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358章 魂殇
  凤凰空间一片昏暗,那双赤红的【逆天邪神】凤凰之瞳释放着唯一的【逆天邪神】光芒。但这赤红炎芒落在云澈的【逆天邪神】眼中,折射的【逆天邪神】却是【逆天邪神】无比昏暗的【逆天邪神】瞳光。

  空间沉寂了下来,许久再没有了任何声音。云澈呆呆的【逆天邪神】看着前方,失色的【逆天邪神】眼瞳没有一丝的【逆天邪神】动荡,似被抽离了魂魄。

  凤凰魂灵没有再言语,它无比清楚,对一个玄者而言,成为废人,是【逆天邪神】比死还要残酷的【逆天邪神】结果。尤其,云澈他曾立于一片大陆之巅,曾有过无数的【逆天邪神】辉煌和荣光,曾创造一个又一个从未有过的【逆天邪神】奇迹……甚至神迹。

  却在一梦之后,成为废人。

  没有人可以接受这突然而至的【逆天邪神】噩梦。哪怕是【逆天邪神】神界的【逆天邪神】玄者……哪怕至高无上的【逆天邪神】神君神主,都会因之而意志崩溃。

  尤其……是【逆天邪神】永远不可能苏醒的【逆天邪神】噩梦。

  “有没有……恢复的【逆天邪神】方法?”他问,声音很弱很缓。

  “既死,又谈何复生。”凤凰魂灵回答:“现在的【逆天邪神】你,只是【逆天邪神】一个凡人……需要从虚弱中缓慢恢复的【逆天邪神】凡人。曾经的【逆天邪神】一切,皆已化作云烟。”

  “……那我,还可以重新修炼吗?”云澈再问。

  “不能。”即使事实再残酷,凤凰魂灵也不会隐瞒:“你的【逆天邪神】玄脉,依旧是【逆天邪神】邪神玄脉,但却是【逆天邪神】死去的【逆天邪神】邪神玄脉。这个世上,没有任何力量可以苏醒死去的【逆天邪神】邪神玄脉……除非,你能再找到一滴邪神之血。”

  “……”云澈看着前方,呆然无神。

  冥寒天池之底的【逆天邪神】冰凰少女告诉过他,当年邪神为了留下这一滴不灭之血,提前陨灭了自己的【逆天邪神】存在。也就意味着,当年茉莉在南神域找到的【逆天邪神】邪神不灭之血,是【逆天邪神】世间唯一的【逆天邪神】邪神传承。再无可能还有其他的【逆天邪神】邪神之血。

  也就是【逆天邪神】说,他不但失去了所有神力,还再无法修炼。

  永远的【逆天邪神】……沦为废人!

  “呵……呵呵……”云澈笑了,笑的【逆天邪神】无比的【逆天邪神】干枯:“你在……开什么玩笑……这就是【逆天邪神】……我活过来的【逆天邪神】代价?这就是【逆天邪神】……所谓的【逆天邪神】……涅槃……”

  凤凰魂灵:“……”

  所谓的【逆天邪神】涅槃……这短短几个字,无疑是【逆天邪神】对凤凰威严的【逆天邪神】冒犯,但凤凰魂灵丝毫不怒,因为它很清楚,这样的【逆天邪神】现实,对于云澈而言是【逆天邪神】何其残酷的【逆天邪神】打击。

  “为什么不让我痛痛快快的【逆天邪神】死了……”云澈嘶哑的【逆天邪神】低吼:“至少还可以陪她……我答应会她一起去另外一个世界……为什么不让我死……为什么……”

  寥寥几句话,便让他后气难继,眼前昏花的【逆天邪神】视线,让他嘴角的【逆天邪神】惨笑更加的【逆天邪神】凄冷……他何止是【逆天邪神】废了,根本连一个大病在床的【逆天邪神】老人都不如。

  那日他强闯星神界,从未想过能救出茉莉……但至少,可以陪她共死。

  虽然,他杀了很多的【逆天邪神】星卫,还杀了一个星神长老,但完全不会阻碍“仪式”的【逆天邪神】进行。自己昏迷了那么多天,到了现在,仪式定然已经完成。而作为仪式的【逆天邪神】祭品,茉莉与彩脂也毫无疑问已经死了,

  但答应陪伴茉莉的【逆天邪神】自己……却还活着……

  作为一个永远的【逆天邪神】废人苟活着……

  他的【逆天邪神】双手在颤抖中一点点握紧,想要举起,但堪堪只举起到腰间,便无力的【逆天邪神】垂

  落下去。

  现在的【逆天邪神】他,就算想要自我了断,都无法做到。

  “我明白你的【逆天邪神】心情。”凤凰魂灵道:“生命,是【逆天邪神】上天赐予每一个生灵最宝贵的【逆天邪神】东西。哪怕变得再卑微,也该对其敬畏和珍惜。何况,在你如今的【逆天邪神】生命中,真的【逆天邪神】没有比死亡更重要的【逆天邪神】东西了吗?”

  “……”云澈久久无声。一个又一个的【逆天邪神】画面,一张又一张的【逆天邪神】面孔在他心海中晃过,逐渐的【逆天邪神】,他灰暗的【逆天邪神】眼瞳开始颤抖起来,并越来越剧烈……

  这里,是【逆天邪神】天玄大陆……他回来了。

  那些他日夜思念的【逆天邪神】人,他终于可以见到他们,告诉他们自己回来了……但随之,心间却又泛起沉重的【逆天邪神】惶恐……他害怕见到他们。

  这样的【逆天邪神】自己……又该怎么去面对他们……

  长久的【逆天邪神】沉默。

  “谢谢你,给了我第二条命。”云澈缓缓出声,声音似乎恢复了些许平和,但双手依然攥在一起。

  “现在的【逆天邪神】你,一定无法接受这样的【逆天邪神】现实。”凤凰魂灵道:“没有关系,亦不必强迫自己马上接受,时间,会让你逐渐找到第二次生命的【逆天邪神】意义。或许,有一天你会发现,归于平凡并非是【逆天邪神】一件坏事。”

  面对如今的【逆天邪神】云澈,它唯能以此语安慰。

  永为废人,这个结果足以击溃任何玄者的【逆天邪神】意志。云澈如今的【逆天邪神】生命是【逆天邪神】它给的【逆天邪神】,它不希望云澈在没有尽头的【逆天邪神】灰暗沉寂中将它荒废。

  “……”云澈没有回应。

  “你去吧。”凤凰赤瞳在这时微微眯起:“第二次生命,不仅是【逆天邪神】一场恩赐,亦会是【逆天邪神】一场考验。若能你凭自己的【逆天邪神】意志渡过此难关。你得到的【逆天邪神】将不仅是【逆天邪神】生命的【逆天邪神】重生,或许还有心灵上的【逆天邪神】……真正涅槃。”

  云澈:“……”

  凤凰眼瞳在这时闭合,世界归于黑暗,然后又耀起无数的【逆天邪神】明光。

  周围的【逆天邪神】世界无声切换,云澈已回到了凤凰试炼之地的【逆天邪神】入口。

  结界重新封合,而前方,凤仙儿、凤祖儿、凤百川……还有众多凤凰族人都等在那里,每一个人脸上都带着深深的【逆天邪神】担忧和焦急。

  看到云澈出来,他们的【逆天邪神】神情又全部转为关切,凤祖儿和凤仙儿第一时间向前,一左一右将他扶住。

  云澈昏暗的【逆天邪神】心中升起一抹暖流,他们的【逆天邪神】担心关切都是【逆天邪神】发自肺腑,没有因自己已为废人而有丝毫的【逆天邪神】虚假和轻视。他勉强露出一丝微笑,道:“凤前辈,是【逆天邪神】我让仙儿带我来的【逆天邪神】,不要怪她。”

  凤百川微笑摇头:“先把身体养好,其他的【逆天邪神】事,都不重要。”

  “恩人哥哥,我们先扶你回去。”凤祖儿道:“母亲刚刚熬了竹汤,你一定会喜欢喝的【逆天邪神】。”

  两人带起云澈,无比小心的【逆天邪神】走着,云澈看着前方,目光依旧怔然无神。

  这里是【逆天邪神】凤凰遗地,位于万兽山脉的【逆天邪神】中心,视线中的【逆天邪神】一切,都和记忆中的【逆天邪神】基本一模一样,唯有天空隐约蒙着一层赤色……那应该是【逆天邪神】凤凰魂灵为了保护凤凰遗族而设下的【逆天邪神】结界。

  五年前他和凤雪児到来时便已存在……也或者,早在那之前便已存在。

  “凤前辈,”云澈忽然出声:

  “你们早就知道我已经废了,对吗?”

  搀扶着他的【逆天邪神】手掌同时微微一紧。

  凤百川脚步微滞,然后看着他,平和的【逆天邪神】说道:“十天前,凤神大人将你送来时便提及了此事。”

  云澈:“……”

  “虽然我玄道修为低微,”凤百川继续道:“但亦明白这对你而言定是【逆天邪神】无法接受的【逆天邪神】事。不过,对我们一族而言,无论你变成什么样子,你都是【逆天邪神】我们全族最大的【逆天邪神】恩人……这一点,永远都不会变。”

  “恩人哥哥,不要灰心。”凤祖儿强笑道:“这一切都只是【逆天邪神】暂时的【逆天邪神】,说不定,等你把身体养好,就会慢慢恢复了。就算……就算真的【逆天邪神】不能恢复,大不了……就重新修炼!”

  “嗯!”凤仙儿很用力的【逆天邪神】点头:“恩人哥哥那么厉害,才二十几岁就天下无敌。只要恩人哥哥愿意,一定可以很快变得和以前一样厉害……不,是【逆天邪神】更加厉害。”

  凤百川别过脸去,心中一声暗叹。

  云澈惨然微笑:“谢谢你们。”

  当年,这对只有八岁的【逆天邪神】兄妹,在看向他时,瞳眸中闪烁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星辰般的【逆天邪神】异光,那是【逆天邪神】一种无比敬仰崇拜的【逆天邪神】眼神。

  哪怕是【逆天邪神】现在,他们都已是【逆天邪神】双十年华,在看着他时,眼瞳中依旧会闪烁崇拜的【逆天邪神】星芒。

  但是【逆天邪神】,他们却不知,他们从八岁开始一直敬仰、向往、追逐的【逆天邪神】人,已经沦为一个彻彻底底的【逆天邪神】废人……永远的【逆天邪神】废人……比之十六岁前玄脉残废的【逆天邪神】自己还要不堪。

  至少那个时候,他还拥有初玄境一级的【逆天邪神】玄力,能闪烁一点微弱的【逆天邪神】玄光。

  昏沉的【逆天邪神】视线之中,出现了一棵低矮的【逆天邪神】老树,枝干枯裂,佝偻欲坠,如垂暮老者,几片枯黄的【逆天邪神】残叶在轻风中发出着最后的【逆天邪神】呻吟。

  “我想去那边坐一会儿。”云澈手指那棵老树,轻语道。

  凤仙儿与凤祖儿都是【逆天邪神】唇瓣微张,求助的【逆天邪神】看向凤百川,后者眼神复杂,微微点头。

  两兄妹把云澈搀扶到老树之下。云澈倚着干枯的【逆天邪神】老树,迎着微凉的【逆天邪神】山风看向远方。他想要静心,想要让自己接受如今的【逆天邪神】现实。但,他的【逆天邪神】意志,他的【逆天邪神】心魂像是【逆天邪神】沉入了一个无底的【逆天邪神】深渊,找不到逃离的【逆天邪神】出口。

  “我想自己一个人静一会儿。”看着前方,他的【逆天邪神】声音比山风还要轻渺。

  凤百川没有回绝,微微点头。他远比凤仙儿、凤祖儿这两个心灵还过分单纯的【逆天邪神】人明白云澈承受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怎样的【逆天邪神】灰暗。

  “但是【逆天邪神】……但是【逆天邪神】只可以一会儿,久了你会着凉的【逆天邪神】。我和哥哥过会儿就来接你。”

  凤仙儿不放心的【逆天邪神】“叮嘱”一番,这才在频频回头中离开。

  呼……

  山风稍稍变得强劲了些许,带起云澈额前凌乱的【逆天邪神】头发,但他的【逆天邪神】双目依旧呆滞无神,心中的【逆天邪神】凄冷更没有被山风带走半分。

  他的【逆天邪神】视觉,已归于平凡,稍远处的【逆天邪神】碎石,他都无法看清。

  一只鸟儿在耳边叽喳,他却没有察觉到它是【逆天邪神】何时落下。

  一片枯叶落在他的【逆天邪神】肩膀,他却寻不到它飘落的【逆天邪神】轨迹。

  未来的【逆天邪神】生命,都将如此。

  :。: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