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344章 邪婴苏醒

第1344章 邪婴苏醒

  星神界外,千叶梵天、宙虚子、月无涯三大东域神帝依旧没有离去。

  但星魂绝界的【逆天邪神】隔绝之下,星神城中所发生的【逆天邪神】事他们一无所知。

  “星魂绝界不可能持续太久的【逆天邪神】时间,再有七日便是【逆天邪神】极限。两位可还要等下去?”宙天神帝道。

  “既然来了,自然要等。”梵天神帝笑呵呵的【逆天邪神】道。

  “能让星神界撑开星魂绝界的【逆天邪神】大事,其影响很可能会波及我们整个东神域,若不能第一时间探得究竟,又岂能安心。”相比梵天神帝,月神帝的【逆天邪神】脸色要稍微肃然那么一些。

  宙天神帝微微颔首,想到竟直入星魂绝界的【逆天邪神】云澈,他的【逆天邪神】脸上再次浮现忧色:“且不论云澈为何忽然从龙神界来此,他此入星神界,对闭界进行大事的【逆天邪神】星神界而言,必然会是【逆天邪神】个意外,怕是【逆天邪神】……”

  “呵呵,宙天神帝不必担心。”梵天神帝道:“云澈可不是【逆天邪神】一般的【逆天邪神】小辈,天资绝世,又是【逆天邪神】天机三老亲口预言的【逆天邪神】‘天道之子’,更有龙皇相护,没有人会舍得对他下手。何况,他力量毕竟微弱,就算是【逆天邪神】个意外,也只是【逆天邪神】个可有可无的【逆天邪神】意外而已。”

  “……”宙天神帝点头:“希望如此吧。”

  目光从宙天神帝脸上一扫而过,梵天神帝笑意愈浓:“看来,纵然云澈选择留在了西域龙神界,宙天神帝依旧对他关怀备至,此子倒是【逆天邪神】好大的【逆天邪神】福气。说起来,宙天神帝定对他未入宙天,反而留在龙神界一事倍感惋惜,而若要让他回到东神域,其实倒也并不难。”

  “哦?”宙天神帝侧目。

  “云澈会去往龙神界不归,天下皆知是【逆天邪神】因畏惧月神帝。”梵天神帝笑呵呵的【逆天邪神】看了月神帝一眼:“只要月神帝放出话来,声称不会再因‘神后’一事为难他,他自然也就回来了。月神帝,是【逆天邪神】也不是【逆天邪神】?”

  月神帝不置可否。他侧过脸去,双目冷冷的【逆天邪神】眯了一眯。

  梵天神帝继续道:“如此,既可显月神帝胸襟宽宏博大,又可成全宙天神帝之愿。将来云澈长成,更是【逆天邪神】东神域之幸,一举三得,岂不美哉。”

  “呵呵,梵天神帝说的【逆天邪神】极是【逆天邪神】。”月神帝似笑非笑:“本王既已公开收倾月为义女,自然也懒得追究云澈那小子的【逆天邪神】事。至于那小子为什么会留在龙神界不归……梵天神帝,你该不会真的【逆天邪神】……”

  咕咚!!

  月神帝话音未落,他的【逆天邪神】心脏猛地抽动了一下……三大神帝在同一个瞬间面色陡变。

  “怎么回事!?”月神帝沉声道。

  “……”宙天神帝眉头锁下,灵觉瞬间释放,扫向周围的【逆天邪神】浩大世界。

  梵天神帝抬头……天,在这时忽然暗了下来,不知从何而来的【逆天邪神】黑云快速凝聚,在空中翻卷滚动,然后层层压下。不多时,被黑云覆没的【逆天邪神】苍穹完完全全的【逆天邪神】压下,几乎到了触手而及的【逆天邪神】程度。

  “这……这是【逆天邪神】?”

  三大神帝的【逆天邪神】面色陡凝重到了极点。类似的【逆天邪神】异像,在一年多以前曾经出现过。那一次,滚滚黑云覆盖了整个东神域,随之降下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骇世绝伦的【逆天邪神】九重雷劫。

  而这一次与那一次不同,因为,那股随黑云沉下的【逆天邪神】阴森与压抑,比之那时沉重可怕了何止千倍百倍!!

  可怕到让这三大神帝都彻底窒息,灵魂在骇然中,呈现着从未有过的【逆天邪神】痉挛。

  ………………

  星神城中,亦是【逆天邪神】黑云漫天。一股无形的【逆天邪神】压抑死死压在所有人的【逆天邪神】心口,天地之间,那个心脏跳动的【逆天邪神】声音越来越大……仿佛,有一个沉寂了无尽岁月,比神界还要庞大的【逆天邪神】混沌魔神忽然苏醒,向这个脆弱的【逆天邪神】世界罩下了它的【逆天邪神】魔爪与獠牙。

  “怎么回事?到底是【逆天邪神】怎么回事?”在这股太过可怕的【逆天邪神】压抑之下,纵是【逆天邪神】一众星神,心中都滋生出深深的【逆天邪神】不安……很快,这些不安又快速转为恐惧,越来越深,让他们的【逆天邪神】灵魂、心脏、躯体,乃至毛发都疯狂战栗。

  咕咚!

  咕咚!

  咕咚咕咚咕咚……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心脏跳动的【逆天邪神】越来越重,越来越疾,可怕到极点的【逆天邪神】气息充斥了世界的【逆天邪神】每一个角落,唯有茉莉,她依旧是【逆天邪神】一动不动,没有丝毫的【逆天邪神】反应,唯有她的【逆天邪神】一双眼瞳,无比的【逆天邪神】漆黑空洞。

  云澈……

  云澈……云澈……

  “姐姐,你……你怎么了?姐姐……”彩脂脸色煞白,面对她这一生最亲的【逆天邪神】人,她的【逆天邪神】心里不知为何却泛动着很深很深的【逆天邪神】恐惧。她一次次的【逆天邪神】呼喊,茉莉都始终没有任何的【逆天邪神】反应,她终于拼命压下所有恐惧,向前握向她的【逆天邪神】手。

  一瞬间,她的【逆天邪神】手如触电般收回,脸儿更加的【逆天邪神】失色:“姐……姐姐……”

  茉莉的【逆天邪神】手无比的【逆天邪神】冰冷,比北极寒域还要冷……而且,是【逆天邪神】那种直刺心魂的【逆天邪神】冷。

  这时,茉莉忽然动了。

  她抬起左手,按在了身前将她与彩脂封锁,并压制她们所有力量的【逆天邪神】结界之上。

  手背之上,一个漆黑的【逆天邪神】轮印一闪,随之陡然释放出一团无比浓郁的【逆天邪神】黑芒。

  这抹黑芒出现的【逆天邪神】那一刻,像是【逆天邪神】现出了一个有着无尽撕扯力的【逆天邪神】黑洞,所有人的【逆天邪神】灵觉、视线都被不可阻挡的【逆天邪神】力量牵引,全部集中了过去。征征看着茉莉手上闪耀的【逆天邪神】黑芒,所有人的【逆天邪神】瞳孔在无意识间一点点放大,再放大……

  黑色,人世间再普通,再熟悉不过的【逆天邪神】颜色。

  但,他们所有人都从不知道,黑色竟可以浓郁深邃到如此地步。

  那抹黑芒只有很小的【逆天邪神】一团,但盯视着它,每个人的【逆天邪神】心里,都莫名涌起一个可怕的【逆天邪神】念想:

  这抹黑芒,足以吞噬任何生命,足以吞噬整个星神界,足以吞噬世间的【逆天邪神】一切……

  “那……那是【逆天邪神】什么?”天元星神第一个回神,他毛骨悚然,失声道。

  黑芒……星神界没有任何玄器可以释放这样的【逆天邪神】玄光,那更不可能是【逆天邪神】属于天杀星神的【逆天邪神】力量!

  黑色玄光,那分明是【逆天邪神】黑暗玄力才会释放的【逆天邪神】玄光!但,他在世数万年所遇到的【逆天邪神】所有黑暗“魔人”或黑暗之灵,他们所释放的【逆天邪神】黑暗玄光,也从未曾带给他如此恐怖的【逆天邪神】感觉。

  “……”星神帝无法言语,他比任何人都想知道,那团黑光究竟是【逆天邪神】什么?茉莉身上究竟在发生什么?整个星神城,又在发生什么!?

  黑芒耀魂间,一道道黑色的【逆天邪神】光痕忽然从黑芒所覆的【逆天邪神】左手释放而出,快速蔓延、辐射向茉莉身体的【逆天邪神】每一个部位,短短数息,细密的【逆天邪神】黑色光痕便已覆及她的【逆天邪神】全身。

  她的【逆天邪神】头发,也在这时飞舞而起,在所有人骇到极致的【逆天邪神】瞳孔中,那头由天杀神力所染,象征天杀星神的【逆天邪神】血色长发,一点一点,化作漫天飞舞的【逆天邪神】漆黑之色。

  比深渊还要黑暗,比暗夜还要深邃。

  “啊……啊啊……啊!?这这这……这到底是【逆天邪神】怎么回事!?”

  一大半的【逆天邪神】星神、长老在结界中站了起来,他们才刚刚从云澈带来的【逆天邪神】惊骇中勉强平复,便再次惊恐交加……

  但一切才是【逆天邪神】刚刚开始,下一个瞬间,他们齐齐魂飞天外。

  咔!!!!

  一道微小的【逆天邪神】裂痕在茉莉的【逆天邪神】掌下出现,却带起撕天裂地的【逆天邪神】爆裂声。而这道裂痕出现的【逆天邪神】刹那,几乎让所有星神、长老、星卫的【逆天邪神】眼球齐齐爆裂。

  因为,这道裂痕,是【逆天邪神】出现在封锁茉莉与彩脂的【逆天邪神】结界之上。

  连接着九星神、三十六长老,还有无数玄石玄晶的【逆天邪神】力量,在他们认知中绝无可能被冲破损毁的【逆天邪神】仪式结界!

  “啊!!??”

  “不……不可能!!”星神帝战栗起身,双瞳充血,如坠噩梦。

  咔————

  黑芒再闪,瞬间膨胀了数倍,将茉莉纤长的【逆天邪神】左臂覆没其中,又是【逆天邪神】一道长长的【逆天邪神】裂痕在结界上炸开,随之,这道裂痕与先前的【逆天邪神】细痕交汇到一起,然后极速蔓延,转眼之间,竟是【逆天邪神】直接延伸至整个结界。

  凝聚一个王界顶尖力量和气息,堪称世间最强的【逆天邪神】隔绝结界,在那诡异的【逆天邪神】黑芒之下,竟如一层脆弱的【逆天邪神】玻璃,被一道裂痕轻易分割成两半。

  然后……轰然碎裂。

  嚓————————

  最强结界的【逆天邪神】碎裂之音,尖利到如有亿万把锥子一起刺入耳膜与心脏。

  这个结界不但连接着九星神和三十六长老的【逆天邪神】力量,还连接着他们的【逆天邪神】气息,崩碎之下,其反噬之可怕可想而知。尖锐撕空的【逆天邪神】碎裂声中,无数星卫耳膜破裂,七窍崩血,而九星神和三十六长老,包括星神帝在内全部如被天锤轰中,口中鲜血狂喷,经脉、血脉片片碎裂,就连内脏也崩开无数裂痕……

  他们所在的【逆天邪神】仪式结界,还有封锁星神城与星神界的【逆天邪神】两层星魂绝界也在同一个刹那完全崩溃,溃裂之音和爆散的【逆天邪神】力量在星神界的【逆天邪神】上空卷起数千个灾难风暴,整个星神界顿时如天灾降世,惊吼惨叫连天。

  九星神,三十六长老……他们全部趴在地上,在太过可怕的【逆天邪神】反噬之下疯狂的【逆天邪神】呕血,几乎要把全身的【逆天邪神】血流都呕干。他们不知道这究竟是【逆天邪神】怎样的【逆天邪神】噩梦,大脑一片空白,魂魄更是【逆天邪神】震颤欲散……

  “嘻嘻嘻嘻嘻嘻……”

  “呜呜呜……呜呜呜呜……”

  “嘤嘤……嘤嘤嘤嘤……喋喋喋……喋喋哈哈哈哈哈哈……”

  噩梦一般的【逆天邪神】世界中,忽然传来阵阵可怕的【逆天邪神】声音。那个声很尖很细,时哭时笑,似哭似笑,乍听之下,似是【逆天邪神】幼儿之音,但却又阴森恐怖到极致,让他们的【逆天邪神】全身泛冷,如坠冰狱深渊。

  他们下意识的【逆天邪神】抬头……天空之上黑云蔽日,卷动着天灾灭世般的【逆天邪神】景象,而黑云卷动之间,竟缓缓映现出一张灰暗的【逆天邪神】面孔……那是【逆天邪神】一张婴儿的【逆天邪神】脸,却有着比恶魔还要狰狞的【逆天邪神】双目,发出着比厉鬼还要阴森的【逆天邪神】大笑嚎哭……

  “嘤嘤嘤……”

  “喋喋喋喋……呜呜呜……噫哈哈哈哈……”

  婴儿面孔的【逆天邪神】下方,茉莉静静的【逆天邪神】站立在那里,她全身黑纹,漆黑的【逆天邪神】发丝无风而舞,曾经的【逆天邪神】一双血瞳,却覆着可怕的【逆天邪神】黑光,却也将她的【逆天邪神】脸儿映得更加惨白。

  而她左手之上,附着一把漆黑的【逆天邪神】轮盘,轮盘如她身体般大小,展开的【逆天邪神】轮刃森然如魔鬼之牙。她缓缓抬起漆黑之眸,看着眼前被黑暗笼罩的【逆天邪神】世界,发出着来自魔狱最深处的【逆天邪神】怨恨之音:

  “你……们……该……死……”

  “你们……全都……该……死!!”

  “……”星神帝死死盯着茉莉手中的【逆天邪神】黑暗轮盘,他的【逆天邪神】身体开始颤抖,颤抖到几乎要把他的【逆天邪神】神帝之躯散碎,口中,更是【逆天邪神】发生这一世最惊恐,最战栗的【逆天邪神】声音:

  “邪……婴……万……劫……轮……”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