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352章 东域阴影

第1352章 东域阴影

  星神界外,可怕绝伦,足以毁灭一切的【逆天邪神】宇宙风暴终于休止了。

  只是【逆天邪神】,远远看去,那个亘古繁星环绕,如有天庇的【逆天邪神】星神界,却成了一片灰暗破败的【逆天邪神】焦土。任何人从神界空间远观,都绝不敢相信那竟是【逆天邪神】东域四王界之一的【逆天邪神】星神界。

  星神界的【逆天邪神】核心,曾经的【逆天邪神】星神城。

  这里已经找不到一处完好的【逆天邪神】土地,甚至找不到任何完好的【逆天邪神】事物。星神殿、天星湖、守护玄阵、摘星阁……星神界百万年的【逆天邪神】积累、象征、底蕴……所有所有的【逆天邪神】一切都被毁灭。

  彻底的【逆天邪神】像是【逆天邪神】被从世间完全抹去了一样。

  星神帝站立于一片荒芜之中,而昨日,这里还是【逆天邪神】繁星闪耀,如仙境,如圣土的【逆天邪神】星神城。

  星神界纵真要毁灭,也该是【逆天邪神】经历葬世天灾,或绵延千年、万年的【逆天邪神】王界恶战。但,一朝之间,不过是【逆天邪神】一朝之间……浩大星神界,竟成废土!

  一个王界一朝覆灭……多么可笑,多么可笑啊!

  四大神帝中,他虽最先力竭,但伤势却反而是【逆天邪神】最轻。他茫然四顾,一世神帝,此时却满目浑浊懵然,似乎在渴望着这场荒诞的【逆天邪神】噩梦能忽然惊醒。

  月神帝伤势过重,已被月无极全速带回月神界救治。而宙天神帝和梵天神帝虽身负重创,而且时刻承受着魔气折磨,但都没有离开。

  因为,他们必须亲眼见到邪婴葬灭,否则必将寝食难安。

  “咳……咳咳……”宙天神帝面色依旧呈现骇人的【逆天邪神】青黑色,面色痛苦,每一次剧咳都会带出赤黑色的【逆天邪神】血沫。

  他在搀扶下勉强站起身来,刚走了两步,便已摇摇欲坠,只得又瘫坐在地。

  另一边,梵天神帝的【逆天邪神】胸口被茉莉一拳洞穿,伤势比他更重,但在雄厚无比的【逆天邪神】神力之下,气息总算稍稍平稳了一些。他们对视一眼,都是【逆天邪神】面露苦涩……他们从未见过对方如此伤重凄惨的【逆天邪神】样子。

  若不是【逆天邪神】众月神、守护者、梵神梵王及时赶到,他们这两大东域最强神帝怕是【逆天邪神】今日都要交代在这里。

  “伤势如何?”宙天神帝问道。

  “……伤势无碍。”梵天神帝道:“只是【逆天邪神】这魔气残体噬心,怕是【逆天邪神】这数年之内,都别想安生了。”

  他这一句话,让身边的【逆天邪神】梵王悚然心惊……侵体的【逆天邪神】魔气竟能活生生折磨梵天神帝数年之久?这是【逆天邪神】何等可怕的【逆天邪神】力量。

  “呵呵……”宙天神帝苦涩一笑:“若想早日安生,倒也有方法。”

  “龙后吗?”梵天神帝摇头:“龙后出手之恩,何足珍贵,岂能如此浪费。还是【逆天邪神】等哪日当真危及性命再言吧。”

  宙天神帝微微点头,深以为然。

  “倒是【逆天邪神】月神帝,”梵天神帝看了一眼西方:“怕是【逆天邪神】撑不到见到龙后了。”

  两大神帝沉默了下去,守护在侧的【逆天邪神】守护者与梵王也是【逆天邪神】面色剧动,心头陡生压抑。

  作为世间最至高无上的【逆天邪神】存在,忽然知道,并亲眼目睹了这世上还有能将他们轻易葬灭的【逆天邪神】力量,心中的【逆天邪神】沉重感可想而知。

  “放心,”梵天神帝道:“邪婴的【逆天邪神】伤势绝不比我们轻,一定逃不掉的【逆天邪神】。”

  他话音刚落,远处,一道道强横的【逆天邪神】气息快速临近,转眼现于身侧。

  去追杀茉莉的【逆天邪神】月神、守护者、梵神梵王全部归来……唯独没有见到邪婴之体。

  “邪婴呢?”宙天神帝挣扎起身道。

  众守护者跪地拜下,愧然道:“她的【逆天邪神】速度太快,而且不知为何忽然气息全无……”

  宙天神帝全身一震,张了张口,一口逆血喷出,灰暗的【逆天邪神】脸色陡然蒙上一层更加骇人的【逆天邪神】惨白。

  他在这时忽然想起,她不仅仅是【逆天邪神】邪婴,还是【逆天邪神】天杀星神!

  东神域速度最快,隐匿能力最强的【逆天邪神】天杀星神!

  四神帝重伤,月神帝更是【逆天邪神】濒危,星神、月神、守护者、梵王大量折损,方将邪婴逼入危境……

  却被她逃了!

  某日她若是【逆天邪神】恢复过来,那将是【逆天邪神】东神域……不,是【逆天邪神】整个神界的【逆天邪神】大难!

  “主上!”众守护者都是【逆天邪神】大惊,惶然道:“是【逆天邪神】我等无能,请主上息怒。”

  梵天神帝一声重叹,闭目道:“邪婴问世,可怕绝伦。这已不是【逆天邪神】我们东神域的【逆天邪神】事。此事必须马上告知西神域与南神域,并昭告天下,遍寻邪婴之影,一旦发现,必须第一时间倾力剿杀……绝不能给她任何喘息之处和恢复之机。”

  说完,他又忽的【逆天邪神】双目圆瞪,目光直刺星神帝,低吼道:“星绝空!这到底是【逆天邪神】怎么回事!!”

  星神帝面色死灰,似乎连悲哀都已无力:“我不知道,我从不知……她的【逆天邪神】身上会有邪婴万劫轮。”

  “你不知道?”梵天神帝面色阴戾,显然不信:“那你告诉我,此番你们星神界不惜代价开启星魂绝界,又是【逆天邪神】为的【逆天邪神】什么!?”

  “我说不知,便是【逆天邪神】不知。”星神帝声音冷下:“难不成,我是【逆天邪神】故意让我星神界陷入如此境地!?”

  他的【逆天邪神】确全然不知灭绝神魔时代后再未现世的【逆天邪神】邪婴万劫轮会在茉莉身上。但……邪婴现世的【逆天邪神】一幕幕,他到死都不可能忘记。他已隐隐想到,邪婴万劫轮本该是【逆天邪神】完全沉寂的【逆天邪神】状态,而将它唤醒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云澈惨死下茉莉的【逆天邪神】情绪剧变。

  而究其根源,却是【逆天邪神】星神界的【逆天邪神】仪式……更准确的【逆天邪神】说,是【逆天邪神】他的【逆天邪神】野心!

  而这件事,他绝不能说出。否则,他毫无疑问,会成为被万灵所指的【逆天邪神】罪人。梵天神界、宙天神界、月神界的【逆天邪神】愤怒也会完全发泄在他的【逆天邪神】身上。

  如今的【逆天邪神】星神界——如果脚下的【逆天邪神】土地还能称之为星神界的【逆天邪神】话,的【逆天邪神】确是【逆天邪神】凄惨到了极致。一切皆毁,万灵葬灭,此时还在星神界身侧的【逆天邪神】,只剩六个星神和十七个长老,而且全部带伤,天魂星神双腿被断,重塑容易,但恢复至“神躯”,却要很长的【逆天邪神】时间。

  这般惨状,虽还残存二十多个神主,但或许已无资格再为王界……因为“界”,已经没了。

  梵天神帝脸色依旧阴沉,他刚要再度逼问,忽然全身一晃,体内魔气再次暴乱,让他身体软下,脸色痛苦不堪。

  “神帝,你的【逆天邪神】伤势不可再拖,否则或许会造成无法挽回的【逆天邪神】后果。”一个梵神肃然道:“邪婴的【逆天邪神】踪迹,我等会全力搜寻……还要劳烦宙天神界速以宙天之音昭告天下。”

  梵天神帝强行压下魔气,手指星神帝:“邪婴之事,最好与你无关,否则……本王必亲手撕了你!”

  “走!”梵天神帝一声低吼,他的【逆天邪神】伤的【逆天邪神】确已拖不得。

  宙天神帝也转向星神帝,忽然问道:“云澈呢?”

  “……”星神帝目光无神的【逆天邪神】回答道:“邪婴之力,连所有星卫都葬灭,他……又怎么可能活。”

  宙天神帝久久无言,然后一声悠长的【逆天邪神】叹息。的【逆天邪神】确,邪婴之力下,整个星神界都几近覆灭。以云澈的【逆天邪神】实力,哪怕沾到一丁点的【逆天邪神】余波,也会被毁灭成虚无。

  虽然心中早有准备,但得知这个结果,他心中还是【逆天邪神】一阵痛惜和压抑。

  “他为何会来此?又为何能进入星魂绝界?”宙天神帝问道。

  “……”星神帝没有言语。

  “唉,罢了,既已逝去,再多问也无益,只是【逆天邪神】可惜了一个将来或许能改写东神域玄道神话的【逆天邪神】奇才。”

  宙天神帝没有再追问,他看了周围一眼,叹息声:“星神帝,星神界残存下来的【逆天邪神】生灵,怕是【逆天邪神】万中无一。此处的【逆天邪神】魔气,更是【逆天邪神】不知要多久才能散尽。你们若无其他去处,不如来我宙天神界养伤如何?”

  “谢宙天神帝好意。”星神帝却是【逆天邪神】摇头,目光依旧怔然:“先祖百万年的【逆天邪神】心血与荣光,在我手中化为废土。身为星神之帝,纵成废土,亦不能弃。我即便是【逆天邪神】死,也要死在这里,否则,更无颜去见列祖列宗。”

  六星神全部黯然垂首,无一言语。

  “也罢。”宙天神帝点头:“只是【逆天邪神】,留得青山,方有再起之日,这个道理,相信星神帝不会不懂,若改变主意,可随时入我宙天。”

  “我们走吧。”宙天神帝这番言语,已是【逆天邪神】仁至义尽。

  继月神界之后,宙天神界与梵帝神界也全部离开。

  世界越来越安静,越来越冷寂。而那依然存在的【逆天邪神】黑暗摹灸嫣煨吧瘛咖气,为这个荒废狼藉的【逆天邪神】世界染上了一层幽暗的【逆天邪神】绝望。

  “仪式,还有云澈和茉莉的【逆天邪神】事,不得对……任何人说起。”星神帝道。

  众星神、长老点头,他们都不是【逆天邪神】白痴,又岂会察觉不到,这场破灭的【逆天邪神】“仪式”,极有可能就是【逆天邪神】邪婴觉醒的【逆天邪神】导火索。如今邪婴未灭,此事如被世人所知……不堪设想。

  “吾王,我们如今……该怎么办?”星神大长老颓然道。

  星神帝伸手,五指张开,一个奇异的【逆天邪神】圆盘在他掌中浮现。圆盘之上,闪动着十二种不同的【逆天邪神】玄光,分别对应十二星神之力。而其中,天毒、天元、天罡的【逆天邪神】星芒异常浓郁,闪耀间如燃烧摇曳的【逆天邪神】火焰。

  抬头看向灰暗的【逆天邪神】天空,星神帝徐徐道:“星辰不灭,星神源力就永不凋零。源力尚在,星神界便有……再起之时!”

  他声声念着,今日的【逆天邪神】一场场噩梦在心海混乱冲撞,他目光逐渐的【逆天邪神】一片灰朦,全身逆血在这时终于失控,疯了一般的【逆天邪神】涌上头顶。

  噗……

  一道血箭直喷十数丈,他直挺挺倒下,彻底昏死过去。

  ————

  ————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