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350章 神帝命绝

第1350章 神帝命绝

  宙天神帝何等存在?这个世上,从没有什么能将他震骇到失魂。

  直到今日。

  四神帝之首的【逆天邪神】梵天神帝,亦是【逆天邪神】全身僵硬,如见鬼神……不,眼前的【逆天邪神】少女,分明要比鬼神还要恐怖千万倍!

  黑气重新蔽日弥天,邪婴的【逆天邪神】哭笑再次响彻耳边,而且更加的【逆天邪神】愤怒凄厉。茉莉手臂举起,邪婴万劫轮在四神帝惊魂的【逆天邪神】眸光中卷起黑暗涡流,一道黑痕切开空间,直撕宙天神帝。

  “……”宙天神帝竟是【逆天邪神】未动。

  月神帝目光一骇,手中紫阙神剑绽放紫光,爆开一个紫色月域,远远看去,就如一轮天穹紫月,在震天的【逆天邪神】暴吼声中坠向黑暗摹灸嫣煨吧瘛咖轮。

  轰————

  紫色月域被黑暗摹灸嫣煨吧瘛咖轮一瞬撕裂成两半,月神帝手中紫阙神剑脱手飞出,和宙天神帝一起被远远轰飞,力量的【逆天邪神】余波让后方的【逆天邪神】梵天神帝与星神帝如遭万岳轰身,被震翻数百里。

  暗黑光域的【逆天邪神】中心,茉莉却没有马上追及,而是【逆天邪神】身体一晃,在空中猛地坠下,直坠了百丈才堪堪停止,魔轮上的【逆天邪神】黑芒,也呈现着混乱与扭曲。

  她先被梵天神帝所伤,又被镇荒神鼎重创,她最终毁掉了镇荒神鼎,却也力量大耗,伤痕遍体……唯有她的【逆天邪神】愤怒与怨恨,没有一丝一毫的【逆天邪神】淡化与消弭。

  她抬起头来,目光碰触到了月神帝……一瞬间,她瞳中的【逆天邪神】黑色火焰变得无比暴烈。

  月神帝……逼死她母亲,险些害死她哥哥,她曾经倾注了所有杀意与怨恨的【逆天邪神】人,也是【逆天邪神】对这个人所生的【逆天邪神】无尽杀意与怨恨,将她催成了天杀星神!

  她今生必杀之人!!

  本就无比强烈的【逆天邪神】怨恨再一次被引燃,茉莉冲向了月神帝,遥远的【逆天邪神】距离在一道骤闪的【逆天邪神】黑光下瞬息拉近,邪婴万劫轮带着残酷的【逆天邪神】毁灭之力轰向骇然中的【逆天邪神】月神帝。

  魔压覆体,戾气慑心,月神帝感觉自己像是【逆天邪神】被封入了魔鬼的【逆天邪神】魔瞳,无处遁逃。四人合围茉莉,也只可短时间内勉强僵持,一人面对,他根本毫无抗衡之力。

  砰!砰!砰!砰!砰轰!!

  他全力释放的【逆天邪神】月界,也只勉强抵御了茉莉的【逆天邪神】四次攻击,第五次,月界崩碎,邪婴万劫轮直中他心口,在他心口暴开深渊魔光。

  “唔!”

  月神帝面露痛苦,直坠而下,但茉莉却在下一个瞬间再次迫近,邪婴万劫轮再次轰下。

  月神帝双瞳瞪大,手中紫光一闪,将紫阙神剑重新唤于手中,竭力斩下。

  刺啦!!

  紫色的【逆天邪神】月芒如散碎的【逆天邪神】雷光般崩开,邪婴万劫轮将紫阙神剑震开,再次重轰在月神帝的【逆天邪神】心口上,月神帝眼瞳爆凸,却没有借力强行远遁,而是【逆天邪神】手臂骤刺,一道紫光从剑尖爆射而出,在茉莉的【逆天邪神】胸口炸开一个深紫色的【逆天邪神】月域。

  砰!!

  月神帝洒血坠落,茉莉的【逆天邪神】身体在空中翻转,脸儿闪过一瞬间的【逆天邪神】惨白,却又以恐怖绝伦的【逆天邪神】速度猛坠而下,她目中的【逆天邪神】漆黑火焰在月神帝的【逆天邪神】瞳孔中快速放大。

  咣!!

  紫阙神剑再一次被轰飞,卷动着黑光的【逆天邪神】魔轮轮刃撕裂了他最后的【逆天邪神】护身玄力,撕开他的【逆天邪神】神帝之躯,生生的【逆天邪神】嵌入了躯体,在他的【逆天邪神】胸口炸开一大片血雨……每一滴血,都是【逆天邪神】触目惊心的【逆天邪神】猩黑色。

  月神帝五官扭曲,臂化紫晶,用近乎绝望的【逆天邪神】力量将茉莉和魔轮震开……但,他还没能得到一丁点的【逆天邪神】喘息,噩梦黑芒便再一次轰下。

  哧!

  哧!!

  哧嚓!!!

  旋转的【逆天邪神】漆黑轮刃如疯了一般切裂在月神帝的【逆天邪神】身上,将他的【逆天邪神】身躯撕开一道又一道漆黑的【逆天邪神】血沟,摧灭着他的【逆天邪神】皮肉、鲜血、筋脉、骨骼、内脏……在那能让任何心脏痉挛的【逆天邪神】撕裂声中,飞溅的【逆天邪神】黑血如暴雨般淋落,将一代神帝,残忍的【逆天邪神】拖向死亡深渊。

  宙天神帝将伤势强行压下,快速冲至,一只无形巨掌穿越虚空,重击在茉莉的【逆天邪神】身上。

  茉莉一声轻吟,如流星般直坠而下,但……她手中的【逆天邪神】邪婴万劫轮却骤飞而出,带着漆黑轨迹飞卷月神帝,直中他已血肉模糊的【逆天邪神】前躯,轮刃贯体而过,在他的【逆天邪神】后背爆开黑芒,亦再次洒下一片被黑暗侵蚀的【逆天邪神】血雨。

  “呃……啊……”月神帝瞳孔涣散,他嘴巴大张,但出口的【逆天邪神】叫声却是【逆天邪神】无比的【逆天邪神】微弱嘶哑。他感觉到自己的【逆天邪神】意识在快速的【逆天邪神】模糊,眼角,似乎掠过几抹熟悉的【逆天邪神】月芒,耳边,亦传来遥远到难以听清的【逆天邪神】大吼声。

  “神帝大人!!”

  西方的【逆天邪神】天空,九抹各不相同,但都无比浓郁的【逆天邪神】月芒在快速逼近,而每一道月芒,都是【逆天邪神】一个月神的【逆天邪神】象征。他们到达星神界后,在震惊中拼命赶赴而至,看到的【逆天邪神】,却是【逆天邪神】月神帝被魔轮贯体,血雨飞洒的【逆天邪神】画面。

  这一刹那的【逆天邪神】惊骇,不啻与天崩地裂。

  速度最快的【逆天邪神】黄金月神月无极掠空而下,将月神帝托于手中,目光碰触的【逆天邪神】那一刻,他惊得几乎心脏骤停。

  月神帝的【逆天邪神】胸腔……已被完全的【逆天邪神】穿透和轰烂,属于神帝的【逆天邪神】无上神躯,竟化作了一堆漆黑的【逆天邪神】烂肉,流泻在他手上的【逆天邪神】血,也是【逆天邪神】可怕的【逆天邪神】赤黑色。

  “神……神帝……”月无极双手颤抖,发出艰难晦涩到极点的【逆天邪神】声音。

  “不要……管我……”月神帝虚弱出声,他身上那可怕的【逆天邪神】伤,还有侵入全身的【逆天邪神】魔气……若非他是【逆天邪神】月神帝,早已千死万死:“速杀……邪……婴……”

  一语落下,魔气攻心,昏死过去……不,他的【逆天邪神】心脏已被毁得粉碎,唯有跟随他万年的【逆天邪神】紫阙神力死死吊着他最后的【逆天邪神】命气和意识。

  月无极手掌覆下,一团金色月芒将月神帝笼罩,一半是【逆天邪神】为了强行续命,另一半,则是【逆天邪神】根本不敢让其他月神看到他此时的【逆天邪神】惨状,他转头大吼道:“这边交给我!神帝之令,不惜一切,速杀邪婴!”

  其他八月神注意力陡转,那一边,宙天神帝与梵天神帝已与茉莉重新战在一起,每一瞬间都是【逆天邪神】天威骇世。

  北方与南方的【逆天邪神】天空,分别有数道气息快速逼近,每一道气息都无比强大。而这其中的【逆天邪神】每一道气息,这些月神都无比熟悉!

  “是【逆天邪神】宙天的【逆天邪神】守护者……来了十一人!”为首的【逆天邪神】月神沉声道,话音刚落便脸色微变:“那边是【逆天邪神】梵帝神界的【逆天邪神】梵神与梵王……三梵神全部来了!”

  “不要分心……上!”

  星神界的【逆天邪神】惨状触目惊心,但现在容不得他们多问一句,八月神月芒释放,如八轮皎月临天,齐攻茉莉。

  八月神同时出手,其威势其势浩大无际,数个月界、月阵从不同方向直罩而下,如暴雨飓风般轰落在茉莉身上,宙天神帝终稍得喘息,他双手微合,面色沉重,口中一声清啸,一道青芒在掌上浮现,然后一瞬穿破虚空,直轰茉莉。

  咔嘶!!

  一道圆弧状的【逆天邪神】黑芒在空中裂开,将所有月界、月阵全部撕裂,这一幕,惊得八月神俱是【逆天邪神】脸色骤变,不敢相信自己的【逆天邪神】眼睛。但,也是【逆天邪神】这一个刹那,宙天神帝浮着青芒的【逆天邪神】手掌直中茉莉的【逆天邪神】后心。

  噗——

  茉莉全身剧颤,猛吐一口黑血,但却诡异的【逆天邪神】没有被击退半步,而是【逆天邪神】缓缓转过身来,瞳孔中燃烧的【逆天邪神】黑炎,几乎将堂堂宙天神帝的【逆天邪神】肝胆与魂魄

  焚成灰烬。

  轰!!

  邪婴万劫轮狠狠的【逆天邪神】砸在宙天神帝的【逆天邪神】胸口……魔气如决堤的【逆天邪神】洪流,疯狂的【逆天邪神】涌向宙天神帝的【逆天邪神】体内,他双目圆瞪,胸口,乃至脸庞和全身以极快的【逆天邪神】速度覆上了一层灰黑色,然后像是【逆天邪神】一尊没有了意识的【逆天邪神】木偶,从空中直直的【逆天邪神】栽落了下去。

  “主……主上!?”

  “主上!!!!”

  和月神界相似,宙天一众守护者到来时,看到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让他们惊骇欲死的【逆天邪神】一幕。

  轰隆!

  太过剧烈的【逆天邪神】空间穿刺,带起惊雷般的【逆天邪神】空间炸裂,数个守护者疯了一般的【逆天邪神】冲上,将宙天神帝托于手中,入手之冰冷,就如在冰狱中埋葬了千年的【逆天邪神】死尸。

  “不要……管我……”宙天神帝脸色灰暗的【逆天邪神】吓人,却是【逆天邪神】挣扎着说道:“那是【逆天邪神】邪婴……她已受重伤,力量……也大不如前……必须不惜一切将她灭杀……否则……后患……”

  宙天神帝话语未尽,一口近乎漆黑的【逆天邪神】猩红便狂喷而出。

  “主上放心,我们绝不辱命!”守护者带着泣声道。

  月神帝意识全无,生死不知,星神帝砸落在地,全身是【逆天邪神】血,似乎已无再战之力,宙天神帝全身更是【逆天邪神】伤重至极……无法想象他们是【逆天邪神】花费了多大的【逆天邪神】代价,才换来了邪婴如今的【逆天邪神】状态。

  十一守护者全部转头,遥远的【逆天邪神】天际,梵天神帝和八月神正合力与邪婴恶战,但,哪怕宙天神帝口中身负重伤,力量也大不如前的【逆天邪神】邪婴,依然可怕到让他们不敢相信自己的【逆天邪神】眼睛。

  与他们力量相当的【逆天邪神】月神,每一个月芒绽放时,其威都足以笼罩一个浩大星界。但,此时整整八个月神全力张开的【逆天邪神】月域,竟被爆闪的【逆天邪神】黑芒压制的【逆天邪神】无比黯淡……黯淡到了惨淡的【逆天邪神】地步。

  嘶啦!!

  一声裂响,三个月神玄光崩散,洒血飞出。也是【逆天邪神】这一瞬间,十一守护者留一保护宙天神帝,其他十人撕空而上。

  轰隆!!

  本就裂痕无数的【逆天邪神】苍穹再度炸裂,所有人都已完全忘了这里是【逆天邪神】星神界,或者说都不会有人相信这里居然是【逆天邪神】星神界。一神帝、八月神、十守护者……何等可怕的【逆天邪神】阵容,但每一个人都是【逆天邪神】面色阴沉,口中狂啸,全身力量疯了一般的【逆天邪神】压制、封锁、轰击邪婴,任何人,都没有,也不敢有任何的【逆天邪神】保留。

  而这惨烈的【逆天邪神】战局没有持续太久,随着半边天空的【逆天邪神】塌陷,又是【逆天邪神】一道道惊世之力涌上,直覆邪婴。

  梵帝神界七梵王到……十五梵王虽只来了不到半数,但让所有人心头大震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七梵王的【逆天邪神】后方,赫然是【逆天邪神】梵帝三梵神的【逆天邪神】气息!

  虽从未有人公开宣称过,但在东域玄者的【逆天邪神】心中却是【逆天邪神】共知:梵帝三梵神,在东神域地位上隐隐凌驾于梵王、守护者、星神、月神。

  “神帝”之名,不单单象征其王界界王的【逆天邪神】身份,更有另一个力量层面上的【逆天邪神】象征——十级神主!

  亦神主中的【逆天邪神】巅峰!至尊中的【逆天邪神】至尊。

  东域四王界,星神界和月神界的【逆天邪神】十级神主都各为一人,那便是【逆天邪神】星神帝星绝空和月神帝月无涯。

  宙天神界则为两人:宙天神帝宙虚子与守护者之首太宇尊者。

  而梵帝神界,则有整整五人——梵天神帝千叶梵天,梵帝神女千叶影儿,以及……梵帝三梵神!

  一个梵帝神界,其十级神主,“神帝”层级的【逆天邪神】力量,比东域三王界的【逆天邪神】总和还要多。单凭此点,它便无愧东域四王界之首。

  ————————

  【古烛:???】

  :。: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