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351章 刹那星芒

第1351章 刹那星芒

  茉莉全身黑芒,脸色冷漠无神,找不到任何的【逆天邪神】情感,似是【逆天邪神】一个被劫持了灵魂的【逆天邪神】人偶。

  但,她实则无比的【逆天邪神】清醒……比她这一生的【逆天邪神】任何时候都要清醒。

  她知道自己是【逆天邪神】谁,在哪里,身上涌动着怎样的【逆天邪神】力量,更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在面对那些人,杀了哪些人,看得清星神界在她的【逆天邪神】魔轮下已化作怎样的【逆天邪神】地狱。

  她没有停止,没有犹豫,更没有后悔。

  因为,她的【逆天邪神】世界已经完全塌陷,今后,也再无可能有什么色彩。四神帝、星神、月神、守护者、梵神梵王……这些如当世神明的【逆天邪神】强者为了她一人全都来了,她知道,自己今日必葬身于此。

  就算不被他们杀死,她也会了结自己……绝不会让云澈在黄泉路上孤单一人。

  一起上天堂,一起下地狱,一起赴轮回。

  只是【逆天邪神】,在这之前,她要让这片埋葬他的【逆天邪神】星神土地,让这些东神域最昂贵的【逆天邪神】生命与鲜血……为他陪葬!

  魔光、黑痕、魔雾……世界被一次次的【逆天邪神】撕裂、崩塌,这些至尊强者的【逆天邪神】躯体本是【逆天邪神】世间最难被损伤的【逆天邪神】存在,但在邪婴万劫轮下,却是【逆天邪神】触之必伤,每一次魔轮的【逆天邪神】飞舞,都会带起漫天飚飞的【逆天邪神】黑血。

  嘶啦!

  一个月神被躯体被一道黑痕一瞬撕成两断。

  嘶啦!

  一道黑芒将两个守护者的【逆天邪神】身体同时贯穿,侵入的【逆天邪神】魔气噬碎他们的【逆天邪神】经脉,将他们所有的【逆天邪神】腑脏毁得稀烂……

  轰隆——

  一个月神、两个梵王被卷入一个快速收缩的【逆天邪神】黑暗摹灸嫣煨吧瘛咖域之中,任凭如何挣扎都无法挣脱,魔域在收缩到极致后爆开,三人亦在惨叫中洒血飞落。

  一道道力量撕开黑暗,不断在魔轮和茉莉的【逆天邪神】身上爆开。邪婴的【逆天邪神】嚎哭大笑从凄厉变得衰弱,邪婴之影也逐渐开始变得模糊,茉莉不知道自己的【逆天邪神】力量还剩下多少,不知身上已经有了多少的【逆天邪神】伤,也根本不在乎受了怎样的【逆天邪神】伤……更不在乎自己什么时候死,唯有手中的【逆天邪神】魔轮依旧释放着比噩梦还可怕的【逆天邪神】魔光,将一个又一个至尊神主葬入死亡深渊。

  轰!轰!轰!!

  三道融合在一起的【逆天邪神】青光同时在茉莉身上炸开,随着邪婴的【逆天邪神】一声嘶叫,茉莉被远远震翻出去,身上黑芒刹那寂灭,魔轮也第一次脱手飞出。

  梵天神帝目光骤闪,口中喷血,洒于金剑之上,剑身顿时耀起太阳般的【逆天邪神】炙芒,在这个千载难逢的【逆天邪神】时机之下直刺茉莉命脉。

  魔轮离身,魔光熄灭,破绽大露加之没有了邪婴护身,他无比确信,这一剑,必能毁尽茉莉的【逆天邪神】命脉。

  数里之遥,对神帝而言不过是【逆天邪神】微小的【逆天邪神】一瞬间,金芒一闪,梵天神帝的【逆天邪神】金剑已在茉莉心口……但,金芒还未释放,一只苍白的【逆天邪神】手儿已捏在了剑身之上,手上的【逆天邪神】黑光再次耀起,剑身顿时如被冰封,再无法寸进,刚要爆发的【逆天邪神】神帝之力,也如被禁入黑暗的【逆天邪神】囚笼之中,无法释出。

  “你……”看着茉莉缓缓转过的【逆天邪神】黑眸,梵天神帝如被鬼神慑魂,全身骤冷。

  茉莉的【逆天邪神】力量忽然变得如此恐怖,的【逆天邪神】确是【逆天邪神】依赖于邪婴万劫轮的【逆天邪神】苏醒。

  但,世人不知,她并

  非是【逆天邪神】被魔轮所劫所化的【逆天邪神】“邪婴”,相反,她是【逆天邪神】邪婴万劫轮之主!

  她不是【逆天邪神】被迫所化的【逆天邪神】邪婴,而是【逆天邪神】邪婴之主!

  邪婴的【逆天邪神】力量,便是【逆天邪神】她的【逆天邪神】力量!哪怕邪婴万劫轮离身,她的【逆天邪神】身上,涌动的【逆天邪神】依旧是【逆天邪神】完整的【逆天邪神】邪婴之力!

  可惜,梵天神帝知道的【逆天邪神】太晚,在他满是【逆天邪神】难以置信的【逆天邪神】失色瞳眸中,茉莉的【逆天邪神】另一只手重轰他的【逆天邪神】胸口……小巧的【逆天邪神】手掌带着浓郁的【逆天邪神】黑芒横贯而过,从他的【逆天邪神】后心破血而出。

  来自深渊的【逆天邪神】黑气在梵天神帝的【逆天邪神】躯体中心直接爆开,他的【逆天邪神】脸色以比宙天神帝更快的【逆天邪神】速度变得灰暗……而也是【逆天邪神】这时,三道金印……三道来自梵帝三梵神的【逆天邪神】恐怖力量同时轰在茉莉的【逆天邪神】后背上。

  砰砰砰——

  三道金芒在茉莉的【逆天邪神】后背炸裂,又直贯躯体,在她的【逆天邪神】胸前爆开……梵天神帝双目灰败,从空中直直落下,而茉莉如被流星撞击,带着溃散的【逆天邪神】黑芒与血线飞坠向远方。

  “神帝!”

  三梵神合力重创茉莉,然后一起冲下,将梵天神帝带起。梵天神帝脸色青黑,却是【逆天邪神】一声带血的【逆天邪神】厉喝:“不要管我……快……杀了……她……绝不能……让她逃走!快……去!!”

  东域四神帝全部重创,而且都是【逆天邪神】他们一生都未曾有过的【逆天邪神】重创。而邪婴的【逆天邪神】力量也终于被层层削弱,这是【逆天邪神】何等惨烈的【逆天邪神】代价。若是【逆天邪神】被邪婴逃走,不但今日的【逆天邪神】重损全部化为泡影,后患更是【逆天邪神】不堪想象。

  “是【逆天邪神】!”

  三梵神迅速应声,将梵天神帝推给一个梵王,带着全身金芒飞赴远方。

  轰!!

  一道黑光炸裂,茉莉从一堆废墟中站起,邪婴万劫轮已飞回她的【逆天邪神】手中,只是【逆天邪神】,她刚刚起身,便又猛地跪下,连吐十几口猩黑色的【逆天邪神】血液……视线,也变得越来越昏暗恍惚。

  我终于……也到极限了吗……

  不……我还可以杀更多……我还没有杀了那个老贼……

  那个最应该给他陪葬的【逆天邪神】老贼!!

  云澈……等我,我马上就会去陪你……

  缓缓举起魔轮,身上黑芒强行耀起,却让她眼前猛地一黑,愈加模糊的【逆天邪神】视线中,浮现出了云澈的【逆天邪神】身影……他为她面对星神界,为她浴血,为她火焰中化为灰烬……

  火焰……灰烬……

  忽然间,如一闪雷电在心海中闪过,她的【逆天邪神】眼眸,微微亮起了一抹熄灭已久的【逆天邪神】星芒……

  她飞身而起,却没有冲向那些围攻过来的【逆天邪神】梵王月神,而是【逆天邪神】转过身,带着一抹冰冷孤单的【逆天邪神】黑影,飞向了空洞遥远,更未知归处的【逆天邪神】远方……

  “糟了!她要逃走!”

  “快追!!”

  “绝不能让她逃走!”

  …………

  …………

  破败不堪的【逆天邪神】土地上,彩脂默默的【逆天邪神】看着茉莉离去的【逆天邪神】方向,一个又一个的【逆天邪神】人影拼命追去,耳边,是【逆天邪神】无比混乱与震耳的【逆天邪神】吼叫声。

  自始至终,她都是【逆天邪神】征征呆呆的【逆天邪神】看着,没有神情,没有言语,眼瞳呈现着如茉莉一般的【逆天邪神】空洞无光。在化作灾难炼狱,被邪婴阴影

  笼罩的【逆天邪神】星神界,似乎都无人分神注意到她的【逆天邪神】存在。

  茉莉的【逆天邪神】身影远去,消失于天与地的【逆天邪神】交接处,彩脂缓缓闭上眼眸……许久,睁开时,透射出的【逆天邪神】,却是【逆天邪神】一种陌生的【逆天邪神】冰冷与决绝。

  她起身,迈动脚步,无声的【逆天邪神】离开。玲珑轻灵的【逆天邪神】少女身影,随风轻舞的【逆天邪神】彩色裙裳……伴随的【逆天邪神】,却是【逆天邪神】一颗灰暗欲碎的【逆天邪神】心灵。

  混乱与恐慌之中,没有人注意到她离开,更没有人知道她要去哪里……连她自己也不知道。

  ————

  ————

  东神域,吟雪界,冰凰圣殿。

  乒——

  沐玄音的【逆天邪神】心海之中,响起一声很轻微的【逆天邪神】破裂声。

  “……”沐玄音冰眸颤动,神情定格,身周冰灵的【逆天邪神】飞舞缓了下来,然后完全的【逆天邪神】沉寂……又随之变得一片混乱。

  正在和沐玄音小声轻语的【逆天邪神】沐冰云面色一讶:“姐姐,你怎么了?”

  沐玄音缓缓站起,她看着殿外的【逆天邪神】漫天飞雪,幽幽说道:“云澈的【逆天邪神】魂晶……碎了。”

  “……”沐冰云猛地起身:“你说……什么!?”

  “……”沐玄音闭上眼眸,久久无言。

  沐冰云雪影一晃,站到了沐玄音身前,急声道:“你说云澈他……他……”

  “他死了。”沐玄音道,声音漠然,无喜无悲。

  “怎么……死的【逆天邪神】?”沐冰云胸口重重起伏,樱色的【逆天邪神】唇瓣,浮上了一层雪一般的【逆天邪神】惨白。

  “他死在星神界,为了天杀星神。”沐玄音轻声道。魂晶破碎的【逆天邪神】同时,会将死前最后的【逆天邪神】心念和看到的【逆天邪神】画面传达至种下魂晶的【逆天邪神】人。云澈最后的【逆天邪神】死状,她看的【逆天邪神】很清楚……比任何人都清楚。

  沐冰云唇瓣微张,好一会儿,才发生轻渺如梦的【逆天邪神】声音:“他不是【逆天邪神】在龙神界吗……为什么会忽然去了星神界……到底发生了什么……”

  “死便死了吧,不必管了。”沐玄音的【逆天邪神】声音很幽冷,幽冷的【逆天邪神】让沐冰云吓了一跳:“他不是【逆天邪神】被他人所杀,而是【逆天邪神】明知必死,却去强行送死……那么多人不想他死,那么多人在不遗余力的【逆天邪神】护着他,他却……要去……送死……”

  “死了也好……死了最好!我沐玄音,没有这么愚蠢的【逆天邪神】弟子!”

  雪袖重拂,沐玄音身影转过,冷然离开。

  “姐姐……”耳边冷语未逝,看着她的【逆天邪神】背影,沐冰云忧心道:“你……没事吧?”

  “接下来几年,我将在冥寒天池闭关。发生天大的【逆天邪神】事也不得扰我。”沐玄音的【逆天邪神】身影沐入风雪之中,拂动着她的【逆天邪神】冰发凄冷起舞:“还有,云澈既死,那便当他从未出现过,以后……不得再在我面前提起他的【逆天邪神】名字!”

  寒声落下,冰影远去,殿外的【逆天邪神】风雪似乎变得有些混乱起来。沐冰云怔然许久,有些失魂落魄的【逆天邪神】走出殿外,然后呆呆的【逆天邪神】看着飞雪之中那一排凌乱的【逆天邪神】足印。

  生于吟雪,一生与冰雪为伴,哪怕最普通的【逆天邪神】冰凰宫弟子,踏雪也不会留下半分痕迹。

  ——————

  ——————

  :。: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