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359章 灰暗
  十六岁那年,茉莉为他重铸玄脉,亦让他重获新生。

  十七那年,他为了苍月,代表苍风皇室参加苍风排位战,为苍风皇室取得史无前例的【逆天邪神】首位,并一战惊动整个国度。

  十九岁那年,他在一怒之下,以一人之力,毁灭了苍风四大宗门之一的【逆天邪神】焚天门。

  同年,他代表苍风国前往神凰帝国参加七国排位战,以一人之力横扫其他六国所有天才,震惊了整个天玄大陆。

  二十一岁那年,他撑过玄舟之难,来到幻妖界,在妖后大典上一人连战六场,怒骂七族,并重聚幻妖之心,粉碎淮王阴谋,将云家和妖皇一脉从覆灭的【逆天邪神】边缘救回。

  二十二岁那年,他重归天玄大陆,一人强闯凤凰神宗,逼其停战赔罪,拯救苍风国于灭国边缘。

  二十四岁那年,他击败玄力踏入神道的【逆天邪神】轩辕问天,拯救整个天玄大陆和幻妖界于危难,被誉为万古第一人。

  二十五岁那年,他随沐冰云来到神界的【逆天邪神】吟雪界,在冥寒天池挫败冰凰神宗的【逆天邪神】所有天才,成为沐玄音亲传弟子。

  二十六岁那年,他遁至黑琊,以一人之力,将黑琊的【逆天邪神】界王宗门黑魂神宗搅得鸡犬不宁,还间接致其覆灭。

  二十八岁那年,他参加东神域玄神大会,败东域四神子,引九重天劫,震动整个神界,引各大神帝争相抛出橄榄枝。

  二十九岁那年……亦是【逆天邪神】短短十日之前,他一人强闯星神界,以神王之躯释放禁忌之力,屠杀了星神界一个长老和一千五百星卫。

  …………

  对一个玄者而言,十三年很短。而在神界,更是【逆天邪神】短暂到可能只是【逆天邪神】修炼中无意掠过的【逆天邪神】几个瞬间。但就是【逆天邪神】这短短的【逆天邪神】十三年,云澈用八年时间成为了一片大陆的【逆天邪神】第一人,用了四年时间,震动了整个浩大的【逆天邪神】神界。

  从下界到神界,从神界的【逆天邪神】下位星界到至高无上的【逆天邪神】王界,他的【逆天邪神】每一步的【逆天邪神】跨越都惊世骇俗,每一步都必将震动一方天地。甚至可以说,他的【逆天邪神】每一步,都在缔造一个神迹。

  邪神、龙神、凤凰、金乌、冰凰,五大上古真神的【逆天邪神】神力传承,还有生命创世神、荒神、天狼星神的【逆天邪神】神诀,这些齐聚一人之身,本身就是【逆天邪神】个从未有过,而且不可复制的【逆天邪神】神迹。

  但,这些全部都死了,彻底的【逆天邪神】死了,永远的【逆天邪神】死了。

  手臂上没有了那道红色的【逆天邪神】剑印,劫天诛魔剑无法召唤,也再无法见过红儿。

  还有天毒珠,以及刚刚才堵上一切信念化身毒灵的【逆天邪神】禾菱……

  都随着他在星神界的【逆天邪神】死亡而消失。

  他身上的【逆天邪神】涅槃之火只是【逆天邪神】勉强复生了他最基本的【逆天邪神】生命,却不可能复生红儿和禾菱。

  因为我有足够的【逆天邪神】力量,才为月儿保住了苍风国,才救下了爷爷和泠汐,才在幻妖界找到了爹娘,才遇到了雪児,才为彩衣拯救妖皇一脉和幻妖界,才回到了沧云大陆找到了苓儿和师父……

  爷爷……爹……娘……元霸……月儿……泠汐……雪児……彩衣……苓儿……

  我回来了……

  可是【逆天邪神】如今已成废人的【逆天邪神】我,又该怎么去面对你们……

  在神界的【逆天邪神】时候,他想要回来而无法实现。被千叶影儿,还有无数神界大佬盯上的【逆天邪神】他若是【逆天邪神】贸然回到蓝极星,一旦被发现踪迹,必将给身边的【逆天邪神】人,乃至整个蓝极星带来弥天大祸。

  而现在,他的【逆天邪神】归来可谓是【逆天邪神】完美无瑕。没有留下任何的【逆天邪神】痕迹,且在神界的【逆天邪神】认知中,他已是【逆天邪神】毫无疑问的【逆天邪神】死了。

  在神界的【逆天邪神】压力和危机,也完完全全的【逆天邪神】摆脱。

  但……

  他抬起手臂,一点一点……终于,手臂第一次完全的【逆天邪神】抬起

  。

  一片枯叶随风而至,飘落在他的【逆天邪神】手臂上,这枚枯叶已失去了最后的【逆天邪神】幽绿,即使在轻风之中,亦没有了生命的【逆天邪神】呻吟。

  云澈默默的【逆天邪神】看着,目光迷茫而无神。

  从遇到茉莉的【逆天邪神】那一天开始,之后的【逆天邪神】十三年,就如一场大梦……

  一场已经醒来的【逆天邪神】梦。梦醒之后,他依旧是【逆天邪神】当年那个残废的【逆天邪神】云澈,一个一无是【逆天邪神】处,受尽蔑视冷眼,只能依靠萧烈和萧泠汐庇护的【逆天邪神】废人。

  比这种落差更难以接受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他这些年无数的【逆天邪神】努力,一次次在生死边缘的【逆天邪神】搏命,还有所有的【逆天邪神】信念与追求……全部化为泡影。

  如果,只是【逆天邪神】化为泡影还好,他可以和十三年前一样重新追求,重新拼搏……

  但,他却连重新做梦的【逆天邪神】机会都没有了。

  时间无声的【逆天邪神】流逝,云澈的【逆天邪神】世界始终一片灰暗。

  现在的【逆天邪神】我,还拥有什么?

  生命……

  生命又是【逆天邪神】什么?

  这一生,无数的【逆天邪神】努力和突破,都是【逆天邪神】为了活命,为了更好的【逆天邪神】活着,而又有一些人,一些事,可以让我甘愿不顾生命,甚至舍弃生命。

  而现在……

  我重新获得的【逆天邪神】生命,仅仅是【逆天邪神】活着……

  “恩人哥哥!”

  女孩的【逆天邪神】声音远远传来,无比的【逆天邪神】空灵悦耳,但无法荡起云澈瞳眸中的【逆天邪神】丝毫波澜。

  凤仙儿轻飘飘的【逆天邪神】落下……最最基本,凡道的【逆天邪神】天玄境便可做到的【逆天邪神】玄渡虚空,对此刻的【逆天邪神】云澈而言,已是【逆天邪神】永不可及的【逆天邪神】奢望。

  她来到云澈身边,想要将他扶起:“你在这里已经很久了,再待下去一定会着凉的【逆天邪神】,我们现在回去吧。”

  着凉……

  曾经的【逆天邪神】他,可以在摧山的【逆天邪神】风暴中屹立不动。而今,却卑微到要防备风寒……

  “不要管我。”他用仅有的【逆天邪神】力气,推开凤仙儿的【逆天邪神】手。

  “恩人哥哥,”凤仙儿重新扶住他:“听话好不好。大家都好担心你。你醒了之后一直没吃东西,现在一定饿了,娘不但熬了竹汤,还准备了很多好吃的【逆天邪神】……”

  “不要管我!”云澈的【逆天邪神】声音陡然加重,凤仙儿极尽温柔的【逆天邪神】话语,对云澈而言却每一句都是【逆天邪神】冰冷的【逆天邪神】刺动,他冷冷的【逆天邪神】道:“不要再叫我什么恩人哥哥……那个人已经死了,现在在你面前的【逆天邪神】,只是【逆天邪神】一个……一无是【逆天邪神】处的【逆天邪神】废人,懂么!”

  “……”凤仙儿唇瓣张开,美眸怔然,显然被云澈的【逆天邪神】反应吓到,随之,一抹水雾在她眸中无声铺开,她轻咬嘴唇,努力不让自己哭出声来:“恩人哥哥,你……不要这样,你……你会好起来的【逆天邪神】……一定会好起来的【逆天邪神】……”

  “你不懂,”云澈别过目光:“你什么都不懂……你走吧,不要管我。”

  “恩人哥哥,我……”

  “我的【逆天邪神】话你听不懂吗!”云澈的【逆天邪神】声音更重了一分:“走!!”

  “咳……咳咳……”

  山风灌入胸腔,让他一阵痛苦的【逆天邪神】剧咳。

  “……”女孩无措的【逆天邪神】看着他,美眸中的【逆天邪神】泪滴终于缓缓滑下。她永远不会忘记当年那个温和、伟岸,最后又如天降神灵般将他们拯救的【逆天邪神】身影,从那之后,她人生的【逆天邪神】所有,都是【逆天邪神】在努力想要向他靠近……

  但是【逆天邪神】,为什么……

  “不是【逆天邪神】……你不是【逆天邪神】这样的【逆天邪神】……”凤仙儿摇头,泪痕在俏颜上无声流溢:“当年,你受了那么重的【逆天邪神】伤,都一点不惧那些恶人……那么艰难的【逆天邪神】凤凰试炼,你都毫不犹豫……”

  “恩人哥哥……”唇瓣越咬越紧,最终化为一声带着心碎之音的【逆天邪神】悲泣:“我

  讨厌这样的【逆天邪神】你!”

  女孩捂着唇瓣,转身飞离,在空中洒下点点星痕。

  “……”云澈闭上眼睛,嘴角一丝凄凉的【逆天邪神】惨笑。

  呵……我竟对一个全心关切我的【逆天邪神】女孩,说出了如此刻薄的【逆天邪神】话语……

  原来,我一直自以为坚韧的【逆天邪神】心境,竟是【逆天邪神】如此的【逆天邪神】不堪。

  一个高大的【逆天邪神】身影缓步走来,站在了老树之侧。

  凤百川。

  “对不起。”云澈无力的【逆天邪神】说道。

  凤百川摇头:“不用说对不起,她真正步入尘世只有短短不到两年,没有经历过大风大浪和真正的【逆天邪神】命运起伏,所以,她不明白。”

  云澈:“……”

  “当年,先祖犯下大错,被凤神大人下了血脉诅咒,玄力终生止于初玄境。他带领全族,隐于此地。当年,我告知你的【逆天邪神】理由,是【逆天邪神】为了赎罪和保护族人,实则……”凤百川一声轻叹:“更主要的【逆天邪神】原因,是【逆天邪神】先祖玄力尽丧下的【逆天邪神】万念俱灰。”

  云澈:“……”

  “虽然,我未曾经历过这样的【逆天邪神】命运起伏。但,你达到过的【逆天邪神】高度,远胜当年的【逆天邪神】先祖,你落入的【逆天邪神】深渊,又要比先祖还要灰暗。所以,你承受的【逆天邪神】,只会是【逆天邪神】比先祖更胜百倍、千倍的【逆天邪神】‘万念俱灰’。”

  “先祖一生都没有从这个梦魇中脱离,早早的【逆天邪神】郁郁而终。”凤百川转眸看着他:“那么,你呢?”

  “……”云澈无法言语。

  天色开始逐渐暗了下来,时近黄昏,山风转凉。

  “你如此年纪,便能达到世传‘万古第一人’的【逆天邪神】成就,可想而知你这一生必经历过无数的【逆天邪神】惊险磨练。但,或许,你现在面临的【逆天邪神】,才是【逆天邪神】这一生最大的【逆天邪神】考验。”

  “你昏迷的【逆天邪神】这些天,念过很多人的【逆天邪神】名字。我想,你既心中有那么多的【逆天邪神】不舍与牵挂,那么……你一定不会甘于沉沦其中。”

  “……给我时间。”云澈喃喃道。

  凤百川颔首,转身离开:“你在这里的【逆天邪神】事,我们不会外传……直到,你主动想要离开的【逆天邪神】那一天。”

  天空越来越暗,明月不知何时升起,漫天星光洒在云澈身上,亦让他的【逆天邪神】内心更加的【逆天邪神】孤冷。

  再没有人来烦扰他,他一动不动,宛若死去了一般。唯有双目依然怔怔看着前方。

  “恩人哥哥……”

  女孩怯怯的【逆天邪神】声音在耳边响起,她手捧着一碗冒着热气的【逆天邪神】汤,眼眸通红,显然哭了好久:“对不起,我不该对你说摹灸嫣煨吧瘛壳样的【逆天邪神】话……你……你不要生我气好不好?”

  “……”云澈一动不动。

  女孩向前,声音柔柔怯怯,如一个刚犯下大错的【逆天邪神】孩子:“你刚醒来,又饿了一天……这是【逆天邪神】我和娘一起新熬的【逆天邪神】竹汤,你喝一点好不好?”

  云澈干裂的【逆天邪神】嘴唇微微嗡动:“我不饿。”

  出口的【逆天邪神】声音虚弱干哑。

  他的【逆天邪神】身体,已不再是【逆天邪神】不需饮食的【逆天邪神】神躯。虚弱中醒来,吹了一天的【逆天邪神】风,又一天水米未进,此时的【逆天邪神】他,已远比刚醒来时还要虚弱,视线早已一片模糊。

  凤仙儿没有再劝,她在云澈身边轻轻的【逆天邪神】跪下,安静的【逆天邪神】陪着他。汤碗被她抱在怀中,用玄气小心的【逆天邪神】护着,不让夜风将丝毫沙尘卷入其中。

  ————

  ————

  【唉,心境这东西……总之这几章好难好难写。】

  【欢迎关注本火星更新预告。】

  :。: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