神】手儿又一下子收紧,就连身体都明显的【逆天邪神】僵了一下,直抓得云澈深深作痛。

  云澈侧目,惊讶的【逆天邪神】道:“这不会就是【逆天邪神】你说的【逆天邪神】……小怪物吧?”()

  。m.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