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349章 毁天之战(下)

第1349章 毁天之战(下)

  曾经的【逆天邪神】星神界终年星芒弥天,如被繁星守护,是【逆天邪神】世人眼中真正的【逆天邪神】圣土。星光无暇,星神界的【逆天邪神】每一寸空间也都是【逆天邪神】美不胜收,胜似仙境。

  而此刻,遥遥看去,亘古闪耀的【逆天邪神】星芒已被黑暗笼罩,一道黑痕清晰的【逆天邪神】横亘于整个星神界,遥远的【逆天邪神】星域之外,都能隐隐听到那无数凄厉到几乎将天地撕破的【逆天邪神】哀嚎声。

  没有人知道,也没有人敢相信,黑雾与断痕之下,星神界的【逆天邪神】生灵,已足足葬灭了七成……而且这个数字还在不断暴涨着。

  茉莉的【逆天邪神】暴怒,星神、月神、宙天、梵天四神帝之力的【逆天邪神】爆发在那一瞬间毁天灭地,整个世界被五股惊世之力撕成了五片毁灭之域,在崩塌的【逆天邪神】世界中,这五片毁灭之域同时扭曲,其中的【逆天邪神】四片凝合在一起,卷向那一片黑暗空间。

  轰嚓——

  塌陷中的【逆天邪神】世界再一次塌陷,随之,世界的【逆天邪神】每一个角落,都撕开可怕到极点的【逆天邪神】空间风暴。

  “快……走!!”

  残剩的【逆天邪神】星神长老都是【逆天邪神】星芒护体,在被灾难完全充斥的【逆天邪神】世界中快速遁离……没错,是【逆天邪神】遁离。

  因为,这是【逆天邪神】一场他们无法……也没有资格介入的【逆天邪神】恶战。

  神主,作为人类的【逆天邪神】力量极限,这个世界上存在连他们都没有资格介入的【逆天邪神】战斗吗?

  如果是【逆天邪神】今日之前,没有人会相信,身为星神长老的【逆天邪神】他们更是【逆天邪神】会仰头大笑,像是【逆天邪神】听到了这世间最荒谬的【逆天邪神】笑话。

  但,这样的【逆天邪神】恶战真的【逆天邪神】出现了。

  东域四神帝合力对抗一个对手,这亘古未有的【逆天邪神】一幕呈现在他们眼前,呈现在星神界,那毁天碎地,葬灭虚空的【逆天邪神】力量足以将他们都在短时间内泯灭。

  每一个瞬间所爆发的【逆天邪神】力量都在告诉他们,这是【逆天邪神】一个初期神主,甚至可能中期神主都没资格参与和靠近的【逆天邪神】旷世恶战!

  六星神亦被远远轰飞,他们拼着不肯昏迷,呆呆的【逆天邪神】看着眼前的【逆天邪神】世界,视线、心魂都是【逆天邪神】一片恍惚……

  轰!轰!轰!轰……

  每一刹那的【逆天邪神】力量爆发都让这些神主恐惧战栗,星神界每一个瞬间都在颤荡战栗。

  其他三神帝齐至,让本已心陷绝望的【逆天邪神】星神帝重燃希望,生生爆发着超越极限的【逆天邪神】力量,但逐渐的【逆天邪神】,随着他伤势的【逆天邪神】快速加剧,重燃的【逆天邪神】希望又再一次趋于崩灭。

  月神帝、宙天神帝、梵天神帝……他们方才亲眼目睹了邪婴之威,心中早有觉悟,但此刻,亲自面对邪婴之威,却是【逆天邪神】一个比一个骇然心惊。

  三神帝之力短暂镇压邪婴之力,梵天神帝的【逆天邪神】暗袭成功将茉莉创伤,但她的【逆天邪神】力量却没有因之而孱弱,反而爆发出了震天之怒。

  四神帝之力——一股在神界历史从未出现过,世人百生百世都无法想象的【逆天邪神】力量,却被茉莉手中的【逆天邪神】魔轮一次次轰灭,四神帝脸色阴沉,每一次出手都是【逆天邪神】全力,每一次力量爆发都是【逆天邪神】天威骇世,身为王界的【逆天邪神】星神界都被步步埋葬,却是【逆天邪神】根本无法压下处于四神帝力量核心的【逆天邪神】茉莉,反而在她爆发的【逆天邪神】弥天魔威下逐渐痛苦不堪。

  他们是【逆天邪神】东域四神帝!旷古绝今的【逆天邪神】联合,居然……依旧无法压制刚刚苏醒的【逆天邪神】邪婴!

  轰!轰!!

  两个黑暗旋涡卷起,刹那收缩,又猛烈爆开,如两轮当空爆裂的【逆天邪神】黑暗太阳。太过可怕的【逆天邪神】魔光之下,四神帝全部在嘶吼中弃攻为守,然后被轰出很远很远。

  宙天神帝嘴角渗血,随之双耳、鼻孔、眼角全部溢出道道血丝,侵体的【逆天邪神】黑暗煞气只有少许,却让他的【逆天邪神】神帝之躯难受不堪。看着视线远方那个立于黑暗中的【逆天邪神】少女,他全身泛起直锥骨髓的【逆天邪神】森然。

  星神界的【逆天邪神】闭界究竟是【逆天邪神】在做什么?邪婴万劫轮为何会在天杀星神的【逆天邪神】身上?既为天杀星神,又为何要血屠星神界……这些疑问一个比一个沉重,但现在都已不重要,因为他们此刻面对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诸神时代结束后,所现世的【逆天邪神】最可怕的【逆天邪神】存在。

  他们不能再有一丝一毫的【逆天邪神】保留!

  “星神月神,阻住她!!”宙天神帝一声大吼,他双臂张开,身前青光一闪,现出了一口百丈之高的【逆天邪神】大鼎:“梵天助我!”

  四神帝都相识万年以上,彼此虽不甚睦,但都格外熟知。星神帝和月神帝没有发出任何疑问,星芒与月芒同时闪耀,星月交辉,直撕黑暗。

  星绝空与月无涯,这两个有着无数仇怨,更彼此怨恨之人,这是【逆天邪神】他们今生第一次并肩而战。

  宙天神帝手抚大鼎,鼎体上隐闪起青色的【逆天邪神】微光,梵天神帝闪身至宙天神帝之侧,无需半字询问,他金剑收起,手捻玄诀,一口金血喷在了青鼎之上。

  金色的【逆天邪神】血珠……那是【逆天邪神】梵天神帝的【逆天邪神】精血。

  身为东域四神帝之首,浩大东神域本绝没有配让他折损精血之人。但亲身领教邪婴的【逆天邪神】恐怖,这口金色的【逆天邪神】精血,他献祭的【逆天邪神】毫不犹豫。

  他手掌伸出,与宙天神帝齐按青鼎,一个金色的【逆天邪神】阵图在他的【逆天邪神】掌心缓缓浮现,张开,直至覆满整个鼎体。

  轰隆!哗——

  “还不出手……啊!!”

  四神帝之力联合勉强能与茉莉抗衡,但只有星神月神两人联手,在茉莉手下短短数息便已步步溃退,险象环生。月神帝身上的【逆天邪神】深紫月芒已溃散大半,而星神帝手中的【逆天邪神】十二天星剑终于彻底崩碎,他鲜血狂吐,在黑暗中横飞出去,又马上被卷入黑暗的【逆天邪神】涡流……

  而这一刻,宙天神帝与梵天神帝同时目中光芒大盛,发出一声震天的【逆天邪神】吼叫。

  青鼎滚动,音若轰雷,直轰茉莉。它的【逆天邪神】速度看似不快,但所有的【逆天邪神】空间风暴却在这时诡异的【逆天邪神】停止了,青鼎近体之时,茉莉的【逆天邪神】身躯也出现了明显的【逆天邪神】一滞……因为,她所在的【逆天邪神】空间,亦被一股浩瀚无际的【逆天邪神】力量下陷于定格。

  嗡轰!!

  青鼎重压在邪婴万劫轮上,巨大的【逆天邪神】鼎体绽放出万丈毫光。

  茉莉全身剧震,被一瞬震退数十里,她瞳中黑光一闪,魔轮发出一声厉啸……但在同一个刹那,青鼎之上忽然金芒骤然,现出一个巨大的【逆天邪神】金色阵图,一瞬间,如苍穹压身,茉莉全身剧震,口中血雾喷洒。

  “喝!!”

  宙天神帝与梵天神帝撕空而至,双手齐轰在青鼎之上,青鼎之芒和金色阵图光芒更盛,顿时,魔轮黑芒尽灭,茉莉又是【逆天邪神】一口血雾喷出,瞳孔黑芒刹那涣散,如残叶般的【逆天邪神】横飞了出去。

  宙天神帝双手翻转,青鼎骤覆而下,漆黑的【逆天邪神】鼎口如可吞日月的【逆天邪神】无尽黑洞,将洒血倒飞中的【逆天邪神】茉莉与魔轮瞬间吞没其中,金色阵图横移而上,死死的【逆天邪神】封在了鼎口之上。

  “成了!!”

  宙天神帝一声激动的【逆天邪神】大吼,但动作和玄力却不敢有半分停滞,直扑青鼎,同时吼道:“她已被封入鼎中,快!!”

  话音一落,他的【逆天邪神】双臂已带着神帝之力重轰在青鼎之上,爆发的【逆天邪神】力量将万里虚空一瞬震碎。

  轰!!

  梵天神帝紧随而至,力轰青鼎,在鼎体爆开遮天金芒。下一个刹那,星神帝和月神帝也闪身而至,四神帝分站四位,当世最顶尖的【逆天邪神】力量毫无保留的【逆天邪神】爆发于青鼎之上。

  此鼎名为“镇荒神鼎”,为宙天神界的【逆天邪神】神遗之器,不但有着摧星毁

  荒之力,还内蕴毁灭空间,能够镇压、葬灭吞入其中的【逆天邪神】一切,轰在鼎身的【逆天邪神】力量也将化作鼎内空间的【逆天邪神】毁灭之力,一旦被封入其中,将十死无生,再无可能重见天日。

  轰隆!!轰隆!!轰隆!!

  四神帝之力近乎疯狂的【逆天邪神】爆发,哪怕茉莉已被重创,并封入镇荒神鼎中,他们依旧不敢有丝毫保留。一息……两息……五息……十息……每一息,都如有万道惊雷一同响彻上空。

  没有了邪婴之力,覆空的【逆天邪神】黑芒快速消散。终于,随着最后一股神帝之力的【逆天邪神】爆发,世界开始稍稍的【逆天邪神】安静了一些,唯有空间风暴依旧在席卷肆虐,久久难以消弭。

  镇荒神鼎寂静无声,青芒似有似无。

  “呼……”宙天神帝的【逆天邪神】手掌放下,他重喘一口气,全身透着一股从未有过的【逆天邪神】沉重虚脱感。

  “还好宙天兄将镇荒鼎带在身上,否则……”梵天神帝亦重喘一声。

  黑暗消散的【逆天邪神】越来越快,星神界开始重见天光。但,崩灭的【逆天邪神】星域,葬灭的【逆天邪神】生灵,却已永远不可能恢复。

  “天杀星神必死无疑,但,邪婴万劫轮不可能被毁灭。如此……唯有将其永远封在鼎中,绝不能再让它现世。”月神帝喘着粗气道。

  宙天神帝点头。

  噩梦似乎终止了,但星神帝没有半点的【逆天邪神】喜色,他缓缓的【逆天邪神】瘫下,怔怔看着视线中毁灭殆尽的【逆天邪神】世界,无法言语,久久失魂……

  “星神帝,这到底是【逆天邪神】怎么回事?”梵天神帝质问道。

  “……”星神帝没有回答。

  “罢了,”目睹着星神界的【逆天邪神】惨状,宙天神帝沉重的【逆天邪神】叹息一声,道:“邪婴已灭,劫难已消,至于其他,可以容后再说。星神帝,你如今……”

  咔——

  一声细微的【逆天邪神】破裂声,却如一道霹雳响起在所有人的【逆天邪神】耳边,三神帝的【逆天邪神】眼瞳同时一跳,就连失魂中的【逆天邪神】星神帝也是【逆天邪神】猛地抬头。

  因为这丝轻微的【逆天邪神】破裂声,竟是【逆天邪神】来自镇荒神鼎!

  “怎……怎么回事?”月神帝颤声道。而他话音刚落,瞳孔便在一瞬间放大至险些爆开。

  咔嚓!!!!!!!

  如果说,刚才的【逆天邪神】碎裂声只是【逆天邪神】轻如蚊鸣,隐似错觉,那么此刻传来的【逆天邪神】,却震耳如万界崩塌。

  一道漆黑的【逆天邪神】裂痕从青鼎之底炸开,然后如一道碎空的【逆天邪神】闪电,直贯百丈鼎体。

  “什……什么!?”宙天神帝惊恐失声。而他的【逆天邪神】反应也是【逆天邪神】极快,神帝之力瞬间涌上……

  但,一切都已来不及。

  嗡轰!!

  一道噩梦黑光从裂痕中射出,直穿天际,百丈青鼎在爆闪的【逆天邪神】黑芒之中,在四神帝惊骇欲绝的【逆天邪神】瞳孔之下轰然炸裂,爆开的【逆天邪神】毁灭风暴将刚刚松懈了数息了四神帝狠狠震开。

  镇荒神鼎与宙天神帝生命相连,镇荒神鼎被摧毁,对宙天神帝而言是【逆天邪神】命脉剧创的【逆天邪神】后果,他眼前发黑,全身痉挛,七窍同时崩血,在他失色的【逆天邪神】瞳孔之中,映出了茉莉那妖异绝伦的【逆天邪神】身影……她周身染血,手持魔轮,脸儿依旧冷漠无神,但她瞳眸中的【逆天邪神】黑芒,已化作了两团漆黑的【逆天邪神】火焰。

  “不……不……不可能……不可能……”宙天神帝失魂落魄,和星神帝一样,堕入了噩梦深渊。

  镇荒神鼎,真真正正的【逆天邪神】神遗之器,亦是【逆天邪神】不可能被当世任何力量,任何其他玄器摧毁的【逆天邪神】存在。哪怕其他神帝同样手持神遗之器也不可能毁其半分。

  但,茉莉手中的【逆天邪神】,却是【逆天邪神】远古神魔都惊惧的【逆天邪神】混沌第一魔器!

  :。: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