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353章 月帝陨落

第1353章 月帝陨落

  云澈死了。

  他在封神之战一战惊世,击败曾经的【逆天邪神】东域四神子之首洛长生,引来旷古绝今的【逆天邪神】九重天劫,被天机界预言为“天道之子”,龙皇欲收他为义子,宙天神帝想收他为亲传弟子,神女主动要下嫁,前往月神界后,又引得“神后”与他私逃,让整个月神界颜面丧尽,一片大乱……

  自他从玄神大会现身,之后的【逆天邪神】一桩桩,一件件,无不是【逆天邪神】惊世骇俗,甚至都染上了神话般的【逆天邪神】色彩。尤其他彻底打破了上位星界在封神之战的【逆天邪神】垄断历史,让中位星界和下位星界为之振奋,以之为傲。

  但,距离封神之战结束才短短一年多,他便陨落了……陨落在星神界,葬身邪婴之力下。

  这些,并非是【逆天邪神】难寻来源的【逆天邪神】无稽传闻,而是【逆天邪神】来自最不容质疑的【逆天邪神】宙天神界!

  无数人为之震惊叹惋,只是【逆天邪神】,人们的【逆天邪神】注意力并没有在这个消息上停留太久,因为与之同时传开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另一个惊天骇世,让整个东神域,整个神界都天翻地覆的【逆天邪神】消息。

  邪婴现世!

  星神界的【逆天邪神】天杀星神成为了邪婴万劫轮苏醒的【逆天邪神】载体,四王界之一的【逆天邪神】星神界在邪婴之力下几近葬灭,星卫死尽。集中东神域顶级战力的【逆天邪神】一场恶战,却是【逆天邪神】四神帝全部重伤,还陨灭了两星神、两月神、三守护者、一梵王……

  那些单单是【逆天邪神】想起,都会心生无尽敬畏的【逆天邪神】名字,竟在一朝之下,成群陨落。

  最终,还被邪婴安然逃离,不知所踪。

  而这些,是【逆天邪神】宙天神界以宙天之音公告于世。

  宙天之音下举世骇然。

  各王界、上位星界,乃至中位和下位星界,都遣出无数玄者暗寻邪婴踪迹。

  曾经灭世的【逆天邪神】魔轮,四神帝联手都被重创,杀神主如杀狗的【逆天邪神】力量……无形之间,似有一层沉重的【逆天邪神】阴影笼罩了浩大东神域,乃至整个神界。

  ————

  ————

  东神域,月神界。

  神帝寝宫,月神帝斜于榻上,周身环绕着十几个玄阵,混乱的【逆天邪神】玄光集中倾覆在他的【逆天邪神】身上,为他压制疗愈着身上的【逆天邪神】伤势和魔气……实则,是【逆天邪神】在为他强行续命。

  寝宫之中,所有月神、月神使、帝子帝孙皆在,他们全部跪倒在地,面色惶恐,后方的【逆天邪神】帝子帝孙们更是【逆天邪神】不时传出或明或忍的【逆天邪神】哭泣之音。

  月神帝的【逆天邪神】脸色一片青黑,他的【逆天邪神】躯体被玄光完全覆没。而但凡亲眼看到他伤势的【逆天邪神】人,哪怕月神月神使,也无不惊得心胆欲裂。

  那对神帝而言,都是【逆天邪神】绝命伤。

  玄阵之中,月神帝终于缓缓睁开眼睛,瞳孔之中闪过一道紫芒,只是【逆天邪神】这曾经一目可威天下的【逆天邪神】紫芒,此时已微弱如萤火。

  “无极,”他缓缓出声:“你留下,其他人,全部退下。”

  “父王!”在前的【逆天邪神】月神太子月玄歌抬头,他满脸泪痕,声音颤抖的【逆天邪神】道:“儿臣要陪着父亲,求父王不要赶儿臣走。”

  “退下吧。”月神帝无力的【逆天邪神】晃了晃手。

  “父王,儿臣……”月玄歌还想坚持,字字带泪。

  “退下!咳……咳咳……”月神帝声音陡厉之下,魔气窜乱,让他一阵痛苦的【逆天邪神】剧咳:“本王还没死……你们就已经开始忤逆本王之命了吗!”

  月神帝纵然重创濒死,其威依旧尚在,这一声带着痛苦和怒意的【逆天邪神】低吼让所有人心中惊颤,月玄歌慌忙俯首:“儿……儿臣不敢!父王息怒,儿臣这就离开。”

  众人退去,很快,殿中便只余月神帝与月无极两人。月神帝微微闭目,一口气缓了许久,但脸色却愈加灰暗。

  “神帝,西域龙后定可救你,你为何就是【逆天邪神】不肯一试。”黄金月神月无极痛声道,他看了月神帝的【逆天邪神】伤势一眼,便又将目光撇开,再不敢多看一眼。

  “不是【逆天邪神】不愿,而是【逆天邪神】……真的【逆天邪神】来不及了。”月神帝艰难的【逆天邪神】道。他的【逆天邪神】状况如何,自己最为清楚。从月神界前往西域龙神界太过遥远,就算龙后神曦肯出手相救,他也不可能撑到那个时候。

  更何况……能最快到达龙神界的【逆天邪神】遁月仙宫还被夏倾月给了云澈。

  “天机界诚不欺我,”月神帝一声惨笑:“身为王界之帝,依旧逃不过天命。看来,我这些年的【逆天邪神】准备,倒也没有白费。”

  “神帝……”月无极痛苦闭目。

  月神帝抬手,托起一枚异光潋滟的【逆天邪神】琉璃珠,一见此珠,月无极双目猛的【逆天邪神】一瞪。

  “无极,这枚‘月皇琉璃’,本王……便托付给你了。”

  月无极却没有接过,而是【逆天邪神】猛的【逆天邪神】跪下,惶然道:“神帝,无极万万担不起,求神帝收回成命。”

  月神界的【逆天邪神】月皇琉璃,月神界的【逆天邪神】核心

  之器,是【逆天邪神】所有月神神力的【逆天邪神】源泉,亦是【逆天邪神】月神帝的【逆天邪神】象征。

  “无极,你我兄弟这么多年,本王又岂会不知你。”月神帝缓缓道:“本王……并非是【逆天邪神】要你继位月神帝。而是【逆天邪神】……托付你,将它交给倾月。”

  “……”月无极抬头,却并没有露出太大的【逆天邪神】意外,只是【逆天邪神】脸色却无比凝重:“神帝,无极素知你这些年最大的【逆天邪神】愿望,就是【逆天邪神】倾月可继承神帝之位。但是【逆天邪神】……让她假成神后一事被毁,已无法顺理成章继位。她毕竟出身下界,婚典一事又引全界震怒。成义女之身已极其勉强,若继位神帝,阻力之大,怕是【逆天邪神】……”

  到时,很可能面临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全界的【逆天邪神】反对。如此阻力,岂是【逆天邪神】一个年龄不足半甲子的【逆天邪神】女子堪能承受。

  “而且……”月无极一番犹豫,还是【逆天邪神】说道:“倾月她,或许并不愿。”

  “本王又岂不明白。”月神帝闭目道:“当年,她答应假成神后,然后继位神帝,是【逆天邪神】为了报本王之恩。而一年前,她归来之后,本王却察觉到,她对神帝之位,忽然有了渴望,而且是【逆天邪神】很强烈的【逆天邪神】渴望。”

  “……?”月无极一愕。

  “她的【逆天邪神】变化,是【逆天邪神】在云澈出现之后,当然只有可能是【逆天邪神】因为那小子!但是【逆天邪神】,那小子却偏偏又死了……咳,咳咳……”难抑的【逆天邪神】激动之下,他伤势牵动,连吐数口黑色的【逆天邪神】血沫。

  “所以……本王也不知道,现在的【逆天邪神】倾月……她还愿不愿意……咳……咳咳……”

  这一口气,月神帝缓了许久许久,当他终于稍稍平息时,脸色的【逆天邪神】灰暗淡去了几分,取而代之的【逆天邪神】,却是【逆天邪神】一抹触目惊心的【逆天邪神】惨白。

  “无极,”他再次开口:“用玄影玉刻印下本王接下来的【逆天邪神】话……传位夏倾月的【逆天邪神】遗命。若她愿意,便将月皇琉璃交予她,向全界公开本王的【逆天邪神】遗命。若她不愿,便由你来继位……虽然,此举难为了你,但,你是【逆天邪神】本王的【逆天邪神】胞弟,本王死后,你的【逆天邪神】实力亦是【逆天邪神】所有月神之首,唯有你,最可服众。”

  月无极嘴唇嗡动,终于没再抗拒,伸手接过月皇琉璃:“无极,定不负神帝所托。”

  玄影刻下,月神帝闭目了一会儿,道:“喊倾月过来。”

  …………

  …………

  神帝寝殿透着一种从未有过的【逆天邪神】冷寂,夏倾月缓步走入,脚步无声,一身月衣纯白朴素,但她太过绝美的【逆天邪神】风华,却在无形间,让这冷寂的【逆天邪神】寝殿隐约明亮了许多。

  “义父。”她跪拜而下,轻声道。

  看着夏倾月,月神帝的【逆天邪神】眸光稍稍亮了那么几分,口中说出的【逆天邪神】,却是【逆天邪神】分外残酷的【逆天邪神】话语:“倾月,云澈死了。”

  “……我知道。”夏倾月回答,无悲无喜。

  她冷漠的【逆天邪神】反应,让月神帝眉头一紧,一声暗叹,然后直接道:“无极,你来护法。”

  月无极一愣,随之脸色骤变,惊声道:“神帝,难道你要……不,不行!紫阙神力可通过月皇琉璃传承,岂能……强行如此!”

  “不可!”夏倾月美眸睁开,坚决摇头:“义父,你现在伤势极重,若失去了紫阙神力,定会……”

  “你们想让本王死不瞑目吗!!”月神帝一声低吼,玄阵之中顿时散动阵阵黑气,让他全身一阵痛苦的【逆天邪神】痉挛。

  “月皇琉璃的【逆天邪神】源力传承,需要很长的【逆天邪神】时间在新月神的【逆天邪神】玄脉中重新觉醒。但是【逆天邪神】倾月,你不一样。”月神帝无比坚决的【逆天邪神】道:“你身负九玄玲珑,这种直接的【逆天邪神】传承,可以让紫阙神力在你的【逆天邪神】身上最短时间内达到顶峰,还可以与你原本的【逆天邪神】力量融合,亦可以……在最短时间内……超越本王!”

  “这会是【逆天邪神】玄道奇迹,也是【逆天邪神】月神之力的【逆天邪神】奇迹,只有可能在你身上实现。能让紫阙神力如此闪耀……本王纵然万死,也可瞑目!”

  夏倾月胸口起伏,终于还是【逆天邪神】闭上眼眸,轻轻道:“好。”

  月神帝离开为他强行续命的【逆天邪神】玄阵,他坐在夏倾月身前,一个特殊的【逆天邪神】玄阵在他和夏倾月身下铺开,缓慢旋转。许久,他手指缓缓抬起,一点紫芒在他指尖凝聚……这是【逆天邪神】一点很微小的【逆天邪神】紫光,却在一瞬间,照耀得整个寝殿湛紫一片。

  月神帝的【逆天邪神】脸色一下子变得无比苍白,手指却是【逆天邪神】闪电的【逆天邪神】点出,点在了夏倾月的【逆天邪神】眉心之处,紫色月芒顿时在她的【逆天邪神】眉心绽开,将她整个人,还有整个所在的【逆天邪神】世界都没入其中。

  月神之力的【逆天邪神】传承,本只有可能在一个月神死后,源力回归月皇琉璃,然后寻到下一个被承认之人后,再由月皇琉璃将月神之力传承给下一个月神。

  星神界亦是【逆天邪神】如此。

  而这种直接传承,是【逆天邪神】月神界史上的【逆天邪神】第一次……也唯有在拥有九玄玲珑体的【逆天邪神】人身上才可实现。

  时间在紫色的【逆天邪神】世界中快速流逝,月无涯面色无比平静,甚至带着一些满足。而他身侧的【逆天邪神】月无极却是【逆天邪神】面带痛苦,因为

  他无比清楚,月无涯能在如此可怕的【逆天邪神】伤势下苟延残喘,皆因他强大的【逆天邪神】紫阙神力。

  而一旦失去紫阙神力……毫无疑问,会是【逆天邪神】他陨灭之时。

  一个时辰……

  两个时辰……

  三个时辰……

  四个时辰……

  铮!!

  紫光在某一个瞬间忽然散尽。

  一层晶莹的【逆天邪神】紫芒流转于夏倾月的【逆天邪神】周身,一直到她无风轻舞的【逆天邪神】长长发丝。她美眸睁开,眼眸深处,闪过一抹如星空般深邃的【逆天邪神】紫芒。

  她的【逆天邪神】身前,月无涯的【逆天邪神】脸上已没有了任何的【逆天邪神】色彩,就连先前的【逆天邪神】青黑色都已消散,本是【逆天邪神】黑中带紫的【逆天邪神】头发,在不知何时已变成一片灰白。

  他的【逆天邪神】手指缓缓放下,然后……直直的【逆天邪神】向后倒去。

  “神帝!”月无极连忙将月无涯搀扶在身,感受着他身体那微弱如残光的【逆天邪神】气息,他脸上无尽苦涩。

  “义父……”夏倾月快步来到他身前,想以刚刚得到的【逆天邪神】紫阙神力为他续命,却被月无涯缓慢而坚决的【逆天邪神】挡开。

  “倾月,”月无涯目视上空,声音虚弱飘渺:“你……可还记得……我找到你的【逆天邪神】……那一天?”

  夏倾月点头,一字一字的【逆天邪神】道:“倾月记得,永不敢忘。”

  “那一天,你被逼入绝境,为不……遭人欺辱,欲……自绝而亡……我出手……把你救下……还亲手,杀了那几个……神元境的【逆天邪神】人……”

  那是【逆天邪神】他万年之中,第一次屈尊到亲手出手杀几个才神元境,在他眼中连渣滓都算不上的【逆天邪神】人。

  “但你可知……在把你带回月神界的【逆天邪神】途中……我有多少次……想出手……杀了你!”

  夏倾月:“……”

  “因为……我希望你是【逆天邪神】无垢的【逆天邪神】孩子……她会为之欢喜……我又害怕是【逆天邪神】你无垢的【逆天邪神】孩子……无垢……和那个人的【逆天邪神】孩子!”

  “……”夏倾月胸口剧烈起伏。

  “倾月……这些年,无论……我待你多好,无论我怎么承诺绝不会伤害你的【逆天邪神】父亲……你都从不肯……透露关于你父亲的【逆天邪神】半个字……你想回你出身的【逆天邪神】地方……却又从来不敢回……呵……呵呵……”月无涯忽然惨笑了起来:“我今天……告诉你……你做的【逆天邪神】……没有错……因为……因为……我恨他……我无比的【逆天邪神】恨他!!”

  “如果让我知道他是【逆天邪神】谁……我一定杀了他……我一定……亲手杀了他!!”

  “……”夏倾月瞳眸别过,一抹痛色浮现,又被她全力掩下。

  “因为他玷污了我的【逆天邪神】无垢,夺走了我的【逆天邪神】无垢……若是【逆天邪神】我的【逆天邪神】其他姬妾……我可以赏给他……多少都行……所有的【逆天邪神】我都可以给他……为什么……为什么偏偏是【逆天邪神】无垢……为什么……”

  夏倾月嘴唇紧咬,身体轻颤。她想说父亲没有错……但这件事,错与不错,和恨与不恨,根本毫无关系。

  “我和无垢……百年情感……互许生死……她和你父亲……只有短短七年……她回来那年,断了和你爹的【逆天邪神】姻缘,没有带一件与他有关的【逆天邪神】东西,就连那身衣裳……也是【逆天邪神】当年她‘遇难’时所穿……但是【逆天邪神】为什么……她就是【逆天邪神】不愿意让我抹去关于你父亲的【逆天邪神】记忆……为什么宁愿让自己深陷自责两难的【逆天邪神】痛苦与折磨,也不愿意忘记他……为什么……咳……咳咳……”

  月无涯苍白的【逆天邪神】脸上滑下两道深深的【逆天邪神】泪痕,一代王界之帝竟在流泪……不,将月皇琉璃和紫阙神力托付出去的【逆天邪神】他,已不是【逆天邪神】月神帝,现在的【逆天邪神】他,只是【逆天邪神】月无涯,一个终于可以肆意释放情绪,可以放肆痛哭的【逆天邪神】男人。

  “我恨他……直到将死……我都想杀了他……”他又一次惨笑起来:“什么月神帝……我从头到尾……都不过只是【逆天邪神】个……心胸狭窄的【逆天邪神】悲哀男人……更是【逆天邪神】个……连自己最爱之人……都保护不了……甚至无力报仇的【逆天邪神】废物!”

  “神帝,这都不是【逆天邪神】你的【逆天邪神】错。”月无极摇头道:“是【逆天邪神】梵帝神界……若将来,哪怕只有一线的【逆天邪神】可能……无极定会寻找机会,杀了千叶影儿!”

  “倾月……”月无涯声音越来越微弱:“你若愿为月神帝,便从无极手中……接过月皇琉璃……你的【逆天邪神】继位之途,会布满无数阻力荆棘……而这些……是【逆天邪神】让你成为一个真正神帝的【逆天邪神】最大考验与历练……”

  “若你不愿……我死后……你也终于可以……如愿回到你出生的【逆天邪神】星界……但是【逆天邪神】……一定要……照顾好……你的【逆天邪神】母亲……并转告你的【逆天邪神】父亲……我……月无涯……永远……不会……原……谅……他……”

  音微如棉絮,直至归于消散的【逆天邪神】云烟。

  …………

  …………

  【作为神界最悲情的【逆天邪神】人物,月无涯的【逆天邪神】最后一幕没忍心断开。4.7K!只有土豪才能订阅的【逆天邪神】起的【逆天邪神】一掌!】

  :。: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