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354章 月神新帝

第1354章 月神新帝

  月无涯死了,成为了月神界历史上第一个中途陨落的【逆天邪神】神帝。

  除了死前伴于他身侧的【逆天邪神】两人,无人知晓,他生命最后的【逆天邪神】言语,无关月神界的【逆天邪神】未来,无关他未完成的【逆天邪神】神帝之愿,而是【逆天邪神】……他一生最爱和最恨的【逆天邪神】两个人。

  而这两个人,一个,是【逆天邪神】夏倾月的【逆天邪神】生母,一个,是【逆天邪神】夏倾月的【逆天邪神】生父。

  月神界混乱一片,哀钟长鸣。神月城上空的【逆天邪神】月芒全部熄灭黯淡,陷入前所未有的【逆天邪神】悲伤与压抑之中。

  夏倾月神情怔然,脚步沉重而缓慢,一步一步,来到了她在月神界停留最长,也是【逆天邪神】最安静的【逆天邪神】地方。

  轻轻推开殿门,穿过一层看不见的【逆天邪神】结界,她来到了一个与外隔离的【逆天邪神】独立世界。这里山水清雅,鸟语成歌,如世外仙境。

  一个一身红衣,身影娇柔的【逆天邪神】女子立于溪畔。听到夏倾月缓缓走近的【逆天邪神】脚步声,她没有回身,幽幽说道:“他……走了吗?”

  她的【逆天邪神】声音很轻很轻,一缕清风便可拂去。

  夏倾月脚步停住:“他走了。”

  “是【逆天邪神】吗?”红衣女子轻念一声,却并未有明显的【逆天邪神】情绪波动,声音平静如脚下的【逆天邪神】溪水:“他是【逆天邪神】月神帝,却依然摆脱不了天机预言,难道这世上,真的【逆天邪神】存在‘天命’吗?”

  “娘……”看着她的【逆天邪神】背影,夏倾月用很轻很缓的【逆天邪神】话语道:“接下来,你准备去哪里?要不要跟我回……”

  她的【逆天邪神】声音停住,后面几个字,却是【逆天邪神】没有说出来。

  红衣女子转过身来,那是【逆天邪神】一张明媚无双的【逆天邪神】脸,虽不知因何刻印着无比沉重的【逆天邪神】憔悴与沧桑,但依旧难掩倾城之容。看着夏倾月,她柔柔说道:“倾月,你继承了他的【逆天邪神】神力,对吗?”

  夏倾月微微点头。

  “那么,你接下来,又想要去哪里?”

  “娘在哪里,我就在哪里。”这句话,夏倾月说的【逆天邪神】毫不犹豫。

  月无垢微笑,她伸出手来,轻轻抚在夏倾月的【逆天邪神】脸颊上,轻拢的【逆天邪神】五指微微发颤:“好孩子,有你这句话,娘很高兴。只是【逆天邪神】,你的【逆天邪神】人生,才刚刚开始,除了陪伴娘,想好并走好自己将来的【逆天邪神】路,要更重要一些。”

  夏倾月点头:“娘你放心,我会好好待自己。”

  微颤的【逆天邪神】手掌从夏倾月的【逆天邪神】脸颊轻轻收回,月无垢看着自己的【逆天邪神】女儿,笑意愈加温和:“虽然只有短短几年,但他待你,胜过他所有儿女。你去……好好的【逆天邪神】送他一程吧,我也想……安静一会儿。”

  “好。”夏倾月知道,母亲平静的【逆天邪神】眸光下,必定是【逆天邪神】比任何人都要沉重的【逆天邪神】哀伤。

  夏倾月转身离开,刚要走出时,身后,忽然传来月无垢的【逆天邪神】声音:“倾月,记住,你要学会为自己而活。只有你自己足够强大,才有资格和能力,去成全他人,明白吗?”

  “……”夏倾月回身,微微惊讶的【逆天邪神】看了母亲一眼,然后点头答应:“是【逆天邪神】,娘的【逆天邪神】话,倾月全部记下了。”

  夏倾月离开,宁静的【逆天邪神】世界之中,月无垢缓缓抬起手臂,拢在自己心口。

  “倾月,希望你今后不再犹豫和迷茫,更不会总是【逆天邪神】奢求着两全……你要为自己而活……无论你将来选择怎样一条路,都要好好走下去,娘会在另一个世界……一直看着你……”

  月无垢轻轻的【逆天邪神】念着,唇角的【逆天邪神】微笑柔若晨风:“无涯,这一世,我负了你……漫漫黄泉路……让无垢……陪你一起走……”

  …………

  …………

  踩着神月城沉重的【逆天邪神】钟声,夏倾月的【逆天邪神】心海沉重而混乱,她的【逆天邪神】脑中回响起月无垢有些奇怪的【逆天邪神】话语……忽而,她如遭雷击,然后疯了一般向回跑去。

  砰!

  推开殿门……依旧那条溪边,那个红色的【逆天邪神】身影静静的【逆天邪神】躺在那里,溪水潺潺,鸟语如歌,而她,却是【逆天邪神】失去了所有的【逆天邪神】气息。

  夏倾月的【逆天邪神】整个世界变成了一片无声的【逆天邪神】苍白,恍惚中,她一步步走近,然后重重跪在月无垢的【逆天邪神】身边,紧咬的【逆天邪神】唇瓣渗出道道血丝,她却强忍着不肯发出一丝的【逆天邪神】声音,唯有她娇弱的【逆天邪神】身躯在不断的【逆天邪神】颤抖着。

  苍白的【逆天邪神】世界中,不知过去了多久,她终于缓缓的【逆天邪神】伸出手来,将月无垢轻轻抱起……上身托起之时,她的【逆天邪神】袖中,一枚圆镜滑落,发出很轻微的【逆天邪神】落地声。

  夏倾月眸光怔然,伸手将圆镜捡起……很普通的【逆天邪神】金属,普通到在神界都很难寻到,而且有些陈旧。她几乎是【逆天邪神】下意识的【逆天邪神】,将镜子轻轻错开。

  里面,刻印着一张玄影……玄影之中,是【逆天邪神】三个人。

  一个意气风发的【逆天邪神】男子,一个年华只有四岁的【逆天邪神】女孩,一个年华只有三岁,却已经有“健壮”之态的【逆天邪神】男孩。

  看着这张玄影,夏倾月的【逆天邪神】双手开始颤抖,颤抖的【逆天邪神】越来越剧烈,唇间,发出如梦一般的【逆天邪神】声音:“原来……你从来没有忘记……原来……我们没有被抛弃……”

  她肩膀无法控制的【逆天邪神】抽动,眼眸死死闭起,她的【逆天邪神】右手将圆镜死死攥紧,左手……在失魂间,握住了一张温暖的【逆天邪神】纸卷。

  那一封……她当着云澈之面“毁去”的【逆天邪神】婚书。

  一副圆镜,一封婚书……夏倾月的【逆天邪神】眼泪终于崩溃决堤,她抱紧母亲,在这个不会有外人打扰的【逆天邪神】世界放声大哭,直哭的【逆天邪神】天崩地裂,肝肠寸断……

  …………

  …………

  抱着月无垢已没有了生命气息的【逆天邪神】身体,夏倾月走在神月城的【逆天邪神】土地上,她一双美眸朦胧无光,她不知自己走到了哪里,更不知自己要陪母亲去到哪里。

  无数的【逆天邪神】画面,在她心海中慌乱交错。

  在神界的【逆天邪神】这些年,一直都如处在梦境之中。

  月无涯,她的【逆天邪神】义父,神界第一个给了她温暖和恩情的【逆天邪神】人。

  月无垢,她的【逆天邪神】生母……丢失许久的【逆天邪神】亲情和她痴心于玄道的【逆天邪神】本心。

  云澈,她的【逆天邪神】夫君,也是【逆天邪神】将她从这场“梦境”中唤醒的【逆天邪神】人。

  这是【逆天邪神】三个,她在神界最重要的【逆天邪神】人。

  却在短短几日之间,全部离她而去。浩大神界,唯余冰冷与孤独,再没有可以依靠,可以陪伴,可以诉说之人。

  …………

  父亲的【逆天邪神】眼泪,让我从小渴望找到母亲,让他们团聚……但我最终,却是【逆天邪神】原谅了“夺走”母亲的【逆天邪神】人,甚至不忍再将母亲与他分开。

  师门对我有再造之恩,宗门大难,唯让我一人逃脱。我有了保护师门的【逆天邪神】力量……却无法归去。

  义父对我恩重如山,我未能报答半分,反毁他心愿和颜面,今后已再无机会……

  母亲,能找到你,对女儿而言已是【逆天邪神】天幸。我虽从无对你有过怨言,但我心中,却始终有怨……我曾以为,当年的【逆天邪神】彻底割舍,二十年的【逆天邪神】完全隔绝,你或许真的【逆天邪神】选择了将我们抛弃和忘却……原来,你从未忘却过我们……反而,承受着所有人都无法想象的【逆天邪神】煎熬……如今,我却只能眼睁睁的【逆天邪神】看着你永远离去。

  云澈……你为什么没有等我……

  琉璃之心,玲珑之体……亘古未有的【逆天邪神】神话……可是【逆天邪神】为什么,所有的【逆天邪神】一切都不如我之愿,所有的【逆天邪神】事,我都无法做到……

  天道庇佑?

  呵……不过是【逆天邪神】欺人的【逆天邪神】笑话……

  下界也好,神界也好,能主宰自己和他人命运的【逆天邪神】,永远只有……至高无上的【逆天邪神】权力与力量。

  我明明有着举世无双的【逆天邪神】资质和机遇,为何,我却醒悟的【逆天邪神】这么晚……

  心海中的【逆天邪神】画面交织的【逆天邪神】越来越混乱,化作一片迷蒙……最后,一个金色的【逆天邪神】影子一晃而过。

  千叶影儿!

  乒……

  迷蒙的【逆天邪神】世界崩碎,所有的【逆天邪神】影像消失无踪。夏倾月的【逆天邪神】脚步依旧缓慢,但逐渐没有了声息,美眸中的【逆天邪神】朦胧也缓缓的【逆天邪神】淡去,一点一点,化作冰冷的【逆天邪神】寒光。

  每走一步,她眸中的【逆天邪神】寒光便会深邃一分,直至……幽寒的【逆天邪神】似乎永无尽头。

  “嗯?夏倾月?”

  一个声音从前方传来,那是【逆天邪神】个一身紫衣的【逆天邪神】男子,他的【逆天邪神】装扮和月徽彰显了他尊贵的【逆天邪神】身份。

  月神第三十七帝子——月琰。

  看到夏倾月,月琰的【逆天邪神】眼中闪过深深的【逆天邪神】垂涎和痴迷之色,这种色彩,出现在大半帝子帝孙每次看向夏倾月的【逆天邪神】瞳眸中,只是【逆天邪神】,这一次格外的【逆天邪神】猛烈和肆无忌惮……因为月神帝死了,再无人可以护着她。

  没有了月神帝的【逆天邪神】庇护,她“神帝义女”的【逆天邪神】身份能否被继续承认都是【逆天邪神】未知,而以她灵玄境的【逆天邪神】修为,在月神界……无数的【逆天邪神】人可以将她随意摆布。

  夏倾月毫无反应,静默的【逆天邪神】走向前方。

  “嘿!”月琰撕去了先前的【逆天邪神】风度谦和,更看不到半点月神帝逝去的【逆天邪神】哀伤。他一声低笑,笑眯眯的【逆天邪神】走向夏倾月,看清她怀中所抱的【逆天邪神】女子,他双目一凝,脱口喊道:“月无垢?她怎么会……哦!这个让我们月神界蒙羞的【逆天邪神】贱女人总算死了!”

  夏倾月脚步停止,螓首缓缓转过,微带紫色的【逆天邪神】瞳光定定的【逆天邪神】落在月琰的【逆天邪神】身上。

  那一瞬间,月琰的【逆天邪神】神情猛的【逆天邪神】定格,视线之中,那双看向他的【逆天邪神】绝美眼瞳竟是【逆天邪神】无比的【逆天邪神】幽暗,他的【逆天邪神】身体和灵魂像是【逆天邪神】被这股幽暗无情的【逆天邪神】吞噬,快速失却着所有光彩,一股无比可怕的【逆天邪神】冰冷感在他的【逆天邪神】全身泛起……那是【逆天邪神】一种刺骨的【逆天邪神】冷,锥魂的【逆天邪神】冷。

  咔……

  一层冰晶在他的【逆天邪神】身体表面结起,月琰双瞳失色,嘴巴大张,身体贴着墙壁,一点一点的【逆天邪神】软下,幽冷的【逆天邪神】恐惧在他心底疯狂的【逆天邪神】滋生。

  咔……

  “你……”除了冰冷,他已感觉不到自己的【逆天邪神】存在,瞳孔在极度的【逆天邪神】瑟缩中几近消失,他想要开口,但却连求饶声,都无法发出。

  咔……咔……

  越来越厚的【逆天邪神】冰层在他身上凝结,将他的【逆天邪神】躯体和灵魂都冰封入了恐惧的【逆天邪神】深渊……

  砰!

  夏倾月眸光收回,在她转过身的【逆天邪神】那一刻,冰晶炸裂,然后无声消失。月琰的【逆天邪神】身体软倒在地,他脸色青紫,双手抱着肩膀,全身瑟瑟发抖,瞳孔依旧失色,荡动着或许这一生,都不可能完全抹去的【逆天邪神】阴影与恐惧。

  他的【逆天邪神】身下,一股腥臊之气缓缓散开……

  又一个人,出现在了夏倾月身前——黄金月神月无极。而他,是【逆天邪神】被夏倾月的【逆天邪神】气息所引至。

  月无极匆匆而至,一眼看到夏倾月怀中的【逆天邪神】月无垢,他脸色一变:“神后她……她……”

  月无涯与月无垢百年之情,他最为知晓。这么多年过去,他对月无垢的【逆天邪神】称呼,依旧是【逆天邪神】神后。因为他无比清楚,无论发生了什么,月无垢都是【逆天邪神】月无涯生命中唯一的【逆天邪神】神后。

  “无极,”夏倾月平静出声:“把月皇琉璃和紫阙神剑给我。”

  夏倾月的【逆天邪神】称呼,让月无极一愣,她喊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无极”,而不是【逆天邪神】平日里的【逆天邪神】“无极叔叔”。

  她的【逆天邪神】语调更是【逆天邪神】幽冷慑心,不容抗拒。

  月无极短暂怔立,他想要开口说什么,却见夏倾月忽然一伸手……顿时,一道彩光,一道紫光从他身上离体逸出,飞到了夏倾月手中。

  月皇琉璃和紫阙神剑!

  这一幕,让月无极惊然失色,刚要出口的【逆天邪神】话被生生封在喉咙之中。

  紫阙神剑会被她强行唤走,他并不太惊讶,因为那毕竟是【逆天邪神】紫阙月神的【逆天邪神】本命之器。

  但,月皇琉璃……作为十二月神之力的【逆天邪神】源力核心,月皇琉璃的【逆天邪神】确可以被强行唤走。但条件,必须是【逆天邪神】最强月神!

  月皇琉璃只该属于最强月神,也唯有最强月神,才有资格持月皇琉璃为帝。

  但是【逆天邪神】……但是【逆天邪神】夏倾月今日才刚刚得到紫阙神力传承啊!

  怎么会一下子就成了最强月神!?

  可是【逆天邪神】,眼前的【逆天邪神】一幕,却又活生生的【逆天邪神】在他眼前呈现。

  传说中的【逆天邪神】九玄玲珑体,真的【逆天邪神】有这么神奇?这就是【逆天邪神】为什么……月神帝那么渴望将紫阙神力传承给她?

  铮!

  紫芒耀空,紫阙神剑在夏倾月的【逆天邪神】手中释放出耀眼的【逆天邪神】紫光……月无极一眼就分辨的【逆天邪神】出,那分明,是【逆天邪神】比在月无涯手中时,更加浓郁的【逆天邪神】紫色月华。

  月皇琉璃和紫阙神剑同时消失在夏倾月的【逆天邪神】手中,她转过身去,抱着月无垢缓步远去:“无极,我要去安葬我的【逆天邪神】母亲,义父的【逆天邪神】葬仪,就劳你亲手操办了。”

  “是【逆天邪神】……”月无极有些失魂的【逆天邪神】回答。

  夏倾月缓步远去,直至消失在视线之中。月无极在这时才忽然发现,自己的【逆天邪神】腰身,竟然呈现着一个很大的【逆天邪神】前倾弧度,他自己却毫无察觉……竟似是【逆天邪神】源自躯体与意志的【逆天邪神】本能。

  “恭送……月神新帝。”看着前方,这句话,几乎是【逆天邪神】不由自主的【逆天邪神】从口中念出。

  ————

  ————

  【上一章炸出无数土豪,吓得我肝颤⊙﹏⊙∥】

  【神界篇章至此暂时完结,下一次归来,将是【逆天邪神】很多年之后啦。】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